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军事 -> 永远的兵心 -> 我在特种大队第一次出名
我在特种大队第一次出名 文 / 大笨龙 (粉丝群)

刚刚想起来,自2004年12月12日我来到部队,过了没有几天,我的大名就已经在整个大队很出名了,这也是我刚来部队后第一次和大队长说话!

刚刚来部队的第二天早上,我们新兵二连全体人员到俱乐部集合

我们接到命令,说什么,把来时带的所有的烟酒啊什么的,钱物呀,都统一保管,就这样我们的东西都被收缴了。。包括我的香烟还有钞票!心里一直不爽,真的很想把下命令的那个**的弄一顿

然后上午我们还要去洗澡,理发。因为我们不能留长发,最后一个个的,都被搞成了(三面光),比(秃驴)好看点!上面还有点头发

中午的时候又来了一批新兵,有河北衡水的,还有安徽的,然后我是第一批,就这样,我们每天都在叠被子,跑步。。跑步。。还是跑步。。

过了几天到17号,11班长之前打架被关禁闭也已经放出来几天了,最后一批新兵是山东的,就是宋冠军他们那批新兵,然后我当时在班里也已经很拽了。。。呵呵。。因为我是第一批来的,最后,我的新兵班长刘光森还给大家介绍,说,这个是我们的龙哥。。当时我脸都红了,然后大家就一起喊:龙哥好!

17号上午,我们所有的新兵到齐了,来自河北,安徽,山东,三个省份的,共计365名,分别被分到三个连队,新兵一、二、三连,我是二连的,后来大队的领导到基层看望我们这一群吊儿郎当的小兵,来到我们二连了,我们全连在俱乐部集合,然后唐旭贵连长整队,向大队长报告。

然后报告完毕以后,连长就给我们介绍,这是我们肖老大,肖达喜大队长,参加过越战,一等功臣。。。就这样,我们细心的听着

后来大队长对我们说“你们会不会抽烟,哪一个抽烟?抽烟的举手。。”然后最后只有我一个人,举手了!当时大家都看着我,我看着大家的表情,感觉也是有点不一样。奇怪

后来大队长,就对我说:“小子,可以。可以”。

然后大队长就把他的铁盒中华给我发了一根,大队长也点着了一根。然后他老人家就对我说:“你怎么不抽,我说普通话你搞不搞的懂?”

“报告首长,我的打火机还有烟啊,什么的还有酒,都被收了。”我用那种比较深沉的话回答着!

然后当时,我们连长就开始摸自己的口袋,后来看了看邱峰指导员,然后指导员又看了看几个排长,后来一排长董伟,好像明白了什么,就比较麻利的把火机拿了出来,给我点烟

我当时还摆着一个二郎腿,在凳子上坐着,因为董伟排长比较高,(185厘米)然后他就弯下腰给我点着了。

当时所有新兵都在想同一个问题:“这个小子真**牛B,竟然连大队长的烟都敢抽,还是一个排长给点着的,竟然跟大队长对着抽。。一个在台上坐着,一个在下面翘着二郎腿。。”

我当时很自然。连队的几个干部都在开始说我风凉话了,只有董伟排长是对我微笑的

就从那时候开始,董老排座对我印象比较深!

后来大队长走了以后,我们就解散了,我回到了班里面,开始和大家一起整理内务了

这个时候,唐连长走了进来,笑眯眯的,我们班长敬礼,我也站的很直!

连长就随便说了一句话:“大队长的烟,老子都不敢抽,你竟然敢抽,还叫懂排长给你点着,你面子比较大嘛!”

“大队长问谁抽烟,谁会抽烟,然后我只是服从命令而已。。”我解释着!

后来连长,不说话了,就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头也没有回!又说了一句话“11班长,给老子,加以整顿”

然后我们的班长,就立正,“是,连长”。

我那个时候就因为抽了大队长的一支烟,我就在大队里出名了,听说当时苏杰参谋长,非常的想见我一面,一直很想认识我,我也在想着怎么回事。。

但是叫我最想不明白的是,连长说的那句:“加以整顿”

我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没有什么秘密,而我现在最大的秘密就是我没有秘密

因为一句“加以整顿”,我的噩梦第一次在我的身体上证实了

我难忘那件事情,永远的记着。

有我的班长,还有那些弄我的人。。

心里现在难受着呢!。。喝酒,麻醉!

在特种大队出名了,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也许还是因为我自己的一些作为和大家不一样,也许我真的跟人两个样

就在我抽了大队长一根烟后,我的战友们,都比较爱说我风凉话,在他们的眼里,我也成了他们打击的焦点,并且这件事情叫我终身难忘

我还睡觉呢,半夜三更只有哨兵在站岗执勤,那一天很平静,我还梦到了自己在老家的鱼塘里浑水摸着鱼。。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我被一群带着黑色头罩的人给暴打一顿,打得浑身上下都是伤,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依然还回想着“加以整顿”这四个字体。

我心里面明白,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我心里面不爽,真的,不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整了,被整的这么干脆这么直接,还这么速度。。真的是干净麻利快

12班长魏攀胜,也参与了这次殴打行动,是我一个战友透露的

还是我老乡呢,竟然下手那么重,真的让我感觉到了一句话,老乡老乡背后一枪,一看没死又来一枪啊!

我被整的也很老实了,但是我的性格没有改变的,然后我做的只有服从命令,我依然训练着,队列,整理内务,军事训练

我第二天早上早操的时候,我就向班长请假了,因为我浑身疼,但是班长还没有批准,然后我就私自跑到连部,找到了我们的唐老鸭连长,我就和连长汇报了昨晚的事情,连长还嘎嘎的笑,最后又和我说了一句,说“为什么别人不被打,为什么就你被打,自己想去”

反正心里就是不爽,我心里想着,我就跑了出去,出完早操后,班长也没有叫我吃饭,还是我的战友陈晨给我偷偷的带回来两个馒头,我吃的时候心里却留着眼泪,此时好想回家!

在俱乐部学习政治课的时候,因为我做了几个小动作,战友们都在偷偷的笑,后来我被二班长给打了一下脑袋,我还骂了一句

“**的,你吃饱了撑的没有事情做了啊,我知道我昨晚被打,有你一份”我刚骂完,一个飞毛腿就把我放翻了

我还大吵大闹的,接着连长在上面的讲台也被我给抄到了,我还跑到讲台上拍桌子,连长对我也没有办法,还有我的战友们也因为我被整了都为我说话,我感激不尽

“我们是来当兵的,不是来受罪的,是来练武的,不是天天来跑步叠被子的,真他妈的后悔来这个鬼地方”我声音更大了

“混蛋,你说的对,这不仅是个鬼地方,并且阎王爷都不敢来,你当兵就要服从命令,完全的绝对的服从”连长的一句话,把我给说的没有语言了

我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解散后,我的班长也没有理我,战友们也都各自整理着自己的被子,只有我一个人傻傻的站着

我想了很多,后来我自己走到了连长的屋里认错了,连长又给我讲了很多,我无法接受,但是内心有感触很深,说的的确对,因为我是一个兵,必须的要服从命令!必须的,什么都是必须的!

就是因为抽了大队长一根烟,我就在整个特种大队里出名了,也是我第一次被整!想起来现在觉得也挺好笑的,因为我再回部队的时候还看到了我的老班长魏攀胜,他没有像以前那样收拾我了,因为我长大了

我想想当初在当新兵的时候,真的是经历了千辛万苦,但是也学会了最基本的一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我现在每天回忆着部队,回忆着发生在我身边的那些事儿

既然是来从军,既然是来报国,当兵的爬冰卧雪算什么

在特种大队被打,也是常事,那也是一种训练,要想打人,首先要学会挨打,我就是这样被磨练出来的,但是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也许只会有开始永远不会有结束!

我还是那么的多愁善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现在是那么想回部队,真的很想,很想。。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我们这批新兵蛋子,来部队一个多月了,也快过年了,我们将举行授衔仪式。

在礼堂里,我们唱着解放军军歌,授衔仪式开始了,就在大队长讲完话后,我们很光荣的被授予了列兵军衔(所谓的新兵,肩上一个拐拐),我们都很激动,因为我们授衔以后,就是真正的军人了!

当时授衔完毕后,我们大家都很开心,都笑歪了嘴巴

我的心情更是开心,因为我的梦想也就从这一天,也就正式的在我的内心里启动了,相信自己以后会行的!

我们四排长,那一天好像是喝了点酒,就开始疯了,把我们骂了一顿,说要我们永远的记住他,也要记住今天的授衔仪式!

武装越野20公里,各种军事训练,这也是当兵一个多月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训练强度猛的一下提高数倍,叫我们生不如死。第一次跑20公里,然后跑了不知道多久,就跑完了。。

回来后就洗澡休息了,晚上睡的很香,因为我们都很累了!

半夜三更,只听到紧急集合号响起了,我们当时也不知道,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班长直接拿着腰带就抽打铁床架,还小声的说着:“紧急集合,紧急集合。。”

我还问了一句,我说:“班长啊,您开什么玩笑啊?快睡觉吧!”我刚刚说完,班长就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蹬了两脚,大吼了一声“紧急集合”

我靠,当时我真的好痛苦啊,然后我们都比较干净麻利的打好背包,戴帽子扎腰带跑了出去,围着操场跑了5圈就回来了,我们每个人都心情不好,都在发着牢骚,特别是我,牢骚更多!

回到班里以后,大家都睡觉了,班长就一个劲儿的叫我躺下起来,躺下起来,打我自己一个人的紧急集合,不停的不间断的!

当初的被班长紧急集合,叫我比大家强了很多倍,从开始的2分钟,后来练到20多秒,就能冲出去,我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竟然那么的快速!那天晚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紧急集合,躺下,起来,人都憔悴多了!

我半夜的时候,自己在床上,偷偷的擦着眼泪,我想我的爸爸妈妈了,好想回家啊,真的快承受不起这种鬼地方了!

第二天,班里我是起来最快的,每天都是凌晨三点到四点,就起来叠被子,压被子

我最好的是我们班的几个烟鬼,两个安徽阜阳的,凡珂珂,陈晨,还有我们任丘的刘健,我们每天都要偷偷的抽烟,到早上起床了,结果不知道是被哪一个举报了,我,还有陈晨,还有凡珂珂,还有刘健,我们四个被罚,我们蹲着马步,推着砖!

最可恶的是班长不知道从哪里整来几根棍子,我们蹲着马步,叫我们把棍子坐在屁股上,班长还说棍子倒了就要挨打,但是棍子不倒呢?我们屁股痛啊!真的是一种恶意体罚!

娘的,我那天就急了,班长问我想干什么,是不是害怕了!

“**他妈的,什么也不干了”我叫唤着!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战友们也急了,最后我们一起把班长给弄了一顿,但是班长没有还手,我们也大吃一惊!

后来就因为我,我们全连一百多个战友被罚,但是战友们都理解我,我们都是被逼的!当然我的班长,也明白我,因为他当新兵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连长给我们讲着:“作为军人,第一服从,第二完全服从,第三绝对服从,第四无条件的服从,第五不想服从也得服从,这是部队,不是幼儿园!”

我们听完连长讲的话以后,我们主动的向班长认了错,还有我们的战友们,因为我们打架,一起跟着受罚!

事后,我自己也想了很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想,我只是看着大家既然一起来当兵了,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我们一起在承担着!

也许部队的战友感情是最亲的,甚至已经超出了亲兄弟的感情!

我们的授衔仪式,叫我们激动,又叫我们痛苦,但是又叫我们终生的难忘!我们也许都明白了一点,我们是为着共同的目标来部队的,部队是一个集体,而不是来赶集打酱油的,团结就是力量!

为什么,我要再度强调讲讲我们11班呢,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我们11班的所有成员自从五湖四海集聚到这里其实真的很不容易

转眼我们来部队近两个月了,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科目,叠被子,训练,打扫卫生,上政治课,每天烦的要死!

当我每次想起刚来部队的这两个月里,我真的付出了很多,不仅仅是身体上受到的折磨,而且还有精神的折磨!真的不堪一击!

记得,每个月的津贴还算够用,每个月90块,我们花不到什么钱,因为没有地方花,当然最主要是没有机,因为上个厕所才那么一两分钟,更别说去买东西了,真的想都不敢想,简直请次假就是我们最大的一种奢望,因为可以趁机轻松一下!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新兵也很辛苦,当然最苦的是教导队的(魔鬼集训营),因为听班长讲,教导队里面的兵都是比较优秀的!

说真的,我真的很向往教导队,因为我的班长告诉我,只有在里面参加集训了才算是合格的士兵,当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才叫合格!

我记住了班长的这句话,每天用心的学习着,不管是上级交给的什么任务,完成的还算过得去!

新兵的新训期马上也快结束了,我们新兵营组织了队列训练的会操表演,也就是三大步伐的操练!我也代表我们四排参加会操了,也还算过的去!虽然没有拿到什么名次,但是我参加了,就已经很开心了!

一个小小的会操,不仅仅是代表我们只会走什么三大步伐,会操也是体现了,我们有没有去认真的履行和服从上级的命令!

每天大清早起来跑8公里,然后白天就是队列训练,下午再跑个8公里,有时候超出我们的想象!因为我们也不敢去想,根本也没有我们想象的机会!

有时候感觉自己不应该那么坚强,其实我们也是人,但是在这里,我们没有了自己名字!可怜的是,我们连个代号都没有!最后我的战友凡珂珂,给我起了一个名字,也就是我的外号:化骨龙!

当然还有山东的一个战友尹学会,他的名字有点好听,也有点怪怪的,叫做:尹苏菲,叫人听了就想笑!还有宋冠军,外号:大头,因为他脑袋大,当然也是一条汉子,也是我们这批士兵中最优秀的!还有刘健,我最好的老乡哥们儿,还有陈苗苗。。

我们都是11班的,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拼搏着,不仅仅是为了整个班的荣誉,同时我们也是为了迎接大年初一的到来,因为我们想让自己的日子好过点!

终于过年了,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也是当兵以来唯一的一个电话,只有几分钟而已,但是写信也写了两封了!

想起当时的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心里也是比较激动的,我没有跟爸爸讲我在部队所受的苦,因为我不想爸爸妈妈他们为我担心!

在这里我就也不说太多了,因为我害怕说多了,怕自己哭出来!害怕自己想家,害怕想到我的奶奶还有我的妈妈会哭!因为,我在家里每年都是个焦点,因为我屁话比较多,比较幽默,可以给家里带来很多开心!可是现在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了,我不再是以前的幼稚的小子了,按我自己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准特种兵的苗子!

在部队的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坚强,学会怎么去忠诚与祖国和人民!当然最主要的是坚持,为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参军!现在已经实现了参军的梦想了!现在却又多了一个永不消逝的承诺,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我们很愉快的度过了部队的第一个新年,我们玩的很开心!班长那时候也没有过多的说我们什么,因为也许我们现在听话了一点,也许我们现在已经慢慢的在熟悉这个集体,或许班长也知道爱惜自己的士兵了

新年过后,在班长的指挥下,我们又再继续训练着!下还是老样子,训练着同样的科目!

因为下一个目标就是军事考核了,也是考验一下我们这三个月的集训,是否合格!

因为新兵营马上就要解散!我们也即将要被分到各个陌生的老兵连队!

我现在回忆着,很吃力的触动着电脑键盘,感觉每一次的把字体拼打出来,都好像回到了,在新兵11班的时候!因为现在我在写着我们新兵二连十一班!

现在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11班的弟兄们只剩下一个还在部队继续服役着,也就是我们班的,陈苗苗

也分开这么久了,不知道11班的兄弟们还好吗?

希望你们有一天会看到我写的这些都已经随着时光消逝的往昔,希望有一天我们的11班,再重新的集聚在一起,也许,那时候我们已经各自在经营着自己的家庭。。昔日的好友已经各奔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