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频道 -> 悬疑惊悚 -> 2○12 -> 第二章 平行宇宙 - 存在另一个世界?
第二章 平行宇宙 - 存在另一个世界? 文 / 大伟爱牧羊 (粉丝群)

候机厅外的雷雨丝毫没有要减弱的意思。已经接近9月底了,应该很少有这样的雷雨天气才对,怎么恰恰就在我要去X城那天下起了暴雨。这让我心里暗暗的蒙上了一层不安。

候机厅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我拎起了行李,打算找一个位置休息一会。

“前往X城的乘客请注意,您所乘坐的MU8742号航班,现已准备登机,请您前往89号登机口登机。Dear passagers,pay…”

我抬头看看窗外的雨,不禁疑惑了起来“这样的天气也能起飞?”。算了,算了,不想也罢。这俩天让我感到困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也许正如M曾经说过的,在表象下面,至少还存在着等量的暗流。那是我们永远不会了解的另一面吧。我拎起了行李,转过身,走向了89号登机口。

我放好行李,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又一次拨了表姑Z的电话。传来的依旧是“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我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最后一次和表姑联系是在两周前的星期六,当时是小A接的电话,和我简单的聊了聊最近的情况,和以往一样,只是说到最近做了什么吃的,带她去了什么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然后我让表姑接了电话,其实和她并不能说什么,她除了沉默,偶尔就是胡言乱语。但是那次意外的是,她提到了M。她说,M来看她了,还给她拿了好多吃的,叫她和她一起去住。以前M叫她一起住,她舍不得这老房子,现在她想通了,决定和M一起走了。M的车祸,表姑也是知道的,当时我并没有把她的这番话放在心上,安慰了她几句,正准备要挂电话,表姑突然压低了声音,说,记住,玉米女人。“玉米女人?”,我还正在疑惑,她就挂了电话。。

然而过了十天左右,再打电话的时候,那个号码就变成了空号,小A用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接连几天都是如此。我渐渐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但是完全无法推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是遇到了意外,为什么固定电话变成了空号,为什么会没有人和我联系;如果说是搬去了别的地方,为什么要注销号码,为什么要躲着我?难不成,真的是M去把表姑接走了?但是,这怎么可能,M早在几年前的车祸中,死在了我的怀里。可联想到最后一次和表姑的通话,“M来看她了,还给她拿了好多吃的,叫她和她一起去住。以前M叫她一起住,她舍不得这老房子,现在她想通了,决定和M一起走了。”,然后,表姑和小A就失踪了。难不成,这俩件事情彼此有什么联系?或者说,真的是早已死去的M把她们带走了?

这么想着,我不由得浑身发冷,一缕寒意顺着我的脊背蹿到了头顶。

“先生”,突然有只手拍拍我的肩膀。我浑身一颤,惊恐的睁开了眼睛。

“先生,您没事吧?请您关闭手机,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没事,没事,我只是太累了。”一边说,我一边系好了安全带,关掉了手中的手机。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然后挣脱地心引力吃力的飞向高空。雨滴砸在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我紧靠着椅背,透过窗户,看着前方阴郁而厚重的云层,还伴随着间或的闪电。不由得感觉,前方的云层就像是被闪电所打开的地狱之门,似乎在引领着众人,跌跌撞撞的投向它的怀抱。这种不适的感觉,就好像空气里充满了油腻的黄油一般,抹在你的脖颈上,粘住了你的头发,让你觉得每吸一口空气都是如此的厚重、压抑。

不想这些了,我靠在椅背上,睡意渐渐袭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恍惚间又闻到了一阵非常浓郁的奶油香气,似乎还夹杂着刚烘焙好的蛋糕味道,恰如那天车祸后,在M弥留之际闻到的味道。我猛地从梦中惊醒:“M!是你么?”。

我的失态,把邻座的女孩吓了一跳。她拿着手里的奶油蛋糕,惊恐地望着我。

我老脸一红,今天这是怎么了,接二连三发生这种事情,:“不好意思,刚做了一个噩梦。”

女孩笑了笑,吐吐舌头:“还好你没有把我的蛋糕吓掉。”

我看了看她手上的奶油蛋糕,不由说道:“马上飞机就要供应晚餐了,怎么还吃蛋糕?”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还从来没有在三万英尺的高空过过生日,所以就……可惜飞机上不能带火上来,不然我还想点根蜡烛。”

“是么?这好办啊。”我撕下她手里装蛋糕的一片纸盒,从怀里掏出了一支笔。从小练的画画,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不一会,一支栩栩如生的生日蜡烛就出现在了纸上,沿着蜡烛的轮廓,我把蜡烛的形状撕了下来,然后把它插在了蛋糕上面。“好了,你可以许愿了。”

女孩双手在胸前合十,闭上了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空气里弥漫着的奶油香气,我恍惚的感觉到,似乎M潜伏在我身上某处的灵魂开始渐渐苏醒。

女孩睁开了眼睛,掰下了一块蛋糕递给我,:“我叫W,谢谢你,没想到你的画画得这么好。”

“不客气,以前学过一段时间。呵呵,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给别人过生日。在这么高的地方吃蛋糕过生日,恐怕也是一生难得有的体验吧。所以,我也要谢谢你才对。”

我拿起蛋糕仔细的端详着,凑到鼻子旁边闻了一闻。闻起来似乎并没有刚才在睡梦中闻到的那么浓郁,但是,确实非常接近那天下午我所闻到的味道。那次车祸以后,有一段时间,我买了各种各样的奶油蛋糕放在家里,想要再次找到那天下午闻到的那股M灵魂的味道,但是一直未能如愿。不是太过甜腻,就是有着太多的水果香气。以至于让我怀疑,那天所闻到的气味是不是真实存在。但是,今天却又再次闻到了那天的气味,恰恰又是在我再次去X城的途中,恰恰是表姑和小A失踪之后。这意味着什么?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轰!”的一声炸雷,就好像在飞机的旁边响起。我透过窗口向外张望,底下的云层漆黑一片,感觉就好像此刻我正深夜独自走在即将解冻的冰河上,透过冰层的裂缝,能看到河水从脚底下流过,隐约还能听到冰层裂开的声音,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让人胆战心惊。

“怎么了,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W问道。

“没什么,今天有点莫名的不安而已。总是感觉这班飞机好像要把我带到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另一个世界?奇怪的想法。不过据我所知,倒真是有这种事情发生过。”W舔了舔嘴角的奶油,轻描淡写的说道。

“嗯?真的发生过?!”我又是疑惑,又是诧异。

“是哦,据我所知,就有这么几档子事情发生过,到现在还是未解之谜。比如,1912年4月15号,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碰撞了冰山之后沉没,有一千多人遇难,但是过了80年之后,1990年,还有1991年,有两个人在北大西洋附近的冰岛上被救。他们自称是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一个叫史密斯,一个叫文妮.考特。虽然过了80年,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变老。”

“真会有这种事情?”我笑笑,“恐怕是哪个无聊的小报杜撰出来的新闻吧。”

“那我下面说的这个,在西班牙的官方文献还有权威军事史中可是有过记载的哦。1711年,有400多名西班牙士兵驻扎在派连尼山上过夜,等着援军过来支援。那天也是雷雨交加,狂风闪电的。第二天早上,援军来了之后,发现军营里面,马匹大炮都原封不动,但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后来,军队调查了几个月都没有结果,最后不了了之了。”W把最后一块蛋糕塞进了嘴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嘴。

我大感诧异,“现代科学没有办法解释这些事情么?”

“上个世纪量子学的多世界理论就提出了平行宇宙的概念,简单地说,就是除了我们这个宇宙之外还存在着无数个与之平行的宇宙,他们有些相似却又略有不同,因为彼此之间相互重叠所以我们无法察觉。”

“那平行宇宙是一开始就存在的,还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出现的?”我不禁起了兴趣。

“怎么讲呢,说起来可能会比较复杂。根据量子物理,任一自由电子在没有被观测的时候,它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直到被我们观测的那一瞬间,它的位置才能被确定。那么我们没有观测它的时候,它是处于何种状态,我们无法得知,因为它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只是概率不同而已。所以,未观测它的时候,它会有无数个状态,也可以叫做叠加状态。”

“这和平行宇宙有什么关系?”我更疑惑了。

“我们的宇宙也是处于叠加状态呀,无数个宇宙叠加而成的而已。比如你往天上扔一个硬币,落在地上之后,出现人头和出现字的概率各是50%。当你看到人头的时候,其实不知不觉你已经创造了另外一个宇宙,在那个宇宙里面,是字向上。也许那个宇宙的你也在对着字向上的硬币在猜想,‘会不会有另外一个世界的我,现在正在对着这个硬币的人头一面呢?’。但是这你是永远无法知道的,平行宇宙只在理论上存在,现实里面,我们永远无法看到而已。”

“真是奇怪的理论。”

“这可不是什么奇怪的理论,这是上个世纪那些鼎鼎大名的物理学家提出来的,波尔 普朗克 薛定谔…”

“那你之前所说的那些人,是不是通过时空隧道进入了另外一个平行宇宙?”我打断了她的话。

“是啊,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不然他们去了哪里,难道是凭空蒸发了不成。有些人运气好,还能再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有些人就永远留在另一个世界了。只不过,他们自己感受不到而已。”

“那很有可能我们刚刚就已经穿过了一条时空隧道,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是的哟,原来的世界是2012,我们姑且就称这个我们即将要去的世界是2o12(二欧一二)吧。”W耸耸肩膀。

“2o12。呵呵,真是有趣的说法。”

“而且,我告诉你哦。”W向我这边凑过来一点,神秘地说,“这种天气,是最有可能产生时空隧道的。”

“为什么?”

她拿过一张刚装蛋糕的纸,平摊在手上,问我:“你说,假如你在纸的这一边,怎么才能最快的到达另一边。”

我伸手沿着纸的一边到另一边划了一条直线:“当然是直线最短了。”

“错。”W把纸沿着中间弯折起来,然后将两边重合:“你看,这样,你走都不用走就到了另一边了。”

“这个我知道一点,斯蒂芬.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里面好像写过这个内容,貌似叫做虫洞还是什么。”

“恩,是的。当然,也可以叫时空隧道。这张纸之所以能够弯折,是因为我给它中间施加了一定的力量,空间也是一样的。只要你施加恰到好处的力量,就能让时空扭曲,从而产生时空隧道。”

“雷雨、闪电也是一种能量。所以说,在这种天气里,会很有可能产生时空隧道,对么?”

“对头。”W打了一个响指,“也许刚才的那声炸雷,就给我们打通了一条时空隧道。我们现在都是在前往2o12(二欧一二)的途中。”

我转头望了望窗外,窗外依然是漆黑一片,但是似乎比刚才平静了许多。没有若隐若现的闪电,云层似乎也没有那么厚重。

“我想恐怕没有多少女孩像你一样,对世界有着这么深刻的认识吧?”

“没有啦,我只是喜欢这方面的东西,所以就多了解了一下。以前喜欢那些世界未解之谜什么的,后来喜欢上了物理学。”

“现在的年轻女孩都开始喜欢上物理学了么?”我打趣道。

“你不觉得,大海里一滴水上的一粒细菌,能够通过物理学进而了解整个大海,是件很神奇、很酷的事情么?”W望向我,反问道。眼神明亮。

我一时无言以对,笑道:“你成功的让我对于我存在的世界产生了深深地怀疑,哈哈……”

如果世界真的是如W所说的这种存在,那么我们的每一次选择都会产生相对应的平行宇宙。比如,我选择A,就会产生相反的B的平行宇宙;如果我选择B,就会产生相反的A的平行宇宙。我靠在窗户上,脑袋就好像一团毛线放入洗衣机搅了几天一样,完全无法理清头绪。

难道说,当年我向左打了方向,然后我活了下来,M车祸去世,但是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向右打了方向,M活了下来,而我却车祸去世。车祸并不是夺去了我们的生命,只是让我们各自进入了不同的世界而已。就好像两条永不能相交的平行线一样,再无交集。我想,她在她的世界,也会恰如我在我的世界那样这般思念她一样,思念着我。这是何等的美妙却又心酸。

后来,也许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或者是时空隧道吧,M又进入了我的世界,怀带着我所不能理解的某种理由,带走了表姑Z。而这班奇怪的航班,是不是也要带我进入M的世界呢?

M,真的是你么?我靠在窗户上,喃喃自语。头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飞机早已到达X城,真奇怪自己这次怎么会睡得这么死。空乘面带微笑站在我面前:“先生,您好,飞机已经抵达X城,还请您带好您的行李物品,准备下机。”我环顾四周,整个机舱空空荡荡的,就剩我一个人在里面。W也早已不见了踪影,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揉揉太阳穴,晃了晃昏昏沉沉的头,拿起了我的行李。

X城,我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