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小情愫,在内心优雅蔓延
小情愫,在内心优雅蔓延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把赵陌陌和杜亦然凑在一起是一则没有丝毫可读价值的娱乐新闻,两人的天壤之别估计连肇事者都觉得荒谬可稽,绯闻绯闻,说到底,就是空穴来风。

老班是英语教研主任,对英语教育尤其重视,简直到了妖魔化境界,所以,开学一个月不到就给我们班制定了一系列名为强化学习,实为折磨花朵的英语学习规定。其中有条戒律一经提出,全班同学无一幸免,尤其坑害了英语成绩优秀的孩纸们,这条规定就是组建帮帮团,以一带三的形式让好学生督促英语稍差的学生学习英语,每日单词听写,每周课文默写,好学生必须签名以示监督到位。

不知道老班组团的依据从何而来,估计是兴致咋起、酒后随机的抽样结果,我这个好学生竟然有了三个“徒儿”,公布组团名单的时候实在令全班同学乐腾了一把,杜亦然,这个在年级里誉为传奇的名字竟然派到了我的名下 ——

一时议论声此起彼伏,我瞧见诸多看好戏的脸孔不同程度地朝我身上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顿时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今后每天都会有一张冰山桃花脸在我眼面前晃悠,我心底暗叹,福兮祸兮,但愿这个学习方法不要持续一整年啊。

果然,实行帮帮团学习第一天的自习课,我的座位就成了镁光灯的焦点。

在低头和一道阅读题较劲的我根本没准备好如何教导三个徒弟,这些规定操作起来实在有些啼笑皆非,学习是自己的事,靠别人监督用来对付不够自觉的小学生或许有些用处。本来想着老班提起再临时抱佛脚应付过去,我也没准备像模像样的当师傅把人家拽过来背段英文,所以自习课上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做题,隔壁桌传来的听写单词声权当没听见。

似乎头顶有片阴影,一个沉默略带犹豫的声音响起:“哎,听写。”

应该没人跟我讲话吧,我不叫哎,我继续看短文。

“哎,”有双白皙修长的手叩了叩我的桌角,“报听写。”

这下我彻底清醒了,抬起头,杜亦然阳光洋溢却没有笑容的帅脸停在咫尺,我甚至能够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猛然感觉周围的英语声、吵嚷声安静了下来,我四下转了转头,敢情大家都在盯着我和眼前的男孩,我凝视着杜亦然清冷的目光,两秒过去,四秒过去,谁也没说话。

我有些纳闷,刚才是谁哎哎哎的叫的那么起劲,这会怎么彻底成了哑巴,“干嘛?”我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仍旧瞪着他。跟我比谁的眼睛大,我对自己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杜亦然似乎感觉我凌冽的目光有些滑稽,嘴角微微抬了一下,“听写啊,”他故意把身子向前倾,仿佛是在对我耳语,其实声音大得隔两排的人都能听见,“你以为我要干嘛?”

“什么听写啊,”忘了自己好像有一紧张就脸红的毛病,估计我的脸现在非常红润有光泽。毕竟欣赏养眼的东西还是需要承受能力,我有点不好意思,完全反应不过来眼下的状况,差点说话就结巴了,赵陌陌,你不是这么没定力吧,他就是长的好看点而已,你的反应真丢人,盯得人家看那么久。我真冤,大家不会都以为我刚才是犯花痴吧,苍天可鉴,我真的只是想和他比比谁的眼睛大来着。

“噢,你说听写啊,”我开始手忙脚乱的翻找起英语书,奇怪,刚刚我还用过的。又是那双干净好看到有些过分的手停在面前几公分处,一本书静静地躺在手心上,我第一次觉得英语课本也可以如此具有文艺气息。

我气急败坏地拽过那本书,“我只念一遍,记不记得下来是你的事。”故意挑字母多的念。

周围好像隐隐传来嘻笑声,我的样子看来确实很没出息,犯花痴外加乱放电,人家只是按规定过来学习,结果某女硬是为了看帅哥把自己憋出内伤。

以后,自习课看来会很热闹。而且,那则空口无凭的绯闻似乎也是有据可循的,以赵陌陌一介俗人终究抵不过杜大帅的美色啊。

好吧,赵陌陌和杜帅哥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赵陌陌完败。

不得不承认,利用学习英语这么光明正大的借口接近杜亦然是卑鄙而又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一件事,但是我实在没有其他可以与他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了,所以,每日自习课等待杜亦然的靠近成为我内心由衷企盼的时刻。即使他的脸上始终如一保持淡漠与不屑,能够感觉到他无意扫过的眼神,那种被注意到的小紧张和小欣喜,足以令刚刚了解什么是男女有别的我甘之如饴。

我甚至开始刻意为这个时刻增加长度,比如给他挑错误,制造多余的听写任务,让他不厌其烦地改正,有意无意问他一些英语以外的问题,当然每每这种学习以外的话题都会被他自动屏蔽,结果一个学期过去,除了杜帅哥的英语成绩我仍旧对他一无所知。

日子过得太平淡似乎不是很糟糕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是凡人,我们除了吃喝拉撒睡还能期待什么,对于15岁的孩子来说,学习就是头等大事,正是应了那句什么话来着,生命诚可贵,学习价更高,嗯,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还在乐此不彼重复着偷窥杜亦然的可耻行径,当然,打着帮助同学提高英语的头衔,我是光明正大的看,丝毫不需要经过帅哥本人的同意,谁让他栽到我手里。

15岁真是一个单纯美好的年纪啊,在心里默默欣赏一个男生竟然不会生出一点龌龊的想法,用欣赏形容真是恰到好处,不想走进,只要待在某个地方静静看着就好,也不会觉得委屈和不甘,如果全天下的“喜欢”都如此皎洁无暇,估计爱情就不会被世人说道那么久了。

我固执地以为自己的行为没有打扰到任何人,但是,在情窦初开的最为敏感的年纪,只需一个眼神都可以幻化出无数匪夷所思的情感因子。

在第二个学期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桩曾经令众人啼笑皆非的绯闻再一次荣登课后谈资的榜首。这一次,我的八卦小团体是始作俑者,源于我的一个不经意举动。

这天的自习课杜亦然像往常一样来我这报到,或许是今天的衣服格外衬他肤色,我竟然觉得分外养眼,惊叹之余习惯性开口调戏了一句,“很帅嘛,穿成这样,怎么,晚上有约会啊?”大概是平常和同桌说话过于没拘束,我不自觉地把眼前的人当成了相熟的朋友,话一出口,看到杜帅哥扑克脸上惊诧的目光,我才恍然自己刚才的口误,既然已成泼出去的水那也只能硬扛到底了,眼前的人并没接我的话。

一直在杜亦然面前扮乖乖女的我有些尴尬和恼怒,人在情急之下总会不经大脑思考,对于杜亦然的漠然态度我也早有怨言,但是在如今这般不能装聋作哑的情形下我必须挽回一点气势,“你这人怎么不说话,跟我说句话有那么令你不堪么?”

杜亦然刚垂下的眼眸微抬,只是默默瞥了我一眼,没打算张嘴。他估计是懒得跟我计较,可是我这人有时候特别轴。

“杜亦然,你是不是很不想到我这来听写,”我这反问句完全是肯定句的口吻。

(⊙o⊙)…我感觉到旁边的林肖肩膀抖得厉害,估计是憋笑憋得很辛苦。

这时候的我还沉浸在以为自己很招帅哥厌恶的自我否定里,没觉察出自己的问话有点摇尾乞怜的味道。赵陌陌,人杜帅哥没跟你计较你不会见好就收啊。

“喂,问你话呢,你那是什么表情,既然这么不情不愿的你以为我求你来啊,”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有撒泼耍赖的天分,“我今天倒要弄明白,你成天摆着张冰山脸给谁看呢。”

( ⊙ o ⊙ )啊,赵陌陌,你有什么立场这么对人家讲话,你犯得着这么激动吗?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所作所为的我在心里把自己鄙视了无数遍。

我的无理取闹吸引了周围同学的注意力,杜亦然精致无暇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明所以的无奈,似乎微翘了一下嘴角,在我狭隘的内心,怎么都觉得那是嘲讽。

还没等我想到接下来如何给自己找台阶下,杜亦然已经转身离开了,留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我颓然扑倒在课桌上,赵陌陌和杜亦然的第二次正面交锋,杜亦然以沉默取胜。

小团体的姐妹们都是聪明人,我面对杜亦然时的那份不知所措加气急败坏给她们很好的发挥空间,她们想必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的这些表里不一是何缘由,我大概是对杜帅哥有了莫名的难以言喻的情愫,只是苦于没有任何回应而生出些许心烦意乱。小团体的姐妹们嘴巴都不是饶人的主,她们开始对我展开各种言论上的攻心战术,“陌陌,我今天听说C班有个女生喜欢杜亦然,我还特意跑到C班去看了下,那女的没你漂亮。”

“••••••”这跟我有关吗?

“陌陌,杜亦然肯定看不上那女的,”某女还在继续她的猜想。

“••••••”原谅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时候能接什么话,我只能在心里认同你。

“陌陌,杜亦然••••••”某女还想说什么。

“我说小蕾,能不能换个话题,我们年级有四大帅哥,说谁不好。”我已经不想再听到关于这个名字的只言片语,杜亦然,杜亦然,哎,貌似杜帅哥好像有几天没来我这听写了,他是不是生气了,那我以后不能近距离见到他了,心里的真实想法只能自己听到。

回忆起有杜亦然的那些自习课,我现在甚至想不起他说话的声音,看来他十分吝啬交谈,至少对我是这样,我想,他是很排斥跟我接触吧,“林肖,我很招人厌吗?”旁边的李肖对于我的提问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十分委婉而犀利地作了评价,“不是很招人喜欢。”

“••••••”我知道此刻我的目光足以在林同学的衣服上留下两个窟窿。

赵陌陌同学到底是不是对杜帅哥春心萌动了呢?可能连当事人都不是很清楚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