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宁来负相忘 -> “恋人”未满
“恋人”未满 (VIP作品) 文 / 心止若水 (粉丝群)

我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像杜亦然那么高傲的人想来不会把我歇斯底里的举动放在心上,自习课不再找我听写应该只是不想和我有接触而已。我的心里有微微的苦涩,他应该也对于那些关于我俩的绯闻有所耳闻,确切的说是有关我单恋他的传闻,我没有对此作出任何澄清以及解释,只任由发展,大概是我内心小小的虚荣作怪吧,不舍隔断和他之间唯一的一丝关系,即使这样的交集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以前那种隔着一张课桌偷偷打量他的日子似乎就这样结束了,我难免有些失落。

事情并不是我眼中所看到的那么明显而简单,某日自习课上的一张纸条让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纸条上的字体我很熟悉,即使我以前只看过他写英文,但是笔锋和神韵是无法改变的,“放学等一下”,我盯着看了许久,没明白是何意,等一下后面可以接很多情形,只能静观其变了,我对自己说。

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学时间,我借故打发了和我形影不离的陶子,班上只剩下值日同学和劳动委员,当然还有一直忐忑不安的我,杜亦然拎着书包跨出教室的刹那有意看了我一眼,我立刻心领神会地收拾好书包,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外走去。我故意走得很慢,差不多是用蜗牛蠕动的速度,眼睛只是聚集在前方十米处的背影上,他走得并不快,仿佛料定我会跟上似的悠哉欣赏路边的风景,天知道连野花都没长的路两旁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我看了看四周没什么熟悉的人影,快步赶到他身边,“杜亦然。”其实我并没想好说点什么,貌似是他找的我,怎么感觉我比较沉不住气。

他好像没体会到我的心急,依旧一派云淡风轻。我开始有点怀疑那张纸条不是写给我的,他看我的那一眼其实只是他环视教室恰好略过我,想到自己可能正在自作多情,我突然尴尬起来,我现在撂跑应该不算丢脸吧,脚步有点踟蹰,身旁的人这次有了反应,“我没讨厌过你。”

“?”我刚刚有问他问题么,杜帅哥没头没脑冒出的一句话令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

不过我很快从杜亦然的话里悟出另外一个意思,相当厚脸皮地接了一句,“那就是喜欢过我咯。”

话一出口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瓜子,赵陌陌,你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赵陌陌,”杜亦然脸上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表情,我第一次知道冰山融化后可以变火山爆发,他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反义词学得很不错嘛,你想象力还可以再丰富点。”

“我语文好是众所周知的。”杜亦然那句似是而非的话令我心情格外愉悦,好似有鲜花在心间怒放,说话又恢复了平时的毫无禁忌。

“哎,问你呢,最近自习课都没见你,是不是和美女有约啊?”发现我调侃人的本事真的可以气死人不偿命,一般越想装作漫不经心表示我心里正在意的要死,我撇了撇嘴。

“••••••”杜亦然送我一个无语的白眼,我眼尖地发现他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相信我此刻的表情分外像吃醋的小媳妇。

我还是不死心地想挖掘出什么,“听说C班有个女生喜欢你,你怎么想的?”

杜帅哥停住了脚步,用他迷死人没商量的桃花眼死盯着我的脸,我在他的目光中被迫投降,“好了好了,我就随便问问,”看出他的反感,我赶紧转移话题,“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杜亦然还是没有交代只言片语,继续优雅漫步。

根据我平日对杜帅哥的观察,我记得他家和我不是一个方向,再这样走下去都要晃到我家门口了。

“你家不是这个方向,”我不得不停下来,“你,”

“我送你回家。”他这回竟然打断了我的话,而且非常彻底堵得我接不下去。

两人继续并行。

我开始在心里各种纠结,送我回家是什么意思,我看看天,这么亮,是怕我一个女孩子家有危险?想来这么早能有什么不安全。送我回家是什么意思,我一向精明无敌的头脑破天荒有点发懵,思前想后还是没能得出合理的解释。

突然灵光一闪,绯闻?

不会是他听信了那个传闻吧?他以为我喜欢他?等等,他以为我喜欢他然后,然后,脑子里问号越来越多,就算他以为我喜欢他那又怎样,他也不可能喜欢上我啊,就我这副样子,除了英语比得过他还有什么可以拿来炫耀的。我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联想,估计这么可笑的传闻不会有人当真,反正杜亦然这么聪明的孩子是不会相信的,这种新闻他早就司空见惯了。

不过这么难得的独处机会我是不是应该趁机澄清一下,也好转变他对我的印象。

“那个,杜,杜亦然,”提到这个问题好像舌头不那么好使了,“(⊙o⊙)…,怎么讲呢,这件事,那个,你听说没?”支吾半天我还是没能讲到点上。

“什么?”杜亦然这回感觉到我的不自然,对我要说的话竟然表现得格外感兴趣,像个好奇宝宝等我的下文。

“咳,”我清了清嗓子,豁出去了,“你不要听信那些传闻,他们说我喜欢你那是因为上次••••••”

“那你还不是听信C班有个女生喜欢我的传闻?”很意外这回他接话如此快,硬生生把我要澄清的话掐断了。

“那不一样。”我被他一堵,忘了刚才正在着急解释来着。

“什么不一样,没听过无风不起浪么。”他似乎在冷笑。

“什么破逻辑,我是当事人难道我还不清楚?”

“哦?那我还是当事人,你要不要听听我的一面之词?”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话多了,偏让我无力反驳。

“••••••你都说了是你的一面之词,你纯粹是胡搅蛮缠!”我说不过的时候就用满口胡言这招。

“赵陌陌,你确定你自习课上的行为不是胡搅蛮缠?”作为一个帅哥怎么能够这么咄咄逼人,我第一次知道15岁的少年演技可以这么好,人前的冷淡漠然原来都是他装出来的。

“••••••”好吧,我的伶牙俐齿在杜亦然面前无所遁形。

我在心里腹谤不止一遍,杜亦然是恶魔。

当局者迷,我俩都没有意识到,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很像斗嘴的小情侣。

想到杜亦然不为人知的一面似乎被我发现,心里涌上丝丝异样情绪,女生眼中那个冷若冰山、酷到令人尖叫的对大帅哥竟然如此毒舌腹黑,我有些抓狂,怎么可以在人前表现得那么清纯无辜,转念一想,他的完美伪装被我揭下了,会不会杀人灭口?我看看四周,还好不是什么小街小巷,谅他再大胆也不敢光天化日对我怎么样,我暗自把天上的神仙念叨了一遍,希望杜亦然变回温顺善良的小白兔,我的小命实在不值得杜帅哥惦记啊。

“杜亦然,我家快到了,你,”我正在寻思如何措辞比较合适,不想让他觉得我是在赶他走。

杜亦然停下了脚步,“赵陌陌。”

“嗯?”我赶忙洗耳恭听,拜托你快点离开这里,待会被我妈看见我俩都要完蛋。

“明天见。”

“啊?(⊙o⊙)哦,”明天要上课当然会见了,杜帅哥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讲废话了。

不过等到第二天放学我才明白过来那个“明天见”原来是指•••••

放学后,我和杜亦然相对无言,并行走在回我家的小路上。

在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情形上演一个礼拜之后的某个午后,我终于回过神来,我俩这算什么?约会?不对啊,我们并排走的时候起码隔着两个人的距离,被人误以为不认识都有可能。他送我回家是要保护我?我家附近最近没听说有打劫团伙出没,再说,他跟我差不多高,保护我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很伟大的决定,放学后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尽管十分享受和帅哥共处的小时光,哪怕杜帅哥惜字如金,只是静静听着耳畔的风声也会令短短15分钟变得格外弥足珍贵。摊开来说的结果会如何无法预料,或许杜帅哥从此避我如蛇蝎,或许杜帅哥想要坦露什么惊天秘密,或许他会将我的自作多情耻笑一番,或许••••••或许杜帅哥依旧摆着他的招牌扑克脸不发一言。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调整我的心里素质,作了万全准备,猜测了不下十个版本的真相,到底哪一个才是杜亦然心中所想,答案即将揭晓。

放学路上,我今天小心机地靠近他一点走,稍稍偏头,这样的角度可以欣赏到他无懈可击的侧脸,果然是上天完美的杰作啊,我在心里惊艳了一把。

还是赶紧切入正题吧,“杜亦然,你放学怎么不打篮球了?”我自认为这个话题可以很好地抛砖引玉。

“不想打。”

这倒是个好理由,接下来问点什么,我有些鄙视自己,赵陌陌,你就不能问点有水准的?

“呃,那个,杜亦然,”算了,豁出去了,直接入正题,来个爽快的,“你干嘛每天送我回家?”

说完这话脸有点烫,我看某人的侧脸好像比平时气色要好很多,他也脸红?

“••••••”某人沉默中,他该不是在害羞吧,难道,期待啊,杜亦然要向我表白?哈哈,我发现自己的脸皮比城墙还厚,不带这么做白日梦的。

这时候选择沉默应该是明智的,我等待,等待,就不信他还能装聋作哑下去。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就在我快要放弃真想的时候,杜帅哥开口了:“赵陌陌,你想知道什么?”

啊?怎么是疑问句?好你个杜亦然,跟我玩太极啊。

“喂,好像是我先问你的。”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别逼我。

“哦?你问了什么?”该死,敢跟我装。

“我,我,”我提醒自己保持形象,“咱俩不同路,你每天走这条路很奇怪耶。”

“路本来就是给人走的,这路是你家的?”

“这是我家的方向,你走这算怎么回事?”

“我碍着你了?这马路这么宽。”

“我,你,你顶着冰山脸在我眼前晃得我心烦!”我发现这人挑衅的本事真不是盖的。

“呵呵,”冰山脸上划开一道笑容,杜亦然扬起了嘴角,唇边溢出明媚的笑意,我从未没见过他如此灿烂如花的笑颜,“赵陌陌,你真是个傻瓜。”

(⊙o⊙)…傻瓜是什么意思?我被突如其来的阳光气息打败了,总觉得这两个字从他好看的嘴唇里飘出来竟变得格外动听,似瞋骂,似玩笑,似敲进我心底。

傻瓜,赵陌陌是傻瓜。

我第一次觉得傻瓜是个好听的称呼,15岁的女孩或许根本不能理解,这一句傻瓜意味着什么?在成人以后的多少个不眠夜里,每每想起这两个字,我寂寞凄清的心房都仿佛被幸福溢满,不住勾勒出一个俊朗清晰的身影。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