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放手,蛟龙的眼泪
放手,蛟龙的眼泪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平静蔚蓝的地下冰雪洞天之内,如水晶般的湖面上,一缕淡紫轻柔花瓣伴着清风缓缓滑落,一滴泪掉落在紫藤飞舞的河畔,巨大的龙形搁浅在了浮出水面的湖岛小筑之上。足有十来米组大的巨大垂落紫罗树冠,就这样安静地伫立在整个湖心小筑之中,形成了一个令人心惊的瀑布散落般的紫色树蔓、

殷红夹杂着幽蓝的血液不断渗出,凝化成一股股蓝色的水晶碎末。沉入了湖底。

蛟龙的脖子长仰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但是很快却又无力的垂落了下去,随着一声低吟,龙首无力的倾倒在湖心小筑的尽头。

“这,他竟然不是再生守护兽。”小四看着湖面上不断蔓延扩散的蓝色血雾,已经了然于心,只是刚才真是自己的招数生效了,小四清楚的记得,当蓝灵蛟龙看到树冠那个被风吹打落的铃铛时,恍然若失,竟然往自己的剑锋上撞去。

塔曼,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抱着蓝灵蛟龙巨大的犄角。然后一滴无声的泪珠开始掉落在蛟龙的面首上,蛟龙原本伸展而开的鳞甲逐渐变成了黑色,巨大深邃的蓝白色瞳仁逐渐收缩。

“不,不要!”塔曼趴伏在蛟龙的面颊上,巨大的角质,却是在此刻变得僵硬。

“为什么要抛下我,你还没有带我去寻我的父母,你还没有带我去外面的世界,为什么、、、”塔曼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正如十年前,自己搁浅在了这个湖心小筑的浅滩中,轻薄的湿漉漉的灰布大衣,以及一双紧闭的无声的大眼睛,以及沾着水珠瑟瑟发抖的身子。

“不!”又一声凄厉的哭叫省传来,如兽类受伤时的低声的呜咽。塔曼的脸上划满了泪痕,只是这种苦涩的滋味却是只有她一个人懂的,

十年前的今天,塔曼因为因外落水而沿着地上洞河的河床顺流而下,被地下涌动的泉水,送到了这里,也就是如今的湖心小筑,当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躺在巨型紫罗树的树冠之下,甚至在她的旁边还放了几个晶莹的小果子。可是当她发现自己所处的额环境,却是不禁一阵酸楚,不禁哭出声来。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波动起来,一阵巨大的涟漪从远处不断涌动而来,随着湖底阴影的逐渐靠近,塔曼却是楞住了神,呆呆地望着眼前突然飞溅的水花,以及露出的巨大的蛟龙脑袋,这时塔曼这一生中最难忘的场景,这时塔曼忘记了哭泣,就这样呆呆地望着蓝灵蛟龙,蛟龙的眼神纯粹而透明,蓝色的鳞甲使得四周变得光亮起来,须发在空中飘洒,空气中飘动着飞舞的水珠子,蛟龙似乎没有恶意,只是一摆脑袋又回到了水中。自此,塔曼就一直独自一人生活在了这里,蓝灵蛟龙成了塔曼唯一的亲人,只是渐渐的,塔曼却是知道了蓝灵蛟龙守候在这片湖底的秘密。

湖心小筑是一个十分微小的临时浮升的浅岛。紫罗延伸开外竟然还有一个年代十分久远的竹屋。屋舍附近还有几片干净清爽的竹林,同时还有一些颜色的各异的铺就的石子小路,塔曼,发现抬头看向头顶,却是发现自己的四周以及头顶,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岩,蔚蓝色的岩洞里没有生气,只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湖面将小岛团团包裹。

塔曼刚开始有些不习惯这里的生活,而且试图需找出去的通道,但是很快的,她就发现这是一个半封闭的空间,湖底有通往外界的水道,但是却是阻隔着重重封印,似乎这也是蓝灵蛟龙不离开的原因,但是随着一番探查,塔曼却是发现原本破败的岛上小屋中,一张简易的竹床,以及一些简单的生活工具,有一把木质的小梳子斜斜得放在了竹床的一边,同时还有几个小人的木雕,同时还有女子的用的团织锦盒,以及早已干枯的石刻花瓶,显然这里曾经的主人,生活的极其清闲。只是看样子,这些东西早已经积满了尘土,在这个亘古寂静的山洞里,恐怕屋室的主人早已离去,或者已经消逝在了这片潮湿的湖面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塔曼学会了生火,编制草帽,制作简易的草制衣什,以及自娱自乐,蛟龙总会在早上和傍晚出现,送来一些小鱼或者湖面四周野生的小果子。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在湖底沉睡。似乎他只是在这里等待着某人归来。

只能每当月夜,月光透过冰穴的岩层照射进来,蛟龙才会让岸化成人形,怀念的走一遍曾经生火过的小屋,那是一个蓝发飘逸的男子,紫罗的树冠顶部,总会传来似有若无的铃音。星星点点的洒在湖面上,塔曼,总是会远远的躲在一边观望,直到有一次,蛟龙第一次将塔曼叫到自己眼前,看着这个已经长的亭亭玉立的小女孩,淡淡微笑着告诉了她以前的故事。

而她也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名字“兰斯特”。

在兰斯特讲述中,他原本就是这守护之地的再生魔兽,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子闯入了他的地下巢穴。

摩的古都龙城的城邦旧址的都主最小的女儿迪雅,倔强的女儿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寻找治愈父亲病痛的神奇药草而选择了离家出走,开始试炼一途,可是通灵云草却是始终没有任何踪影,直到她听说了悬空古树的试炼之地,最后无意闯入了这个地下冰窟,直到她在哪个夜色凄迷的月色之夜,遇到了他。

一切的发生都是那么自然,一个蓝发青年坐在湖边看着天空发呆,这个略显开朗的女子来到了他的身边,向他询问守护兽的下落,那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一切的安排十分可笑,同时又有点忧伤。数万年来,他一直守护在这里,期待飞升,成为真正的神之一族,也为了龙族能够真正的接纳他,他日复一日地不断与入侵者战斗,一次次死亡然后重生,他似乎感到了厌倦,他多么想停下来,直到他遇到了她。而她,也选择了他。只是,迪雅的欢乐中总是藏着一份深深的愧疚。

于是他毅然放弃了契约,尽管知道这一切不被允许,尽管知道神域的威严不能被破坏,但是他还是想和迪雅一起离开这里,去把迪雅的欢乐找回来,但是一切却迎来了天界的惩罚,没有了再生的希望,永远被困死在了这里,却是这一切却是还未消解,直到有一天,连他最爱的迪雅也消失在了这里。

在寂寥的平坦的岛湖上,突然长出了一颗紫藤的树苗,这是无数年来未曾有过的,直到现在他都固执得认为那一定是深爱着自己的迪雅幻化而来,于是他把迪亚遗留下来的铃铛挂在了紫藤的树梢,每当月圆之夜,就上岸来重温当时初见她时的那份愉悦,可是无数年过去,兰斯特,却是已经绝望,他变得十分暴虐,渴望着有人能够真正的杀死自己,直到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

直到那枚铜铃从树梢轻轻滑落,直到那把燃烧着痛苦战意的剑体刺进他的喉管,他都一直以为自己得到了解脱,得到了救赎。他从未如此开心过。

随着兰斯特身体的逐渐消融,天空中开始飘散下淡蓝色的雪花,漫天飞舞,在紫藤树冠的四周不断留恋的徘徊飘散。

“放手吧。”塔曼亲吻着兰斯特即将逝去的脸颊,同时将一把银光闪闪的雪刃,**了自己的胸膛,鲜血染红了紫藤树冠下的水岸,湖水拍击涌动着,兰斯特永远不会知道,第一次月下初见,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的小女孩有多么喜欢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