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频道 -> 微小说 -> 女人,别哭。 -> 女人,别哭。
女人,别哭。 文 / 火焰蓝灵 (粉丝群)

错的不是你们,是命运。

——题记

【一个转身的距离】

“去,把饭烧上去!老子饿了~”男人命令着他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几乎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顾翘着个二郎腿斜赖在沙发上。

女人迟疑了一分钟才挪步走到厨房里。洗衣、做饭,料理这个男人的大小事宜,甚至要忍着痛忘却他曾经背叛过她的事实。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她想要的么?这样的日子,再苦、也是她自己选择的,怪不得别人。

连她自己都说不出当初为何要那样冲动,离开家,与这个之后给了她万般苦难的男人私奔。当初真是鬼迷了心窍!她悔不当初。只可惜,这世上唯一没有“后悔药”卖;再后悔,她也是两个娃的妈了。特别难熬的时候,想想两个娃如果没有妈妈的可怜处境,她便不再想着要“逃走”的事情了。

虽说她只有初中的文化水平,却不至于非要去背沙子过活。而且,她早已从乡下来到了城里。扫大街,摆小摊,卖早点她都干过,只不过最近听说家政服务人员赚的钱相对稳定一些,于是便放下所谓的“面子”,到了一个人家里做事。一个月四百,虽不多,却不用再一天到晚面对着那个她现在一看到就想哭的男人。

儿子在读大学,女儿已经在城里做事了,只要自己赚点钱攒攒,养老还是不怕的。她想着那可能会有一些美好的未来,便觉得含了一块糖在嘴里似的。

“去,再给老子买瓶酒来!”当她把烧好的晚饭端上桌,他又立刻下达了新的命令,好像她并不是与他共过患难的妻子,而是他免费领来的佣人,不带一点感情地命令她做任何事。

喝喝喝,喝死你最好!女人在心里暗骂道,嘴上却说不出一句。

“磨磨蹭蹭干什么?找打啊!”男人威吓道,拾起一只拖鞋就向女人抛了过去。

还好女人躲闪得快,鞋子只是砸到了她身后的墙上。她忍着即将要落下的泪跑了出去。

也许她这一跑,再也不会回来了吧。男人这样想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化验单。

上面写着好不真切的四个字:胃癌晚期。

【希望之光】

像男子一样坚强的女子,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她了。只是听她老公唤她“雪子”,我叫她“雪子阿姨”。我不是她的外甥女,我只是跟她的两个女儿玩得投缘,才从她女儿们的口里得知了她的故事。

雪子阿姨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是个急脾气,据她的小女儿透露,脾气什么的都是像到了雪子阿姨的父亲。什么都早。出生早、学步早、读书早、工作早,结婚生子都早。

当然,这一切的“早”也并非是雪子阿姨想要的,只是那命运就似一根绳索,拉着她往前、再往前,还未来得及看青春是个什么形状,她就已经是两个女儿的娘了。而且是两个脑瘫患儿的娘。

一看到孩子是有这种病的,男人接受不了,便和雪子阿姨离了婚。

曾经再怎么风花雪月,再怎么海誓山盟,到头来还是她一个人品尝最终的苦果。

脑瘫是不治之症,是会毁了一个人一辈子的恶魔,不知道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让她的骨血受这种磨难。雪子阿姨不觉得自己苦,只是觉得苦了两个原本可以健健康康的女儿。

虽是不治之症,雪子阿姨还是不想放弃一丝可以燃起的希望。做苦力、卖血,能赚多少赚多少。凑够了钱便一个人拖着两个女儿到各大儿童医院去询问,双休日则带着两个女儿在附近的福利院帮女儿锻炼身体机能。

也有想要放弃的时候。雪子阿姨的大女儿叹了口气跟我说道。

就是因为是早产儿,才得了脑瘫;也是因为是早产儿,身体不是一点点差。三天两头感冒是常有的事情,天气一变,她们也会莫名发起高烧。

一发烧,之前的锻炼就会前功尽弃。进步就如同登山那么难,退步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倾倒那样轻而易举。

所以真真有绝望的时候,想在家开煤气与她们一同死去,还想过先给她们吃安眠药,再自己吃。讲到这里,娟娟(雪子阿姨的大女儿)几乎要落下泪来。

但那些绝望的行动还是迟迟没有做的。她们的生命是她给的没有错,但难道还有剥夺她们生存下来的权利么?看着她们稚嫩懵懂的笑脸,雪子阿姨终究狠不下心啊!

只有白天一个人带着她们坚持锻炼,靠卖杂货为生。再难,路也要走下去。只不过在深夜里,雯雯(雪子阿姨的小女儿)听见过母亲那抱着棉被声声低沉的哭声。

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在见到彩虹时觉得美好吧。雪子阿姨能坚持到现在不放弃,我想,她心里一定有一束光在,一束名为“希望”的光。

【无名氏】

人都应该有姓名的吧?除了那些武侠小说里的大侠隐姓埋名,我想不到现实里会有人真的没有名字。直到我认识了她,一个真的没有名字的女人。

“你没有姓名,我该如何喊你?”

“那你就叫我魏大娘吧,我老公姓魏。”

她抬眸冲我微微一笑,此时我才看清了她的长相与她已经有些发白的发丝。

“这样,我就叫你大妈吧!这样叫着亲切~”我微笑着说。

“诶!”她应了一声便去厨房做菜了。

我以为我跟她之间不会有多大的交集,除了雇佣关系。到最后,我发现是我错了。在一个星期见六天的频率下,她渐渐成为了我有点依赖的对象。不开心时总爱听她用她家乡的方言说上几个小故事,哪怕是几句我听不太懂的话,亦觉得是温暖的。

在她做工的一年后,我才听到了她自己的身世故事,里面就包括了她为什么会没有姓名问题的答案。

原来她是被亲身爹娘送人的,送得也不远,就在同一个村盘里。只是,就是因为那样,她连名字都还没有的时候,就被另外一家人给抱走了。从此她的命运仿佛水车一般,都是在为别人服务,委屈求全地活在一个跟她毫无血缘的人家里。生生就是一个中国版《哈利波特》。说她是哈利,也不完全是,最起码她的亲爹娘还在世。

后来因为那家人又添了个亲生的娃,便把她视为了下人。她还是六岁之时,就要抱着一大盆的衣服去河边洗了,洗不干净,回去便会被家里那个“奶奶”用棍子打。之后她再长大一些,做饭、搞卫生、捉鱼捉虾,耕田,都会叫她去做。她跟我苦笑说:“我就是他们当男孩子一般养大的。”

呵,当男孩子么?我看,是当奴隶还差不多。我心里暗暗想着,嘴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后来终于在亲戚的帮助下给她谋了一个好人家嫁了,那男人身体结实,长得也不错,她便答应了。

可没想到……那男人竟是一个会喝酒、会赌钱,会去花别的女人的坏男人。

“那你就没想过要跟他提出离婚么?”我愤愤不平地问。

“离个什么劲,孩子都有了,他们离了我可怎么办哟!”魏大娘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巾擦着不小心流下的泪水。

“以后你打算怎么过?”我继续问她。

“多赚点,靠这些养老,不靠他们。”她叹了口气说道。

也许大妈说得对,凡事还是要靠自己,靠别人永远是那天空中的一片浮云,没有定数的。

【女人,别哭。】

三个不同女人的故事,三种不一样苦命的人生。女人,别哭;别为那些不值得你哭的人哭泣,也别为经历眼前的困苦所沮丧。风雨终会过去,人生路终会走到尽头,这些有泪有温暖的故事终会代代相传,变成你我的“宝藏”。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