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榕树下“才子佳作”风采展示之三盅

2010/07/28/15:50 榕树下

三盅:关注现实的思考者

三盅,男,本名荣进,1970年7月30日生于上海,硕士,毕业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管理学院,《火花》专栏作家,《文学志》首席作家,《中国纪实文学》签约作家,中国传媒出版社专栏作家、特约编审,中国报告文学网文学顾问、荣誉作家。曾连续四届荣获地产界“最具思想博客奖”,并应邀参与电视财经类节目20余次,广播谈话类节目10余次,发表作品200余万字,代表作有长篇小说《9克拉的诱惑》、《殇都迷菊》、《时间玩家》、《情判错爱》、《不净门》等。

专访:

问:三盅先生曾经连续四届荣获地产界“最具思想博客奖”。 你觉得您博客中的关于地产关于经济的评论文章和其他人的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能够得到众多博友的青睐?
 

三盅:写博客大约是03年末04年初的样子吧,之前的文章通常都是发表在一些大论坛里,后来因一篇专业类文章被广州的一家房地产期刊刊载了,并因此结交了那位编辑,当时她建议我开博,初衷仅仅是因为我文章的发表渠道过于散乱,不便于收集,而她希望能够长期采用我的稿件,当时我觉得有道理,但并未立即在门户网站开博客,而是自己申请了域名,还租了一个虚拟主机,从此便开起了博客,流量一直都不大,到了04年,我的言论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获知渠道也还是各大论坛,由于缺乏推广意识,我的私人博客便成了一座“孤岛”,05年初,接到搜房的邀请,正式在搜房“落户”,一写又是5年,目前这个博客人气还是不错的(参考:http://blog.soufun.com/blogdefault/blogsort.aspx?type=-1&state=0),位列全国地产类博客人气第二,与潘石屹、王石、任志强、时寒冰、牛刀等腕级人物比肩。

我写博客多半是因为兴趣,但也掺杂了一些社会责任感在里面,有很多思想值得表达,有很多声音值得呐喊。

博友们喜欢读我的文章,是因为我写的东西不局限于财经,有楼市、有股市,有投资理财,更有社会评论文章,还有很多个人生活随感。

谈及观点的不同,多少总会有一些的,我不太喜欢跟随主流,更喜欢换一个视角来看问题,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问:为什么会特别关注财经话题以及地产界?对于一些比较专业的房地产、经济上的问题,您是否遭遇他人的质疑或者否定?
 

三盅:我本人既不是房地产专业人士,也不是职业的证券投资人、分析师,我关注这一领域,完全是因为我看到了当代,经济已然渗透至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了民众生活的重心,绝大多数的社会现象与事件与其紧密相联,而这一领域的资源分配,又是那么的不公。这是一个存在着重大先天缺陷的市场,而这个市场中,又有一只看得见却闲不住的手在瞎操控,如同表演着一出从未预演过的皮影戏。归根结底,经济已主宰了这个时代的一切,而政治却落伍了,我虽然不太认同“经济就是最大的政治”,但我绝对相信,如果绕开了它,我们谈的也许只能是“政权”,而缺少了“治理”。

质疑的声音总是有的,且不绝于耳,网络上称之为“拍砖”,剔除人身攻击,我个人酷爱被拍,因为砖可以令我清醒,砖可以激发我更深层的思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砖,有砖就说明有人关注你……

小说

问:您近年开始长篇小说创作。从博客中对经济、房产的评论到长篇小说的创作应该是比较大的跨越,您在小说中是否继续渗透您在评论文章中一些对社会问题的看法?和写社会评论性文章相比,小说创作有怎样的不同?
 

三盅:长篇小说的创作应该是从2002年正式开始的,之前一直热衷于写短篇,没有一篇是超过8万字的,谈起写长篇的初衷,也得从写财经类文章和社会评论延续下来,此类文章通常为1-3千字,大点的,5-8千字已经算比较长了,几乎每周都有不同媒体的编辑向我约稿,写起来很顺手,但那仅仅能够阐述我对某一领域的某一现象或事件的观点,不系统,虽然明确的观点与论证过程很容易让人明白,或赞同或反对,直截了当,但说到底,实用文体所能容纳的思考空间是十分有限的,读者在赞同你、反对你的时候,仅仅是以裁判的身份在为你亮分,他本身是不愿意思考的,因为实用文严谨的格式与逻辑,很难允许作者发出心中的“话外之音”……而我最终选择去搞长篇小说的创作,正是基于这一点,一部长篇小说可以容纳我的很多思想,世界、社会、人生、情感……我想,等我写到80岁的时候,我应该基本可以完整表达了,因为这个世界是动态的,我所无法表达的,必定是我再也无法经历的东西……

我的小说和杂文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都立足于现实中,关注最广泛的人群,针砭时弊,月旦社会,相互渗透是难免的,只不过所运用的语言不同,杂文更直抒胸臆,小说更意味深长。另外,散文与诗歌我也有不同程度涉猎,或情感,或励志……那些则显得有些架空,完全是兴致所致。

问:小说创作对于你有怎样不同的意义?您觉得一个人的思想是如何形成的,主要受到那些方面的影响?您想通过小说表达怎样的思想?
 

三盅:小说创作对于我的意义,最显著的应该是它让我寻到一条我更喜欢的表达管道,而且我个人思想形成的全过程,在这条管道里显得脉络更为清晰了,正因为它的系统性、连续性及足够的容量,使思想再也不会被现象或事件束缚与区隔。我的书里看得见唯美的东西,也尝得到辛辣的佐料,唯美的部分受秋雨老师的影响较大,辛辣的部分有些是受王朔的影响,但更多是在追随钱钟书,收敛的辛辣,总体看上去比较淡泊。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我想表达的思想很多,我刚才说了,我准备写到80岁,如果能过了“2012”这道坎,我自信能活到那个年龄,因为我家族中有长寿基因,那么我就想把我这漫长的思想成长历程用文字完整记录下来,留给后人。目前,我尚能消耗既有的资源,也就是已经过去的40年的人生经历,而接下来的,则完全是崭新的、未知的,这是对生命的探索,当中会有一条主线——当代与我。是一种真实的记录,也许当代人未必完整读出我写的当代,不要紧,还是可以留给后人。

问:您创作的长篇小说有《9克拉的诱惑》、《殇都迷菊》、《时间玩家》、《情判错爱》、《不净门》等,你比较满意的是哪部?为什么?对于小说的故事性和思想性您更看重哪方面?
 

三盅:《9克拉的诱惑》,不仅仅因为这本书是我目前着力在推的一部,更因为这部作品完全将我带入了一个创作的新领域,我突然发现,商业化在某些点上实际上与文学的传统价值之间一点也不冲突,甚至可以高度融合与统一。我自信这部作品一定可以被大家喜欢!

问:《9克拉的诱惑》这部小说的构思来源于什么?对于这部作品您寄予怎样的期望?
 

三盅:素材与整体构思均来源于我的个人经历、身边的人与事,当然,书中没有一个角色是与我本人吻合的,这一点我想声明一下。最初的灵感是源于我幼年养鸽的一段经历,有一羽信鸽的确从外面误食了一粒人造珍珠……若谈及对这部作品的期望,我想每位作者的想法都是类似的,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期许,而我却想引用秋雨老师的一句话来表达我此时的心境:每一部作品都凝结着作家的心血,但当我们完成它后,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淡然地在心里对它说,祝你一路顺风……

问:在您的小说中有许多人生中偶然或者说意外来改变了主人公的命运的情节设置。对此您想要表达怎样的含义?您是如何看待命运一说,现实生活中是否发生过一些偶然事件、意外事件而对人生产生很大影响的事情?
 

三盅:关于“命运”,我始终认为,“宿命”不可取,而“运气”又不是命运的全部,我想引用我另外一部作品自序中的一段话,“……有些人在告别了旧世界之后,幸运地迎来了新世界,而另一些人,也许永远也无力走出那黑暗、彷徨、悲苦、磨难重重的旧世界,即使他们曾经是那样顽强地抗争过,拼尽全力也渴望破茧而出。你可以说,身处这样一个时代,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命了,要怪就怪命不好吧。但我要说,即使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命,在你我的眼中,也绝不该流露出丝毫的怜悯与同情,而更应该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崇敬之情。因为“命运”不能被简单等同于“运气”。当那样一段坎坷、矛盾、困惑并伴随剧痛的人生,毫无掩饰、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甚至没有资格去同情、怜悯那些曾与命运搏斗过、抗争过的人们,更不该以世俗投机的眼光,将那样一段人生,片面理解为由运气主宰着的成与败的结果,或者干脆将一切罪责推给这个时代,却最终忽视了生命的本质。生命其实本无所谓成败,它是一个或漫长、或短暂的过程。它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的世界。所以,它的存在便已经是它全部的意义了,就象那些生长在都市里的甘野菊……”这便是我对“命运”的完整理解。对我人生影响最大,可以称之为“命运转折点”的一件事,是那年经过两个多月的内心挣扎,终于递交了此生唯一一封辞职信,否则,之后的近十年里,我没机会写出那么多字。

通过对个人“命运”的关注与探索,我想与这个时代结合起来,由大到小,由表及里,由浅至深,看世间百态,看社会变迁,看人生沉浮,看这个时代的精神与特色……

问:海岩即是商人又是作家,同时又投资影视,您喜欢海岩的小说作品吗?您是否认同他这样的模式?觉得自己和他有怎样的异同?
 

三盅:海岩也是我比较敬重的一位作家,他的作品我认真地读过几部,刑侦题材写到这个深度,是非常令人敬佩的。我与海岩选择的题材与类型都有不同之处,但我依然可以从他那里学习到一些有益的东西,比如,如何更好地构建故事,在写《9克拉》之前,老实说我是有一点点轻故事的,但正是《9克拉》使我跳出了这个怪圈,最终抓住了作品的魂魄……海岩经商方面的成果我不得而知,但我认为他的模式已经成功了。

 

问:您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文学创作?你心中的文学有怎样的意义?你觉得童年的经历,走入社会后的工作经历对你的创作有怎样的影响?
 

三盅:我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高级工程师,母亲是主任医师,我的童年是在动荡中度过的,幼时父母支援内地离开上海,却恰逢唐山地震,于是小三盅只能寄居于上海亲戚家中。学生时代的我是个聪明绝顶的坏学生,经常给老师们制造意外麻烦。大学毕业后在衙门里当过差,也在人事关系复杂的金融机构里任过高管。28岁那年,我在学业上选择了继续深造,获得硕士学位后走上了漫长的个人创业+文学创作之路。我从学生时代起就爱写作,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青年,曾给余秋雨先生写过信,并得到了秋雨老师的认同与鼓励。这一写就是20年,有名的作品不多,却在财经评论领域开辟了一亩三分地。文学写作对于我的意义,我想引用我在榕树下简介中的一段话,“写作之于我,是种享受,孤芳自赏之过程享受;欢愉,独乐乐之自私欢愉;安全岛,世界末日里独善其身之安全岛。每俯于案头,笔下那些鲜活的人物便跳出来与我对话。那是我的世界……”

问:您在28岁的时候选择了学业上的继续深造,感受如何?国外的文化环境对您有怎样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否在小说中有所体现?
 

三盅:活到老学到老,当时就是感觉该充电了,虽然我清楚学院里能学到的远非全部,但若想系统地学习一门学科,我认为最好的方法还是先进一进学院。现在我也并未放弃学习,只不过各时期的学习重点不同,目前我正在学习日语、世界史、比较文学、心理学。我个人很喜欢欧洲文化,这也是我选攻欧洲学位的源动力,但喜欢是一回事,适应又是另一回事,还是要看自身对土壤的适应能力,并非每一次移植都能成功。经历总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的小说中可以看见一些异域文化的影子,但不多,而且是属于那种站在对岸遥望与欣赏,绝非融入,融汇中西也并非我的理想,文化上,我更偏爱本土。

问:之前的创业过程中有怎样的经历?有怎样的收获?除了写作,您还有什么爱好?
 

三盅:创业的经历实在是不胜枚举,每谈起这些经历,内心总会唏嘘不已,鉴于篇幅,不举实例,只谈感受。创业的最初动力源于内心对自由的向往,但自由并非一个绝对的概念,自由中也会有束缚,只不过区别在于,那条绳索是别人强加于你的,还是你自己套上的。这么多年的创业经历教会我坚韧、坚持、冒险、承担的同时,更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创业只不过是一个过程,若问它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答案绝不该是财富的数量,而应该是走在那条路上的那个人,经过此番砺练之后,拥有了怎样的心智。

我的爱好很广泛,比如音乐,既欣赏也演奏(西班牙古典吉它),足球(既踢也看),围棋(业余三段),网络编程(这是我的老本行)……

问:谈谈您心中的上海是怎样的一个城市?
 

三盅:上海是我的故乡,我爱童年记忆中的老上海,也爱如今高度现代化的新上海,但爱的方式不一样,童年的记忆带给我的是眷恋,而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带给我的是拥挤、疲倦之中的欣赏与骄傲。上海很小,是在说她的面积,上海很大,是在说她的胸怀,上海很富有,是在说她的文化,上海很贫穷,是在说她的底层民众(无奈的现实)……我无条件地爱着她,不管他大还是小,也无论他富有还是贫穷……

问:在生活中您认为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而作为一个写作者,您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今后写作的方向是怎样的?
 

三盅:生活中,我是个随性的人,始终在追求我想要的生活方式,喜欢安静,不喜欢做家务,一大半时间交给了思考,不阅读的时候一定在写作,不写作的时候一定是在看IPTV里的剧集,那剧集还必是些历史正剧,所以难免宅了些,堪称资深宅男,但脑子里一旦萌发了新的构想,便会毫不犹豫地走出去体验生活。最值得称道的一次经历我至今逢人便讲,我的一部作品中需要搜集些某行业职业人工作状态等方面的素材,于是我就跑到我一个朋友的公司里免费为他打了一个月的工,而那部作品最终还是夭折了。作为一个写作者,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三点,一是作者本人的品行如何;二是写作态度是否诚恳,也就是为什么而写,是否把写作当成逐名逐利的工具;三是看你要交代给读者怎样一个价值观,是否为了博卖点而不惜传导错误的价值观,据我所知,“雷人”如今也可以成为卖点。我今后的写作方向依然会紧紧抓住时代的脉搏,沿着现实题材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关注社会、探讨人生。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