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纠葛,无名炼器师
纠葛,无名炼器师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熊熊的火焰燃烧着,不断阻隔着外界冰冷的寒气入侵,山门已经被一块齐口削下的巨大山石挡住,但是这绝壁的刺骨还是无孔不入。在空洞的岩壁内回荡击打。

小四靠在冻结岩壁上望着已然气若游丝的驼背老者,一丝浊气不断从老头的体内散发出来.这应该是旧伤了,如果不是这次催动剑气临身,恐怕这老头还能多活两年,不过也只是两年而已。

篝火燃烧着,望着空荡的龙形的挂壁,以及层层叠加的穹顶,小四能够想象得出,剑阁兴盛,七方朝拜,而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入口,八百里的宏伟建筑,全部被掩埋在这冻结的山峰之内。壁石上,镌刻着七方守护的祥云,远山近景,一座矗立在深山中的古代木塔,拾级而上,阳光呈放射状,不断的在云层中燃烧着,想必这是残血卡斯的故乡,只是不知他孤身一人来到这清冷的寒山时又有何感受。难道真如驼背老者所言,只是为了静坐下来歇歇脚。

火焰继续燃烧着,幽幽的打在突起的穹顶下,突出顶部如一只黑色的怪爪从头顶延伸下来,上面没有一点纹路,只是一盘赤红,十分显眼。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从篝火旁扭曲的人影传来,老者艰难的从地上支起身子,看了坐在角落的小四的一眼,自己的伤势明显有了好转,看来,是眼前的少年给自己服了一些灵药,毕竟自己这把老骨头,自己最为清楚不过。

“别乱动,刚给你服了地黄丹,虽然你身上的魔炎蛊毒已经暂时压制下来,但是多年来压迫挤压的经络伤口却是很难再次恢复。”小四站起身将柴火拨弄到一边,却是没有看向老者

“你是谁?”老头似乎有些惊讶,沙哑的嗓音在空荡的大殿内回荡着。

“你又是谁?知道别人的名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通报自己的姓名”小四沉吟半晌,却是不再说话。

“咳咳哈哈呵呵哈哈”老头笑得极为放肆,尽管,笑声牵动了伤口,但多年前那个开朗爱笑的老好人似乎又回来,

“好,好,老夫就告诉你,我就是炼器师埃斯伦,那么小家伙你可以告诉你是谁了吧”老者尽管声音十分的虚弱,但是却是恢复了精神,没等小四回答,却是擅自夺过小四手上的银边葫芦,自酌自饮起来。

小四愣了一下,却是微笑起来,看来,这老头也是个十足的酒鬼。

“你这娃娃,真不懂事,从刚才,你就只管一人受用美酒,却是不知这边还有个老家伙眼馋的紧。”老者似乎有点愠怒,不过却是一脸微笑,原本僵硬的脸部似乎也舒缓开来。

“老前辈,酒,我这边还有,这是,我想向你打听一人,你可曾听说?”小四没有把话说完。,却是看老者的反应。

老者显然也停下了手中的酒葫芦,看了一眼小四,却是摊着手。

“有什么尽管问吧,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来个人,却是不知趣,就不能陪老头我好好聊聊,却是这般直接。”老头看来没有反对,不过仍是有些碎碎念。

“我叫安小四,是游历而来,前辈既然答应了,我可问了,不知道前辈可知道剑阁的剑魂凌风塔加?”

“塔加?哼,这老家伙早死了,你找他可是为了铸剑?”老头显然对塔加有些敌意。

“这自认为清高的家伙,说好誓死捍卫剑阁之耀,没想到屠戮当天却是始终不见踪影,怕是早已被人剐了。”老头猛灌了一口酒,却是低头沉吟起来。

“死了。”小四却是有些失望,没想到,修复剑体的炼器师已经死了。看来只能寄希望,万空灵石能够有效去除这股符咒怨灵了。

老头却是抬起头看了小四一眼,然后低声说道“哼,塔加这老家伙,没死之前比不过他,没想到死了之后竟然没人知道我这个无名残疾的炼器师,真是可惜了我一身炼器之术了”老人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然无心喝酒,而是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扶着石壁,往大殿深处走去。

“等等”小四突然开口从身后的匣子内拿出那柄早就被腐蚀,却是没有任何生机和心灵感应的黑色龙纹剑,却是往眼前一推。

“希望,前辈能否助我修剑。”小四没有再说话,而是看着逐渐步入黑暗的老者,老者的脚步停住了,他的双手颤抖着,他,作为剑阁,唯一幸免的炼器弟子,被嘲笑为废物的他,被嘲笑为残废的他,真的能够修复这柄剑吗?

但是在驼背老者回过身子,看到小四的龙纹剑的时候,瞬间的窒息淹没了他。

师傅束手而立,教诲这唯一不成材的弟子,却是语重心长“埃斯伦,你有爱器之心,却是独独缺少爱器之魂,只有当你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你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炼器师”师傅的声音震聋发挥,却是每每在老者的梦中徘徊,老者,每日修复受损的剑体,保持着剑阁最后的辉煌。

“我答应你”老人垂下双手,低下身子,恍然若失,却是爱惜地抚摸着小四的龙纹剑。仿佛他能透过剑体看到,剑体的痛苦和挣扎,亦如他数年来不曾断绝的梦境。

此时,老者幡然醒悟,决定再次拾起剑阁的荣耀,炼器之术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