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出炉,奇怪的剑形
出炉,奇怪的剑形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快,这是血祭的石头,必须以血液开启,快,将你的血液投入这魂纹石上。”老人剧烈的呼吸这从口中艰涩的吐出这几个字,然后再次加大的火力的催动。

小四却是二话没说从腕部轻轻一咬,一条红色血花,却是在空中缓慢地飘动起来,然后随着这游走的火蛇不断想着魂纹石的方向卷动而去,只是魂纹石却是仍旧纹丝不动。、

“难道是我猜错了”就在老者惊疑不定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却是从眼前融化的器材中间冲击开来,魂纹石如一个心脏一般在红色缭绕的火能中间不断的膨胀跳动,同时一股黑色的能量却是在魂纹石中渗透开来,“是谁在呼唤我!”一声苍茫带着威严的力量却始终此刻倾泻到了火室的内壁之上,老者却是一口鲜血喷洒在凤天鼎的炉壁上。但是手中的连接的火丝却是牢牢的扣在自己的手上,红色混杂这黑色的能量却是在此时如猛兽践踏一般在整个洞穴中奔走游荡,“是谁在呼唤我,是谁,是你吗?”黑色的能量仿佛锁定了对象,毫不犹豫地朝着小四撞击而来,就在此时,小四识海中的链条却是翻滚起来,黑色的能量却是在碰触到能量链条的时候微微一滞,“这是天劫的力量,好熟悉的味道,也罢,我既已死,就成全你吧!”黑色能量在碰到小四的时候,却是又急遽收缩起来,同时,。黑色的心脏却是不断的鼓动缩小起来,最后化成一颗黑色的水晶,,但是却是没有再融化下去,当看到这一幕,老者的眼睛却是微微一滞,这是传说中的灵石,只可镶嵌,因为它不仅保留

生者的力量,最主要的是记忆,尽管这不是准备的认可,但是至少能化成水晶符石的力量,不管是什么力量,都已经是极为强悍的证明。

“也罢,这却是一种不小的机缘”炼器一说中,机缘随时虚无缥缈,却是极为的重要,有人炼器尽管达到了那种大师的层次,但是却是因为机缘而止步不前,而有人却是可以不断突破,同时铸造成举世无双的剑体,除了材料,更多的是这种出乎意料的惊喜,这才是炼器者的追求。炼器付出一生交换而来的未知。

老者支起身子,随着融器的结束,接下来却是要靠小四用心感悟,因为进入第二层的凤喙之内的剑体会根据小四的意识而变换出新的剑体,而此剑的形状以及气势,就如一个人一般会被固定下来。

老者盘膝而坐,而他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望着盘旋在上空的金色液体,老头却是将接下来的步骤告诉了小四,小四没有任何犹豫,而是闪身进入了第二层,“凝形之术、动!”随着老头的大喝,又一道火焰打在炉鼎最右端靠内的机括上,红色的火焰再次汹涌而动,在凤天鼎的巨大口子上不断徘徊。

“小家伙,接下来,就要看你的机缘了。”老头眼中露出精光,如果仔细去看,小四就会发现,此时的老者完全处在一团游走的火焰当中,这团火焰不是红色,也不是黄色,而是青色,,这是魂术大成的标志,同时也是炼器者陨灭自燃的标志。这时老者,却是在用最后的生命在等待着小四的再次出现,老者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上空的金色光团,却是变得更加的刺眼,同时也变得更加淬炼。

此时的小四处在火海之中,那一直在寻觅的光点,那一只在耳边响起的海浪的波纹,以及那深邃的天空的眼睛,小四的身体漂浮在火焰之中,那种虚无的痛楚以及惬意,却是让他再次回到那种熟悉的甜蜜。

“呵呵,小四,你快看,那种小鸟,它可真漂亮”小四只感觉暖暖的柔光打在自己的眼睑上,自己似乎不愿醒来。

“呵呵,大懒虫,你再不行,我不不理你了”一个银铃般的笑声在小四耳边响起,同时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正在小四的鼻子上慢慢的游走。

小四转了一个身,远处的光线逐渐微弱下来,却是一绺头发在小四的额头滑过,一丝晶莹的泪滴在小四的脸颊上滑过。那种熟悉的气味,他很清楚,是妈妈,对,是妈妈,小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是发现他无论如何努力,也难以睁开,仿佛自己没有眼睛一般。

光线变得更加昏暗,却是一种怒吼在自己的耳边如炸雷般响起,“快走,他们来了,你快走”四处传来一声声野狼的吼叫,一阵急过一阵的脚步声纷至沓来,“呃”随着一声嘶鸣声在自己耳边出现,一声沾满鲜血冰冷的手却是在自己的脸上耷拉下来。“快走”随着最后一丝气息的消失,小四记起了,那是卡宾大叔,酒馆的爱喝酒,有点色色的醉老头。

四周十分安静,十分的安静,小四的眼角却是溢出了一滴泪水,缓缓的,在白色的湖面上,不断滴落,同时一个白发的女孩却是在一个岩洞中,回过头,惨淡的微笑和惊诧,以及解脱。小四却是再次感到了心痛。

“快走,快走,快走….”无数声噪杂的生硬在自己耳边响起,所有人都想让自己离开,走的远远的。“为什么”小四低下了头头,在黑暗的水面上却是双手撑地的迟疑着,他已经没有力气再逃了,也不愿再逃。

红色火焰开始吞没小四的身体,小四的身上开始出现红色的斑纹。

“不好,”老者却是面目紧张,但是此时却是融器最关键的时刻,这是剑体反噬的现象,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是无法度过这劫嘛,就在老者感到失落的时候,一阵澎湃的力量却是突然从凤喙中喷射而出,仿佛连凤天鼎也无法容纳其中的怒火,一个火红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凤天炉的出口,

“这是!”老头吃惊的感受着眼前的少年,。却是一种诡异的安静出现在这个少年身上,剑体呢?老头感知了半天,却是没有发现原来的剑体,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红芒穿过炉鼎在小四的脚边缓缓降落。“这是?”老头再次惊呆了,“这是,你的剑”老头却是有点发愣,因为眼前之剑的形状太过古怪,连老者这个见识过无数剑形的人都有点措手不及。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