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决断,命魂的代价
决断,命魂的代价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不行,必须控制好心魂”老头却是去除了心中杂念,将手指对准凤天炉鼎的左侧第一层石龛,一阵复杂的咒文透过老头的指间在散发着热度的柱形机括上不但缠绕开来,机括不断转动,红色衍生开来的凤形火灵开始回归炉鼎,小四叹了一口气,却是进入人道之镜,随着蚕食剑体的火焰愈加浓烈,一道道黑色的气体不断地反抗着,小四感受着剑体内不断抽离的痛苦,却也是抽搐起来,,一阵强过一阵的符文在小四的身上不断拍打而来,小四只感觉气血翻涌,自己的识海也开始变得漆黑一片。

“好厉害的咒文之力,”小四只感觉剑体的侵蚀变得更加迅速,仿佛这咒文之力被外界的刺激所激活,加快了蚕食的速度,这时小四才想起当初与绝地指魔缠斗时,那个突然自爆的咒文包袱的威力,如果不是这次意外的修复,小四怕是很难察觉自身的变化,原来这咒文的目的是通过剑体从而达到腐蚀剑体主人,远古咒文之力尽管只是残留之力,却是也让小四头痛不已,说白了这些虫形的咒文,就是某种攻击型的力量的衍射和加固,通过细小的链环阵法串联,以达到以一化十、以十化千化百的功效,所以才会如此的顽固和难以清除。小四识海中不断扩大的跳跃的黑点就是最好的证明,随着一大团黑色的临近,小四才清晰得看到这咒文之力的实质,原来,这是一些密密麻麻交错生长如虫子的咒文在自己的识海中不断吞噬,小四只感觉脑海中响起一阵嗡鸣,识海中鼓动的剑气浪花被不断的击落,同时水晶剑体不断颤抖着开始出现裂痕。

“我该怎么办”就在小四感觉自己束手无策的时候,老头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快,护住剑体,不要让咒文吞噬剑灵,不然一切都完了,我会开启域外之火,助你驱散咒文。”老头的话刚说完,却是一股红色的能量开始从小四识海四周聚拢而来,但是它的速度却是没有咒文蚕食的快,没办法,小四一咬牙。却是用身体挡住这些攻击而来的咒文力量,护体的玄天灵甲,竟然只堪堪抵挡了一回合,就被这些诡异的符文击破,看来这些咒文能无视防御,只是一会,这些咒文仿佛找到了新的攻击对象,似乎眼前的小四的更加美味一般,很快的,一团团黑色的咒文之力汇聚起来,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利爪,带着一丝丝嗡嗡的声音,如利剑般朝小四撞击而来,小四屏住呼吸,但听“启”字一言,巨大的夜璇在小四的头顶开始带着火红的吞噬力量猛然想咒文撞去,一下、两下,随着撞击次数的增加,这些咒文却是减少了一些,但是这种串联的复制之力,却是使得咒文变得更加凶悍,小四只感觉,自己身体上的夜璇开始出现疑似崩溃的迹象。“不好”小四身子爆退的同时,却是在眼前打开了一个实质的屏障,但是咒文却是没有任何停滞,只是一下,就穿透了仿佛,在小四的胸口如跗骨之蛆一般不断的挤压吞噬而来。

一声惨叫传来,却是小四的身体被咒文密密麻麻的包围起来,小四只感觉自己身体的能量在迅速的消失,随着猛然的撞击,小四吐出的鲜血却是使得这些顽固的咒文小虫变得更加兴奋。

可就在这时,红色能量却是逐渐临近,奇异的是,这些能量悄无声音的滑过,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黑色扭动的咒文小虫却是突然停下动作,原来的躁动不安,却是变成了诡异的蠕动,随着红色震荡能量的持续散开,咒文小虫的身子剧烈不断的膨胀起来,最后,在一声剧烈大爆炸声中随着咒文开始解体,但是蓝色的水晶剑灵却是在此时,到了破碎的边缘,小四稍一迟疑,却是将剑体的最后一丝精魂收入了手心,然后迅速祭起老头教给自己的护灵手决,却是用一层层薄如细丝的能量光罩将最后一丝水晶剑灵包裹起来,小四叹了一口气,刚才真可以说千钧一发。只是还未等小四来得及高兴,只听到“啵”的一声,原本脆弱不堪的剑体却是如气泡一般消散开来。

“不”小四却是感觉到心中那种感觉的彻底断裂,外面的老头心急如焚地望着里面的情况,等了许久却是意识到一丝剑灵之气的消散,看来已经是机缘已断。等小四从炉鼎内漂浮而出,看着小四一脸憔悴的表情,却是使得老头有点心痛,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失落得望着同门一起长大的师兄师妹的离去,就这样束手无策,望着眼前的不可摸捉,无论如何也无法抓获。但是突然,却是一个极其浓烈念头闪过老头的脑海。

“不,还有希望,如果,将自己化作剑灵,那么也许原本的剑灵不会消散,而是会重生,这是师父无意中提及的,魂术的铸就之能。命魂轮回之术,如果真能这样做的话,自己也不枉此生了”小四望着突然变得表情兴奋的老头却是一脸莫名,直到老头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四有所了解,只是这样一来,却是必须要以命抵命。

老头似乎看出了小四的想法,不过却是释然地笑了,师傅所提之法太过凶险,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何人会祭出自己的性命于一把剑,自己虽然已经离死不远,但是直面死亡,慨然赴死却是那么得难,如果将剑铸成,也许自己还可以获得一时半刻,稍加调养,也许自己还能多活几年,但是这些年,却是让老头有点厌倦,只是如果换一种形式活着,那也许是另一种选择。只是使用此法的成功率却是低级,但是现在却是也别无他法。

“小友,今时今日你我相见,却也是有缘,我这把老骨头也活到头了,如果你还念情,就帮我做一件事,这样一来,我也死而无憾。”老头却是呵呵一笑,对着小四认真的说道。

小四看着,满脸死气的老头,却是知道这规则之力所衍生的命运轮回之说,也只能点头默许,“前辈,有什么交代,我定当竭力而为。”

“哈哈,好,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事情也挺简单,将我的骨灰带回我的家乡,我还想看一看家乡的亲人还在不在”老头慨然一笑,却是略一点头,迟疑了一会却是将一枚玉戒,交到了小四的手中“我还有不情之请,如果你对炼器之术,可以将我剑阁的炼器拓本收下,如没兴趣,却是帮我剑阁找一个好归宿,到时候,师傅问起,我也可以做个交代”

晶莹剔透的玉石戒指交到小四的手里,却是显得极为沉重,“前辈放心就是”小四也想到了自己的亲人,就是老头不这样说,他也会这样做的。

“好了,那我们开始吧”老头一点却是转过了头,留恋地看了一眼通红如血色般的凤天鼎。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