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平静的高一,不平静的小团体
平静的高一,不平静的小团体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我昨天刚注册了OICQ,哎,你有没有啊,我的号码是……”

我就是在一片嘈杂的歌声嘶吼声叽喳声中踏进教室的,高一A班,今天是开学第一日,我错过了班主任的第一堂英语课。

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穿的大花裙子格外惹眼,朵朵绽放的向日葵随着裙摆漾开了一圈圈阳光,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我的脚步一直停到了最后一排唯一的空位上,在我落座的瞬间由好奇转为哀怨,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耳朵,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尖叫声,目光遂又转回到刚才定住的方向,转而换上各种丰富表情——崇拜、惊讶、惶恐、不以为然、挫败,而我的手上,一只巨型蜘蛛正在用它独有的凌波舞步和我打招呼。

万籁俱静,怕是如此华丽丽的登场想不引起同学注意都难,短短一分钟,所有同学都记住了我——能与蜘蛛和平共处的彪悍美女赵陌陌。

我没有猜到新同学欢迎新同学的方式会如此特别,毕竟在这个班上,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初中的同窗,彼此熟识。除了刚才那只“黑寡妇”的主人——我在问了同桌后才知道他的来历。

“你说杜亦然啊,他跟你一样来得很迟,”透露情报者放低了声音,“听说他爸爸是市里某个领导,这人背景硬,连养只宠物也这么嚣张。”很久之后从女同学之间的闲聊里,我才知道,开学第一天给全班同学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只有神勇无敌女汉子赵陌陌,还有穿着白T恤、清爽无比却饲养邪恶宠物的杜亦然。

我这人向来有八卦精神,“什么来头,我都没看清。”两个女生的聊天还在继续。

那个叫杜亦然的男生走回到座位上,我这才认真看清他的长相,白皙脸庞上镶嵌着一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零毛孔的脸蛋上因为害羞闪着淡淡红晕,是一枚帅哥,我在盯着他脸庞超过10秒之后果断下了结论。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我探究好奇的目光第一次落在杜帅哥的脸上,亦落在了他的心上。

关系真是一个好东西。果然,我凭借校长对优等生的钟爱顺利调换到了班上的黄金地段,前后左右都坐着道貌岸然的好学生,我十分确定以及肯定,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真的仅仅是成绩好而已,安静的自习课上吵闹声的来源往往是我们这个小团体,美其名曰“讨论习题”,实际上干着传播八卦、制造绯闻的勾当,不时传出破坏安宁和谐氛围的哄笑声,老班每次逮个现形竟然也只是随口转移话题。我们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班上继续我们的祸害同学活动,渐渐,我的好学生小团体已从我的前后一排扩大到前后两排,学习娱乐两不误,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亦是我们发扬光大的基本宗旨。

小团体中女生占了绝对优势,仅有的一个男孩子正是我的右侧同桌林肖,我俩的九年同窗情谊得以在高中延续,所以格外聊得来,默契程度经常令我有和他桃园结义的冲动。女孩子家最热衷的话题永远是帅哥,年级里篮球打得好的某某、骑着一辆拉风跑车的某某、穿衣服很有型爱耍酷的某某,甚至私底下评议起年级“四大帅哥”,林肖凭借阳光外形加上不俗的穿衣品味很没悬念地荣登榜单,我时常鄙视他很臭屁地打发那些借讨论数学套近乎的小女生,心里愤愤不平地纳闷明明我的数学比他好怎么没人来问我,难道我长得不够温柔亲切、和蔼可亲?看来“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道理不仅仅在物理学的磁场中有所运用,在我身边表现竟也如此明显。

打破小团体平静度日的竟是一则非出自于小团体的八卦事件,在网络不发达的年代,“绯闻”的传播速度可以达到一日出班级、二日出年级真可谓匪夷所思,我从来不想那么惊世骇俗地成为众矢之的,但是躺着也中枪的事件还是出人意料的上演了,我竟然在某个阳光无比炫目的下午成为“绯闻女主”。不知该表现得激动喜悦还是受宠若惊,某些具有月老精神的孩子非常有共识地把我和同一日降临在教室的杜亦然扯在了一起,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似乎瞥见窗外有道闪电划过晴朗的天际,揉揉毫无焦距的双眼,其实天空什么痕迹也没留下,除了我估计也没有第二人知道,这条空穴来风的新闻悄然在我心里留下了猫爪搔挠的痕迹。

听到传闻的时候,想到那张“粉雕玉琢”的脸,我很没骨气地在心里小兴奋了一把,不得不承认,能和号称年级“四大帅哥”的榜首人物并肩站在绯闻的风口浪尖还是相当能满足平庸女生小小虚荣心的。尽管这个帅哥榜单出自自己人之手,但是丝毫不影响其真实性和准确度,杜亦然完全担得起这个“第一”,论家世、论长相、论球技,无疑能够PK掉众多妄想跻身榜单的选手;若要论成绩,额,刚开学似乎大家没能把成绩这回事提到日常议程中来,仍旧沉浸在摆脱小学、遁入花季的喜悦里,以成绩来论英雄的年代还未拉开序幕,所以,杜帅哥爱不爱学习,哪门功课好的消息真比不上杜帅哥喜欢哪位美眉更“大快人心”,于是,我非常莫名其妙地成为大家大快人心、女生欲除之而后快的悲催女人物。

传闻具体的版本我甚至没能弄明白,到底是男喜欢上女还是女喜欢上男,无论是隔座山还是隔层纱,总之刚进高一还没半学期就能瞄上眼还十分大咧咧地让整个年级为之轰动,不得不说,这颇有些符合小团体中心人物赵陌陌的处事风格,所以绯闻传到我耳朵里俨然已经是大家甚为接受且斩钉截铁予以相信的版本,赵陌陌喜欢杜亦然。

所以当班上某位与我来往不曾密切的某男神秘兮兮把我叫到教室外表情严肃地问我觉得杜亦然怎么样的时候,我有片刻的脑袋转不过弯来,刚反应过来想回答我和他不熟,提问男已经自顾自地走回了教室去,徒留我傻愣愣站在门边咀嚼刚才的问题,瞥见杜亦然仍旧粉红的脸颊,不明所以地结束了尴尬的冥想。

就在没头脑的提问回答过后不到半天,小团体中的某位好友一脸不忿地开始了小团体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八卦谈话,“我下午来学校的路上碰到隔壁班两个女生在聊陌陌,哎,陌陌,她们说得可难听了,什么没有自知之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好像还提到杜亦然。”

我正在和一道数学因式分解题奋战,丝毫没动眼皮,不过最后三个字落进了我耳朵里,我抬起了头,“咦,我何德何能可以跟大帅哥齐名啊?貌似我没在背后说过杜亦然什么坏话啊!”我又把目光重新转回作业本。

“喂,陌陌,你是真没听到过?我刚去趟卫生间,听到几个男生站在阳台上说你喜欢杜亦然,还有人笑得很夸张,说杜亦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正在打篮球,气得篮球砸到球场边的垃圾桶,感情一定是把你当那个垃圾桶泄愤。”前排的小蕾侧过身,一脸严肃,斜瞥两眼与她同一排隔了两个走道的杜帅哥,似乎想从那张完美无瑕的侧脸上窥出这个笑话的真实性。

“哦,”我终于放下原子笔,“什么时候我们的八卦来源要靠厕所偷听来收集了,不过,我们一向是走在八卦前沿的,不是从我们这里流传出去的八卦可信度肯定很低,我相信,没有我们小团体的力量,这条八卦很快就会销声匿迹的,毕竟谣言止于智者嘛!至于••••••”

我的话还没说完,脑海里跳出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你觉得杜亦然怎么样”,突然想起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发言,我的目光循着杜亦然的身影看去,隐隐觉得那帅气非凡的背影下笼罩着难以言喻的孤寂,突然冒出的念头让我有片刻的失神,我没在继续调侃下去,故意提高分贝,“我觉得林肖就比杜亦然帅啊,”兀自对着一旁听到我 “赞美”不明所以的林肖同学做了个调戏的表情,很如愿的看到林同学一脸从容就义外加不屑地撇过脸去。

“到底是谁在造谣啊?”

“不知道,说不定是男生之间无聊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我倒觉得空穴来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会不会是杜亦然看上陌陌不好意思表白然后告诉了他的好哥们,有的时候男生八卦起来比女人还可拍,男生大嘴巴比女人还厉害。陌啊,你有没有觉得杜亦然看你眼神怪怪的。”

我被各位姐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想象力惊得头皮发麻,“我又不是什么美女,人家杜帅哥恐怕都不认识我吧,哪里会特别关注我,还会眼神怪怪地关注我?”

我指着自己平淡无双的脸,对着刚才那位撂下惊人猜想的姐姐发问,仿佛看到自己头上一串乌鸦飞过。

说实话,我在感情方面有些自卑,也没幻想过得到王子的青睐。除了成绩算的上可以,那还只是停留在初中阶段的辉煌历史,高中一下子难度加大,能不能稳坐年级第一我已经没有任何期望了,平时除了学习没有其他文体娱乐特长,让杜帅哥对我另眼相看实在是有点痴人说梦,所以,杜亦然看上我的可能性被大大pass掉,如果非要给这段绯闻加个源头的话,连我自己都宁愿相信是我赵陌陌垂涎杜帅哥以至于奋不顾身要闹出人尽皆知的大“绯闻”,为的就是引起杜帅哥的注意。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