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十六章 剑客
第十六章 剑客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十六章剑客

风过,吹落了树叶,吹黄了草地,吹开了卧室里棕色的木窗,吹醒了游子朦胧的睡眼。秋天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悄悄来临,用色彩代替语言,告诉着人们,盛夏,结束了。

钟小松轻轻起身,披上外套去关窗,生怕吵醒了躺在床上的佳人。

“不用关了,吹吹风挺好的。”身后传来了柔美的声音。

“哦,你醒啦?还是关上吧,你有孕在身,身子弱,别吹病了。”钟小松说完关上了窗。

“我哪里有那么虚弱啊。你一会儿要去见父亲吗?”梁如冰问道。

“嗯,应该是很着急的事情吧,要不然父亲也不会让我一早就去见他。”钟小松回答。

“那你多穿些衣服,别着了凉,要是又要带病打仗的话,无论多么着急都要告诉我一声。”梁如冰嘱咐道。

钟小松穿好衣服,走了过去,轻轻的刮了下梁如冰的鼻尖,说道:“知道啦,我办完事马上回来陪你。”

梁如冰笑道:“嗯。”

一片严肃,开会的大厅。

钟小松走到门前,“讨逆将军。”两位把守的士兵问好。“嗯。”钟小松点头示意。进入大厅,向各位问好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刻钟后,赵云前来,坐到正中的位置上,“将军好!”众位齐声站起问好,赵云示意座下后,说道:“今天召各位来,是有点事情和众位商量。不知道众位是否听说了这些日子,民间出现一位剑客,因为频频伤害我军部下,搞的我军之中人心惶惶。”

李岩、黄虎等人道:“回禀父亲,听说了。”李岩又接着说道:“儿臣曾派人下去捉拿此人,却没有结果。只是知道此人是这一年之中才开始犯案,专杀我军之中留着八字胡须的人,并且手拿一柄青剑,剑法极高,身法极快。”

“呵呵,”赵云笑道,“此人自称为‘无名’,是从东吴那边来的剑客,杀人的原因我也不算清楚,只是知道此人不仅剑术高超,轻功、射术也是极好。”

赵衮起身道:“父亲英明,竟然可以知道这么多!”

赵云又道:“你们知道我是如何知道的吗?”众将疑惑,赵云从座旁拿出一封信,说道:“这是今早在我门前发现的,信是那个剑客写的,信上说他来自东吴,唤作‘无名’,想与我于三日后切磋下剑术,如果答应了,就今日正午鸣鼓十下,如果不答应,他便会一天杀一人,直至答应他为止。”

赵充噌的站起,骂道:“大胆贼人,竟然如此张狂,不劳父亲大驾,待我抓到他,非在他身上戳百十个窟窿!”

“坐下!”赵云令道,“你可懂得剑术?”

“不懂。”赵充回答。

“你可能把他抓到?”赵云又问。

“不能。”赵充无力的回答。

“你们谁是懂得剑术的?”赵云问道。李岩、黄虎、钟小松起身,都道:“略知一二。”

赵云欣慰一笑,拿起自己佩戴的宝剑,看着众将士说道:“剑术,乃是练武之人最高级绝学,剑,是变化最多而又最精妙的兵器,只会枪法是不行的。你们听好了,传令下去,今日正午,城楼之上,鸣鼓十声。三日之后,我必用宝剑,斩下那贼人头颅!”

三日后,风刮得很凶。正午刚过。

一身着青衣,背着青剑,头戴斗笠的男子走了进来,风吹起他的衣襟。没有人拦着他,因为将军的命令,今日若有剑客前来,全不阻拦。没错男子就是一年之内杀了三十多名蜀军的“无名”。

无名解下系在腰间的酒葫芦,迎着风,“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他喝的十分豪爽,漏在外面的酒,留在了他浓密的胡茬上,弄湿了他的青衣。

“你终于来了。”赵云冷冷地道。

无名没有说话,只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几个人,然后仿佛是没有听到刚才的问话一样,说:“在哪比?”

“哈哈哈,”赵云笑道,“果然是江湖中人,气宇不凡,不过你触犯军法,我今天不会留情。请!”赵云拿起剑,走了出去。

无名冷笑,哼了一声,拿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大口,跟着赵云走了出去。

树下,遍地的落叶。周围布满了来观战的士兵,有的心中为年纪已经很大的赵云捏了一把汗,但大部分都信心满满,也难怪,蜀人之中,都知道当年威震华夏的赵子龙,在曹军中七进七出的人物有多么厉害。

钟小松此刻却不在这里面,他在另一边忙的焦头烂额,因为梁如冰早上突然发烧,头痛的厉害,又是召医,又是喂药,他已经无暇关心这边的情况了。

“啪”的一声,喝光了的酒葫芦和斗笠一起被扔在了地上,无名从背上抽出自己的青剑。

赵云问:“你不穿盔甲的吗?”

“我没那个习惯。”无名回答。

赵云听完,也卸下了自己身上的盔甲,说:“征战多年,习惯了。”把盔甲放在一边后,抽出了自己的宝剑,金光闪闪。

赵云道:“请。”

无名也不客套,起身就是一剑。那出手速度却是快如闪电,犹如惊雷,力道凶猛无比,赵云侧身闪过,心里不禁叹道:“好剑法!”

两人你来我往,剑法都是极快,众人心中叹道:“将军果然是武艺高超,但那无名也并非等闲之辈。”转眼之间,已从正午战到黄昏,赵云已经喘了粗气,但依然是十分喜悦,那人也被汗湿透了衣服,十分疲惫。

赵云说道:“后生,好剑法!老夫好久没打的这么痛快了!现在太阳已落,不如派人摆上火把,你我喝口酒再战?”

无名道:“好!”

赵云派人送来了牛肉与米酒,席地而作,大口喝了起来,那人不吃赵云赠与的食物,倒是咕嘟嘟喝了一坛子酒,又捡起地上的酒葫芦,装满了放在石板上。

火把闪耀,把这里照耀的和白天一样。

“后生,来吧!”赵云大喝一声,又与无名战到一起。

却说另一边,钟小松喂完碗里的最后一口药,摸了摸梁如冰的额头,不烫了,这才安心。梁如冰有些疲惫,渐渐地入睡了。

守护在梁如冰身边的钟小松这才心想,也不知道将军和那无名战的结果如何,这么久了,应该是结束了吧?为什么没有人前来通知结果呢?将军武艺高强,应该没事的。这时,一个身高巨大的男子在门外吵到:“让我进去!”钟小松一听,对外面说:“不要喧哗!”说罢,那个男子已经闯了进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钟小松在蛮荒时认得弟弟,代乌之子——代略。

“哥,姐姐怎么了?”代略问。

“哦,原来是你啊,你姐姐生病了才睡着,你说话小点声。”钟小松回答。

那代略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可怜巴巴地低下了头,钟小松又问道:“你知道赵将军和那无名战的怎样了?”

代略答:“不知道。我这就去问。”

过了一会儿,代略回来了,轻声进门,悄悄地对钟小松说:“还在战。”

钟小松眉头一皱,看了眼已经睡熟了的梁如冰,悄悄的把自己的手从梁如冰手中抽出,拿起佩剑,起身和代略一同前行。

另一边,赵云与无名又是战了数百回合,两人都对对方剑法渐渐熟悉,可剑术却在伯仲之间,谁也碰不了谁。

周围的人着实看的花眼,不懂剑法地心里想这二人武艺极高,恐怕不能分出胜负,可懂得剑法的诸如李岩等年纪稍长者,却是面露忧色。心中十分担心。

原是高手过招,若两人武艺处在伯仲之间时,拼的就是体力了。而赵云年纪已大,这般比拼明显是会吃亏,那无名却正值壮年,这般下去,恐怕赵将军哪一招由于体力不支而缓出了两秒,就会有性命危险。

观战的小兵不知道将军危险,像李岩、赵虎等经验颇丰的将领怎能不知?

但说好的决战便不容其他人出手了,否则便违背了江湖道义,李岩看那赵云体力越发不支,一声喊道:“二位停手吧!”

赵云与无名各退一步了,喘着粗气看着李岩。

李岩接着说:“如今天色已晚,赵将军,您还有重要的批文没有答复,恐怕会耽搁了明日的公事,不如这样,您二位可休息一晚,明日下午再战如何?”

赵云心中明白李岩的想法,心中知道这么做未眠有些小人之嫌,但大丈夫不逞匹夫之勇,不如先休息一晚,想想破解之法,明日再战也不算使诈。

赵云还未开口,无名先开口了:“赵将军既然还有公务,那明日再战也好。哈哈哈!”

说罢,收剑,喝了一大口酒,大踏步离去。

赵云心想:这厮好狂妄的家伙。

等钟小松匆忙赶到时,只看到了那人离去的背影,无暇顾及那人,连忙去扶体力不支的赵云,钟小松问道:“将军,刚才那人武艺如何?”

赵云回答:“就是换我年轻之时,剑术也不在我之下。”

钟小松若有所思,这普天之下,这江湖之中,究竟有多少位如无名一样,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手,可怜他滥杀无辜,不然一定是一位英雄豪侠。

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就体力透支了的赵云昨晚出了一身的汗,风一吹,得了严重的感冒,头脑烧的厉害。恐怕是不能出战了,但本就用计逃了一次,这次再不赴约,恐怕会被天下的百姓取笑,可若以这种身体情况出战,则必败无疑,赵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当当当”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进”。一个看门的士兵进来,对赵云说:“报告将军,李严(李岩)将军求见。”“哦?让他进来”赵云说道。

“参见父亲大人。”李岩拜道。

“深夜前来,咳,咳,所为何事?”赵云咳嗽着说。

“父亲,您的身体怎样?”李岩问道。

“无碍无碍,咳咳,只是有些风寒罢了。”赵云咳嗽着答道。

李岩面露焦急,说:“恕孩儿直言,今日父亲与那无名一战,那人与父亲的剑术不分伯仲,而父亲年岁已大,今又感了风寒,明日一战,恐怕凶多吉少。”

“你跟随我多年,说话不必拐弯抹角,哪是什么凶多吉少,是必败无疑!”赵云说。

“那父亲可有什么良策?”李言问。

“还能有什么良策!但愿明日我的身体会好起来吧。”赵云答道。

“那不如明日由我替将军出战吧!”李岩说道。

“这怎么行,是我应允无名出战,怎么能找人代替。”赵云说。

“无名是要求与将军一战,但天有不测风云,将军偶感风寒,这时谁都未曾料到的,而且,我跟随将军多年,那人要是谋个名声,立个地位,先胜了我也达到了目的,而日后将军若是身体好了,再与他一战也不算毁约。更何况,将军是蜀军领袖,镇守此地,若出了什么不测,恐怕对少主及蜀国的百姓没法交代啊!”李岩这一番话恰好打动了赵云的心,心中一想确实有道理,但又想到了什么。

赵云说道:“此话有理,但是······”赵云迟疑了一下,李岩说:“但是儿臣不是那无名的对手。”

赵云说:“正是此意。”

李岩辩解道:“儿臣自知剑术不如无名,但明日若是那无名真与儿臣一战,儿臣也自有应对之法,毕竟随将军走南闯北几十载,论经验,他是不如儿臣的。”

赵云叹了口气:“哎,也只有如此了。”

······

第二日,赵云的病并未好转,反而是有些加重,但他还是执意要去亲自接见无名,并观战李岩与无名的一战,另一边,梁如冰的病症虽有好转,但仍未好透,早上仍然会咳嗽,钟小松虽然想去观看,但是心中不忍把生了病的妻子放在这里,只好在其身边守护。

无名总是伴着烈风,饮着酒来的。

就像他总是一袭青衣,一把青剑一样,这一日也是一样。

“你来了?”赵云说。

“没错,”无名大口咕嘟咕嘟把酒喝完,晃了晃酒葫芦,确认没有了,擦了把嘴说:“来吧。”

赵云说:“实在抱歉,昨日我偶感风寒,所以······”赵云话音未落,那无名就摆手说道:“先杀哪个都一样。”

赵云脸色一沉,但也不禁叹道:“真是个又狂妄又聪明的人。”

李岩拿出宝剑,这把剑却要比寻常的剑长上那么一点,战场之上,若是两人武艺持平,武器长一点的总会占那么一点优势。

剑出鞘,风轻吟。

无名一脸蔑视,冷冷地看着李岩,李岩一剑刺来,李岩的剑法却与赵云不同,是在跟随赵云之前自己习得的,无名看到套路不同,出乎所料,不禁“哦?”了一声。招架过去,你来我往,前三十回合李岩仗着剑长,拼了个旗鼓相当,但只有李岩明白,他自己已经招架不住。

无名剑法刚猛,势如破竹,每一剑都像一道炸雷,每到双剑碰触之时,李岩都感觉手中的长剑都像被一把巨斧重重地砸,每接一下,虎口便麻木了一分。

站在赵云身边的赵乐菱对剑法是一窍不通,看得不是太懂,但看见父亲与其他人面露焦急,心中也未免好奇,贴耳问赵云:“父亲,大哥和那无名谁更厉害?”

赵云道:“你大哥恐怕撑不住了。”

赵乐菱问:“那大哥还能撑多少回合?”

赵云道:“不出十招!”

风未停,剑未止。李岩已经只剩下招架之力,握剑的右手已经被震的通红。那无名的剑法共有十七路,每一路又包含着十七种变化,每一剑使出来都是蕴含着深刻的内力,是把剑法与内力完美的融合,故使出的一招一式,都像惊雷一样,疾速而刚猛。

李岩已经渐渐乏力,出手明显慢了半拍,无名却也同样慢了下来,随着李岩的节奏打了起来,可力道不减,李岩的招式越来越慢,无名也随之减慢。

就这样又相互拆招十几回合,李岩的剑路用完,又从头开始了一遍。无名却突然收手不动,李岩也得到空闲,俯下来上身喘着粗气,看着一脸轻视的无名。

无名道:“我之所以没一开始就杀了你,是因为我想看看你这套剑法使完是什么样子,看来不过如此,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不配用剑,更不配死在我的手里。”

纵使李岩经验丰富,不易动气,但听到此话,也是勃然大怒。虽不言语,也在霎时挺剑刺来,无名的剑却早就从空中斩下,“当”的一声,李岩长剑被从中间削断,无名目光一斜,看向李岩,杀意顿起。

一剑划了过来,那一剑,是又快又猛。别说是肉做的脖颈,便是石做的、铁做的,这一剑也是能齐齐把它削断。

赵云与众围观者心中一颤,暗道:“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住手!”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喊止住了那一剑,就在离李岩脖子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李岩回头一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看到那人,心中却顿时充满了惊喜,叫到:“钟小松!”

迎着风,刚刚跑来的钟小松额头还闪耀着汗珠,他嘴角上挑,喊道:

“丁猴儿!”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