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剪不断理还乱
剪不断理还乱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高二暑假算是喜忧参半的日子,喜的是学校为了鼓励即将奋战高三的学子们特意放了足足一个月的大假,忧的是,你猜的没错,剩下的一个月我们全体是在补课中度过。在补课开始的前一个夜晚,没有文理分班前的高一同学聚在了一起吃饭,虽然也就短短一年的同窗情谊,但是却因为经历了文理抉择的洗礼而变得格外惺惺相惜,地点是学校外的那家四川菜馆,菜色真的上不了台面,却也丝毫不影响我们大快朵颐、大口吃肉的悲壮心情,我们就像一群即将奔赴刑场的囚犯,用视死如归的信念迎接马上到来的黑色高三岁月。

酒足饭饱后有人提议去唱K,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学校广播站里循环播放的那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又是一阵热血沸腾,浩浩荡荡的队伍杀向了酒吧街上最负盛名的那家“过火”KTV。我不是太有音乐细胞的孩子,所以整个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角落喝饮料,陶子唱歌很好听,有种软糯侬语的韵味,她的一曲《甜蜜蜜》过后,明显感觉到整个包厢的情绪都陶醉在她的歌声里,听到有人说她的名字真的很适合她,“娉婷,真是人如其名”,我也格外自豪,“那当然,我们家娉婷堪比原唱的嗓音去音乐学院绝对没问题,陶子,以后成大明星记得多给我几张亲笔签名的专辑,我去网上卖肯定能大赚一笔!”

“得了吧,你爸的画随便一张就能卖大价钱,你是在挤兑我嘛!”

“我爸那老古板的画哪有年轻人欣赏,这年头,年轻人的钱最好赚,我这是顺应市场。”

“有谁不知道伯羽公子的大名,不只在南都,连S市都是享誉盛名。”蕾蕾已经受不了我那谦虚矫情的劲儿,也加入挤兑我的行列中。

“好了好了,我爸的画那么值钱,你们等着,二位出嫁时,一人一幅当嫁妆。”

“喂,什么出嫁,赵陌陌,你扯太远了吧,找打!”

“我哪有说错嘛,难不成你们准备当尼姑?我可不奉陪。”我的两个死党最受不了我没个正形,净拿她们开涮。

“我看是陌陌你想出嫁了吧,怎么,怕杜亦然被抢走?”陶子虽然看上去柔弱,讲起话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杜,”我连忙住口,“你们俩啊,干嘛总是把我和他扯到一起,”幸好当事人正在一堆男孩子中间玩骰子,一点没注意到我们这边的话题。

被莫名忽视的感觉很不好,“我出去透透气,里面有点闷。”抛开房间里的嘈杂,我坐到走廊设置的沙发上发呆。

一杯饮料递到我跟前,“怎么不唱歌啊?好像你一整晚都不怎么开心似的。”

“哎,林肖,怎么是你,”我还幻想这个时候会关心我的应该是某人,“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在理科班还是那么有市场啊。”

林肖听到这话有点脸红,“我也不想那么高调,没办法,总不能去整容把自己变丑吧!”

“哈,你还真不谦虚!”

“不过数学竞赛拿一等奖,我还没恭喜你呢!”我用手里的饮料和他碰了碰。

“那又怎样,S大的理工科专业都不算好,我没准备去那里。”

“什么,你是要拒绝S大向你抛出的橄榄枝?然后,你准备参加高考?我还以为你会凭借这次数学竞赛顺利保送进S大呢!”

“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更何况,志不在此。”习惯了以前那个总是在我面前嬉笑的林肖,现在他脸上鲜有的严肃让我突然感到陌生。

“林肖,你变了,”我有点感慨,陪伴了我10年岁月的小伙伴,我竟然看不懂。

“我们都在改变,你又何尝不是呢。”林肖注视着我,眼中有浓的化不开的忧伤,和他硬朗帅气的脸庞有些不相衬。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陌陌,答应我,永远不要不开心,我希望你一直是那个可以任何时候都畅快大笑,无所顾忌的赵陌陌。”

“哈哈,你干嘛搞得像生离死别那么煽情,我们只是在不同班,以后也会经常见面啊。”我有些好笑他的认真,心里隐隐有点不安,有些猜测的想法似乎抓不住,索性不去瞎猜。

“杜亦然对你好吗?”

“什么?杜亦然?他为什么要对我好,林肖,你今天说话很奇怪耶!”话题转换太快,我都没能适应,果然高智商孩子的节奏不是常人可以跟得上的。

“呵呵,要是他欺负你,不要忍着,一定要加倍还回去。”

“额,你就安心啦,我赵陌陌向来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你还不了解我么。”

“但是在感情上,陌陌一直喜欢扮鸵鸟,我可是知道的哦。”

“你骂我是鸵鸟,别以为我听不出来!”知道他是关心,不想把气氛弄的过于伤感,我装作很生气。

“他心疼你还来不及呢,哪舍得骂你!”蕾蕾的大嗓门一向能够造成轰动效应,顿时我和林肖就被当作偷情男女受到来往异样目光的扫视,同样,我也被蕾蕾的玩笑话雷得体无完肤。

“蕾蕾,玩笑不要太过分,人家林肖不跟你计较不表示我也会放过你!”我朝大咧咧走过来的叶蕾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唱歌什么的太没意思,我还是对解奥数题比较在行,我进去跟大家打个招呼就先撤了。”林肖并没有因为蕾蕾刚才的话有丝毫尴尬,十分自然地跟蕾蕾打过招呼,丢下这句话轻飘飘地离开,留下我一人还在因为刚才那句玩笑话内心煎熬,故作镇定。

“陌啊,你难道不知道林肖一直喜欢你么?”林肖前脚刚走,蕾蕾就凑到我耳旁又扔下一枚响雷。

“哇哦,我的叶大小姐,咱能不开玩笑么,你今晚上是喝了二锅头还是磕了啥兴奋药?怎么说话完全不着调?”

“你哪里来的想象力,我和林肖是清清白白的同窗情谊,同窗懂不懂?”

“哈,同窗怎么了,那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是同窗呢,还不是••••••”

“哎,你给我打住,怎么,是不是刚才在里面受了什么刺激,房间那伙人是不是唱了什么烂情歌引得你如此浮想联翩,我俩在外面叙叙旧你就可以编故事,你不去当作家太可惜了!”

“我没喝酒,我现在很清醒地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当然,也只有你这种迷糊虫才看不出,林肖喜欢你在初中时候就被我发现了,只不过我觉得我们都是小孩子,我也就没当一回事。”

蕾蕾的神情一点也不像酒后疯言,倒有点像酒后真言,“看他刚才望你那眼神,那凄楚,那天可怜见,我真恨不得替他表白。啧啧,你真是,唉,让我怎么说你好。”

“我一直把他当哥们啊,不可能,大概是他想到以后,还有一年就要毕业所以比较忧伤吧,肯定不是因为我。”

“喂,一年后的事情现在来忧伤是不是有点过早啊,你没病吧,全年级都要毕业都跟他一样忧伤了吗,人家肯定是看你整颗心都扑在那个大冰块杜亦然身上觉得受伤了。”

“我哪里整颗心都在杜亦然身上,喂,我跟他只是朋友,”我发现一听到杜亦然的名字,心里就有点慌乱,也会开始口不择言,“你不要乱讲话,当心被别的同学听到。”

“哎哟喂,你就安了,你跟杜的事情在我们班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从前这样,今后还是这样。”

“你就稳坐杜亦然女朋友的位子,让那些花痴们羡慕滴妒恨去吧!”蕾蕾的毒舌功夫和我真是不相上下,“不过说真的,杜亦然还没有跟你表白么?”

“哎,他干嘛要跟我表白,这是哪跟哪啊,我都说了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急于撇清自己,我是乖学生怎么会在高中恋爱,即使是心仪杜亦然,也应该等到进了大学再说。

“他只对你特别,却迟迟不肯捅破这层窗户纸,还真是扛得住啊!”又开始感叹,“怎么男生一个两个都这样,明明喜欢又不肯说出来,非要默默地扮演守护者,以为自己是情圣哪!”

“我说好蕾蕾,你就不要操心了,高三了,虽然我们没有什么升学压力,进S大是十拿九稳,但是我想进的是服装设计专业,专业分那么高,还要补补课,哪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有。”

“是是是,就你最认真了,就你画家父亲遗传给你的那些艺术细胞,进不了设计系才怪呢,你以为世界上有那么多像你一样有天赋的孩子,你还这么努力,你该担心下杜亦然,文科那么糟糕还要跑来学文科,听说他放假这一个月都在画室度过,他该不会是想追随你的脚步进S大的设计系吧?”

“什么?你说他去学画画了?或许人家也对艺术感兴趣啊?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真能联想。”嘴上不承认,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以前没听杜亦然说过有对画画感兴趣,倒是我,经常在他面前喋喋不休这一季流行什么,下一季什么会成为街尚,我对服装设计的热爱饶是一个木头也能感觉的到吧。

最后的聚会疯狂到凌晨才散场,我躺在床上已经毫无睡意,月光透亮,从窗户照进来,让我想到杜亦然明亮的桃花眼,晃晃脑袋赶走心里的不安,又浮现出林肖清冷隽永的脸,他那双满含诉说的眼眸,或许,有些东西饶是再迟钝的我也不得不正视,也许将来会辜负,也不能假装不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