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高三学业没有想象中的繁重紧张,尤其是对文科生来说,周末少了成堆试卷的烦恼倒有几分忙里偷闲的惬意。

程美丽的男朋友在六里一家酒吧做调酒师,我起初听到刘尔在酒吧工作时有些惊讶,程美丽好歹也是家境不错的独生女,怎么会交一个在社会混的男友,想想平日里程美丽在学校一副我是大姐大我怕谁的样子,也觉得大概那些凶狠都是来自男朋友的潜移默化。

第一次见到刘尔是在他工作的地方,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走进“SKY Bar”,杜亦然和程美丽倒像是那间酒吧的常客,因为我们进去的比较早,DJ音乐和喧哗声并不是很强烈,刘尔一个人在吧台后面静静地摆弄几个酒瓶,五光十色地一杯杯神奇的鸡尾酒就在他手里诞生。我有些惊叹,酒吧里的灯光不是那么柔和,唯独刘尔白衬衣映衬着他稍显稚气的脸庞与周围的一切有些格格不入,说实话,要不是我们见面的场合不对,我真以为他是平日里学校见惯了的那些理科男中的一员,当然除了他左耳上两枚闪耀的耳钉是理科男所没有的。

“来了,这就是你们常说的陌陌吧,”刘尔看到我并没有很惊讶,想来杜亦然和程美丽私下里没少谈论我。

“你好,听你这么说,看来我很出名哦!”我这人一得意说话就不那么淑女了。

“哈哈,还很幽默,比杜亦然那个冰块有趣多了。”

“这些都是你调的酒?”我指着他面前斑斓绚丽的高脚杯。

“是啊,想不想尝一杯?”

“真的吗,我可以吗?”我有些跃跃欲试。

“给她一杯苏打水就好。”杜亦然每次都煞风景地适时开口,“她还没到18岁,不能碰酒。”

“到酒吧哪有不喝酒的道理,再说了,你跟我一样大,你为什么可以喝?”

“我说不准就不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杜亦然在我面前从来不会温柔细语。

“是啊,陌陌,刘尔调制的鸡尾酒酒精度偏高,你喝一口就会醉的。”看我俩僵持不下,美丽姐在旁边劝我。

“既然不让我喝酒,那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最会无理取闹这一招,尤其是在杜亦然面前。

“还不是某人一直缠着我说,要见见世面。”

“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啊,我就要喝,你能拿我怎么样!”最受不了人家鄙视的眼神。

“行了,你俩别拌嘴了,要不我给陌陌调一款果酒吧!”刘尔好笑的看着我俩像斗气冤家的模样,“美丽,有他俩不用担心生活没乐趣了,我看这对小情侣真是越吵感情越好。”

“咦,那个刘尔大哥,你大概误会了,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只是•••”我慌忙解释,羞于把那两个字说出口,情侣,是多么特别的身份,心里似乎不是那么愿意否定掉。

“喂,你怎么不说话,”这个冰块在关键时候竟然还那么悠闲地喝酒,最受不了某人一副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样子,“你倒是澄清一下,怎么可以占我便宜!”

“你确定不是你占我便宜?”果然杜亦然应该叫杜毒舌才对。

“我是女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现在知道自己是女孩了,刚才谁那么英勇地吵着要喝酒?”

“不跟你这种没品又毒舌的人理论,我这人最大度。”我喜滋滋地接过刘尔调制的果酒,啜了一口,酸酸甜甜,是女孩子都喜欢的口味,“谢谢刘尔大哥,味道很特别啊。”

“不客气,我美丽一样大,你不用一只大哥大哥的叫我,把我喊老了,就叫我名字就好了。”

“呵呵,那你也是学生啊,”我开始猜测偶像剧里富家小姐和穷小子相爱被家庭拆散的戏码,不会这么巧就在我身边上演了吧。

“不是,我没考取大学后就在父亲公司帮忙打理生意。”

“那你为什么晚上要来酒吧做事呢?”原来不是穷小子,该不会这酒吧就是••••••

“刘尔老爸是干娱乐业的,这间酒吧也是名下产业,”杜亦然受不了我一副好奇宝宝模样,“哎,你查户口呢,问题这么多。”

“我也是喜欢美丽姐,所以想多了解一下她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关心朋友你有意见?”

“我怎么不见你关心我呢?”

“你好着呢需要我关心嘛!”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窃喜,他是觉得我冷落他了吗,“再说有那么多美女上赶着关心你,不差我一个。”

“我都说了那些女的真无聊,而且我从来没理过她们啊!”

“可见你并不缺乏关心嘛!”

“陌陌,你没听出来吗,我这个表弟其实想对你说的是•••”美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杜亦然打断。

“姐,不要再说了,喝酒喝酒,”杜亦然假装要跟美丽姐碰杯。

“你这臭小子,为什么不让我说,有些话你不说人家女孩子怎么会知道,难道真要让林肖那货先下手为强?”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怎么还有林肖?”我还想继续问,但是又抓不住问题的重点。

“你不敢说姐姐帮你说,”美丽姐不依不饶,“陌陌,我们也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这弟弟虽然平时对谁都是冷言冷脸的,但是却总会跟你抬杠,难道你不觉得他对你格外特别?”

“••••••”我瞥了眼杜亦然,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脸色微醺。

“是呀,我以前从没听亦然提起哪个女生有说不完的牢骚。”刘尔接过话,顺势拍拍杜亦然的肩膀。

貌似我有些明了,他们这是一个二个在说杜亦然喜欢我?不会吧,他以前做得那么多,已经很明显了,只是我比较笨完全没有察觉。喝下肚的果酒好像有点开始发挥酒精的作用了,我觉得全身灼热,“这里太热了,我出去凉快一下。”放下杯子,我逃也似的离开吧台,像外面跑去。

“今天大家都好奇怪,总是拿我开玩笑,杜亦然这个烂人也不帮我说句话,就由着大家那我俩说事。”我说不清自己心里对于这样的玩笑是期待变成事实多一些还是期待被当事人撇清多一些。

SKY Bar在酒吧街的中段,我第一次真正清楚见识到六里喧闹混杂灯红酒绿的夜晚,旁边时不时有喝得醉醺醺的秃头大叔晃过,我有些害怕,思忖着要不要赶紧回到酒吧里,但是一想到刚才杜亦然冷漠的样子,又不想拉下脸自个回去,就一个人傻愣愣站在街道上,盯着银灰色的 “SKY Bar”招牌发呆。

有人轻拍了下我的肩膀,一股酒味直冲鼻腔而来,我还来不及转头看是谁这么没礼貌就往人家身上蹭。一个好听带有戏谑意味的声音传来,“美女,一个人来喝酒啊?”

一张满是疙瘩的大饼脸凑到我跟前,“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逍遥?”

天哪,这年头不仅有背影杀手还会有声音杀手啊,“那个,你走开,我是和我朋友一起来的,再不走开我喊人了啊!”我不停想甩开那只粘在我胳膊上的肥爪,无奈力气太小,眼看就要被拖到没有灯光的角落,不行,杜亦然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出来找我,不知道我马上就要被歹人••••••“我男朋友可是这条道上混的,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小心他把你大卸八块!你快放开我!”

我一边哭,一边还不忘放狠话,真希望眼前这位混混能够知难而退,“杜亦然,杜亦然,快点来救我!”

“得了吧,一看你就像中学生,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吓唬谁呢?”脏手还不忘在我脸蛋上捏一把,“皮肤真嫩啊,别担心,哥哥会好好疼你的。嘻嘻”

“不要,你放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不要碰我•••呜呜•••”

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求饶了,我有些绝望,爸爸妈妈,你们冰清玉洁的闺女就要惨遭魔手了,我正在想着该以怎样的方式保住自己的清白,电视剧里好像都是撞柱或者咬舌自尽,犹豫着哪种死法不那么痛苦,要不还是撞墙吧,至少还能留个全尸。

“陌陌,”“陌陌”一声比一声大,是朝这个方向过来了,那是杜亦然的声音。

“我在这里,杜亦然我在这里,”我不停叫喊,手脚乱舞,想挣脱混混的钳制,听到叫喊声的混混迟疑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已经挨了一拳。

“那个不长眼睛的敢打我!哎哟喂!我的俊脸!”

“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刘爷的人你也敢碰!”杜亦然火冒三丈地又给混混补上一拳。

“刘爷?你一个嘴上毛还没长齐的小子还敢狐假虎威?当我怕啊!”那人还不死心,也不知是不是看杜亦然比较瘦弱。

“既然不怕,那用拳头解决怎么样?嗯?”杜亦然丝毫没有示弱,气定神闲来了一句,仿佛在说晚饭吃什么一样平常。

两分钟后,我惊异地看着杜亦然像是沐浴过后一身神清气爽的样子,倒是有些同情屁滚尿流逃跑的混混了,看来,下回要接受教训,惹什么也别惹上杜同学。

“陌陌,你没事吧,”杜亦然掏出手帕替我擦脸,“酒吧街这种地方怎么可以乱跑,要不是我刚才听到几个人说看到一个很像中学生的女孩被当做小姐,猜到可能是你这才出来寻你,这会儿真不知••••••”

“呜呜,我吓死了,杜亦然,我真得好怕,怕会被••••••”

“都怪我,刚才不应该让你一个人跑出来,以后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额,这台词怎么那么像电视剧里男主对女主表白的话,虽然有点隐晦,但是•••难道是杜亦然在间接像我表白?”

“嘿嘿,杜亦然,你是准备把我拴在你的裤腰带上吗?”

“••••••”

“啊,我知道了,你是要给我当贴身保镖,24小时监视我,那我上厕所你也要寸步不离哦!”又起了逗逗他的心。

“赵陌陌,记住,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

“知道啦,话说回来,你真的很担心我么?”

“••••••”

“也对,你把我带到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来,肯定要对我的安全负责。”我安慰自己是我多想了刚才杜亦然情深意重的肺腑之言。

“杜亦然,其实有些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我可以问么?”

“那我要看看你问的是什么。”

“算了,我还是不问吧。”

“嗯。”

有些答案或许不知道会比知道更令人舒服,有些问题或许一辈子深埋会比问出口更具有意义,有些情话或许一旦说出口,也就注定了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到我们希望的位置。

杜亦然,虽然这个名字时常在我心里徘徊,在我最为困难的时刻亦是第一个想起,但是能否意味着在同样的时空里,赵陌陌也成为少年深埋心底的秘密。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