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一章 谋杀
第一章 谋杀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一章  谋杀

    乌云密布, 雨骤风狂,豆大的雨点肆意的打在村庄的屋顶上,让这座古老的村庄越发死气,钟家村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古老,谁都不知道这村庄是有多少年没变过了,村落像是一座小小的郡城,倒也有着简陋的城门。

东汉灭亡,外面燎原的战火正在侵蚀着每一寸土地,这座小山村因为处于国家的边境而一直没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今天,人们都在格外的虚伪的安详。

钟家村的传统是很古老的,如一切的国家一样,长兄将作为族人的领袖而领导族人,而其弟或表亲则负责保护族长,也就是说,从地位上来讲,族长是整个灵魂,其弟是辅佐与守护的配角。

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孩子一下扑到他父亲的怀里,撒娇道“爹爹,爹爹,我不让你走,你走就没人陪小松玩了,”那父亲抱起孩子,用手轻轻刮了下鼻梁,“爹爹去开会,一会就回来陪小松玩,等爹爹回来给小松带糖吃好不好呀。”钟小松一听有糖吃,心理也是乐开了花,点点小小的下巴,轻声道“嗯,说话算数”

“嗯,算数算数,来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说罢轻轻地放下孩子,向着屋外走了出去,那男人的妻子轻轻喊了声“剑英,等等”男人回头,那女人生的十分秀气,可谓貌美如花。妻子轻轻地把蓑衣披在男人身上,一边帮他整理衣肩一边轻嗔道:“你瞅瞅你,孩子都六岁了,你还像个大孩子一样不知道照顾自己。”

钟剑英嘿嘿的笑了,“没事儿,娘子,你真好。”

女人拿起旁边的斗笠戴在钟剑英的头上,仔仔细细的帮他系好,忽然眉间微锁,说道:“剑英,你别说我是个妇道人家,不该管男人们的事,这几天我看你茶不思夜不眠的,心理也明白你肯定是遇到难事了,你说现在外面还那么乱,族人还在内讧,你千万不要和他们争执,实在不行就不用管了,我没事的·····”

钟剑英的手微微的抚住住妻子的嘴,轻轻地道:“没事的。你们李家,和我都会没事的”又用手拂去妻子留下得几滴眼泪,

“那你可要好好地回来。”

“嗯,好好地,他们都等我呢,我走了啊,不许哭了啊,去给我烧饭吧,我还要回来吃饭呢。”

女人听到这话,也破涕为笑了,“好,好,我去给你做。”

钟剑英一笑,转身向着大雨中走去。

雨水不懂愁滋味,依旧在不停的下。

堂屋,钟家村最主要的会议地点,由族长和其亲弟及重要员组成的会议将在这里召开,只是这次的格外沉重。

堂屋内坐着约有十几个人,齐齐的坐在两排的长矮桌旁。只见男子中有一人仪表出众,端的是两道弯眉,一双眼时而闪动,似思似想,不笑威自漏。那人正是全村仅次于族长的人物,钟剑英的亲弟弟钟剑豪。

一年长老人猛的敲了一下桌子骂道:“这族长还能不能来了,我都等了足半个时辰了。”

长者旁边坐着的人劝道:“二叔不要生气,想必是族长有事情,这天又下着大雨,所以才晚了点。”

又一人喊道:“有事情?是在家伺候着媳妇儿呢吧,哈哈哈哈······”

众人也笑了起来,此时刚才说话的人才突然觉得说漏了嘴,与众人转头望向钟剑豪,看他并无愠色,大家也不敢再笑,只是轻轻地议论。

原来钟剑英与钟剑豪这二兄弟共同爱着一个李家村的女子,而女子心里只爱着钟剑英,女子的父亲也自然是希望嫁给钟氏族长的,可钟剑豪却不认为是相爱所致,只道是因为自己没那个兄长命才娶不到这女子,两人私底下还进行过决斗,钟剑英(此处应是钟剑豪吧?)不敌兄长,但也被兄长饶过一命,心里没有一丝的感激,反而是越加的不快。

众人正议论时,钟剑英迈进堂屋,众人闭口,纷纷道:“族长来了,快坐,快坐。”

钟剑英脱下斗笠、蓑衣,走到最前面中间的桌后,盘腿坐好。

“钟某来的有些迟了,失敬失敬。”钟剑英抱拳赔礼。

一络腮胡子的人道:“族长,先不谈别的,我听说你是不打算帮助李家村去打曹军的(此处应为打算帮之意吧?),可知是否真是如此?”

钟剑英微微一笑:“没错,是有此事。”

“我呸!”络腮胡子的拍桌而起,指着钟剑英说道:“我在钟家保护老爷的时候,老爷就对我说竭力保护全村人的安全,一切要以村人性命为主,如今曹军来袭李村,我钟家村本就无事,你去以卵击石不是让我们全村人去送死吗!”

众人也议论纷纷,钟剑英摇了摇手,“王四叔请坐,稍安勿躁。我村虽然位于蜀州边境,但毕竟是蜀州一员,是汉朝一员,曹贼篡汉弑君,罪不可恕,行军所过之处,欺男霸女民不聊生,今他来侵犯李家村,表面上与我钟家无关,但你可听说唇亡齿寒乎?李家一灭,钟村必亡!而且据我所知,魏军只是一零散失散了的小队来犯李村,如果两村一起,定能抵抗。”

“你说能抵抗就能抵抗,曹军足有几十万人,要是惹毛了曹军,别说是我们钟家村,就是巴蜀也能被夷为平地!”一人接到。

“难道说你们就要亲眼看着他们灭完李家村再灭钟家吗?亲眼看着烧杀抢掠吗?”钟剑英斥道。

一白发老者一缕胡须说道:“族长,你刚才也说了,这只是一小部队,让他们打完李家村抢够了也就走了不会打我们了。”

钟剑英笑道“呵呵,二叔,你也知道魏军向来贪得无厌岂会罢休,向来您也资历丰厚,怎会讲出如此荒唐之言?”

“荒唐?”一人激动道,“趁这小部队侵犯李军之际,我们也可以提前做好准备,有着

地形优势的我们不怕打不过他,只是您执意要帮助李家村,让兄弟们冒这不必要的危险,恐

怕只是为了您屋中的娇妻吧。”

“我妻子是李氏族人并不假,但是唇亡齿寒也不是不知,今天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出兵伐魏了!大家表决吧!”

举手表决,只有那么两三个亲信同意出兵,当然他的亲弟弟钟剑豪也没有同意。

钟剑豪起身道:“大哥,我们村能出去打仗的也只有那么一百,加上李家村恐怕也是不二百多一点的人,与曹军的这只近三百的小队应拼(硬拼)恐怕胜算不大,何况那是正规的军队,恐怕也就是饿了去李家村弄点饭菜钱财,不会怎样的。”

钟剑英冷笑两声。“呵呵,弟弟,想不到你还是与我作对,我是断然不会在这等死的,更何况正如刚才的兄弟所言,我妻子的父亲、家人都还在李家村,不出半日,李家村就会被打下来,我是不会看到我岳父就那么死去的!”

“哼,钟剑英呀钟剑英,你终于说出来实话了,你从刚才讲的什么唇亡齿寒什么仁义道德都是假的吧!都是为了你自己的儿女私情,让我们全村的人为你的娇妻去卖命!”络腮胡子的男人怒斥道。

“你们别忘了我是族长!这个家你们要听谁的!你们想造反吗!?”钟剑英起身喊道。

白发老者看了眼钟剑英,接着扭头面向大家,“他,钟剑英,无才无德,如今又要带领我们全村人去为他的妻子卖命!满嘴虚言假语,无奈钟家古老的规矩立长不立幼,才让你当了族长,你说说你到底哪点比的上你的弟弟钟剑豪了!”

“呵,二叔啊二叔,我知道当年你对我父亲就不满,但是祖上的规矩可是尔等说变就变的!快说,剑豪给了你多少银两让你在这蛊惑人心!”

老者迟疑了一下,刚要说话,钟剑豪张口了,“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做的事情本来就是逆天之举,为了大嫂让大家伙去卖命,谁会心甘情愿的去呢?现在倒好,我帮你劝着你倒怪起我来了,既然这样,我看今天谁还帮你?”

堂屋内顿时熙熙攘攘,大家都纷纷的指责起钟剑英的过失,并且老者与络腮胡子的大汉都提出要废了钟剑英,立钟剑豪为族长。

钟剑英头都快炸了,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你们要立谁为长我现在不管,既然你们宁愿坐着等死,那我也不拦着,我一个人去救出妻子家人,备马!”

人们顿时安静了,钟剑英拿起蓑衣披上大步向前,有那么几个尽心的刚要阻拦,看钟剑豪摆了摆手也都不敢动作。

钟剑英孤身一人,手拿大刀,飞奔向李家村。他的脑海里也没有了什么民族大义,想的只是不要再看到妻子哭泣的眼泪,即使是死也要救出岳父,可惜,钟家村也一定会被接下来就吞食了,想到这,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大雨滂沱。李家村,一百壮年的百姓正在为他们的土地,他们的妻子拼杀。

射箭的百姓甲:“我快撑不住了,李家村(是不是应为钟家村呢?)还会不会来帮我们了啊!”

旁边的百姓乙:“看这样是不会了,我们亡了,他们也得死!只可惜了我的妻儿,老天呀,保佑他们吧!”

这时曹军已经临近,甲:“他奶奶的,跟他们拼了。”说罢和周围的男儿一齐抄起身边的大刀、锄头向曹军冲去。

兵败山倒,刹那间勇敢的村人已经被屠戮殆尽,红色的村落,血染的小河。

钟剑英赶到之时正好是曹军抢财物,淫妇女,杀男人之时,钟剑英奔马疾行,随行手起刀落砍杀数人,雨声,叫骂声,女人的哭嚎声掩盖了他的存在。

奔向岳父家时,老人正在地上颤抖,等待着死亡的降临,钟剑英连忙扶起老人,“岳父,快上马。”“英儿,你来了。好,好,上马。”

刚刚上马,外面的军人正好看到,大声喊道“有人要逃!”“别管他,一老人又不是娘们儿,赶紧拿东西,拿完走人。”

“大哥,这旁边就是钟家村,油水比这还要丰厚,娘们儿也更漂亮,”

“你娘的,不早说,弟兄们,先省省力气,跟我奔向钟家村!”

“吼!吼!吼!”这帮似匪的兵紧随着钟剑英奔向钟家村。

钟家村,城门紧闭,钟剑豪正在城楼之上。那孩童钟小松也趁着母亲做饭没留神偷偷的跑到了城头。

钟剑英背着老人策马归来,“开门!”

城楼上的壮年望向钟剑豪,钟剑豪冲下面喊道:“大哥,不是我不念旧情,只是你看你身后都是什么!”

钟剑英回头一望,正是一片乌压压的魏军,

“你把灾祸带到了钟家村,我们如果开门全村的人就都要死了!”

钟小松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攀上城墙努力的看。钟剑英看出来这是一个为他而设的阴谋,于是把老人安置在城门下。“岳父,孩儿不孝,对不住了”说罢上马,一个人,一匹马,一杆刀。独自面对上百敌军。

钟剑英心里只念,妻子,我吃不上那最后的一顿饭了,来生让我们再做夫妻。小松,你要活下去,学本领,建功立业,为爹爹报仇!

接着猛地把身上的蓑衣扔出好远,大喝一声“驾!”

冲向曹军,小松即使年幼也看出了爹爹有危险,大喊了声:“爹爹!”怨那雨声太大,恨那风声太急,钟剑英最终也没听到儿子的呼唤,旁边一人连忙捂住钟小松的嘴,抱起钟小松就往家赶,只是在这抱起的刹那,钟小松拼命地回头,看到了他的爹爹,也就是钟剑英,被瞬间剁成了肉泥,尸体被马纷纷踏过。

那抱起钟小松的正是马夫李四,是钟家的长工,急急忙忙抱着钟小松回到家,此时,钟剑英的妻子正在做菜熬羹,“不好了,夫人,族长,族长他被杀了,魏军兵临城下,快逃吧!”

妻子一听,手中的木铲瞬时掉在地上,“什么,剑英,剑英···死了?”

李四抹了下泪水,“嗯,那狗养的弟弟不给族长开门,族长战死城外啊!”

妻子一下瘫倒在地上。李四也不知如何是好,也在一旁痛哭。还有钟小松,一看到大人也都哭了,才知道爹爹是真的没了,哇哇大哭起来。

话分两边,城外曹军正攻城,壮士纷纷射箭,无奈人数差了太多,眨眼就被打了下来,钟家村顿时混乱。

这时,又赶来了一批人马,大都赤膊,只为首一长满麻子的人穿的是锦帽貂裘,拿的是宽面大刀,正是作恶多端的土匪帮子麻六。

钟剑豪急忙去迎,“怎么现在才来。”

麻六一把推开钟剑豪,“去你妈的,老子能来就不错了。”向身后一招:“弟兄们,给我上!”

说罢,土匪也参加了斗争,把曹军杀的只剩下几十人逃出城外。

麻六那伙人并不愿走,到处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去抢。钟剑豪过来对正往到处巡视的麻六说:“头领,咱们可是说好的,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你可不能趁火打劫啊。”

麻六手搭上钟剑豪的肩,说道,:“这你放心,你六哥是讲信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伙计们!把东西都给我放下!”

众手下一听纷纷放下手中物品,麻六又笑道:“只是你看,我的手下是不一定听我的,他们都是些纯粹的土匪啊,你看你是不是再给我加点?啊?”

钟剑豪一听,眼睛一转,“好,你可真讲信用,再送二百两。”

说来也巧,麻六刚要招呼手下离开,正好走到了钟剑英家的门前,笑道:“钱我可以不要,只是这人嘛,我得尝尝,”然后使了个眼色,手下一把拽住钟剑豪。

“你,你不能碰她!我给你钱,给你钱!”钟剑豪喊道

“钱,钱也是要给的,哈哈哈”大笑着闯进了钟家的大门。

屋内正听道外面声音,钟剑英的妻子连忙让李四和钟小松藏进了柜子里,并告知千万别出来,这时麻六已经进来,“小娘子,我可终于得到你了,哈哈哈······”

钟剑英的妻子急忙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对准麻六,“你别过来,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不过,来吧!”说着扑向了钟剑英的妻子。

钟小松从柜子的缝隙中正好能看到这一切,刚想喊却被李四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钟剑英的妻子急忙闪过,拿剪刀对准了自己,大喊一声,“小松,记得为你爹娘报仇!”说罢,想自己的心口捅去。

麻六跑过去一看,“妈的,晦气。走!再管他要加一百两。”走出了房门,门外钟剑豪还在嘶声的骂“王八蛋!王八······”

“诶,别骂了,我是无福消受了,给你慢慢玩吧,还见红的呢。”麻六说道。

“走,”吆喝手下一齐撤了。钟剑豪疯了似的跑进去,看见女子的尸体,大喊着名字“苏儿,啊!”

钟小松还被捂着嘴,就这样,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死在自己的眼前从那时起,他忘不了这血红的颜色。

钟剑豪抱起女子的尸体,走了出去。

李四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也看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钟剑豪的阴谋,是钟剑豪害死了族长,害死了夫人!他要带着钟小松跑,要给族长、夫人报仇!

趁着慌乱之际,李四急忙备马,抱起钟小松,向西边奔去。

钟剑豪有那么半个时辰的发呆,突然想起了什么,“来人!来人!”一人连忙去跟前。

“去,去搜钟小松,快去!”片刻,来人回报看不见钟小松,钟剑豪顿时慌了,下令道:“去,快去,去找麻六,快去追!”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