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言情 -> 长安未歇 -> 1,陌路棺里暗乾坤3
1,陌路棺里暗乾坤3 文 / 灵犀无翼 (粉丝群)

“哟,鹿郎,这边请!”阿满见了常客,满面堆笑。

鹿昀随他入内,道:“今日可有什么好戏可看?阿愿小娘子可有表演?”

阿满面色一暗,转又笑道:“咱们最新的一出,叫做反手弓,这可是京中独一份儿的呢!至于阿愿小娘子……这几日抱恙在身,不便出演。”

鹿昀颔首落座,却觉一道清朗目光笼着他。凝神一看,见楼上雅座里,正有人对他隔窗招袖。鹿昀忙招招手,举步上楼。

“梁郎,毕郎。”“七日不见,鹿郎一向可好?”

三人相视一笑,鹿昀忽听得脑后珠玉琅琅,转头一看,但见一弱冠男子正从帘后转出。这人生得高大魁梧,宽额丰颐,让人只觉伟丽俊洒,可若单看他的眼睛,又会觉得那眼角有一股子天然的媚意满满地溢出来,让人疑心他是位女子。

他微微一笑,问:“这位郎君一表人才,还不快引见引见。”

他口中香气幽淡,鹿昀眸心一闪,不待引见,便恭恭敬敬地作了个长揖:“小民见过高尚书。”

这人微微一愕,继而大笑道:“梁郎、陈郎的朋友,果然不凡。”转又请回了礼,谦然笑问:“敢问鹿郎如何得知我的身份?”

鹿昀微笑道:“鸡舌香香气至贵,高尚书气度华赡,再是相宜不过。”藏在心底没说的话却是——全城中再无一人如他风流,他自然需要时时保持口中的芳洁之气。

几人归座闲聊,鹿昀一点也不局促,高澄也对他越看越满意,推心置腹道:“我大魏啊,一直沿用当年灵太后定下的停年格。其实,在澄看来,这根本就是个混账法子,选拔官吏怎么能单靠论资排辈呢?”

父母早亡的鹿昀自十岁起便独自经营米行,将生意做得颇有声色,不过自古以来,从商便被视为贱业,如今高澄对他彬雅有礼,像寻常人一样以名自称,倒让鹿昀有些意外。

鹿昀听他说起吏治之弊,不由对他心生敬意。

当年,大魏政局不稳,宣武帝驾崩后,灵太后作为孝明帝生母垂帘听政。孝昌年间,为了解决官位少应选者多的矛盾,吏部尚书崔亮便奏请以“不问才能,授官一律依年资分先后”的“停年格”来作为选官制度。这么做自然有好处,可若只按年资用人,吏治也会更加败坏。高澄因此早就决心改革吏治,打算唯才是用。

不过,他所说的“才”,还包括辩才。

这时,他们跟南边的梁国往来密切,互称唇齿之邦,也常设下辩局,要在这上头扬扬国威。梁冠延与陈劭两人,觉得自己正是这位高尚书所需的英辩之士,赶紧入京来应征,不过才几日,便凭借出众的辩才,一跃成为尚书门客,恩隆备至。

“澄听说绘声馆里有百闻难得一见的‘反手弓’表演,今日正好有空,便想过来看看。”高澄笑道。

说话间,突听得珠帘“哗”一声响,有人嘟囔道:“阿干,什么时候才演反手弓啊?”

声音惫懒不耐,鹿昀忙起身敬候。高澄笑道:“鹿郎不妨猜猜,这是我的哪位弟弟?”

鹿昀见此人长得憨头方脑的,正是那个传说中“高家唯一长得不好看的儿子”,排行第二。鹿昀心里很亮堂,口中却含糊带过。高澄不以为意,攀着高洋的肩膊,轻笑道:“阿奴,你睡醒了?别急啊,快了!”【注3】

“不是说还有个姊姊表演口戏么?”

“嗯,一会儿便请她来给洋儿表演,如何?”

鹿昀想起先前阿满有些闪烁其词,不禁心下生疑,只没出声。鹿昀当然没想到,接下来的反手弓竟是由秦渊表演的。楼下掌声如潮,灯光映在秦渊身上,在他巍然侧影里添了些秀润风神。

“这个秦郎还有这等手艺?真是叹为观止!”高澄临窗而望,点点头。先前,梁冠延还说他认识的秦郎虽貌不惊人,却很有才学,没想到他还文武皆通,高澄已打定主意要将他收在门下。

梁冠延读懂他的心意,忙去为他张罗。秦渊退场后忙径直上楼,正好与一个低着帽檐躬身奉酪的青衣小厮擦身而过。

秦渊耳力好,嗅觉也不差,心里猛地咯噔一声:绘声馆从不管宾客的吃食,吃食应该都是隔壁醉霄楼送来的,现下又哪来的生肉气?他心里一紧,但见那日志在学测字的少年,抓过酪盏就往口里灌。

惊变陡生!

秦渊瞥见那小厮袖间白刃一闪,惶急间不及多想,已合身扑了过去,擒住那小厮。

“恶少,你可认得我?”那人被秦渊箍住,动弹不得,只得啐了一声,极力甩开他的卷檐虚帽。

“是你?”高澄斜剜他一眼,眼神阴厉。

秦渊估计这俊美郎君作过恶,不禁心下生厌,那人却已无心挣扎,汹汹骂道:“你,强夺我爱妻;你,你给你大兄出这馊……”

“张大牛!你不过是个操刀卖肉的,也配消受此等美人!这还怪得我了?”高洋蓦地跋扈起来,跳脚喝骂,再也不见一贯的憨傻姿态。

秦渊心内不齿,手上力道松了一松,正要为张大牛求情,却听得那人悲啸一声:“还有没有王法!你们还在什么麟趾阁议定新制?我呸!你们也配?!你们都给我记住,苍天有眼,报应不爽!”【注4】

秦渊倏然明白过来,“借刀杀人”四字闪过脑海,他完全卸下了臂力,余光却瞥见那人嘴角流下一缕鲜血。

为时已晚!

“张大牛,张大牛!”秦渊拼力晃他身子,拍他脸颊,他却纹丝不动,睁大了眼死不瞑目。

张大牛咬舌自尽,秦渊又悲又怒,抬首时正对上高澄眼里的锐芒。不过,也才一瞬,那目光便转为和悦。高澄盛意拳拳地邀请秦渊为门下客。秦渊忖度着自己实力,将满腔的怒气和杀机收了回去,以才疏学浅为由婉拒了他。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