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沙暴,意外的流沙
沙暴,意外的流沙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克鲁特在前面带路,两人都十分的虚弱,克鲁特把一块坚硬的类似石头硬馍递了过来

“快吃点吧,还有很长的路要赶。”克鲁特与小四关系明显亲近了不少。

小四略一犹豫,却是没有接过去,而是看了克鲁特一眼,尽管克鲁特看上去极其老成和健壮,而且又是一族之长,但是实际年龄却也只有20几岁,所以小四笑着说道

“克鲁特大哥,我看你应该比我更饿吧。”一句话却是说得克鲁特面红耳赤,克鲁特为了替原先行进的队伍保留仅有的食物,确实是已经好些天没有进食了,由于沙漠上可以食用的东西,极少,所以塔基一族已经养成这种饥一顿饱一顿的习惯。

“没事,我还能撑着。”克鲁特诚恳的将一小块硬膜馍又递了过去,再三推辞下,小四才勉强将一半的硬馍给收了下来,只是当他把硬馍放到嘴里的时候,那种沙土混合的各执难以下咽的感觉才让小四更加深切的体会到生活在这里的艰辛。小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克鲁特大哥,你们这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嘛”克鲁特知道小四的意思。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回答道。

“并不是这样的,在我父亲一辈的讲述中,尽管那时候也是成片的沙漠,干燥的天气,而且也有暴风,和一些极其危险的沙地魔兽,但是却是同样也有过繁荣,有过绿洲,有过通行的商旅,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咎于水源的突然断绝,以及连年的战火和叛乱,一些贵族因为独自拥有治水权,而把普通部族的生命当成最下贱的臣民。所以一系列的动乱导致了除天灾外的人祸。你所看到的旧城遗址也是因为这一系列动乱造成的。”克鲁特一说完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小四的眼前仿佛出现在以前平凡却安逸的生活,绿洲的歇息的商旅,热闹繁华的街道,以及古老恢弘的建筑群,每家每户温馨的画面,舞蹈、热情的部族,篝火以及沙漠中留下的长长的骆驼印记,但是是这一切却是被血与火,被残酷的压榨所取代,部族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奋起的勇士被处以极刑,哀嚎和家庭破碎,饿殍以及渴死的路人,还有那些死在战场上的英魂,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最惨烈加拉的劫难而造成了两败俱伤,人口凋零,城市覆灭的惨痛经历。

小四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听着克鲁特讲自己家乡的故事,也许自己的村落是极其幸运的,但是正如外面的世界,难道都是一样的安逸和幸福嘛,不,在战场归来的双腿残疾的托德大叔的讲述中,外面的世界也是一样的残酷,一样的血腥。

说实话小四很同情克鲁特,但是现在却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伤感之中,小四抬起头正想赶路,却是发现,克鲁特的粗大手臂,挡住了他的去路,而克鲁特的眼睛却是盯着极远处的一股黑色的暗云。

“不好,沙暴,要来了,我们必须做好仿佛措施。”克鲁特呼叫小四赶紧低下身子,在地上挖一个人多深的坑洞,用油布将他们的身子覆盖起来,等待风暴的过去,不然有可能会被吹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小四用感知之力在不远处扫了一下,却是吃惊的发现,黑云的范围几乎笼罩了整片魔鬼沙丘,而且来势极快,小四按照克鲁特的指示,赶紧在地面上一个人多深的坑洞,但是才挖到一般,却是感觉头顶上滑过一些稀碎的沙石,紧接着便是一些刺鼻的尘土。小四还能依稀看到不远处甚至有一些巨大的石块在空中飘舞,如果砸到身体后果不堪设想。

“没办法了,赶紧把身子低下”克鲁特看小四还站在一边发愣,赶紧扑上来把小四压在沙地里,小四只感觉自己的脸颊被灼热的沙石一烫,然后就是大量的沙石涌进嘴巴鼻子甚至是耳朵之中。这种贴在地面的灼热感甚至超过了白天。而一旁的克鲁特显然是习惯了这种情况,用一种最管用的姿态,抵御侵袭而过飓风。大量的尘土在头上一层层的覆盖下来,这种两面夹击的窒息感,使得原本已经须虚弱到极点的小四差点昏阙。

而就在这时,土地竟然出现了轻微的震动,小四以及克鲁特所在地面竟然出现了一丝皲裂,克鲁特正想挪动身子,却是脚下一空,整个人都随着流动的沙子陷了下去,小四刚想伸手去拉他,但是却是由于强大的黑色风暴一个趔趄,也随着克鲁特掉进了流沙堆里,下沉,不断下沉,小四感觉自己的身体如被碾轮压过一般,小四只能把气息凝聚在体表,获得一丝抵消的力量,随着小四身体的降落,克鲁特却是先一步消失了踪影,只怕的生死未卜。小四只能沿着往下滑动的流沙尽量保持清醒的思绪,只是地面世界的黑暗,以及不断下落的流沙,使得小四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所在,仿佛自己成为了沙漠的一份子,终于在一声闷哼中,小四原本被挤压的身体,一松,直接往下悬空的掉落。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