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隐秘,古怪的石匣
隐秘,古怪的石匣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炎黄刀冢之内,数道凌冽寒气自地底深处传来,周围的石刻玉壁雕刻着上古几柄的名字响亮的刀剑,剑走偏锋,似乎用剑气一气铸成,如此繁杂的描述和记录,想必墓主人极是爱好刀剑二刃。

抬眼望去,高大的石柱上,一字成行,加以文字的叙述,不仅有具体的描绘,更有对各柄刀剑的倾心领悟,小四仿佛进入上古刀剑的历史洪流之中,在刀剑的交错中领会这种于世独立的刀剑一途。

远古流传剑制可以分为七大名剑:昆吾、万仞、龙泉、青霜、巨富、问天、宇轩,上古名器刀刃分别为龙牙、清水、鬼彻、鸿鸣、擎天、沉渊等等,这些轰动一时,挣得头破血流的名器,不分伯仲,却是因为使用者而变得名声大作。

同时这些刀剑的经历演变根据墙上石刻,进阶过程可分为:寸断(无坚不摧)、屠戮(杀气累积)、破煞(祛除邪气)、开天(拥有灵智),铸神(练就神通)、天机(人剑合一)、逆世(打破天道),简单而言之,就是一把剑的由雏形转变为真正的神兵利器所要经历的过程。

而根据剑的品级则可分为:普通、优秀、精良、史诗、传说、次神级、神级、超神级。

正如小四手中的黑色龙纹剑,没割裂之前,原本出自魔刃噬魔心和正道之剑极光,这种诡异的融合却是形成了一股亦正亦邪的剑体品质,吞噬以及毁灭的优势显而易见。

而剑神白却是将自己的几分剑魂溶于其中,更使得这把剑具备了一定的灵性。

随着不断进阶,小四的手中之剑,已经和原来捡到的残破剑体有着天壤之别。

只是小四的目光却是对准了,刀冢深处的一个巨大匣子。匣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却是没有任何机关陷阱,似乎只是单纯的静默着等待着有人来开启,只是眼前的匣子还是无法掩盖其中透露出来的肃杀之力和王者之威。

这次为了寻找遗失的剑意,却是无意中得到炎黄刀冢的密图纸,只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十分的不容乐观。

迪特剑器家族和摩尼炎圣部落的追杀恐怕是在劫难逃,只是现在的他们也只能在上一层剑道之中不断探测,而不能找到通往深处密道的终点。而小四现在所处的位置因为有密图指引,以及先天破阵图的辅助,却是先一步下到炎黄刀冢的内部。

小四沿着刻满古朴纹路的剑道之径,一路细细走来,却是受益匪浅。只是一块块原本在地上铺就的青绿色特拉级克岩石已经转化为赤红的琥珀琉璃石。

尤其让小四感觉十分惊愕的是,地下的琥珀琉璃石之中却是隐隐有无数密密麻麻的黑点,这些黑点似乎深埋在地底深处,黑点延伸出来的细小的节状延伸也是姿态各异。

小四刚要把感知之力延伸出去,却是被一股强大的反制之力触发了回来。

“看来此地设定了类似绝识的禁制,只是我的手上却是没有这类阵法的破除心咒。”小四摇了摇头,却是刚要抬头,不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再猛地低下头往地下的半透明石块仔细去看,却是倒吸了一口气,这琥珀琉璃石下,哪是什么黑点,分明就是融化的人形,这些人形因为或痛苦或扭曲,或者呆立在原地,或者融化成了可怜的半个躯体,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朝着神秘石匣子的方向,小四不禁咽了一口气,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石头匣子,却是猜不出个所以然。

只是从这些尘封的尸体形态上,却是不难看出,这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而且涉及的帮会派系众多,而且越靠近石匣子,尸体的融化程度越显得严重。

只是不知道是谁在这里修葺了这个没有墓主的墓葬,而且还设计了如此之多的禁制法门阵图。

小四摇了摇头,手中的密图显得过于复杂,尽管制作十分巧妙,但是还能看出一点仿造的迹象,只是不知这仿图者又是何人,无数的谜团如浓雾般遮挡在小四身前,小四在一片恍惚中,却是感觉身前的石匣子都已然消失,只剩下,一片无声呐喊的黑暗空间。

只是还没等小四反应过来,小四手指上的戒指却是突然发出一阵青光,驱散了小四识海中逐渐浸染的黑暗,小四长出了一口气,猛然惊醒,但是后背却是已然打湿。

“好可怕的意念之术,难道是这石匣子发出来的?”小四心中更加疑惑,幸亏手上有一枚上古清心戒指,不然还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了,也许也会像脚底下这些人一般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小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可是就在这时,十步之外的石匣子,似乎有了什么动静,一声古老的叹息声从匣子的底部幽幽的扩散开来,小四却是心中一惊,同时身体不断往后退去,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怖气息在此刻瞬间从石匣内部爆发出来,让小四感觉心脏都要跳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