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绝望,沙暴的愤怒
绝望,沙暴的愤怒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沙暴的右眼已经骤热的熔岩所击毁。他的对手岩臂巨人巴杰勒,却是仍然毫发无损的站在沙暴的中心,以一种嘲弄的笑容看着,伤痕累累的沙暴左德。

“哈哈,可怜的左德,我的好兄弟,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一天,不过,你在卸下我一条手臂的那天,就应该做好了觉悟,如果你当时不是那么心软,我就不可能站在这里,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你,你和那些可怜虫没有区别,只是一味得让人厌恶!”岩臂手巴杰特,厌恶的看了一眼左德,巨大的融化的手臂,就是往左德的身上一甩,一条巨大的熔岩元素组成的火舌开始在沙漠上蔓延,甚至使得原本的日光都变得微弱起来。

“去死吧!”巴杰特咆哮了一声,火柱以更加凶猛的热力激荡了出去,几乎将半壁的沙丘全部气化。但是随着熔岩的喷射,巴杰特却是猛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左德的力量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攀升,他激射出来的气势,甚至使熔岩巨柱出现了反弹,尽管左德的身上已经被烤的焦黄,甚至还隐隐透露出一个蒸腾的热气,但是巴杰特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左德更本没有事。

“不,这不可能,我的熔岩怎么会对你无效!!”巴杰特看清了左德的脸,狰狞而带着一丝解脱,甚至带着一丝愤怒,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左德竟然第一次出现了愤怒的表情,这是巴杰特从未见过的,巴杰特,看着自己的巨岩手臂,甚至产生了一丝退却的情绪,但是他却不能逃走。

“哈,一定是力量还不够大,呵,肯定是刚才消耗太多了,”巴杰特惨笑着后退着,看着逐渐临近自己的隐没在阴影中的左德,巴杰特,第一次出现了恐慌,一种死亡的气息开始渗透而来,甚至连附近的沙丘都出现了一丝崩塌的迹象,

“不,不可能,魔星王已经为我提升战力,我现在可能在地界巅峰,怎么可能还杀不死一个地界中期初阶神,”巴杰特,不断挥舞眼前的能量波动,但是打在左德身上,却是泥牛入海一般,甚至引不起左德一丝后退,一切的能量仿佛被左德吸收了一般。

左德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大量的气体,原本已经被灼烧的眼睛,变得十分的狰狞,现在的左德完全失去了在小酒馆时的那副悠然自得,而是一个杀神,一个充满杀戮的杀人机器,一个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杀人疯子。

“不,你永远不可能打赢我的,你已经杀了我一次,难道,你还忍心在杀我一次,你的亲弟弟。”巴杰特几乎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临近的左德死死的拽住,原本的能量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出现的停滞,而左德的身上的沙化结块,却是正从自己的手臂一寸寸的延伸上来,望着眼神空洞的左德,巴杰特第一次出现了后悔,他原以为,自己拥有,星王赐予的力量就可以再这里胡作非为,甚至可以轻易的杀死左德,但是却是没有料到,自己的行为,真正激怒的沙漠暴君左德,使得自己的一切抵抗都显得十分可笑,可是一切都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巴杰特见自己的苦苦哀求却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突然从白色囊球中拿出一条粉红的丝带,然后递上左德的眼前,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样都不能使得左德清醒过来,却是自己真正的死机的到来。

左德的头脑一片空白,但是却在出现丝巾的一霎那,出现了一丝恍惚,这条丝巾是如此的熟悉,甚至使自己记忆深处刻骨的回忆,这是嘉娜的丝巾,可是她已经死了,已经随着熔岩滚落的血潭,为什么还会有她的丝巾。

左德的思维出现了一丝挣扎,

左德纷乱的黄发在沙尘中飞舞,随着一声痛苦的嘶鸣,一丝不愿记忆的回忆开始渗透而来。

“左德哥,你说我会成为你的新娘吗?我们是不是一定会幸福的生活下去?”一个紫发的小女孩抬头望着左德高大的胸膛,羞涩的问道。

“当然了,不过嘉娜可是要长大之后才能这样做呢。”左德却是保持着一惯嬉笑的态度,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已经15岁了,左德哥,你坏死了,就知道盯着人家的胸口看”紫发少女娇嗔道,在左德胸口就是一记粉拳。

“哈哈,我有吗?!”左德尴尬的笑着,随即却是转过了头去。

“左德哥,你快走,他们快来了,你打不过他们的”一个身材高挑,紫发,依然留有当年痕迹的脸展现在了左德的面前,明眸皓齿,高挺的鼻梁,坚毅迷离的眼神。

“不,我走了,你怎么了,我答应你的父母保护你,就不会离开你了,你忘了吗,我还要当你的新郎,哪有让新郎离开新娘的道理”左德却是略带微笑地看了一眼远处追来的一行人,眼睛中,却是透露出一股不容退却的倔强。

“不!!!”紫发的女子,已经在打斗中,被人推入炙热的血潭,随着一声绝望的悲鸣,左德看着自己所爱的掉入了万丈的深渊。

“不!!!”左德头疼欲裂,他已经记起了一切,当然还有眼前的并未死掉的巴杰特,也许嘉娜也还活着。

抓着巴杰特渐渐松开,但是却是又是一紧,“嘉娜,在哪!她是不是还活着”左德恢复了理智,但是他的力量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比之前更加剧烈。

“是、是的。魔星王大人已经让她复活了,不过、、、”巴杰特拖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阵剧痛传来,一股沙暴的肆虐几乎在他的身上破除了无数细小的孔洞。

“不过什么!!”左德的眼神变得更加急切,有多少夜晚,他就这样为这个唯一爱着的人醉酒消愁,现在,嘉娜竟然还活着。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场未醒来的梦。

“不过,不过现在的嘉娜应该不认识你了,她甚至也不认识我,她失忆了。”巴杰特低下了头。

“失忆,为什么会失忆!”左德抓着巴杰特的手渐渐松开,巴杰特,却是眼睛中闪过一丝寒冷,却是将双手抵在左德的身前,就是一股庞大对着左德心脏的熔岩喷射而出。

“哈哈,去死吧,星魔王大人的女人,你也敢碰,你这是自寻死路、、、”话音未落,巴杰特的身体却是出现了一丝龟裂。

“怎么会。”巴杰特的身体一瞬间就爆成了血舞,甚至连他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左德将左手指收了回来,刚才炎爆,正好启动了,巴杰特身上的沙丘束体术。

“魔星王嘛,嘉娜你真的还活着嘛”左德的背影在滚动的沙丘中显得十分落寞和寂寥。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