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抵达,绝望的死城
抵达,绝望的死城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何为沙漠孤星泪,在老头的历练之中,沙漠孤星也就是沙丘之海的关卡的最后钥匙,而在沙漠孤星泪的地方,同时也存在水源之地,只是蝰拔沙蝎的守护之兽的腹地,万窟洞穴地形极其的复杂多变,没有一个熟悉此地的人带路很可能就会迷失在此地。而壮汉克特曼就是这样一个合适的人选。作为交换,小四会把附近的水源之地指示给他,单靠感知之力是无法寻找到水源之地的,但是加上怪老头的神识查看,却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在起伏的沙丘之中,克特曼以及瘦老头汉克斯在前面带路,沙漠尽管没有季节之分,却是也有着时令的差别,现在正是属于昼短夜长的时节,而且极易引起沙暴,已经有不少老人和孩子因为难以支撑饥渴死在襁褓和帆布制成的行军帐之中。这里的死亡仪式只是任其秃鹰啃食,毕竟不会谁还有力气做着沙葬的仪式。不断在广漠的沙丘中如一条首尾相连的蚕丝带,脆弱的丝带,不停的被崩断,所有人期待着出现水源之地,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中,前行的队伍已经只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少数年轻人、中年人,以及屈指可数的老人,少女和妇人却是被大量的保存的下来,只是为了繁衍生机,保存部族的最后一脉。

前面的干马瘦角骆驼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滑进危机四伏的沙丘,在一大堆青壮年族人的拖拽下,才留下这族中最宝贵的财富。

“现在离旧城遗址还有多远?”顶着烈日,小四向着同行的克特曼问道。

“已经不远了,只是、、、”克特曼看了一眼身后极其疲倦,甚至虚弱到极点,只靠意志在麻木前行的族人。显然是很担心,行进的队伍一停下,会有更多的人的死在路上。

“你真的能找到水源吗?”克鲁特,显然出现了动摇,他不想等待自己族人,只是一场空欢喜的诺言。

“我保证!”小四郑重其事的承诺到,并且用一只拳头贴着自己的心脏部位,这是他在沙漠之丘学到的礼仪。用生命担起的承诺。

“希望如此吧。”克鲁特一说完就闷声赶路,不再说话。克鲁特的身高接近两米,尽管是族里突出强壮的族长。但是却是担负着体力消耗极大的各种责任,在长时间的消耗之下,也难免出现一丝体力不支。

夜色逐渐降临,这个白天十分幸运,没有遇到沙暴,但是族中长老汉克斯以及克特曼的表情却是变得更加沉重。

“有什么问题吗?”小四提出了自己质疑。

“我们必须加快赶路,在天黑前赶到旧城遗址!”克鲁特的口气甚至带着一点颤抖。

不等小四提问,一直走在格鲁特身后的汉克斯长老沙哑的说道“是沙蝎。”

“沙蝎?”小四很疑惑,不就是蝎子嘛。

不等哪些人解释,怪老头就在一旁解释开了

“傻小子,这些人眼中的沙蝎,并不是普通的蝎子,而是一种拥有剧毒而且以人为食物的食人蝎子,这种蝎子体型不大,但是数量却是极多,而且喜欢在夜间出没,所以如果没有在天黑前躲进旧城遗址,极有可能死在这里。想当年我们就遇到过,幸运的是,我们的队伍中正好有一个对毒物极其有研究的驯兽师,利用特殊的药剂才使我们顺利的进入的旧城遗址,但是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窸窸窣窣的一大片沙蝎,却是感到一阵后怕。”

“哦”小四明白了他们口中的可怕。隐约之中,似乎真有一些稀碎的声音在地底深处不断的靠近。

“快走吧,我们就快到旧城遗址了。”克鲁特在一旁打声呼喊着让后面跟随的人大气精神来,同时拍打着仅有的骆驼催促它们也加快行进的步伐。

夜幕降临的极快,四周仿佛没有一丝空气的流动,只有行进的脚步声。一切都安静极了。

原来的温度已经稍稍降了下来,甚至有一丝冷风传来,身上油腻腻,极其疲乏的感觉袭来。小四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这种感觉仿佛是小时候刚听完多贝加爷爷讲完鬼故事的深夜,然后一个人躺在竹床的感觉,尤其是从窗口飘忽而进的一丝似曾相识的冷风。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