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试剑,白雪刀奴客
试剑,白雪刀奴客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驼背老者,抬起皴裂的脸颊,半裸的眼睛看了小四一眼,低头继续擦拭手中的白刃弯刀,却是没有回答。

小四只是轻轻一瞥,却是看出了异样,驼背老者虽然看起来十分的苍老,但是高挺饱满的额头,以及一双星辰般闪耀着黑芒的眼睛,却始终如一的在小四的眼前晃荡,灰布老者当年的神韵似乎在小四的眼前逐渐展现开来,只是这略显邋遢的装束和发饰以及破旧的衣衫,再加上这略显诡异的佝偻背脊。却是使人忽略了老人眼眉之中透露出的萧瑟之气。

雪域绝壁上铸就的坍塌铸剑阁,在久远的历史长河中,早已变得颓唐不堪,爆裂的山门已经和黑色的地面融在了一起,只是粗糙的岩石璧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剑体,冰冷而幽静的剑体,仿佛诉说着血雨腥风的过往。

“没想到当今炼器名师,会在这样幽闭破旧的地方,而且会是这副模样。”但是小四却是并不是很失望,相反,他觉得处于这样一种于世独立的环境,才能铸就寻常人不同凡响的剑体。

炼器就是炼心,只有抛开一切,才能铸就本心,才能成举世之才。

小四见驼背老者没有说话,却是也不急迫,而是一弯腰坐在山门的裂口之前,随手从清心空间中拿出一个银边葫芦,独自一人对雪独酌起来。狂风呼啸,在贝塔平川的冰湖上略过,远处的雪峰已经掩埋在一片雪雾之中。风雪似乎被剑阁往昔的辉煌所阻隔,却是没有靠近的趋势。

驼背老者的脸颊随着夜色的不断降临掩埋的更加深沉,只是依旧沉默不语,白刃的弯刀在擦拭下闪动着刺目的寒光。

“你可知晓,天下之大,还有寒风残血一人,北断逆行之境,混顿于漠北,潜心修器,不问世事,终有一日却是在这奇差雪峰,临风而立,壮美于其景,却是停顿舟车,开创了名动天下的剑阁一派,世人皆道,阁主深谋远虑,为世人敬仰,却是不知,这只是旅人困顿之后想歇息歇息,直自那日,留书出走之后,却是,引来意外杀劫。在劫难逃,难逃啊!”驼背老人,如怨如诉,小四却是不觉听得入迷。

北风萧萧,在早已冻结的寒枝上不断刮擦,却是不曾停息。洞壁上的刀剑开始在石壁上敲打起来,密密麻麻,影影绰绰,在空灵的黑色洞穴中悠远回荡。小四只感觉,耳边传来的已经是一阵急过一阵的刀剑之海的汹涌在识海不断翻腾,小四屏息感知,敛心感悟,却是发现,这刀剑的浪涛中蕴含着一股规则之力,一股与天地争锋的戾气。

“哈哈,很好,世人都以我之剑体锋芒,避之不及,你却以身试险,想必也是爱剑之人,你且感悟剑道一途,就让你看看我之境界。”驼背老者,抬起头,将手中之剑轻轻的放到绿色青岩台案上,却是眼中爆出一丝精光,突然,一股强大的剑气,从洞穴深处鼓动而来,仿佛沉寂千年的苦闷,在此间催发而动,小四只感觉,眼前的老者,突然身形高大起来,白衣剑士,临风而立,指天长啸,一股蓝色剑气直指云霄,空气爆裂而开,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缝隙。漩涡状的雪层交织着凛冽的风暴不断得往小四的身上席卷而来,小四只感觉,无数如针扎般的刺痛不断在身上传来,身上的肉体防护,在不断涌动的白色雪浪在小四身上波动,气息护罩瞬间就冻结了起来,又不断皲裂而开,小四将夜璇的吞噬之力开启,才勉强将这种摧枯拉朽的澎湃力量给消除下来。

“哦”驼背老人却是惊咦了一声,却是一股更加凌冽的剑气从小四的脸颊上飘舞而来。一片片如雪花刀刃的剑气旋转着在小四的体表不断切削着。

“原来如此,剑入跗骨,只要保持本心之魂,却是敌之不难。”话音刚落,小四身上的坚冰却是诡异的蠕动融化起来,却是一丝紫色的气息自小四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更加恐怖的吞噬之力,以天地万物为引,以心御之,不断扩散,洞穴内的剑体集体嗡鸣起来,但是这股紫色的吞噬能量却是沿着这些凌厉的剑体,不断侵蚀,最后融入小四的识海之中。

“哈哈,霸道,霸道之术,真是强劲,想当年的鬼面人正是用了这一招,只可惜,师兄不再,不然再战一场,却是痛快。咳咳、、、”驼背老者的气息逐渐暗淡下去,原本的灰色剑气也逐渐收入了老者的体内,只是老者的嘴角却是一口黑血喷涌而出,面如死灰般的暗淡下去。

“前辈!”小四看着气息迅速萎靡下去的老者却是惊呼一声,本以试探之力,没想到,真正战斗起来,却是忘了分寸。

小四一把抱住驼背老者逐渐倒下的身子,却是发现老人眼中渗出一丝浑浊的泪花,却是用力抓着小四的手臂十分颤抖的说道。

“你,你很好…很好。”却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