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誓言,殒命的火焰
誓言,殒命的火焰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老人的身上透露着无声的寂寞,似乎耳边又想起了剑阁入徒仪式的誓言,每一个信守诺言,憧憬这一代炼器之术的人都在心中留下那段古老而又绵长的誓言“熊熊烈火,焚烧我躯,以吾之魂,壮我大业,以魂铸器,斩尽诸劫,以生取死,以死换生,何不快哉。”剑阁寒风残血的一生可以说历经磨难,逃出劫难,却是离家背景,漂泊无数,吃尽艰辛,却始终才这万仞雪山的息壤之地,成就一番事业,以师傅之言,吾不是在开业,而是散果,也是在育人,这天下,多一个热血之人,这世间才会多一份精彩。即使师傅生死不明,但是在老人艾伦斯的眼中,却是始终活在当下。

随着一声大喝,老人身上衣服却是在瞬间爆裂开来,一根根凝结的虬龙一般的血脉却是在此时集聚收缩起来,一股股澎湃的力量在老者的不断膨胀的身上鼓荡开来,老人痛苦的嘶吼在这地下洞穴显得突兀而洪亮,火室内部的回音在小四耳朵中回荡,老者仿佛已经不是那个萎靡而驼背的沧桑老人,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小四的眼中却是露出惊讶之色,仿佛那种无声的战意随着自己的心脏在不停的鼓动着。

老者再次怒吼,空气中的火元素竟然在这一刻卷动着在凤天鼎的四周如波涛一般汇聚起来。

“凝炼之术,起!”随着老头目光所指,原本在台机上铸剑材料却是在一瞬间有了灵性纷纷震颤起来,凤天鼎内的雏凤火灵再次活跃起来,在炉鼎上空鸣啸着,一条条火红色的尾链击打在向上飘起的材料上,一层层红色的印记却是如浸染一般,一次次的染上驳杂的材料,有的材料在一瞬间却是有了融化的迹象,火室内的温度却是在一霎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炙烤的味道,而眼前老者似乎只是凭着这一股意志在操纵眼前的控火之术。

“淬火之体,破!”随着一道道红色火焰不断从凤天炉鼎内涌出,更多的材料在这一股股汹涌澎湃的火力下由金属的颜色逐渐融化成粘稠的液态在空中不断的交叉融合。同时凤天鼎内部发出了一声声链条扯裂的声音,一张火红的巨嘴却是开始自凤天炉鼎的底部延伸上来,如一张含着珠链的凤喙,老人将手中的令牌轻轻一炮,原本已经残破不堪失去灵性的剑体却是一口杯凤喙给衔没。同时一股股残留的火力开始在凤喙边缘挤压而出。

“醒火之威,凝!”随着一声更大火蛇的盘旋,老头的膨胀身子却是明显小了一圈,那浓郁的死气却是更加的浓烈,一阵阵散发炙烤味道的气味开始在老者的身体上弥漫,“这”,小四却是只能眼睁睁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这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这是在提前预支这火源的代价,这已经是老者仅有的能量,但是这一切却是无法阻止,这是老者最后的决断,也是最后的寄托。

所有的炼器材料,除了那一枚魂纹石,都已化成了熔铸之水,同时闪发着耀眼的金色。老人苍白的头发,飞舞的白发,却是无声的扬起,那浓郁的火的缔造的誓言,这是我与火的约定,那是一个阳光初显的早晨,艾伦斯却是躲在山洞的角落中,独自一人指挥着小火球的运转,幽幽的火源团在空中极不稳定的熄灭,艾伦斯的鼻尖和额头已经不知道被焰火撞击了多少次,其他初来的学子都已经掌握了控火术的基本法门,运火诀,只有这个天生有点畸形干瘦的孩子,却是因为天赋不足而屡屡失败,但是却是不敢轻言放弃,那是与命运无形的抗争,火焰随着噗地一声再次熄灭,却是没有熄灭孩子心中的火焰,再来,但是那引火之器,却是不知在何时,慢慢的扩散成巨大的火球,运转的火球在山洞的一角如烟火一般爆裂开来,艾伦斯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那一团幽幽的火焰中,却是有闪电般的白色身形在自己的身上轻轻一拍,但是火焰的炙热还是席卷了艾伦斯的背脊,那炙烤的痛苦比鞭子抽在身上都让人麻木,惊呼声,和无数闪躲的人影,以及凌乱的脚步,小四却是只感觉到眼前恍惚的面颊,以及那一份令人难忘的欣慰的表情。

“师傅”艾伦斯第一次感到了委屈,眼泪混杂着黑乎乎的脸颊却是沾满了艾伦斯的酒窝,但是更多的却是喜悦。

“师傅,我做到了。”艾伦斯却是孱弱地伸出那一只幼小而干瘦的手指,上面正有着一团漆黑透着忧愁的火焰在缓缓的飘动着。

“师傅”老人绝望地抬起头,身上的筋脉已经在这种过度的挥发之中层层燃烧,但是眼前最简单的融器一步。却是还未完成,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一无是处的小孩,那种无奈,那种惆怅,那种给被人遗弃的感觉。就在老者感觉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一股澎湃的火之力却是从身后传来,“这!”老头不可思议的转过身,却是发现自己的身后正站着那个少年,少年眼中充满了坚韧,“对,我不能就这样放弃。”老头回过神,却是凝视着眼前仅剩下晶核的魂纹石,上面血色游走的能量让老者感觉到一阵阵的心境,这是什么力量。

不过很快的,老者就意识问题的关键。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