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我们的日子不曾有交集
我们的日子不曾有交集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经过一个“惊心动魄“的下午,我和杜亦然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甚至发生点微妙变化,我不再探究他陪我回家的动机,更是默许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在早恋将被贴上坏学生标签的年代里,我作为老师家长寄予厚望的尖子生,断不能自毁形象踏入早恋的行列,于是在一边享受两人独处时光的同时一边在心里苦苦挣扎,理智告诉我应该和杜同学保持距离,但是理智以外的所有感官都在叫嚣,哪怕仅仅十几分钟的路程,能和他一同走过也是前所未有的惬意和浪漫。

杜亦然和我的传闻终于在我俩的沉默中愈演愈烈,即使只是很普通的放学回家也能被富有想象力的同学们描绘成日日约会,亲蜜无间。我知道高一的孩子是不懂爱情甚至恐惧爱情的,所以我对于传闻没有理会,杜亦然冷淡的性子更是不可能加以解释,我俩充耳不闻,心情好时还会当做趣闻加以点评,很有默契地嘲笑那些八卦里的漏洞百出,“有人说在电影院碰见我俩,天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电影院看电影呢!”我把传闻讲给杜亦然听。“哦,我也没去过电影院,我一般都在家里租碟片看。”杜亦然想了想,脸上不以为然。

不知道是不是生活过得太舒坦了,我渐渐习惯了有杜亦然护送回家的日子,偶尔他没空,我还会小失落一番。当然最令我不解的是那帮狐朋狗友,竟然十分体谅我和杜亦然“约会”一事,对于我放学不再同行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理解和支持,我多次向她们表明我要归队却被她们以“我懂的”的了然眼神加以制止。

在绯闻泛滥的高一年级,我和杜亦然被公认为年级最“金童玉女”的一对,男有型,女有才,殊不知连老师当中也小有耳闻,但是老师丝毫不妨碍绯闻的男女主角继续“逍遥”,这就是英胜和别的学校最大不同,进入英胜的学生,学习成绩和家庭背景都可能成为顺利通往理想大学的筹码,所以老师几乎从来都是默许学生青春期的“情感交流”,而不是用尽一切手段把早恋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杜亦然被我堂而皇之摆到了饭桌上,成为我在晚饭时间和妈妈提到最多的名字,每天在学校里发生的和这个男生有关的一切事情都成为我的谈资,我不知道我提到他时表情有多么灿烂,多么陶醉,以致泄露了少女最隐秘的心事,妈妈装作毫无察觉般听我絮絮叨叨,作为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陷入不明所以的感情中内心的焦急忧虑可想而知,可是我却不能顾忌到,只晓得一味同母亲分享心里的小秘密。

少女年纪的我被满心的畅快充斥着,周遭的一切在我明媚的视线里都变得鲜活和亮丽,我全然忘记了身为当事人的杜亦然是不是也正经历着和我一样的快乐心情。在回家的路上他依旧话不多,听着我唧唧歪歪却也没有表露出半点不耐和厌烦,我早已忘记装淑女保持矜持,仗着他沉默更加放肆张扬。他个子渐渐上窜着,不再和我差不多高度,能够感觉到他的变化,但是懵懂的我并不知道,男孩子的青春期也在到来,他会有属于自己的心事,他会开始用女孩子不能企及的眼光去看待异性之间的相处,他会生出许多女孩子难以消化的小秘密,那种属于男人的秘密。

新的学年来了几个转学生,我们班就来了一位美女,腔调有点江湖气,与我这样的乖乖女是没什么交集的,我的小团体里都是老师委以重任的好学生,尽管在我心底对于洒脱不羁是相当向往的。

转学生很有大姐大风范,很快就跟同学热络成一片,连一向摆着冰山脸的杜亦然都可以成为她有说有笑的对象,这倒是令我大吃了一惊。杜亦然似乎变得开朗了起来,他会在放学加入男孩子的篮球活动,会和转学生的社会朋友出入溜冰场、电玩城一类的地方,当然这都是小团体八卦到我耳朵里的,“陌陌,上周末你去哪了?”

“在家呀,怎么了?”

“哎呦,我跟小惠去逛街,你猜我俩看见谁了?”

“谁啊?”对于蕾蕾的大惊小怪,我早就习以为常。

“杜亦然啊,”蕾蕾瞪着我。

“哦,他也逛街?”

“不是,你猜我俩还看见谁了?”蕾蕾越说越激动。

“大姐,你能不能一次说完。”

“程美丽。”

“哦,程姐姐喜欢逛街很正常啊,”我丝毫没兴趣听这个话题了。

“我说陌陌,你到底明白没有,重点啊,”蕾蕾平时慢条斯理的人今儿个很不正常,讲话完全没逻辑,“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是说他俩是一块,哎,怎么说呢,杜亦然和程美丽大周末的一块去六里能干什么啊。”

“( ⊙ o ⊙ )啊!不会是约会吧,好像六里那边上礼拜开了家西餐厅,听说是法国厨子呢,”我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啊,陶子的大嗓门成功吸引了教室里所剩不多的目光。

“我也知道那家餐厅,好像是什么埃利斯的,听说那里的牛排不下100块。”蕾蕾同学,您老是听说还是猜想的啊,这年头一张老毛可是工薪阶层一个礼拜的生活费耶。

“``````”我发现面对这几位姐姐,我的伶牙俐齿毫无用武之地。

“你们到底想讲什么,扯什么餐厅。”我大概已经明白蕾蕾的意思了,不就是想说杜亦然跟程美丽一块去六里的西餐厅吃饭吗。

“他俩周末约到一起,你不觉得?”蕾蕾抬了抬眉毛,一副了然的模样。

“我说两位姐姐,还有两个礼拜就要文理分班了,你俩是不是该关心关心正事,杜亦然爱跟谁吃饭就跟谁呗,你俩犯得着跟这较劲么?”我真是被打败了。

“赵陌陌,我俩还不是为了你,杜亦然怎么可以跟那新来的去那么高级的餐厅,要去也应该是带你去。”陶子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为什么是我,我跟他又不熟。”就知道不能跟这两姐姐纠结,非得把我自己绕进去不可。

“哇靠,你跟杜亦然那可是公认的,什么时候有她程美丽的事了。”蕾蕾急的顾不上淑女了。

“``````蕾蕾,陶子,我再郑重其事的说一遍,我跟杜亦然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心里好像有根弦在撩拨,只要是和杜亦然有关的消息,我实际上比表现得要在意多了。

“``````”

“``````”

杜亦然周末和程美丽有约是事实,六里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商业中心,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至于是去西餐厅还是电影院无人查证,我也不可能傻到因为这件事去质问杜同学什么,他和我从开学以来就再没说过话,他在新的学年有了新的朋友圈子,有了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兄弟,况且高二开学第三周就要文理分班,之后我和他有可能连同班也不再了,我们之间会回归到两条平行线,现在想来,杜帅哥高一那些莫名的举动也许只是当时我对着他情绪失控的样子给他带来了乐趣,我现在应该很有自知之明地退出他的生活。

很快文理分班的志愿表格发下来了,我不假思索毫不犹豫地填上“文科”两个大字,这是我读初中时就决定了的事情。杜亦然物理成绩很好我是知道的,所以他选择理科的可能性是99.99%,我知道自己是个理智的文艺腔女生,不会蠢到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所以就算以后不能和杜亦然同班,我也不会为了他改变自己的志愿。

文理分班下来的那天,老班穿的相当正式,像是要跟大家作最后的告别,宣布分班名单的时候,我内心有那么一刻是存有侥幸的,希望杜亦然身上会发生那0.01%的奇迹。高二文(A)班,赵陌陌,``````,叶蕾,``````,陶娉婷,杜亦然,咦,我耳朵没出问题吧,杜亦然竟然选了文科?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肖,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杜亦然的名字?”李肖瞥了我一眼,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不会吧,他怎么可能读文?他物理那么好,”我还在自顾自地猜测。

分班结果总算出来了,小团体的姐妹大部分都和我一块分在了文(A)班,我唯一的男同桌李肖去了理(A)班,这些都是我早已预料到的,只是杜亦然的选择,犹如给沉闷的学习生活投下了一枚惊雷,整个年级为之哗然,各种猜想版本应运而生。

“陌陌,程美丽竟然也能分到我们文(A)班,她整天跟一些社会上的小喽喽混在一起,哪里像是学习的样子。”蕾蕾同学,程美丽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干嘛老揪着人家不放。

“平心而论,程美丽是复读生,她学习成绩不差。”我发现自己还是挺能客观看待所谓的“情敌”。赵陌陌,人家有把你当竞争对手吗?杜亦然好像没在周末约过你吧?

“哎,杜亦然读文科已经很奇怪了,程美丽那样的成绩也能进(A)班,就更奇怪了,你说这两者有没有什么关系?”

“有个屁关系,你的小脑袋整天琢磨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平日里还算文静温柔一派云淡风轻,竟也有不淡定爆粗口的时候。

蕾蕾被我这么一呛倒是乐了,“陌啊,你心里其实很不舒服吧,干嘛摆出一副‘我很好’的死样子,哼,跟我们几个死党你还装,真心没把我们当朋友啊,”说着,手抚上心口,作心碎欲绝状。

“打住,叶蕾,我算怕了你了,你能不能不那么犀利啊。就不允许我扮一次麦兜啊。”

“不行,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赵陌陌,我命令你立刻马上给我变回来。”

拥有这么一群思想高深莫测,情绪百转千回,喜怒哀乐演绎在脸上的好朋友,我感到格外温暖,我相信,杜亦然在我心里的分量比我预想得要轻得多,所有关于杜亦然的消息总有一天会成为我耳中名副其实的新闻。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