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幻想 -> 魔鸦 -> 冲突,达成的协议
冲突,达成的协议 文 / 疯魔成活 (粉丝群)

随着红色的能量不断在赤色的火焰上席卷激荡消散,老者的头上终于渗出了一丝汗水。

“不能再拖延了”这个念头在屠师的心中一闪而过,魔眼光线的激发,作为魔多的魔域之力,不是单纯依靠残缺晶石的本体能量,更多的是转换老者自身的能量,如果魔眼的封印不解除,老者可能会因为异能耗尽而最后被魔眼吞噬,但是多年来越是见识了魔眼的威能,老者就越是不舍,而且随着激发频率的增加,隐隐让老者感觉到,结晶眼球似乎在慢慢的从沉睡状态苏醒过来,如果真正觉醒的话,可能力量还会强上数倍,只是现在却由不得老头作任何犹豫。

当机立断,老者将手指用力一咬,原本的寄生符咒随着一溜血丝缓缓的滴落,在原本布满咒文的手臂上,一道道密集的符文突然从死寂开始扭动起来,似乎嗅到了血丝的味道,所有符咒透过老者的皮肤一瞬间齐聚到了血滴落下的位置,这种咒文的密集程度还在缓缓上升。小四的瞳孔急剧收缩,他已经察觉到了,老者自身的变化,只是猜测不到老者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一股黑色的能量开始从老者的身上释放出来,黑气迅速在四周缭绕着蔓延开来。蔓延之下,有不少力士的身体出现了急剧的抽搐,同时双眼中渗出一道道的黑血,再看去时,早已倒在了地上,没有生还的可能。

四周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混乱起来,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却是迅速的逃散了开来,只是黑气仿佛有灵性一般,不断地追寻着逃离的人群,只听一声声惨叫之声不断传来。

“不好,再这样下去,会蔓延到整个城邦的”曼妙女子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把屠师逼到了这种程度。

解开封印的危险程度,不亚于将整个城邦的生死危机置于刀口,迅速赶来的波顿和几位大将,也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性。波顿来不及破口大骂,已经随同加达等人布结出几个强力的防御阵法,很快的,原本肆无忌惮的黑色气体被围困了起来,左突右撞,也没能突破阵法的黑气十分不甘的大吼了一声,却是朝着屠师的身子冲击而去,这一幕却是连屠师也未曾料到,结晶眼珠的遗留力量竟然出现了意识,而且凶性难驯,此时还出现了一丝反噬的迹象。

黑气逐渐扩散开来,却是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狰狞的面孔,只是很快的黑气又缓缓的缩回了屠师的身体之内,长期的肉体寄生封印,使得已经拥有本能的魔性结晶眼球不能离开屠师的身体,随着红色的能量不断传递开来,屠师才发现,原本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封印之术,因为这种强制融合的弊端,竟然出现了这种反效果。幸亏及早发现,防止再次松动的封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屠师感知着眼前少年的红色人影,却是后悔不已,没想到这无意中遇到的少年,竟然拥有如此诡异的力量,老者一咬牙,大声吼道“小友,请快些停手,不然这满城的百姓,可是要遭殃了,就当老头刚才鲁莽了,如果,你能快些收起这本源之力,老头我绝不再为难与你。”

小四也早已感知到外界的变故,只是不知道是何原因,老者的身体中魔多的力量似乎出现了失控的状态,而且看着老者狼狈的样子,恐怕并非虚言,只是这老头实力强横,如果反咬一口,却是不好在控制下来,当然不可能再遇到这样反制的机会。

“这位前辈,就怕你空口白话,等会食言了,我这条小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小四却是没有任何犹豫,说出了自己的顾忌。

“小友,放心,我屠师是出了名的一诺千金,如若不信,先把这枚玉戒收下”老头苦笑着将却一枚古朴的戒指扔到了小四手中,戒指闪动着透过红色火焰,渗透到小四的手中,确认没有任何机关之后,小四才稍稍打量了一眼手中的戒指,此戒指不似玉石,到是更像是用一块骨骼雕成,上面细密的纹路以及张扬的的龙形图刻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温润的手感,却是让小四的身体感觉一阵酥麻。

“哦,竟然还有淬体的功效”小四却是一阵骇然,要知道,淬体一般都是通过功法洗练或者药物催发,绝无可能如这般轻松就可以做到,如此看来,这戒指却是有些贵重。

“此戒是我皇室遗留下的一枚不知名的戒指,但是世代遗留,却是有点淬炼功效,最重要的这枚戒指象征着皇室的重要器皿,是二等伯爵的象征,也是我身份的识别之物,如果小友还不信,那么,我也只能任由这封印释放,到时候,尽管我难逃一死,或者重伤,但是,一击之力,怕也不是小友能够轻易抵抗”一向话不多的屠师,在此时却也是感到了力竭,手臂上的黑气如果再不加引导控制,怕是后患无穷,到时候,魔性入体,也是生死难料。如此情况之下,也不得不放下向来桀骜的架子,软硬兼施起来。外界之人包括波顿大将,都不曾料到这不可一世的屠师会突然讨起饶来,不禁感到一阵诧异,更多的却是解气。

“哈哈,没想到,这老头也有栽跟头的一天,今天真是不枉此行了,哈哈”波顿,却是早已幸灾乐祸地望着加达等人面面相觑起来。而听在曼妙女子的耳中,更多的却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屠师,你不可以放过他。”三公主却是又气又恼的大声喊道。

“放肆,我也是你这小娃能够轻易指喝,现如今,我技不如人,已经丢了老脸,你是要我禀告你父皇,不听管教了!”屠师却是回身看了三公主一眼,这一眼却是看得女子哑口无言,要知道,屠师的地位,在父亲的眼中也是重极,三代为臣,却是战功赫赫,说起来,屠师还是父亲的启蒙老师。上一代的故事经常在父亲的口中提起,要说起来,这皇室如今还未倾倒,怕是还是要归功与眼前的不苟言笑的老者。“可。”女子没有说下去,张口结舌之后,只能再次恶狠狠的瞪了火焰中的人影一眼。

“还望前辈不要食言,这众目睽睽之下,前辈可要自重”小四却是不理女子投来的恶毒目光,而是轻声笑道。只是手中的红色火焰,却是下意识地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火焰阵法,然后灌入了屠师手臂封印符文的一角。

屠师点头称是,心中却是不由的感到无奈,不过屠师也是心胸宽阔之人,尽管心中也曾思量,破除本源之后,将这无礼的小子生吞活剥了,不过既然已经开口,也只能作罢。

“到时候有机会再好好教训这小子,再看看这小四古怪的本源之力”,只是老者却是并未察觉,眼前一脸微笑的少年,却是偷偷在自己的手臂上安置了催动阵法,如果屠师不守诺言,小四却是有把握让这老头再吃点苦头,打定主意之后,老者手上的红色光线再次暗淡了下来,小四身上的一丝火劫之力也逐渐回缩,红色火焰却是比之前加深了不少,现在的火焰中更多的透出着一股暴虐的炙热。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