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发现,悲催的苦力
发现,悲催的苦力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第七十四章

见小四过来,小鼠似乎一下想到什么,突突突的爬上了小四的肩膀,然后指着一个方向,然后让小四试着往那个地方走一步,小四却是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照着小鼠的指挥前进,只走了一步,小四却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自觉的如穿过时空隧道般,一下就走出去一段距离,再回头看,却是发现原来站立的地方几乎已经看不到了。

“这”小四和老头同时瞪大了珠子,张大了嘴,说不出话,缩地成寸,这种高深的移动方法,竟然就这么简单的实现了。

只是小四却是知道,这一次看似简单的瞬移,却是不那么简单,首先第一点,就是自己感到十分的反胃,而且刚才似乎有不少树枝如鞭子一般打在自己身体,第二点自己的能量竟然凭空消失了大半,看来瞬移所使用的能量是属于自己的,而且比一般的能量消耗还要巨大,同时小四发现瞬移的距离又是十分的有限,第三,就是这突然的瞬移,似乎让小四摸到了感受到了这种移动方式的能量传递方式,不过却还是很模糊。

小鼠却是不考虑小四的感受,连连瞬移,差点让小四能量耗尽,等小四停下的时候,头发已经被吹在一边,脸色十分惨白,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原来还能凑合的衣服,现在却是东一块西一条,变得十分的零碎,穿没穿已经看不出区别了。

“你”正当小四要发火的时候,却是发现,小鼠指着眼前的一大片沼泽,似乎比比划划说道:你看,符石就在这片沼泽里,我也不知道它去哪了,那时候只是随便一扔。

小四却是一脸的暴汗,“这,是要我自己找嘛”小四有点欲哭无泪,望着眼前开阔的沼泽地,却是让小四一阵昏厥。

而刚才还在小四肩膀上的小鼠,却是一个跳跃,找了一块阴凉地,扇着一片小叶子,舒服地躺在一撮小蕨草下睡了起来,同时用小手朝小四的方向招了招,似乎在说,请随意,找到了再叫醒我。

小四却是一脸的苦涩瘫倒在地上,“这是要坑死我嘛!”

就这样为了能够尽快通过试炼,小四起早贪黑,以大开荒的精神在辽阔的沼泽地上保持了一天不间断的艰苦卓绝的劳动,最终在一声惊呼中,终于找到那颗手指粗细的青色符石。

小鼠却是打着哈欠醒来,瞟了小四一眼,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望了他一眼,却是已经忘了是谁把小四害得如此悲催。

望着小四身上青一块,白一块,红一块,紫一块,淤青,泥痕,甚至是被虫子咬出的肿块,以及对付泥鳄所留下的博斗的痕迹,老头却是叹了一口气,又说起了不久以前的那句话“虎落平原被鼠欺啊”似乎颇为感概。

在找到符石之后,小四躺了半天才逐渐恢复知觉,然后又一头跌进了梦乡,小四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朦朦胧胧,附近的山林也变得十分地灰暗,而且天空隐隐有下雨的迹象,但是自己的肚子却是在这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只是紧接着又是一阵长短不一的咕噜声,小四还以为出现幻觉了,低头看去,却是发现流星鼠小弟正趴在自己的腿上,一脸无力,营养不良得望着小四,似乎这几天它就是在等小四的这道烤鱼大餐了。

“真不知道它是怎么活下来的”小四却在心里升起了这个念头,同时一脸无奈,这时候也生不起气来,只能微笑着将小鼠放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开始寻找过夜的山洞,顺便做一顿美味的烤鱼大餐。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天边隐隐闪现出了一丝雷鸣,雨水落在干枯的草地上,一股清新的泥土味袭来,小四却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小鼠也在小四的背上连连打着瞌睡,似乎还没睡够。

温暖的洞穴里,小四侧躺在铺着干草的洞穴的石壁之上,而小鼠在饱餐完最后一条肥鱼之后,已经团在小四的手臂间呼呼睡了,小鼠看起来似乎很喜欢小四。难道它就一直是这样一个生活在这里吗?

小四这时却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以及,下落不明的同伴,如果是以前,小四一定会在村落中的露风酒馆中,和大家一起在酒馆里狂欢,然后小艾克,罗切,巴特,卡贝加爷爷,以及训练队长,隆贝塔。会在一起跳着十分滑稽的叫土其的舞步,艾玛则吵着要和小四跳舞,而多罗却在一边搞怪,至于艾伦,他一定会叫嚷着,要和村里的大力士托比掰手腕,温馨而又热闹的场面,一场无忧无虑的狂欢,小四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微笑,篝火渐渐变得微弱。

“唉、、、”随着一声叹息,篝火却是燃到了尽头,发出最后一丝火焰,最后熄灭,夜已经十分的深,雨夜也显得特别的清冷,老头似乎也想起了一些难以忘怀的往事。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