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十三章 南征
第十三章 南征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十三章南征

良久,钟小松挠了挠头,率先开口了,“刚才,多亏你了。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钟小松其实心里是想问她叫什么名字或者是否还记得自己的,但又觉得不礼貌,觉得自己是男生,应该先开口,但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就问了这么一句。

“哦”梁如冰回答道:“我每天都很早起床的,我的觉很少。你天天都这么成宿的刻苦练功么?还是,有什么心事?”

“嗯,是今天有些睡不着觉,不过确实我总是失眠的。”钟小松回答。

“哦,你枪法真好,我也总是睡不着的,你若明天再失眠了,就来河边找我吧,我午夜时也总是睡不着觉要去那散步的。”梁如冰说道。

“真的?!”钟小松很欣喜,“那太好了!”

“嗯······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曾经救了我。”梁如冰有些害羞地说。

“原来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我长什么样子了。”钟小松说道,

“那怎么会忘?”梁如冰刚说完这话,却发现自己说出来显得自己把心里一直很想他说出来了,十分的不好意思,忙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不是在吴军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个说来话长了,自从那次战败······”钟小松话没说完,就被一声“梁姐姐!”给打断了,原来是赵乐菱喊了梁如冰回去,梁如冰对钟小松说:“今天就先说到这吧,以后你再说给我听。”钟小松点了点头,梁如冰转身离去。

“哎!”钟小松喊了一声,梁如冰停住脚步,“你叫······”

“梁如冰。”钟小松“什么名字”四个字尚未出口,梁如冰就回头接道,并甜甜一笑。

“梁如冰······”钟小松自言自语道,“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第二天午夜时,钟小松又是无法入睡,披衣出门,来到河边,看那梁如冰确实是在那里,身着一身白衣,在石桥之上,似在想什么心事,又像在欣赏美景。月光皎洁,映在河面,后人所作“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此时此景,正恰合了这句好诗。

钟小松走上前与她打了声招呼,接着两人就在桥上聊了起来,钟小松向她说了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讲了自己的师父段飞雪,讲了自己的童年,钟小松从来都没有对一个人可以讲这么多话,梁如冰让他感觉到可以无话不谈,就像和自己的影子说话一样,无所顾忌。

两个人从桥上走到河边,从这头走到那头。站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梁如冰坐在铺着钟小松外套的小桥的边缘,而钟小松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轻摆着腿,钟小松无顾忌的讲述,而梁如冰偶尔会被逗乐,多半在微笑,静静地倾听。

就这样持续着很多天,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在深夜到来,又在天亮时离去,这并不是一个规定,而是一种默契。或者每一次邂逅都没有那么浪漫,终其原因都只是因为这两个人每到深夜便会失眠,夜深,应该是睡觉的时候,而这种有益于睡眠的安静,却让他们变得不安,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幕幕不愿想起的画面会像幻灯片一样一幅幅的出现在眼前,让他们或伤心,或愤怒。就这样,一个人失眠时会格外的孤单,而两个孤单的人碰在了一起,就总会变得异常默契,这就是缘分。

······

这些日子是钟小松一辈子里屈指可数的美好时光了,只是朝中并没有他这么惬意,此时的成都,正乱成一锅粥。

这一切都和今年的一个死者有关,这个人名叫雍闿。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要从两年前说起:公元223年,雍闿在南中发动了对蜀汉的叛乱,杀死太守正昂,并且在士燮的引诱下归降了东吴,并将太守张裔送给了东吴,东吴遂以雍闿为永昌太守,在吕凯和王伉的抵抗下,雍闿不能前进,便派孟获扇动诸夷叛乱以响应其行动,至此,南方大乱。

公元225年时,雍闿在诸葛军师的讨伐下已经死亡,但祸乱尚未解决,南部疆土岌岌可危,百姓陷于水火之中,但此刻国内刚刚安定,动兵并非良机。且南蛮士兵十分强壮,相传有刀枪不入之能,又有虎象猛兽为骑,实力非同小可,纵然是蜀中精良部队,也未必能取胜。自古以来涉及国土问题就必有一战,但这出征之人,必有懂天知地博古通今之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能,才可一战。

满朝文武虽不下百官,但有这种才能的却没有几人,除诸葛军师以外,无一人可以担此重任。但诸葛亮此时年岁以高,少主刘禅又不能独立主政,一切大小事务实际上都是诸葛亮在打量,不能轻易走开。既无办事之能,便不好随意开口,所有人都只能保持着缄默,等待着主角开口。

幸好,主角并没有沉默。

诸葛亮:“老臣请求率兵平定南中战乱,收服孟获,保一方百姓平安,国土安定。”

刘禅:“不知丞相想如何平定?可有良策?”

诸葛亮:“孟获为当地豪强,在南蛮之地深得人心,如今叛乱我军不可大规模动武,将其消灭,必要采取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方法,臣率主力大军,作为西路从成都由水路出发,进军越巂郡,讨伐高定;东路又派马忠由僰道出发,进攻牂柯郡,攻击朱褒;中路由李恢从平夷,攻向建宁。三路一出,必能出师献捷。”

刘禅:“所带人马及国中之事可安排妥当了?”

诸葛亮:“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人,此皆良实,朝中之事,可尽数托予其办理,至于所带人马,有参军马谡,及魏延等老将,王平关索等少将及永昌亭侯门下数小将,一为这些将领多能征善战,二为使其增长经验,以为我国未来作长远打算。”

刘禅:“丞相深谋远虑,足智多谋,必能凯旋而归,准奏出兵!”

······

春风呼啸,战旗飘扬。三月的时节,寒冷已经渐渐在南方被风吹去,取而代之的将会是新一轮的炎热。

永昌亭侯赵云之所,十几名将领正在台下听令,赵云坐在正中,手中拿着一封信,面带微笑地说:“昨晚,诸葛丞相书信到此,丞相有令说要亲自去南征,讨伐孟获,要从我这抽出一步分兵马前行,并特意嘱咐这次所带将领多为少将,意在让后辈们锻炼锻炼。”

一些老将听到这明显失落了,而少将们却都张大了耳朵。

赵云站起来,接着说:“老将们也不要失落嘛,毕竟我国还要靠后辈来壮大,早些上战场也是为我军未来有好处的,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太缺乏实战了,这次出于安全与人数有限,你们也不能都随丞相南征,另外,大家也都知道南蛮之地瘴气甚多,且毒虫虎豹无数,纵然有军师在,也难免会有死亡之忧,有怕死的吗?”

众将士齐齐地说:“没有!”

赵云微微一笑:“那好,现在我宣告下名单:黄虎稍微年长些,可为先锋,郭稚、钟小松为副先锋,梁如冰作参谋,共带三千兵马跟随丞相,明日启程!”

会议散后,马上要出征的将士都开始去备行囊,打理粮草。但没出征的也有些蠢蠢欲动,这赵衮就去找了李岩,“大哥,你知道父亲为什么没有选你我去随丞相出征么?竟然去信任一个外人!”

李岩解释道:“第一,你年轻气躁,容易惹出祸端,第二,那钟小松武功卓绝,是栋梁之材,锻炼一下也是好的,至于我么,以来我已经出征百次,不用去锻炼,而来大小事务在这我也走不开。”

“可我也武艺不弱啊,我听话不就行了!”赵衮不服气。

“那上次去打曹真时,是谁违抗军令被俘来着?”李岩笑着问道。

“这个······”赵衮不知道说什么好,李岩又接着说道:“父亲这么做一是对你上次违抗军令的惩罚,二也是保护你,让黄虎做先锋也是因为他稳重成熟,有保护作用。你好好表现,在这乱世,习得一身武艺的赵家公子难道还愁上不去战场?”赵衮听后,心喜而去,无怨言。

而钟小松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先是一惊,惊的是没想到自己深受重用,得此荣幸,二是一惑,自己虽然有些武艺,但也未必是最佳人选,这样做也定会让众将心里不满,因不懂而为困惑,三是一忧,忧的是担心此次与梁如冰同行,自己怎么样到是无所谓,只是那荒蛮之地,一个女子要是出了什么危险,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这一惊一惑一忧,弄的钟小松心里是五味杂陈,矛盾的很。

正在这时,“咚咚咚”房门响了,“请进。”钟小松头也没回。

“哎呦,这么积极啊,在收拾东西呢?”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身着绿衣的年轻女孩儿蹦跳着进来了。

“哦,乐菱,你怎么来了?”钟小松问道。

“怎么?许我梁姐姐来,不许我来吗?”赵乐菱调皮的反问道。

“别瞎说,你梁姐姐什么时候来过我这?”钟小松反问道。

“这里来没来过我是不知道,但每天晚上都花前月下的我可知道。”赵乐菱反讥道。

钟小松的红了脸。“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这样······”

“怎么?不好意思啦?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梁姐姐是叫我来叮嘱你一声衣服什么的要带多几件,那里的虫子可是又多又毒的。”赵乐菱一边到处看钟小松的房间一边说道。

“哦,原来这样。那替我谢谢你梁姐姐。”钟小松连忙去找几件厚衣服。

“你就谢谢我梁姐姐,不打算谢我吗?”赵乐菱又刁难道。

“哦,也谢谢你。”钟小松连忙补给她这句。

“光说就行啦?一点诚意都没有。”赵乐菱说。

钟小松把衣服装进去,用力系好,回头说:“那你想怎么样?”

“这么跟你说吧,这次出征呢,我父亲没有叫我去,而我父亲又非常的器重你,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去和父亲求个情,就说这次也带上我吧,哪怕是给你们当个副手也行。”赵乐菱终于说出了来这的目的。

“不行。”钟小松斩钉截铁的说,“绝对不行。”

“为什么?”赵乐菱不干了。“你要是不去帮我求情我就把你和我梁姐姐的事捅出去。”

“你怎么做都不行,赵将军没让你去是因为南蛮凶险,你年龄尚小,又是个女孩子,担心你的安危,就算我去求他也没用。再说我也绝不会去帮你说这件事,我和赵将军的想法一样,你不能去。”钟小松说。

“好你个没良心的钟小松,你不帮我我自己去想办法。哼!”说完赵乐菱一跺脚,扭头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你最好放下这个念头,不可能让你去的!”钟小松喊道。

“不要你来管!大笨钟!”赵乐菱的骂声从远处传来······

第二日,风和日丽,柔和的晨光早早的普照了整片巴蜀。

城下,操场。

浩荡的人马比第一缕光更早的来到了这里集合,这些都是二十多岁的血气汉子,个个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他们听说要去南征晚上都兴奋的睡不着觉,久经沙场的老将看着他们想起了当年第一次出征的自己,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赵云在城楼上,钟小松在城下看赵云旁边一小将被旁边的人押着,那人长得十分面熟,定睛一瞧,那人却是“自己想办法”的赵乐菱,钟小松心想道“原来是想女扮男装偷偷混进来,却没想到被将军发现了。赵将军可真是神人。”

赵云对着下面铿锵有力地说:“将士们,国家的未来就拜托给你们了。赵某在此向你们壮行了!”说罢一碗酒喝光,大声下令道:“出发!”浩浩荡荡的上千人马离开了城池,前往成都。

那队人马领头的一人,年龄稍长,长得彪悍勇猛,身着一身黄色战袍,手拿一柄又粗又短的钢枪。此人正是赵云第二义子,曾名噪一时,一人连斩曹军六员上将的黄邴暹,黄虎。

身后是两位少将,都身穿铠甲,但能看的出那是一男一女,男的是身着红袍银铠手拿亮银拜龙枪的钟小松,女的是身着束身白衣腰间别剑的梁如冰。

······

傍晚时分,已到成都,这是钟小松生平第一次来到巴蜀之都,却来不及欣赏此处繁华之景,那些士兵也同钟小松一样,在昨晚的或兴奋或不舍五味杂陈的心情影响下,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的他们,在一天的行程后把新鲜感渐渐消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疲倦。匆匆吃完饭后都去睡觉了。

第二天,黄虎部队清早吃完饭与大部队在一起集合在国都练兵场,足有上万人之多。

城墙上,诸葛亮坐着四轮车被人推至正中间,顿时,全场寂静,静到能听到未眠的蛐蛐叫声。

诸葛亮轻挥着羽扇,指向众将士转身对身旁马谡说道:“我川蜀之地男儿热血依旧,自古英雄出少年,这是我国之福啊。”马谡也笑道:“哈哈,是啊是啊,此次出征必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诸葛亮转回头,羽扇指向下面,说道:“众将士听着,南蛮祸乱,孟获造反。今日,我奉当朝天子刘禅之命,率兵出师,讨伐南蛮。众将士多为少年英雄,此次率大家出征一为大家血气方刚,年富力强,二为历练,增长经验,好为日后讨伐残贼做好打算。话虽如此,大家也不要轻敌,我对士兵的要求只有一个,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命令行事。凡有违令者,皆斩!我知道大家都是热血男儿,身为大丈夫就该征战沙场,马革裹尸,为了家里的妻儿老小,为了那一块安稳的土地,杀!”

“杀!杀!杀!”场上万人齐喊,声音震天。

“出发。”诸葛亮羽扇一挥。两万多的兵马浩浩荡荡离开成都,前往南中。

不到十日,诸葛大军沿水路自成都快速到达僰道,而后诸葛军师下令兵分三路,开始分兵行动。

东路马忠军自僰道向东南的牂柯郡进兵;中路的李恢军自驻地平夷沿小路南下益州郡,偷袭孟获的后方;黄虎、钟小松等人从属于诸葛亮的西路主力约一万五千人自僰道折向西面,进军到安上一带。

此时正值高定军队在定筰、卑水一线,诸葛亮发现决定果断出击,大获全胜,高定主力不得已撤退到邛都,诸葛亮乘胜追击,此时,高定率领残部两千人在邛都城内誓死抵抗,无奈诸葛大军势如破竹,两千多人全军覆没,高定战死,诸葛大军攻占邛都。

听到此消息后,孟获率部队撤回老家益州郡,诸葛亮大军就此展开追击。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