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陷阱,血谭紫枯树
陷阱,血谭紫枯树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白色的手臂透着一丝诡异,在小四的胸前反复摸索,小四半眯着眼睛,显然怪手认为小四还在昏睡当中,所以动作幅度极大。经过反复摸索之后,冰冷的怪手竟然透过小四的衣襟钻到了小四的胸口处,虽然怪手极其的光滑但是却有着一股阴寒之气。

只是让小四诧异的是,怪手的另一端似乎极其的瘦小,似乎连接着其他的所在,就在这时熟睡中的克鲁特在黑暗角落一个翻身,发出的剧烈咳嗦声在空洞的地下宫殿中极其的响亮,怪手受到惊吓,一收缩却是立刻钻出了小四的胸口,小四却是没有迟疑,而是用气息将手掌包裹,然后一把抓住了怪手,怪手的力气极大,而且表面极其光滑,这一拉却是差点把小四也带了出去。

怪手见小四已然醒来,体表突然硬化,朝着小四的身体刺去,小四一个转身,躲过怪手的攻击,一把抽出腰间的黑纹剑,对着怪手的就是一刀,却是不料,怪手如长眼睛一般,又恢复的柔顺异常,躲过了小四的反刃一击,只是小四却是微微一笑。

一小股紫色的火焰从剑体激射出去,在岩洞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正巧打在怪手的骨节处,只听到叮的一声,怪手居然对火焰免疫,没办法,小四只好加大剑气的输入,只是宫殿坍塌之处,手脚受到限制,完全施展不开,如果稍一用力把宫殿弄塌了,怕是要葬身在沙丘之下了。

见小四一击不中,怪手却是没有逗留,而是朝着黑暗处再次收缩而去,速度极快,仿佛另一端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它回退。

小四看了身后的克鲁特一眼,没有贸然的追上去,刚才的一击虽然没有给怪手造成致命的伤口,却是也是抹开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小四用感知之力,就很快追寻到了怪手留下的绿色血液。等克鲁特醒了不迟。

小四一想到,刚才克鲁特醒来时候的剧烈的咳嗽却是感觉一阵不妙,可能流沙的下陷造成了克鲁特一些内伤,再前行恐怕已经是不可能了,小四走到克鲁特的身边,摸着他的额头,却是发现他的脑袋一阵灼热的。

“小家伙,看到刚才的怪手,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如果我所料不错,刚才的手臂却是紫血树的说树枝,这是一种既可以称作植物,又可以看做魔兽的存在,因为他的被限制在一定的区域,靠着吸收动物的心脏血液而存活,如此长得时间,恐怕附近的魔兽应该被他吞噬殆尽了,而且紫血树极易针对,一些身体附有魔能的能量残余的个体,这样才能保持更长时间的身体存活。我看你的朋友身体情况已然极为不妙,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取到一枚紫血果,不过,单从怪手的粗细程度分辨,紫血树的等级阶应该不会低于D类五阶,极有可能是跟巨力荒牛一个级别,主要依靠群体攻击为主,接下来,如何走,就看你自己了”老头在一旁解释完却是没有说话。

“紫血果”小四回头看了克鲁特一眼,一路走来,克鲁特对自己是极其的敬重,把对他当成恩人和朋友。

小四没有犹豫,在确保克鲁特能够坚持到他回来的时候,克鲁特的附近布置了老头教给他的几个简易的阵法。然后就朝着洞窟深处走去,一路走来,洞壁上都或多或少的沾染的紫血树枝的绿色树脂。这些树脂闻上去极其的腥臭,而且依小四推测,宫殿顶上的这些陷进极有可能是血紫树所挖,而大部分历练者死在这里原因也极有可能是这些嗜血的树枝。

小四发现怪手沿途,左弯右绕,透过一些细碎的小洞口,小四只有用剑体把洞口刨大一点,幸亏周围的岩壁极其的松软,但是却又因为干枯长期积压处在十分稳固的结构状态。

大概在走出十里之后,小四却是发现,洞口渐渐变得宽大起来,按照老头的方法,小四尽量把气息隐逸起来,这样回巢的怪手树枝却是忽略了小四的存在,一路穿行,直到紫血树的底部,小四一露出头却是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半悬崖的峭壁上,底下是极大的空间,一颗鬼气森森的巨大树体横亘在地下深处,尽管看不太清,但是依照小四估计,这颗巨树的体积应该旧城遗址的三分之一,要知道,旧城遗址,以前是沙丘之海上最大的城市,在巨树的四周密密麻麻的缠绕着一些秋林白蛇的一般的怪手,有些刚刚回巢,有些似乎正在吸收这血色液体,这完全是一个极大的地下血液加工厂,只是让小四感到极为奇怪的是,巨树的中心底部似乎还连接着其他地方,巨大的树根底部的肢体似乎因为地面的颤动在轻微的抽搐着,似乎十分痛苦,而老头所说的紫血果,却是正在根部以上的一个巨大的类似袋状的液体血囊之中,血液中浸染着大大小小的类似头骨的血红果实,有小如拳头的,大如脸盆的。只是血囊周围密密麻麻的枝叶缠绕,而且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怪异蓝色瓢虫,在做着警示防卫工作,这是一套同生共存的系统,极难靠近,同时在树的四周还有一道散发着热气的血潭,望着血潭中时时浮现的魔兽尸骸,以及散发出的阵阵恶臭,小四不由得撇过了脑袋,看来,取到血紫果的难度真是极大。但是小四却是没有退缩,而是一咬牙,从岩壁上轻巧的滑落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