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当暧昧成为一种习惯
当暧昧成为一种习惯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文科班女生比较多,杜亦然的存在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让众多花季少女芳心暗许,当然,高中校园出双入对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和杜帅哥出双入对的场景,仅仅存在于一般女生的幻想里,新来的转学生程美丽却做到了,这引起了整个高二年级不小的轰动,加上当事人均没有否认或站出来澄清,更是给电影院事件染上了一层神秘却又透着些许暧昧的色彩,我承认,我也是有一点好奇加上不相信,好奇是因为不曾有过空穴来风,怀疑是因为在我的内心,仍旧对于杜亦然抱有小小的期待,就像期待他是因为我选择学文科那样。

当我沉浸在自我纠结加否定的矛盾中煎熬度日的时候,某晚在家接到了神秘来电,当时只有我一人在家和数学题战斗,正是郁闷,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苦恼,我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至少在分班后我俩还没有说过话。

“喂,你好。”这么晚谁会来电话。

“喂,是赵陌陌家吗?”

“我是,”有些诧异,杜亦然怎么会打电话来。

“明天周末,这周学校不用补课。”

“嗯,我知道啊,今天还是我在班上发的通知。”

“那早上十点,六里一百,不见不散。”

“嗯?什么?”请原谅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刚想继续问。

“就这么说定了,我当你答应了,拜拜,晚安。”

“哎,那个,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听筒里传来嘟嘟声。

“靠,什么人,我还没说我有没有空呢,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我放下电话,一边嘀咕,一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对话,从头至尾我似乎只说了不超过10个字,其中还有一半是疑问词加语气助词,这位少爷是什么理解能力,竟然可以从几个“嗯”自动翻译出“我有空”“我答应”这样的答案,如此超常的汉语引申水平果然读文科是大有前途啊,我总结了一下,顿时感到空前危机,不过转瞬又想起来刚才的电话,突然闪现两个大字,这该不会是“约会”的意思吧,想到最近年级里的“电影院事件”传闻,我立马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可能杜亦然还约了班上别的同学,肯定不会只有我们两个,赵陌陌,你就放轻松吧,别自恋以为杜亦然是想和你约会了,不过听到他的声音还是让我激动了半宿,总算在数绵羊的催眠下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临出门我还是磨蹭了好一会儿,虽然现实告诉我这不是约会,心里免不了还是侥幸一番,打扮与平时在学校还是有点不一样,在学校里我素来以运动随性穿衣为原则,从来不会挑战短裙高跟鞋,今天的话,我翻出了晾在衣橱角落许久没宠幸的连衣裙,站在镜子前,似乎看到了偶像剧里的灰姑娘,青涩含羞的脸庞,欲语还休的眼眸透出女孩内心的激动不安,我故作镇静的安慰自己,反正是周末,本人心情愉快想打扮得赏心悦目一点出门也没什么居心不良吧,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

约好的地点离我家大概半小时车程,因为是周末,加上天气晴好,逛街的行人比较多,六里区也算是我所在的城市唯一的一个集聚百货商场餐饮娱乐场所的中心商业圈,本地人习惯叫它六里,主要是由一条主干大道和一条不能通行车辆的步行街组成,我们约好在第一百货碰面,这座我长大的城市里历史最老的百货商场,伫立在主干大道的路口处,十分具有老城气息兼具欧式风格的一幢建筑,几经修整,里面装修十分现代化但是外貌依旧保持了历史的印迹。我一边欣赏这栋看了百遍依然没有厌倦的大楼,一边在人群里寻找那个阳光的身影,他的个子在人群中已经算显眼的了,不费功夫,我就看到了杜亦然,他今天依旧是白色T恤、紧身牛仔裤,迎着阳光微眯着眼,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正好看到了我,阳光太强,我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本能地我冲他笑了一下,当我发现他周围没有第二个认识的同学时,那种侥幸变成现实的兴奋让我有了奔向他的冲动,但还是因为矜持我迈着小步挪到他身边。

“不好意思,你等很久了么?”我记得男女第一次约会,女生都会善解人意这么说,这时男生一定会绅士地回一句“没关系,等你是我的荣幸”。

但是,杜亦然同学不是绅士,他只会回答:“还好。”

“那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惜字如金,继续扮淑女。

“看电影。”

“噢,看电影啊,:-(,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片子吗?”其实我想问的是,你昨天在电话里为什么不说清楚,我没戴眼镜,你是想让我听电影吗。

“•••••”杜亦然看了我一眼,并没准备继续这个话题。

“那个,如果没什么非常值得看的片子我们就下次吧,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可以去街心花园逛逛。”我以为他提出看电影只是一时兴起,正想劝他打消这个念头,其实心里是盘算着能和如此绝然出尘的帅哥在花园漫步回头率一定很高。

“你这是不想跟我看电影的意思?”某人声音有些冷淡。

“(⊙o⊙)…没有哇,我也好久没去电影院了,我们今天看什么,喜剧,还是动作片?”看来老虎的毛儿必须顺着摸。

“嗳,对了,上次有同学说看到你和程美丽一块来逛六里,所以你经常来这边?”想起班里那些令我不太舒服的八卦。

“没有,就和表姐来过几次,她男朋友在这附近上班。”

“哦,你表姐啊,多大了,有男朋友那应该已经工作了吧。”我似乎以前都没怎么了解过他家里有些什么人。

“我表姐就是程美丽啊,你说她多大••••••”

“什么,程美丽是你表姐,你说的是开学转来的那位程美丽?不会吧!”额,“别人都传她是你女朋友呢,”后面的话我吞了回去,这种传闻让当事人听见后果应该会••••••,我不敢想象。

“这有什么奇怪的,她是我姑姑的女儿。”

“(⊙o⊙)哦,”其实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心底一直存在的“假想情敌”竟然变为“亲表姐”,震撼不可谓不小。

知道如此劲爆消息的我在接下来的“约会”时光里已经忘乎所以地俨然一副女朋友模样,卖萌撒娇本事全派上用场,硬是拖着冷面杜亦然陪我去街心花园游荡了好几圈,就像要对全世界宣誓占有权一般,竟然还在内心盘算下礼拜学校会不会传出“赵陌陌和杜亦然在六里街心花园约会”的新闻。

结果我的小心思并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大周末竟然没有在六里遇见一个熟人来替我见证人生中第一次非比寻常的“约会”,并且在杜亦然没有表明我俩是以何种身份来完成这一系列情侣之间该有的互动的情况下,我只能在内心叫嚣着,却又没有勇气质问,“杜亦然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不是你表妹,我们单独出来应该意义不一样才对,你就这样莫名其妙把我约出来,仅仅是想找个人看场电影那么简单?”

直到杜同学把我送到家楼下,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一次性问个清楚,自从文理分班之后,心底就有无数的问好需要解答,为何选择文科?为何在学校刻意与我保持距离,装作完全不熟的样子?为何没有否定学校里那些你和你表姐的传闻?还有,为何要约我出来看电影?

时间在流走,杜亦然在我一切“为什么”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前已经对我开了口:“我走了。”

“啊,哦,那你回去路上小心,还有,今天谢谢你,我还开心。”

他只是轻轻抚了抚我额前的刘海,“你快上楼吧。”

但是我仍旧倔强地站在楼口目送他的身影直到看不见。赵陌陌,你很弱啊,为什么不敢问出口,这样胡乱猜测有意思吗,还是,你怕那个答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有所期待还是有所惶恐,十五六岁的孩子并不能真实弄清楚“喜欢”到底是一种如何深沉热烈的感受吧。

不过我们第一次“约会”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那就是,杜亦然总是会在周末约我一起出去玩,当然不再只有我们两个人,美丽表姐和男朋友经常也会加入,虽然听起来像是“double date”,但是杜亦然从来不会在甜品店老师误以为我们是情侣的时候默认,然后接受老板推荐的情人款提拉米苏,我每次都会装作嫌弃可可粉的样子说不喜欢来掩饰气氛的尴尬,旁观的人应该都能看出我当时的笑容是有多没底气,每次被误会的小插曲都会小小让我失落一番,看不出杜同学脸上的喜怒,我时常也会在内心腹诽一阵,哪怕不要戳穿一次也好啊。

知道杜亦然和程美丽的真实关系后,我开始和程美丽交朋友,程美丽似乎也非常乐于接受我这样不同个性的乖乖女作为朋友,渐渐我发现,在新的文科班里,除了以前的死党叶蕾还有陶娉婷,和程美丽的关系也变得开始熟络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