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熟人,故人的约定
熟人,故人的约定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男孩点了点头,小心的收起了手中比索,笑嘻嘻的看了小四一眼,然后,带着小四穿过密集的人群,以及热闹的几个商铺,叫卖声开始变得细小起来,很快的,在几条泥泞的道路过后,却是出现一幢有些破旧的房子,屋顶上果然有一个粗布大褂,略显精瘦的男子,但是精神却是极好的男子背对着小四,在屋顶上埋头锤击着什么。

“爸爸,有人找你。”男子一回头,一脸络腮胡子,上面还有一些木屑残留,男子的眼睛上方有一道极深的疤痕。男子转过头来,看到小四的时候确实愣了一愣,但是很快的,男子似乎认出了什么,男子飞快的扔掉手中手工锤,然后一跃,就从高高的屋顶滑落了来,他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向小四,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试探着问道

“你是、、、安小四”小四却是微笑着直视着他,然后却是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子,男子明显呆了一下,不过很快却是反应过来,两人互拍着肩膀显得十分的熟稔和激动。

“安普大哥,没想到,还能够在这里再次见到你,想当年,第一次见你,却是在多年前了”

眼前男子的眼眶明显湿润了,相当年的小家伙,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脑袋,如果不是那熟悉不过的眼睛,却是怎么也不会料到,眼前的高挑男子,会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抽鼻子的小男孩。

“来,进屋里坐坐,很多年没见了,加布大叔还好吗,对了还有猎人佬爷”显然这故人相逢,眼前安普却是激动得嘴角都有些颤抖。

小四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低声的说道“都死了”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显然安普却是不知道这几年来,普西村发生了什么变化,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想当初自己从战场下来,被加布大叔收留,然后做起了木匠伙计,对于小四却是再熟悉不过,而且安普也经常和小四讲述外面的事情,可以说小四对外面印象的启蒙正是来自安普,有时候他们会一起去钓鱼,甚至有的时候加布大叔,不在,他还学教小四射箭,不过一切却是发生的这么突然。

安普只是呆了一下,不过看到小四的表情,却是不再说什么,这样的时代,的确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意外。只是一切只是随波逐流,自己离开普西这么多年,谁会料到以前的哭鼻子少年会突然来到这里,并和自己相遇呢,安普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小四的肩膀,然后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对着小四说道,“这是我儿子,有七岁了,快叫叔叔。”

少年显然没想到这么大人物竟然会和父亲认识,而且似乎还很好的样子,他傻傻的站在那里,盯着小四,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哈哈,傻小子”安普拍了一下眼前的小男孩,却是大笑起来。

“安普大哥,这些年,你还过得好吗?”小四看着狭小的屋子,一股霉味时不时的传来,而且屋内十分的凌乱,显然安普的日子过得十分不好。

安普却是尴尬的笑了笑“好,好”勉强的口气却是微弱了下去,随即站起声从身后的破旧柜子里拿出一个紫色的瓶子,来,尝尝我自制的紫薯甘酒,小四却是拿起附近破凳子上的缺口茶杯,毫不犹豫的站起来,接过了普西递来的瓶子,这酒小四以前喝过,但是今时往日却是出现不同的味道,似乎如今的酒也透出一丝苦涩。

安普没有说话,而是一口口的替小四倒着酒,可是眼眶却是逐渐湿润起来。

“四啊,你知道,你大哥过得不好,不过你不嫌弃,大哥却是知足了,什么都别说了,我儿子说明了你的来意,这趟,我说什么都要免费为你们带路。”小四刚想阻止,但是感觉到紧紧扎在自己手上粗糙的手掌却是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安普带着小四去见了他的妻子,安妮卡,骨瘦嶙峋的身子,以及的苍白的脸颊,却是让小四感觉一阵心酸。望着破旧的棉絮,以及屋内仓促收拾的餐具,小四却是第一次出现一种不堪其重的无奈。

安普的妻子莫妮卡得了一种怪病,全靠安普一人通过打临工,做向导,来赚一些外快,而且,儿子安鲁的教授费用还要支付,一家子的重担,几乎使得安普喘不过气来,还未中年,却是已经出现了两鬓白发,前几天下大雨,屋顶到她了一片,这又要忙着修葺,实在是忙不过来,安普带着小四走出了门外,却是对着小四傻呵呵的笑着,似乎一切流水年华,又倒退回到了以前,小四还是那个懵懂的小男孩,安普还是那个乐呵呵的大哥哥。

安普低下身子和安鲁说了几句,孩子点了点头就踢踢踏踏的跑进屋去,然后拿出一个皮毛制成的破旧小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安普跨过背包,却是拍了小四的肩膀一下,然后挽着他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只是却是时不时的朝着身后的屋子和安鲁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