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关键,敌人的破绽
关键,敌人的破绽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沿着光滑的洞壁不断的攀援而上,沙蝎处在一种极其迷醉的兴奋当中,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不断靠近的小四,一种临近的危机感却是让小四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小四却是不知正有一双白色的眼睛透过暗蓝色的尾部末梢正匍匐在岩壁上盯着自己。

蝰拔沙蝎作为一种沙地陆行魔兽,长年居住在幽暗的环境中,眼睛已然退化,而此时粗大的尾部尖端却是衍生出了类似寄生的探查感知系统,只是目前沙蝎的身子处于麻醉状态,即使再大的动静也很难引起巨大的反应。而且,沙蝎的操纵元素能力更强,土元素的能量运作,使他能够在如此狭窄的环境中,仍然能够很自如的存活。

很快的,小四发现原本光滑的石壁,开始蠕动起来,固化的土元素开始往小四的身上衍生开来,小四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一瞬间固化的石壁当中。

“糟了!”小四双脚一点,气息瞬间爆破在墙体中,原本固化的土层停滞了一会,一下爆裂了开来,但是,土层却是并没有停滞攻击,而是延伸出更多类似手臂的细小爪手,不断朝着小四的身体包裹而来,小四这才意识到为什么这边的石壁上会有一层类似血红的岩层,原来这就是沙蝎的捕食方式,通过土系元素的魔力,将周围存货的生物用土石围困,然后将食物如传送装置般源源不断的提供洞内的养分,恐怕,沙丘之海上的数量可怕的小沙蝎也因为这样一种猎食方式而存活了下来。

随着沙壁爪子的不断侵袭,小四在空中不断用气息能量在自己的围周阻击,但是这种阻挡却是防不胜防,幸亏还有幺妹,在一旁辅助自己,用魔化血藤,通过编织庞大的藤条防护抵消了大部分的沙土之威力,就在这时,原本暗蓝色的尾部末梢开始在墙体上蔓延开来,延伸而出的须发却是突然展开一个个乳白色的獠牙,白色的类似汁液的不断从牙尖渗入土层,而白色的眼睛却在此时,龟裂出一些如鳞片般的红色。

“不好,沙化本能要开始!”幺妹却是暗叫不妙,同时,更多的魔化血藤从身上开始纷乱的飞舞出来,密密麻麻的几乎将小四团团包裹在藤条防护的中心。

果然不出两分钟,一股热量开始从小四的身体四周冲击而来,仿佛整个洞体就在此刻充斥了一股灼热的侵蚀力量,幺妹的本体魂婴却是出现了一丝痛苦的抽搐,小四的识海中原本虚化的困妖光阵剧烈的抖动起来。一股焦臭的味道不断从外面传来,一层接着一层藤条防护不断被炙烤着脱落,然后掉落在逐渐沙化。

幺妹作为远古藤族血脉,无论是多么恶劣的环境,只要本体未死,分支即使断裂干枯数年,通过一丝水元素,就能通过滋润再次重生,由此生命力强悍程度可见一斑。而沙蝎的毒性之猛烈正好是幺妹的克星,沙化本能作为沙蝎与生俱来的力量,是通过毒素将分解之力融入其中而产生沙化效果的力量。所以即使幺妹的等阶再高,也很难通过属性相克,而超越沙蝎的沙化本能。而且蝰拔沙蝎是依靠防御以及单属性的攻击手段而著称了,没有特殊的手段,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所以小四有理由相信,这还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可是现在的自己还能通过什么方式,来抵御下一波攻击呢。

小四这时却是突然想到了黒木龙纹剑的生之烙印以及,树族长老族屋内几位长老引动的绿色能量,同时结合这几天,老头子的悉心讲解以及关卡守卫生生不息的生命重生,小四仿佛抓到了一丝线索,但是却是仍是一头雾水。

“既然剑体能够重获新生,那么我是否可以利用剑体的烙印之力,然后使出自己的烙印之术来辅助幺妹使出生之力来对抗沙化本能的侵蚀”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是小四却是无意中领会了悬空古树悬空之力的要诀之意,生命的力量。

生命作为一切事物生长的源头,却也是天地初开的规则,没有生何来死。小四仿佛又看到那把光芒四射的剑体,同时识海中,却是掀起了一层云雾的风暴,粗大的链条中的一头突然闪动着耀眼刺目的纹路,一条红色的丝线开始将小四的剑体连接起来,同时小四感觉自己仿佛更加契合的临近了眼前只见所展现了生机。一股绿色的能量不断涌动,小四仿佛置身于一片开阔的草场之上,天空蔚蓝如洗,山峰轻轻浮动,小四飘荡在空中,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个亘古流淌的尘埃,远古,时间不断逆流,岁月变迁,但是说生机却是从未消散,最后是一片,黑暗,黑暗中一双巨大的眼睛在空中俯瞰而来,没有任何感情。就在这时小四感觉自己的生机却是在此时消散开来。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生机和死机的转变嘛”一个古老的符文手势出现在了小四的手中,这是远古祭祀呼唤生机的起手式,但是接下来,却是另一个古怪的手势出现在了小四的手中,如果明眼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呼出来,这是失传的生命书写启示录的终结篇章,生命之神俯瞰众生的时所作的手势,没想到,却在此时如出一辙的再次出现在了世间。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