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军事 -> 永远的兵心 -> 猎豹潜行突击组—猎豹出击(2)
猎豹潜行突击组—猎豹出击(2) 文 / 大笨龙 (粉丝群)

我也许只能靠着酒精的麻醉或者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因为那次战争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战争,因为它真的叫人刻骨铭心,真的叫人难以忘怀,甚至痛彻心扉,就像一口悟钟,随时在我心里烦着我!

“现在大家把卫星电话统一打开,调到028,还是那句话,请不要乱说话,当心回去挨整,现在出发干我们该干的事情。。”野人老排长说的,然后他看了看不远处正在集合的武警。。

老排长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雪豹部队的一个突击小分队,也不是吃素的,我们这次,是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但是不要丢人现眼,记住自己是陆军特种兵,不要真的把自己当成笨蛋了,希望你们今天的脑袋瓜子灵活点,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们潜行突击组齐声回答

就这样,我们进山了,一路上劈荆斩刺,我还扛着摄像机到处侦察着山上的远方,真的是雾蒙蒙的,还有很多野生的松松鼠,在树上跳过来蹦过去的,感觉就像一次旅游,但是我内心还是比较明白的,其实这是一次真正的战斗。。。可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化骨龙,看看地图,我们走到哪里了?”排长对我说,

我在前方停了下来,拿出地图看了看“报告,排长,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天麻山的鞍部下面一点,再往上走就是两座山的交界处,过了鞍部对面山下是一个立体的悬崖,但是这么多年了,不知道有没有变化,我们距离敌窝点已经很近了,过了鞍部往下走几百米就到”

“好的,大家就地休息一下,原地待命,我和天龙往前面走走,观察一下”排长对我们说,说着就招呼潜行天龙往上面走了。

我们也停下来了,喝点水什么的,还有武警部队的,也一样的停下来休整,但是过了没有多久,我就听到耳机里传来了野人排长的呼叫“潜行突击组,潜行突击,注意,告诉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前方发现敌窝点,化骨龙,还有潜行夜豹把摄像机带上,赶紧过来”

西南壁虎去通知了武警部队的,做好战斗准备,然后我们就一起慢慢的迂回了上去,我打开了摄像机。。

“鞍部上方300多米的地方有几十个人,好像是放哨的,鞍部下面有大量的货箱,估计是武器弹药,四周还有很多民用房,并且有大约几百人在那边不停的在搬运着货箱。。”我一一的报告着,现在的情况,并且我所拍摄的东西还有说的话,8号基地都能看到并能听到。。

武警部队已经做好战斗部署,我们也开始了前方抵进侦察,并且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们走在最前面,还有雪豹小分队的也负责掩护,然后我们慢慢的往前抵进着。。突然一声巨响,整个局面就随之变化了

“嘭咚”一声。。。有人踩到地雷了,结果乱成一团,我们也被敌人发现了,最后我们开始了最后的冲锋!

因为山顶上也有人,鞍部下方是敌人的窝点,敌人为了不受外界的袭击,专门的在周围埋设了地雷“以色列小型地雷”,还有一些压发式地雷,因为一个武警战士踩到了地雷,惊动了所有的人员,然而我们也由主动变成被动,我们的行动并且一下子都暴露了,因为人家居高临下!

“猎豹潜行突击组负责捣毁天麻山下方的敌窝点,武器弹药存放点,自己保护好自己”老排长下达了命令,而我却被留下来拍摄现场,给基地传输回去最新的战斗状况,我拍摄到武警部队的战士一个个的倒下了,敌人也死了不少,最终武警部队占领了制高点,控制住了敌人的主动权,然而我又拍摄到我们潜行突击组,也在和敌人不停的拼打着,但是毕竟是特种兵,还算是比较出色的,可是最后,我看到天龙班长被炸了,并且还被炸的很高,然后我就也冲了过去,我还不停的对班长讲着“班长,班长。。”我心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也开始进去了战斗状态,因为我心里面不爽。

因为我知道,本来我们不该来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既然来了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我一边拍摄着,一边向基地汇报着“8号8号。现在突击组遇到困难,请求空中支援,目标天麻山东侧鞍部下方,请求轰炸。”

我不停的喊着,并且我当时也已经疯了,我最后把摄像机放到一个松树的树杈上,我就也开始瞄准射击,我打到了5个,我不停的在换着自己的位置,但是我不能走的太远,因为我还要负责拍摄!

当我刚刚走到摄像机那里,刚把摄像机扛到肩膀上的时候,在我的前方有一个人扔来了一个东西,当时我还把它放大了!

在空的时候我就发现是“手榴弹”就这样,我还没有来的及反应,手榴弹在我右侧不远的地方爆炸了,我的右胳膊当时就直接的没有了直觉,我的耳朵也是嗡嗡的,并且当时自己的心跳。我都能听到了

摄像机直接掉到了地上,也被炸得报废了,我也迷迷糊糊的倒下了,我有意识的想动一下自己的右手。。可是我没有直知觉,我的右腿也着火了,但是我也感觉不到痛了,我只看到我的夜豹班长在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

“海龙,海龙。。没有事情的。。”我说不出来话了,只是眼睛还有点光,因为那也是我最后的看到班长那一瞬间。。

我看到班夜豹班长在不停的开着枪打着敌人,然后还拖着我。。我看到班长哭了,并且也疯了。

直升机最后也来了,我看到空中的直升机在用火箭弹击打着敌人的窝点,还有那么多的战士在往前冲锋着...

我那时候,我已经浑身是血了,后来雪豹小分队的队长,为了掩护我的班长,左腿挨了一枪,最后我就也不知道了,后来也是因为听老排长讲的。。

那一天战斗结束后,猎豹潜行突击组牺牲了两个队员,一个叫潜行天龙,一个就是在掩护我的时候我的夜豹班长。。还有武警官兵及其公安系统的,包括雪豹小分队在内的共计牺牲126人,而雪豹小分队只剩下一个队长还有一个战士,9个人就牺牲了7个。。

而我那一天却被送上了直升机,在基地抢救,后来说我当时因为失血过多,还要输血,结果基地还命令大家给我献血,那个时候我就被送往了昆明陆军医院抢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感觉当时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只听说我昏迷了13天多,我的身上流着几十个战友的血,并且我还曾经在医院想自杀。。因为我们发过誓,说要同生共死的。。而我还安然无恙的活着。。

我现在不敢去想象当时的战斗情况,因为我感觉自己也受到了人生当中最大的致命一击,因为我永远不能看到我的那两位老班长了,永远的不能和他们一起谈天说地,永远的不能一起训练,永远的不能一起干杯了。。。

后来,我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出院后我看到了自己的病例,右肘部右桡骨粉碎性骨折,并且右肘部创伤性滑膜炎,还有就是我的后脑勺有一道疤痕,还有脸上,还有胸口,还有我的腿上。。。

我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就已经和部队还有外界已经严重的脱轨,并且那个时候,随时都有心理医生天天来问问这,问问那,其实我自己心里面知道,上级也是对我比较关注,因为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叫人心疼,可是我就是心里面难受,就是不愿意跟别人说话!

我自己心里其实挺难受的,不是因为自己受了伤就没有事情了,但是谁又知道我内心的最深处,受了最致命的一击呢?我没有办法去面对现在的生活,因为我现在毅然忘不掉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一次永远的战斗,战斗不是永远的,但是战争给我的影响很大,因为战争叫我感觉到害怕,为什么要有战争,其实我不想打仗,我想要看到的是和平的阳光!

过了许久,我向部队领导请求,我到了烈士陵园,我看着自己的那两位老班长,我的眼睛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下雨似的,永不停止。

这件事情以后,我也不爱说话了,因为,当时受伤以后,医生说我的胳膊彻底的完了,因为恢复到原来的正常臂力水平,几乎为零,而我那个时候,还很年轻,那年我才17岁多。。

虽然那个时候,我们潜行突击组的队员经常给我将一些故事,故意逗我开心,但是我当时的开心只是为了不想叫大家看到我难受,所以我是假装坚强的。。因为毕竟别人比不了我自己,因为毕竟受伤的不是他们,因为毕竟受伤的是我,我那个时候的微笑都是虚伪的,因为我也学会了什么叫做“应付”!

“天龙班长,夜豹班长,我是化骨龙,我想你们了。。”我爱上了最美丽的酒精。。因为它会叫我快快的入睡。。。。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