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保定府的那些事儿 -> 第十二节 狗急跳墙
第十二节 狗急跳墙 (VIP作品) 文 / 毕东坡 (粉丝群)

池家怎么能不抓住这样发展生意的好时机呢,况且曹锟与池家都算是老相识,当年16岁的曹锟就跟着池庄老爷子学着做布匹生意,无奈曹锟贪玩不用心,最终把本钱赔了进去,生意失败的曹锟才选择了参军,由此开始慢慢地发达。曹锟不忘当年池庄老爷子对他的照顾,既然现在又是直隶省的军政一把手,他便将许多商业上的机会赏给了“池记”,池桐知道曹锟当年经商失败心生遗憾,所以便投其所好在“老马号”核心位置开了一家大布庄,命名为“曹记”,对外就说“是当年曹锟督军投资经营的”、“如今生意这么兴隆都是曹督军经营有方”、“曹督军不仅治军有方而且很有商业头脑”等等,类似的信息传到曹锟耳朵里,曹锟满意地哈哈大笑,天知地知神仙知,有权能使假变真,人生之快意莫过于此。

看着“池记”无比兴隆,听着伙计和顾客们谈论着夏小草,“您算是来对了!这是我们老板娘特意吩咐要打折的,她说啊这个年景孩子们容易得感冒,家里来抓药的时候就给点优惠,穷人家的就不要钱了!”“这新老板娘真是不错啊,听说是咱穷苦人出身呢!比原来那个仁义多了,善人有好报……”原本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只要她往这儿一站,哪个敢不乖乖地让路,哪个不是恭恭敬敬地呢?现在,鄂清照本人就在他们跟前,这些人愣是没看出来,人都是势利眼,谁能想到眼前这个穿着旧衣服的“村姑”竟然是原来不可一世的鄂清照呢?

无限伤心之下,鄂清照悻然离去,回到了她寄居的小巷子中。楼持玉今天手气有些不好,赌输了不少钱,回来竟然没看见鄂清照,他就憋着火气躺着睡下。鄂清照开门进来之后,楼持玉从炕上起来揪着她的头发就打,“骚货!跑哪儿会野汉子去了?说!告诉你别出去,别处去,不和大爷说一声就出去,说!到哪儿去了!我今天打死你……”鄂清照的眼泪已经哭干,现在她非常麻木,连声喊疼都没有,让楼持玉打得好没兴致。楼持玉看着满脸都是耳光印的鄂清照,一时间又淫心大发,撕开她的衣服就推在了炕上……鄂清照就像死猪一样任由楼持玉蹂躏,她没有了往常的热烈回应,更没有爱呀、离不开你呀、好呀、舒服呀之类的肉欲表白,和死人一样。

楼持玉非常无趣地收兵回营,愤愤地说道:“你怎么了?被人**了?怎么这幅德行了?真没劲!”鄂清照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慢慢地将衣裤整理了整理,窝在墙角的被褥上靠着。“钱不多了,咱们。以后怎么过呢?这样不行,你想想办法,回去问池桐要钱来!不,不,不,别问池桐要,你不是有四个儿子的吗?一个儿子5000块,这就是20000块!我可告诉你,你不问你的儿子们要钱也可以,我去!大爷我去就不是这个价钱了,我看他池桐担不担心自己的儿子!”鄂清照听到楼持玉要威胁到自己的儿子们,她一惊地从炕上坐了起来,“你想干什么?你敢动我的儿子们,我就跟你拼了!”楼持玉哼了一声,慢悠悠地走过来,他用两个手指拖着鄂清照的下巴颏说道:“你?哼!废物!烂货!”

甩下一堆脏话之后,楼持玉从钱箱子里拿出钱来掂量了掂量,推门出去,按照他的习惯,这不是喝花酒就是赌钱去了。楼持玉下炕关上了屋子的门,她一转身便跪在了地上,“菩萨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我做了孽还怎么有脸见我的儿子们?我这样的人真是该死!我做的孽我一人解决,我不允许有人伤害我的儿子!谁也不能!”她满眼凶光四射,最终落在了炕沿边儿上的针线小簸箩里的一把剪刀上。

半夜时分,楼持玉摇摇晃晃地开门回来,心情好像不错,他还往桌子上放了一个袋子,对楼持玉说道:“哎,这是3个猪蹄儿,明天你热热吃吧……”说着他就低着头脱衣服上炕,早就准备好的楼持玉举着剪刀就刺,不巧的是剪刀刺在了衣服上,划了他一个大口子,没扎到身体里。楼持玉“哎哟”一声赶紧躲开,他转身站定,大喝一声,“**,你敢行刺大爷我?找死!”略微有些醉的楼持玉直接就扑到了鄂清照身上,鄂清照从小就是锦衣玉食里泡大的娇弱女子,身上能有什么力气呢,平日里连只鸡都没杀过,她哪有杀人的本事,被楼持玉这么一叫一喝一扑吓得浑身都软了。楼持玉掐住鄂清照的脖子就不放手了,一边骂着一边掐着,直到他感觉鄂清照不动了为止。

感觉到自己“杀人”了,楼持玉顿时酒醒了三分,他用手指探了探鄂清照的鼻息,确认她真死了,楼持玉一下子瘫在了炕上。过了一阵子,他扶着墙警觉地看着门外,听着巷子里的动静,他怕别人听见他们屋子里的动静。确认没什么人后,楼持玉在地下转了两圈,他计上心来,用毯子包住鄂清照,慢慢地打开屋门,扛着她就往乱坟岗奔。

感谢那个年月没有什么夜生活,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他扛着鄂清照在飞奔,真像是采花贼偷盗走迷晕的少女一般。天气刚入深秋,夜风稍微有些凉,不停地迎面出来,街道上店铺的布幡迎风飘摆、哗啦哗啦作响,这在平时无非就是很正常的街景而已。可是,在今晚对于楼持玉就像是阴风阵阵,他浑身是汗,害怕刚死的鄂清照阴魂还没走远,可能会趁他不注意十个长长的手指朝他后脑勺抓来……楼持玉越想越怕,但还是给自己壮了壮胆子,把毯子往紧里揪了揪,继续往前跑。快到乱坟岗的时候,楼持玉仿佛看见眼前全是飘荡的鬼魂,鬼火星星点点十分诡异,鬼火和鬼魂还在跳着最流行的大上海交谊舞,他不敢抬头看,尽量近地靠近乱坟岗,他感觉到鄂清照居然越来越沉了,怎么就这么重呢?当初,趁着池桐入狱的空挡大着胆子将她抱起来放到炕上时,是那么的轻,就像抱着一件貂皮大衣一样,现在怎么就这么沉呢?怪不得老话都说“死沉死沉的”呢,死了就变沉了!想到这里,楼持玉匆匆看了看地形便把鄂清照放到了地上,还连连说道:“东家,鄂奶奶,你,你,别怪我啊!别怪我!走好,走好……别来找我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菩萨保佑我,保佑我……”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