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死讯,复仇的孤独
死讯,复仇的孤独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随着一记龙爆之怒在卷动的沙暴中飞舞而来,一个个虚幻如无数龙牙狰狞在天空伴随着沙石涌动而来,一声声清脆的骨头脆裂,肌肉撕裂的声音,在这月色凄迷的夜空中闪动,小四却是擦掉嘴角的一丝血块,早已被坚韧所划破的衣衫飞散在月色的温婉和萧瑟两种渲染的凄然中。

魔都信使的鬼爪古地魔却是露出一丝嗜血的狂热,缓缓得随着这浮动夜色中的五彩极光拍击着,信使的脸上一张颀长的如墨色枯树的面具上却是闪动着一颗透人心魂的红色眼球,但是那时而撩动的纤细浮现着枯木钉的手指却是在自己的戒指上轻抚,仿佛这样才能消解那压抑的红色杀气。

“红袍,你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现在不妨告诉,你的小心肝已经被夜魔大人当做祭品享用了,所以,现在的你,一无是处,如果乖乖受死的话,桀桀”信徒的脸上牵动的肌肉仿佛因为面具而显得更加狰狞,一条血红的舌头却是扭曲着在勾勒着獠牙的面具上轻轻划过,仿佛饱尝鲜血的饿狼,饥渴而癫狂。

就在这时,原本倒地的人影却是突然扭动起来,但是血液还是顺着人影的脊背缓缓划过,信徒以及身下的地魔兽却是忌惮的往后退了一步,红袍的力量虽然已经所剩几,但是要杀他却是还需要费不少脑筋,同为夜魔手下的死灵将,尽管实力相仿,但是却是有着严密的等阶制度,一星灵将和二灵灵将,本就有着质的区别,所以,要不是先前的艾特因为与小四的缠斗而深受重伤,信徒作为夜魔手下的专门处理尸体的小分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信徒作为职责和能力的限制却是只能用来处理,回收那些那些即将枯败的血灵之脉,以便寻找下一个血灵继承者。

“呵呵。不可能的,夜魔大人答应过我的,你说谎。”随着一声嘶吼,一道红色如实质的月色刀刃之光却是向着信徒的方向劈闪而去,刀锋过处,却是一条条暗红色的独眼之蛇。

信徒的眼睛却是微微一眯。然后寒光闪过,一道黄色的符咒却是突然击打在刀锋上,然后暗绿色的泡沫般的腐蚀液体却是变成一颗颗深水炸弹在红袍的四周爆裂开来。

“哼,还敢抗命不成,万魂锁”随着一声大喝,搅动的黑色锁链却是在头顶上月色中的一个突然扭动开启的阴暗光阵中不断席卷而来,无数条链条铺天盖地地在沙土中激起一阵阵鼓动的风暴,其中却是森然的黑色之气充斥其中。

“好精纯的魔气”小四脸色一变,他的魔体却是清晰感到这股来自异空间的阴暗之力。

“去,收拾这具无用的枯骨,让夜魔大人好好看看叛徒的下场”怪异尖利的吼叫却是直刺小四的耳际,这是生死之战,小四却是不能插手,只能在一旁静静调息,毕竟接下来的战斗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链条的数量已经到了一个可怕的境地,感受着地下深处隐隐闪现的黑色气体,小四却是能感知到,眼前的万魂锁恐怕已经将红袍的所有去路都给封堵起来,收逐渐紧的牢笼,只要轻轻一扯,就会被挤压成可怕的血沫。

“桀桀,现在看你往哪跑,没想到不可一世的红袍竟然也会死在我的手上,对了,忘了告诉你了,那小娘们死之前,还叫你别等他了,嘿嘿”信徒却是狰狞地奸笑着,一想到自己能亲手结果眼前的红袍,却是变得莫名的兴奋起来,还不时的添油加醋。

“叮叮当当,咔嚓”,原本急遽收拢的链条突然略一停顿,然后集体向外卷动而去,两股力量的挤压下,原本的完整的链条竟然出现了几处断口。

“这,怎么可能!你只是二星灵将,怎么可能会有这股力量”信徒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一幕,从刚才战斗开始,他就一直躲藏在远处用多伦邪眼查看这边的战局,看到艾特伤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才出面收拾残局,没想到眼下却是出现了如此变故,不禁让信徒心中一颤,要知道,红袍平时看起来十分的温顺,但是那股平静后的愤怒却是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就在信徒萌生退意的一霎,却是已经来不及了,所有的链条在一大团红色的雾气中,不断消解开来,同时,艾特却是鼓动着满头红发在链条的崩裂中死死地盯着眼前如死人一般的信徒。

“你,必须死!”说到这,小四的眼中微微一愣,同时却是一条长虹扭动着在信徒的身上闪过,却是一只如绞杀的利器的手架上信徒极为修长的脖子上。一阵阵骨节的爆裂声,却是从信徒的喉管中发出来。

“你,你竟然隐藏了、、、了实力、三星灵、、将,呵呵、没想到,夜魔大人不会放过、、、”还未等信徒吐出最后一个字,却是一团红色的能量雾气开始包裹信徒以及地魔兽的全身。一团团更为浓烈的火焰形成了一条通天的火柱。只是不久之后,却是一个人影再次缓缓滑落在沙地之上。

一柄九阍虎豹双刃已经斑驳的有了断口,被随意抛弃在沙漠的杂乱黑岩之中,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却是如晴天霹雳,使得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红袍艾特又是一口血水吐出,染红了沙岩的壁石。

“怎么会这样?”红袍艾特的眼中更多的是迷茫和爱染神伤,垂落的白皙双臂上却是汩汩流动着一条红色的血丝。

红袍艾特颤抖的双手却是罩住了缓慢翻涌的嘴唇,一阵沙尘袭过,艾特颤颤巍巍的身子却是消弭在风沙之中,一点点如艳色茉莉花绽放的血迹却是随着一路远走断断续续的蔓延。

小四第一次感觉到了作为对手的一股心酸,胜负就是意味着死亡,从来没有选择。小四却是捏了捏拳头。

艾特对美莎的思念与十年前并没有减弱半分,他那种深种骨髓的爱却是随着这一丝释然,消失在迷雾的早晨的石子河畔,古老的商道的尽头。

“他会死吗?”幺妹却是抱着小四手臂,抬起头盯着小四的眼睛询问着,明亮的眼睛中竟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小四摇摇头,望了一眼透支了生命换来最后一击的艾特,他多想告诉幺妹,艾特不会死,不会死,但是他却只能沉默得看着即将落下的余晖以及那爽朗的笑容中充满安详的男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