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十四章 大战
第十四章 大战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十四章 大战

春末。

布满美丽花纹的蛇在觅食,有毒的蚊子在嗡鸣,寻找着新鲜甜美的血液。

云南,益州郡,南蛮古国,滇国领地。

一彪形大汉坐在一张虎皮椅上,那人身披棕色兽袍,头戴孔雀翎头盔,满脸胡须不修边幅,瞪大的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

“妈的!”

那人用力砸了一下座椅后的墙壁,“蜀国的崽子们怎么这么快!难不成是飞过来的?”

“大王息怒。”一个身长八尺却长得细长的人走上前,说道:“蜀贼多为汉人,如今在我彝族领地,气候潮湿而又炎热,再加上山高路陡,量他们有有天大的本事也攻不破我这益州郡。”

“怎么?你想让本王做缩头乌龟不成?”那大汉眉毛一挑,怒道。

“当然不是了。”那细长的人笑道:“大王生的魁梧雄壮,威风凛凛,怎么能做缩头乌龟呢?”

“那你说,怎么办?”那大汗问。

“大王难道忘了吗?您手下三洞元帅,各个力大无穷,手下士兵勇猛无比,且已经囚在笼中很久,恨不得马上出来茹毛饮血了。如今若是派他们一齐守备五溪洞的蛮寨,蜀军是无论如何都攻不进来的。”那细长人说道。

“哈哈哈,好你个金环蛇,果然是本王的心腹,我怎么把他么仨给忘了。”大汉笑道。

“大王下令召集他们,一定会大败蜀军,旗开得胜!”被称作金环蛇的人说道。

“哈哈哈哈,”那大汉笑着站了起来,看着金环蛇道:“传令,叫第一洞元帅金环三节,第二洞元帅董荼那,第三洞元帅阿会喃,率领所有士兵全部到五溪洞汇合,共御蜀贼!”

······

云南,五溪洞前方三里处,蜀军安营扎寨。

一探子来报:“军师,已经打探明白,前方五溪洞确实有南蛮重兵把守,问了当地的百姓,是孟获调遣了他手下三洞元帅过来。”

“哦?三洞元帅?”诸葛亮摇了摇羽扇,对着在座的各位将领说道:“早年我在隆中之时,便知道这孟获手下,猛将颇多,这三洞元帅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三位。第一洞元帅名叫金环三节,手下有一支大象部队,第二洞元帅名叫做董荼那,第三洞元帅叫做阿会喃,这三洞元帅皆勇猛善战,但后两位忠义不足,故金环三节是三人之中最为棘手的一位,在座的各位要多加小心才是。”

站在黄虎身后的钟小松心想:“怪不得人们都说诸葛军师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原来早在隆中之时,便把天下的形势都摸清楚了。”

众人也纷纷在心里赞叹。

诸葛亮接着说道:“蛮兵凶残,又有大象,但凡是动物都是怕火的,我军可以诱敌出战,引到前方山谷处,然后派下伏兵,燃烧杂草团,火药,定能大胜蛮兵。传令,魏延任先锋,率领两千兵马前去叫阵,记住,只败不胜,诱敌深入。”

魏延道:“得令。”

诸葛亮接着说:“黄虎、张翼各率领一千人马在两侧山坡,发现敌军到达山谷处,点燃火器,待敌军中计,大象慌乱之时,三路夹击,必能大破敌军。”

黄虎、张翼道:“得令。”

兵贵神速,三日之后,魏延率士兵已经兵临洞外。

魏延勒马喊道:“南蛮子们,给我听好了,你魏爷爷来了,还不快乖乖的把项上人头割下来给我送来,省的爷爷动手!”

三洞元帅大怒,寨门打开,杀声震天,众多身着彝族武士服装的士兵冲了出来,排成一字,紧接着又有大象兵种冲了出来,尘土飞扬,就连土地都颤了起来。前排的士兵纷纷让出路来,象兵上前。为首的一人骑着一只硕大的灰象,那人正是象兵首领,第一洞元帅——金环三节。

金环三节举目一望,笑道:“哈哈哈,先前就听说蜀汉士兵如何威猛,如今一看,只是谣言啊!”周围的人也都哈哈哈笑了起来。

魏延大怒,拍马扬刀,“贼人受死!”

南蛮中杀出一位将领,正是第三洞元帅阿会喃,手拿一柄弯刀,怪叫着杀了出来。

“乒乒”两声,一回合过去,魏延佯装打不过,拖刀便走,蜀军顿时大乱,丢盔卸甲,向后逃窜。

阿会喃向后一挥手,金环三节大笑:“给我杀啊!全军出击。”

顿时,象兵,骑兵,奔出;杀声,怪叫声,四起。

都说蛮兵凶狠,确实不假,凡是被追上的,不是惨死于弯刀之下,就是死于象蹄下,变成肉泥。

终于跑到了山谷处,两侧的黄虎、张翼二人,看蛮兵已经全部进入了包围圈,大声下令道:“点火!”

枯枝杂草组成的团子被点燃,推到山坡下,大象惧火,看到火团,大惊。胡乱逃窜,不听指挥。刹时,蛮兵被踩死的,被大象撞死的,被火烧死的,不计其数。

大象或死或伤或逃走,黄、张二人下令:“兄弟们,给我杀!”

“杀啊!”蜀兵冲了下来,魏延也率兵回头厮杀。

钟小松驾着一匹赵云所赠白马,挺枪随黄虎杀了下来,看到那金环三节已被大象甩于马下,刚刚上马,就看到一红袍银铠的人冲着自己冲了下来,刚要拿刀招架,岂料钟小松马快枪快,一枪刺死金环三节,顿时,蛮兵大乱。

董荼那、阿会喃看见第一洞元帅被一骑白马持银枪之人人刺死,大惊,阿会喃大呼:“难道是当年长坂坡英雄赵云来了!”

蛮兵一听赵云来了,又大乱阵脚,跑得跑,逃的逃。

至此,三洞元帅大败,金环三节战死,另两人逃回益州郡孟获处。五溪洞被蜀军占领。

蛮王孟获大怒:“你们两个废物!给我拖出去杀了!”台下阿会喃、董荼那瑟瑟发抖。

“蛮王不可。”金环蛇上前说道:“两位元帅只是中了那诸葛奸计,罪不至死,况且,两位元帅与其他洞主交好,不如日后战诸葛不过可由他们去请其他洞主相助。”

孟获思索一下。道:“如此,也好,你们两个退下吧。”

这两位刚刚退下,一蛮兵匆忙跑到帐内,“报报报······”

孟获心中一慌,问道:“快说,什么事?”

“蜀,蜀军已经来到郡外了!”蛮兵道。

“什么!”孟获一拳砸向墙壁,“好你个诸葛,欺人太甚了!”孟获抽出弯刀,吼道:“给我杀!”

重兵出动,孟获为首在前,那孟获身穿犀皮甲,骑着赤毛牛,放眼一望。看蜀军为首两人神采奕奕,气宇轩昂,更加让他十分生气。

于是下令,吼道:“杀!”

南蛮士兵如潮水般扑了过来,蜀军打头阵的王平、关索二人与蛮兵相斗数回合,战之不过,率部队回撤。

孟获本就力大,蜀军敌他不过,看此情形,更加骄傲起来:“没想到蜀军竟都是些鼠辈,给我冲!”

这时,身边金环蛇阻挠道:“大王不可,诸葛诡计多端,恐有伏兵,小心中计啊!”

孟获怒道:“婆婆妈妈的!你也是中原那些胆小鼠辈吗!”于是率军前冲。

待南蛮王孟获入峡谷后,峡谷两侧突然蜀军四起,像从草里面钻出来的蚂蚱一样,密密麻麻,张嶷、张翼二人率众军从两路杀将下来,王平、关索大笑:“孟获!你中我丞相的计了!哈哈!”回马夹攻。

孟获大呼:“不好!”想问金环蛇该如何是好,可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了?

忙掉头回撤,可在这密密麻麻的蜀军包围之中,哪能撤的出去?

此时恰好魏延拍马赶到,瞅准孟获,战马贴身而过,魏延轻舒猿臂,把孟获揪了过来,生擒了他。

······

蜀军营帐中,各将士一片欢愉,诸葛军师摇着羽扇道:“此战众将士皆勇猛善战,特别是年轻的少将们,让我们这些老人看到了我川蜀的未来啊。”

年轻的几位纷纷道:“军师说笑了。”

诸葛亮又接着说道:“此战之中,要格外嘉奖几位少将,王平、关索等人不必多说,不愧于你们的父亲;另有一位我不太认得,那位一枪刺死了金环三节的少将是哪位啊?”

钟小松上前一步道:“是在下,鄙人钟小松,为赵将军手下士兵。”

诸葛亮道:“子龙的人,果然是神采奕奕,勇猛善战,好像子龙年轻时一般,怪不得那些蛮兵都以为是子龙亲临战场啊,哈哈哈。”众将士也跟着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一彪形大汉被捆着双手推了进来,那人正是刚刚被生擒的孟获。

看那孟获虽然被擒,也没有半点求饶的样子,反而是哽着脖子,斜扬着头,一副谁都不服的样子。

诸葛亮轻轻向外挥下羽扇,示意那士兵退到一边,走到孟获身边道:“南蛮王,身体可好啊?”

孟获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诸葛亮道:“孟获,今日你被我军生擒,你可服气?”

“不服!”孟获喊道:“我受了你们的奸计了,我不服!不服!”

“哈哈哈,”诸葛亮笑道,接着转向众人接着说道:“蛮王孟获如今被我军生擒,却不服气,依众位将军看,这该怎么办啊?”

在座的各位七嘴八舌地说着“杀了他”或“关进监牢”之类的话。

诸葛亮摇着羽扇微笑看着大家,那孟获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好像生死这类的事情从来就与惧怕两个字是不挨边的。

不发一言的钟小松看着孟获这副模样,心里不禁唏嘘道“可也是一条不畏死亡的好汉了,可惜走错了路,唉,这回他死定了。”

正想到这,诸葛亮看着孟获周围的士兵道:“既然蛮王不服,那么,就把他放了吧。”

那士兵一怔,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只是他,周围的众将士都是一脸不解,但最吃惊的还要是孟获,抓到自己又放了?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可诸葛亮就是要放虎归山,又重复了一遍道:“把蛮王放了。”

那士兵走上前去,解开了捆绑孟获的绳子。当年,也有那么一位不服输不怕死的将领,叫作严颜,张翼德张将军重情义放了他,严颜备受感动,主动投降,加入蜀军。无奈此时诸葛亮固然比张飞要更懂得人心,那孟获却是不通情理。非但没有感动,反而是一脸狂气,对着解开自己绳子的士兵呵斥道:“滚开!”

然后又是不言感激,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蜀军的领地,回到自己的地盘。

钟小松心中自是十分吃惊,虽然很早就听闻诸葛亮的心思计谋远高于常人,但对此放虎归山的行为仍是大为不解。

正这时,诸葛亮说道:“放虎于山林,无异于兵家大忌,众将士一定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在座的各位纷纷点头道“是啊。”“为什么啊?”

诸葛亮道:“众位有所不知,这孟获深为当地人所信服,深得人心,而南方叛乱,正是这孟获勾结当地众豪强所为,若是杀了他,恐怕其他豪强非但不会势头减弱,反而会变本加厉,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只有让他真正的心服口服了,才能保得我川蜀一片安宁啊。”

众将士纷纷点头,而诸葛亮,却望向了北方。

······

至此之后诸葛亮又用各种计策先后共擒得孟获五次,均以孟获并不服气为由放了回去,直至第六次,才出现了一些变故。

银坑洞。

蛮兵千人,密密麻麻。

孟获刚刚对着士兵讲了一番鼓舞士气的话,士兵们正在高呼着蛮王的名字,孟获转而向身边一人说道:“你去请木鹿大王前来助战。”

正值这时,一探子匆忙来报。

“报大王,不好了,那蜀军已经来到城外叫阵了!”

孟获一惊,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孟获道:“哪位将领愿意为我出战啊?”无人回答。

孟获又问:“哪位将领愿意为我出战啊?”

这时响起了一位女子的笑声:“哈哈哈,我愿意出战。我虽然是一女子,但愿为你出战,大王。”

只见此女是皮肤黝黑,眉若刀裁,鬓若刀削,身着豹皮衣,头戴孔雀翎。这人正是孟获之妻、人称刺美人的祝融夫人。

出城,迎敌。两边士兵均一字排开,为首的将领立在最前。

这一边,为首两人,分别是张嶷、马忠。另一边,不必多说,正是祝融夫人,只见祝融夫人座下是火炭般的马匹,唤作小赤兔,手拿一柄丈八长标,背后五口飞刀。

张嶷笑道:“这南蛮的男人们都死光了吗?竟派出一位女子出战?哈哈哈”

祝融不语,拍马袭来。

不出一回合,张被祝融一飞刀射伤,马忠一看不好,赶紧来助阵,却不曾想被绊马索绊倒,这两人纷纷被祝融擒了回去。

初次挑战,蛮军大胜,击退蜀军。

第二日,魏延、钟小松二人奉军师之命,又来门外叫阵。

祝融出城迎敌,遥望对面二人,一人是身着绿袍,手拿长刀,另一人是手持银枪,红袍银铠。祝融看这二人气宇不凡,绝非昨日那两人可比,心里暗道:需小心才是。

魏延出阵,叫到:“敌将听好了!你赶紧把昨天那两个人送出来,否则你魏爷爷可不客气了!”

祝融道:“昨天那两个人,早就被我家蛮王挖出心肝下酒了!”

魏延大怒,拍马前去,战的十几回合,祝融使出飞刀,被魏延轻轻一夹,夹在腋下,却装作被打中的样子,逃了回去。祝融担心有诈,但看那魏延确实是被击中的样子,不可放虎归山,遂紧追其后,却不想魏延突然勒马,转身,借着腰力一刀砍了过来,祝融横标去挡,可女人哪里是魏延这等壮汉的气力大,就被活活压下马来。魏延杀得眼红,一刀砍了下来,只听“砰”的一声,被钟小松一枪隔开,一个猴子捞月,把祝融夫人提上马来。

对魏延说:“魏将军,丞相可有令要抓活的。”魏延不说话,哼了一声。

而后在诸葛丞相交涉下,用祝融夫人,换了张嶷、马忠二将,但这次战斗,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

傍晚时,木鹿大王受蛮王孟获之邀前来助战。

那一战,只见那木鹿大王是口念咒语,手里拿着铃铛,座下一头硕大白象,周围士兵也都像原始部落中的巫师一样,身上仅披着一张兽皮,手里拿着或刀或矛,嘴里发着怪叫,座下也没有马匹,都是些头上绑着尖刀的公牛。

远望,只见那木鹿大王身后一片尘土飞扬,隐隐约约听的出些声响,看得到些模样,尽是些虎豹狼虫,毒蛇猛兽,磨牙吮血之类,利爪拍在地上,沙沙作响。

这支部队,就在蜀军城前,等待着蜀军出击,上去把他们撕成碎片。

蜀军城门打开,出来数百骑军马,领头的是钟小松、魏延二人,诸葛在最后观战。

只见那木鹿大王口中念念有词,那铃铛是摇的越来越快,毒蛇猛兽,叫声震天,诸葛亮摇着羽扇,轻轻一声,

“出击。”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