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出手,夺取玲珑丹
出手,夺取玲珑丹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绿色的能量不但扩散开来,原本妖异的灯盏之内流动的血色更加浓郁,灯座中的圆形镂空灯芯也转得更加剧烈。而其内更是传来了一声声舒爽的笑声。沙蝎的半个形体已经呈现液态开始逐渐融化,同时镶嵌在胸口的三角澄黄生命源晶石,闪动着微弱的光线,甚至出现了几条微小的开纹。

这个紫色八角玲珑鬼面灯原是掌管魂界的魔道三子阴鬼老儿所持之物,因数万年前神域大战突然爆发,随同四大界狱位面硬闯神域而在这四大神柱悬空之地,与红魔迦叶一起争夺一枚意外掉落的神道残页玉简过程中,重伤被拖入轮转冥河,但是却是留下一丝残魂在此,将精魂融于这破碎鬼角玲珑灯中的恶鬼,最终成为了一个阴狠狡诈的灯魂器灵,只是鬼面灯破损太剧,只能以养阴之术,提炼玲珑丹,暂时用于修复,而且连接魔界的鬼门已关,这股修复力量也只能通过数千年的间断苏醒以及吸食精血,才能保持魂力不散,只是沙蝎魔能蕴含悬空古树之力,如果单独吸收恐怕要爆体而亡,所以长久以来他就以沙蝎守护之名,引诱闯入者,与其死斗,从中坐收渔翁之利,可是没想到此次蛇灵白尾竟然不敌,只能退而求其次,强行吸收沙蝎生机之力,以魂为引诞生魔体,再做下一步打算。

魔界又称“三生界”,以魔都为核心,弱水牵引,加之鬼道,分为幽魂两大区域,连接凶房、煞地、魔域、妖城,向下连接九层楼塔,关押恶灵凶煞,维持魔界运行。向上,以虚灵空间为隔阂,与人界正道封印之门遥遥相对。自古,三界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只是上古暗夜冥王留下,建造死灵大殿,其中深藏黄泉秘术,经过后世传代魔神研习,终于有所突破,三重巫山聚集妖灵,组成破神之槌,将封印之门撞裂,自三界神碑损坏的开始,神魔大战真正恶化开来,以人界为战场,以血肉为炉鼎,以魂体为寂灭之火,凶凶燃烧,不曾停歇。

小四望着绿色的光芒逐渐变得暗红,却是发现石架上石壁的阴影逐渐变化了起来,原本渺小灯形的鬼面阴影在蠕动的石壁上,随着影子的晃动,开始膨胀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其中孕育。一声声尖利的笑声却是从灯盏的血柱内不传递出来。

“我终于可以出来了,哈哈,阴鬼,红魔,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也吞噬,哈哈哈哈”声音震动着在血红的山洞中回荡开来,原本的蛇灵白尾也早已随着本体的消逝而萎靡下来。整个洞壁上的血色如一根根细小的蛛丝不断想着鬼面灯盏蠕动而去。同时石壁上阴影变得更加浓郁,一阵小四从未体会过的暗黑色能量随着空气不断回荡在空中打着漩涡,小四感觉自己身上的毛孔竟然因为这种本能的恐惧而微微颤栗起来。

小四捏起拳头逐渐敛气屏气,至于身前的幺妹似乎也感到了这股霸道的邪气入侵,不过身为魔血古藤一族,天生沾染煞气,却是稍微可以缓解“不行,不能让他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小四提起手中的黑纹剑,正准备将融合之力运用剑体奥义激射而出,却是听到头顶突然传来沙沙之声。不断有石壁掉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会是什么?”小四循声望去,却是见到一个熟悉的滴溜溜的脑袋从石墙中探出来。

小四张大了嘴感到难以置信“流星鼠,不是被自己留在了第一层了吗,难道。”

流星鼠,却是点了点头,然后一股脑从石壁上钻了出来,一看到小四就向他扑了过来。

“等等!”小四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声长满倒钩的暗绿色粗大臂膀却是突然从黑影中抓向流星鼠,只是让鬼手意外的是,一个闪烁,自己竟然抓了一个空。

“咦,哼,竟然我的攻击落空了,你们都该死!”鬼手再次抓来,一股强大的黑丝劲风吹来,使得整个洞穴颤动起来,组成防御的血藤,只是被鬼手轻轻一碰,就像一张薄叶一般撕裂开来,幺妹的妖灵魂体轻微颤抖,一口绿色的血液从她的口中一下就喷射了出来,原本被触碰过的血藤,也散发着阵阵黑气。

这时,流星鼠已然来到了小四的肩膀之上,亲昵的用小脑袋蹭着小四的下巴。

“你这家伙”小四感到由衷的开心,但是现在却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粗大的黑色鬼爪这次向着小四飞来,小四刚想用剑抵挡,却是发现,鬼爪不知何时已然透过黑纹剑,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小四只感觉,胸口传来数声脆响,自己的身体连着血藤,却是往原来的洞口盗匪而去,而且这种黑气的蔓延,使得小四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幸亏,识海中不知何时已经组成一道蓝色的屏障阻挡黑气的侵入,但是小四的身体却是有了腐蚀的迹象。

“哼,魂族可是你能轻易抵挡,不自量力,如果你乖乖受死,我也许还会让你死得痛快点。”

小四感觉自己的四肢仿佛撕裂一般,黑气在小四的脸颊上不断蔓延开来。

“哼,那倒未必”随着小四话音刚落,一股能量的搅动开始在黑色的手臂之间扭动起来

“你,还敢嘴犟,那你就纳命来吧!!”阴鬼,话还未说完,却是发现自己黑色气体随着一股奇异能量扭动开始变得稀薄起来。

“这,这是什么!”

“呵,这是爷爷的绝招,再吃了一招!”小四压住身上的黑气,却是再次使出一剑,剑体的尖端,出现了一条白色光束,光束中游离着细小的红色能量。

“啊!”原本逐渐成型的手臂却是被白色光束击中,划出了一道黑色的刀痕。

“竟然敢毁我魂族的本体,你是找死!”鬼手混合着一股黑色的波纹再次袭来并未减弱一分,阴鬼却是十分暴虐,阴鬼思忖魂族极为注重炼体之术,而且,一出生就有着先天优势,即使是刚诞生的魔体,那也是有着强悍的肉体防御之力,但是此时却是被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子一击之下就有了受伤的迹象,真是奇耻大辱,而且还有那股隐隐让他忌惮的融合之力,竟然让自己的鬼气有了消散的迹象。

只是下一刻发生的事,却是让阴鬼感到了痛不欲生的感觉。

只见流星鼠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与它其高的八角鬼面等旁边,那股暗红色嗜血光线似乎对它没有任何影响,相反的,流星鼠却是一副十分享受的感觉,这让脱离灯柱的鬼手以及靠在石壁上气息不稳的小四感觉一阵惊愕。

“这,不,不要、、、”阴鬼在看到流星鼠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却是难得的露出了讨饶的语气。

只见流行鼠绕着鬼面灯滴溜溜的转来一圈,然后看了鬼手一脸,露出恨恨的表情,然后盯着灯柱只见镂空不断旋转的玲珑小球露出好奇的表情,接下俩,流星鼠试探性的伸出了一条小红舌头在玲珑小球上舔了一下。

小四和鬼手心中同时意料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时的流行鼠望着阴鬼惊慌失措的样子,却是露出一股幸灾乐祸的表情,只要流星鼠一把嘴靠近玲珑小球,阴鬼就把心吊到了嗓子眼,然后突然露出一阵讨好的表情,完全丧失了刚才的凶神恶煞。

玲珑小球原本是为了修复鬼面灯以养阴之术,提炼出来的玲珑丹,只是现在为了激发魔体诞生,自己已然把它与自身性命祭炼在了一起,不知道这流行鼠竟然不怕自己的红血之芒,而且似乎连透满阴寒之气的鬼面等拿它都没辙,谁知道,这该死的老鼠吞下自己的命丹,自己会不会死去,那么这几千年来的一切都要泡汤了。想到这里阴鬼不禁一阵后怕。

只是还没得及等阴鬼说出讨饶的话,只见流星鼠已经要玲珑丸子抱在怀里,然后,往上面添了一添,然后意犹未尽看了阴鬼,一眼,一口就塞进了嘴里,还咀嚼了几下。

“完了。”阴鬼却是已经垂头丧气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