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保定府的那些事儿 -> 第七节 光园阴谋(一)
第七节 光园阴谋(一) (VIP作品) 文 / 毕东坡 (粉丝群)

如今的夏小草已经成了池桐的女人,池桐抱着她的时候不住地保证道:“小草,我很快就准备好了,迎你进池家!”无依无靠的夏小草如今遇到了真正爱自己的男人能不感动吗?她将自己的一切都塞到了池桐的怀抱中,梦里都是和池桐拜堂成亲的画面,她多么希望自己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再也不用这么登台卖唱,还得忍着那些流氓观众的非礼,“戏子”这个称呼是她内心深深的痛。

满心装着幸福,夏小草知道自己很快便能脱离苦海,就当这次堂会是“谢幕演出”了。而何俊早就准备好了,他请来了保定府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起观看,“老马号”的当家人池桐也在邀请的名单里,楼持玉就等着这样的好戏尽快开场,他的计谋由此开始。

堂会仿佛很顺利,老调戏班子演出也都很开心。何俊没有特别明显的举动,只是日复一日地给夏小草送花篮,而且送的都是最大的,舍得下血本。经过楼持玉初步介绍,还有堂会期间的认真观察,何俊发觉这个夏小草果然俊美异常,这颗“小草”胜过他之前品尝的那些所谓的“灵芝”!

堂会进行到第六天,何俊主动要求请夏小草单独吃饭,班主韩大仓知道这个何俊得罪不起,劝夏小草忍一忍给戏班子一个面子。夏小草没有办法赴约了,吃饭的地点就在光园,大大的大套间里就何俊他们二人进餐,吃着烫烫的饭菜夏小草都觉得冷。

“小草,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今晚你就别走了,我何俊绝不亏待你,你就做我保定府的夫人吧!这光园有一半的房产都给你!”何俊多喝了几杯,迫不及待地向夏小草表白着。

夏小草吓得赶紧站起,她想逃脱。久经“沙场”的何俊且能让到嘴边上的肥肉跑了?他上去就强行搂抱、拖拽,计划将夏小草推到套间里的大床上将其“阵法”。又惊又惧的夏小草除了求饶和惊叫之外没有任何的有效解决方案,她还有一个顾忌就是肚子里的孩子,这个消息池桐并不知道,她本想在堂会结束之后再告诉池桐,没想到现在竟然掉进了何俊这个色狼的嘴里。

“怎么办?池桐啊,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对你的爱,我也不能受此侮辱!”想到这里,夏小草便做好了自杀的准备。她四下打量,寻找利器或者可以暂时防身的物品,而何俊这个时候已经对她上下其手,满足于非礼的快感中。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四个黑衣人破门而入,他们个个都是练家子,两个把门,另外两个快速地冲过来踢翻了何俊,将夏小草架着就往外跑。何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气急败坏的他爬到卧室的床头柜边,拉开抽屉取出手枪鸣枪示警,楼上楼下的保卫人员都拿着枪支四下搜索。夏小草快速地跟着这四个黑衣人跑了出去,后面两个黑衣人掩护他们逃跑,与光园里何俊的手下发生枪战,当下一名黑衣人被打死,另外一名黑衣人被打瘸了腿抓住。

何俊气呼呼地连夜审讯这名受伤的黑衣人,北洋军警知道这是督军小舅子的私事儿,面子上来光园转了一圈就回去了,不仅不抓人、不询问,还客气地说:“请转告何爷,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尽管吩咐!”“黑衣人”重刑之下招供,他说自己叫“夏人杰”,沧州人,曾是义和团的成员,受“老马号”东家池桐委托来光园救人,池桐给他们好处费每人1000大洋。

夏人杰招供画押后,被关押在光园内的空屋内,何俊还命人给他上了药疗伤,这不是因为何俊心肠软,是因为义和团曾是何家的大恩人,当年在乱刀之下救过何俊父母的命,何俊对此牢记在心,只要说是跟“义和团”沾边的人和事,他都会礼让三分。对夏人杰能礼让,对池桐就不行了,想他姐夫那是堂堂的直隶督军张锡銮,袁世凯的把兄弟!在直隶这一亩三分地,哪个敢跟何俊抢女人?池桐本人何俊见过不是一次了,他眼里的池桐文质彬彬、书呆子气很浓,根本就不像个商人,也不像个爷们!这样的“孬种”还敢雇人冲进光园抢人,这且不是在他这老虎屁股上拔毛玩儿嘛!何俊把牙一咬,“来人!给我把军警队长曹麻子喊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