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临行,彼特的请求
临行,彼特的请求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第十八章

玛索只是简单的记得,在以往很小的时候,每当要举行烛火狂欢夜的当晚,总会有一些特制的意外礼物被寄到家里,而这些礼品的署名无一例外,只是一个简单的字母“w”,有一次,玛索问起祖母到底是谁送来的礼物,祖母的回答却只是数度哽咽。

直到有一天,她透过门缝看到了一场激烈的争吵,那时她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个干瘦高挑,拥有金色长发,蓝色眼睛,精神矍铄的老太太正是每年送来礼物的神秘人。

在争吵中,家族长老一度提及一个叫做“托德”的魔族后裔,而神秘老人却是早些年就与玛索家断绝了来往。而这次回来,也只是因为自己的私人原因前来交换家族遗留的驯兽图谱以及藏地玄关兽的封印钥匙,只是因为曾祖父强烈反对的态度,一度让神秘老者愤怒不已,最后破门而出,再也不曾回来。

而后玛索又发现年迈的祖母总是望着手里一张微小的相片,呆呆地出神半天,她确信那个照片上曾经美丽的金发女子就是公熊彼特所说的科斯嘉特,也许她只是换了一个名字,因为她总是听祖父骄傲又隐晦的提起,一个在家族史上如何杰出的大师级驯兽的天纵奇才,杜莎.艾嘉。

公熊彼特站了起来,高大的背影挡住了照射进来的光线,鸟叫声渐渐的由远及近,看着逐渐被月光所笼罩的树洞,彼特指着怀里的孩子突然对玛索以及其他三人说道。

“这个孩子交给你了,请你照顾好他,我的内人很疼爱这个孩子,我怕我们已经没能力照顾她了,魔都承诺的极限已经到了,如果再交不出他们所要的东西,我们即将面临灭族的危机,只是我这可怜的孩子。。。”彼特没有说下去,而是哽咽了起来。

“他们在寻找什么,如果能找到不就没事了!”在一旁的玛索看着难过的彼特,忍不住插嘴道。

“关于这件事,你们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东西应该对魔都非比寻常,即使我找到了,我也会将它毁灭,而不会把它交给魔都这群嗜血的恶魔”公熊彼特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坚毅和决绝。

刚说完,熊爸爸的肩膀就开始耸动起来,四个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他们能听到豆大的眼泪打在枯叶上所发出的清脆的碰撞声,他们确信那不是错觉,彼特俯低了身子,用它那粗大的手掌不断抚摸摩挲着陷入甜蜜梦乡的小家伙。

“只是可怜了这个小家伙,从小就会失去父亲和母亲。”

公熊彼特做着最后的告别,即使是要赴死,也难以舍弃自己的孩子,这就是深藏不露的父爱。在场包括小四在内四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自己的父亲,玛索的父亲是一个贵气味道十分的金发绅士,他总会满足玛索的各种淘气要求,而多罗的父亲是一个喜欢开玩笑、讲故事、表演魔法逗小多罗开心的父亲,至于艾伦的父亲则喜欢喝酒,粗声粗气地说话,他总是红着脸和艾伦称兄道弟,教会了艾伦男子汉的气概。

而小四的父亲呢,小四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微笑的侧影,那是很遥远的记忆,小四曾无数次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母亲似乎有意躲避着这样的问题,小四知道母亲肯定深爱着父亲,他自始至终理解母亲,觉得父亲的离开必然有必须离开的理由,小四心中坚信地认为他的父亲对他的爱不会比别人少,他一直这样坚信着,所以这些年来,他未曾打消寻找的念头。

“快带他走吧!”

公熊彼特说完最后一句话,挥动手掌让众人离开,他落寞的背影仿佛永远定格在了大桶树幽暗的洞穴前,四个人都不同程度的感到了心酸,至于小四却是对于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变得更加的热切,他相信他的父亲一定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他。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