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十八章 北伐
第十八章 北伐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十八章北伐

冬日,北国飘着雪,相隔不远的两座坟前,一位身着布衣手拿银枪的男子手拿着酒坛,一会儿大口喝酒,一会儿又似在说着什么。他好像是特意来看望的,天黑就驾马回去了,迎着风雪来,伴着风雪归。

光阴似箭,日子又是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地溜走,就像你不会知道小草什么时候会发芽,百合什么时候会开花。

227年的春天,川蜀在得到短暂的和平之后,日渐昌盛。

赵云所在的汉中,城内也一片欢愉,百姓安居,商贾往来,但身处乱世的他们都清楚,这只是表面的现象,就像深渊表面结的薄冰,说不定哪天就碎了。

士兵们自然是一刻也不敢怠慢,练兵场上的他们依然在挥汗如雨,在看台上指挥着变阵的将领更是显得威风凛凛,雄姿英发。“哥,你看我练得怎么样?”代略擦了擦汗问道,“嗯,这七路枪法你是越发成熟了。”钟小松回答。

钟小松只教了代略这七招,是因为代略头脑愚笨,变化的路数一概记不住,身体又不灵活,不能闪转腾挪,但这几招不需要任何的变动,都是些靠力量使出来的功夫,可就是钟小松自己也不能练到极致,通过这一年半的学习,这七招代略用的是越发娴熟,身体也像本能一样使出一招后不需要想就接着下一招。

钟小松看着代略,心想:就等着上战场一显身手了。说道:“饿了吗?”

代略憨憨地笑:“嘿嘿,代略是有点饿了。”

钟小松也笑道:“吃的马上就送到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一个身着朴素白衣的女子左手拎着饭桶右手抱着孩子来了,钟小松忙过去接,“来,秋儿,让爹爹抱抱。”那是个一岁多的小男孩儿,他倒也是跟钟小松十分亲近,张开手就扑到了钟小松怀里。

“如冰,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打发人来送饭就是了。”钟小松说。

梁如冰拿出手帕为钟小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因为我要亲眼看到你把饭吃了呀,这半个多月你每天都呆在这里,听人说你又不好好吃饭。”

钟小松嘿嘿傻笑了一下,“不是快要打仗了么,将军让我领着多练练,做下调整。”

梁如冰嗔道:“调整到让你不吃饭?”

钟小松说:“没,没,我吃,我吃。”

“姐姐,今天的菜好香!”代略已经打开盖子,大口扒了起来,钟小松和梁如冰看他吃饭的样子都被逗笑了。梁如冰接过孩子,钟小松在也坐下来开始吃饭。

其实不仅仅只是钟小松带领的人在抓紧练习,也不只是赵云的部队正在练习,应该说是蜀国上上下下所有士兵。

这要从半个月前的成都开始说起,春日的天气是一年四季中最美丽的,因为它既不炎热也不寒冷,也只有春风才配的上和煦这个词语。但今年的春风却多了一份激动,因为就是那几天,诸葛丞相上丞《出师表》。

表中所言:“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虑,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

在南征之后的两年里,蜀国兵力日渐强盛,各行各业也都干的有声有色,诸葛亮不忘旧主之恩,秉承白帝城托孤遗愿,决定北伐曹魏,振兴巴蜀。

为了此次北伐,诸葛亮特意派镇东将军赵云率军前往汉中,身为赵云门下上将的钟小松自然也在其中。这些日子他是走不开的,他身上背负着责任,妻子的责任,孩子的责任,还有身为军人的责任,那些东西都成了一种束缚,但他并没有忘记如果有一天,他经过钟家村,他一定会把它染成红色,血一样的红。

228年的春天,随着钟小松在妻子梁如冰额头上的轻轻一吻,他告别了这里,北伐,开始了。

赵云被授予五千军马与邓芝汇合前往箕谷摆出要由斜谷道北攻郿城的形势,以吸引魏军。钟小松等赵云手下上将作为副将跟随前往。

当日,正是春光明媚的日子,鸟语配花香,此时当有一对佳人牵手漫步于桃树之下,随桃花纷飞不时耳语,可谓是十分美妙之事。

但这不会是现实。现实是这一路人马浩浩荡荡,有心杀贼,无意赏花。在距郿城之下不远的地方,停马驻足,安营扎寨。大有明日就要攻破郿城之势。

郿城之内,人心惶惶,守城将领派人打探情况,得知赵云所带蜀军只有五千人马,只道这是蜀军的先锋部队,若被打败,城池必会失手,等于给蜀军让出了一条道路,心想:“我城内有五万兵马,应当先大破赵云,挫伤锐气,方可阻挡蜀军步伐。”遂连夜快马加鞭求援于大将韩德。

第二日,正午之时,赵云兵马于城外五里处一字排开。韩德军刚刚赶到,赵云一望,只见那韩德军马却是一身西凉装扮,密密麻麻,前前后后摆了数排。却说那韩德,也是一身西凉大将的装扮,手拿开山大斧,气宇非凡,正是应了“西凉多良将”这句老话。

此时赵云只有五千精兵,可韩德却有八万,兵力悬殊。可赵云却全无惧色,韩德喊道:“蜀贼听好了,乖乖束手就擒,免得爷爷动手。爷爷的斧子可是不长眼的!”

赵云道:“鼠辈,休要废话!”

韩德怒,旁边一将,王昊请缨道:“将军。容我出阵拿下这老匹夫的狗头!”韩德应允,王昊出阵。

赵云对周边将士道:“谁愿意为我出阵,斩下此人头颅啊。”

赵陵道:“末将愿往。”

赵陵提枪跨马出阵,那王昊一刀挥来,赵陵轻轻闪过,双方交战不足二十回合,王昊被赵陵一枪刺死。

赵陵笑道:“原来什么‘西凉多良将’只是自己夸口而已,哈哈哈哈。”

韩德大怒,拍马前来,一斧挥出,赵陵躲过,来往数回合,心中思量,“此人果然和前面的王昊大不相同。”又是十几回合,赵陵打不过,忙策马回撤,却不想韩德拈弓搭箭,一箭射来。钟小松看的真切,忙喊道:“赵陵小心!”

赵陵一闪,那箭不偏不倚射在赵陵左臂上,赵陵吃痛,第二箭却已经射来,钟小松却早已驾马赶到,一枪把那支箭打落。

赵陵道:“谢了。小心!此人武艺不俗。”

钟小松与那韩德对望,韩德道:“刚打走了一个杂碎,又来了一个。”钟小松不搭话,大喊一声:“驾!”

韩德挥斧,钟小松一接,刚想挥第二斧,却不想钟小松早已看出方向,第二斧不但劈空,还漏出空档,被钟小松一枪刺来,韩德闪过,腰间却被划出了一个口子,钟小松的枪法,一旦得到空隙,便像黄河之水一般,绵绵不绝,气势磅礴。韩德只有了防守的份儿。

不足十回合,钟小松对着韩德的胸口就是一枪,眼见就要被刺到,韩德军中却有人放箭,钟小松忙收手躲避,赵云在身后大喝:“大将对垒,鼠辈竟敢放箭!”拍马挺枪前来,两枪同时刺来,韩德躲避不及,只能用臂来挡,赵云这一枪正刺到了韩德的胳膊上,钟小松挥枪打在韩德背上,将他打于马下,满口吐血,赵云向身后大呼“兄弟们,给我杀啊!”

西凉军大乱,兵败山倒。此战,赵云率五千军马大破曹军八万兵,韩德于乱战之中,弃甲步行而逃。

征战之际,来不及庆祝,没时间奖赏。韩德军战败,司马懿大怒,派大将夏侯楙率关西五路军马共二十余万,前来阻挡赵云。

此时,曹丕已经归天,曹睿继位,但也名存实亡,司马懿被封为骠骑将军,掌管朝中大小政务,手握兵权,此时曹睿亲自率兵西征,遂同意司马之意将夏侯楙调回。

夏侯楙,字子休,沛国谯县人。来头不小,是三国时期曹魏宗室,曹魏名将夏侯惇之子,其妻为曹操之女清河公主。在魏历任侍中、尚书、安西将军、镇东将军,假节,关内侯。此人并无武略,而好治生,性急而又最吝,虽掌兵权,却未亲战。曾一度驻守长安,现被派遣阻挡赵云。

月黑风高。当晚,探子来报,“报将军,曹军派夏侯楙率军亲自来战。”赵云道:“哦?率兵多少?”

探子回答:“听说是有二十余万,”

赵云深思,捋下花白了的胡须,身边的赵陵问道:“父亲,看来此战凶多吉少。”

赵云笑道:“哈哈哈,凶多吉少?他老子夏侯惇都要惧我三分,害(还)怕他个后生不成?”又接着对探子说:“你去把钟将军给我叫来,你下去吧。赵陵,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赵陵告退,钟小松来到赵云帐中,赵云道:“夏侯楙率军二十万前来,你看可有把握?”

钟小松回答:“今日,我军以五千破八万,虽然大胜,但也损兵近千人,这回是二十万,又是上将亲征,恐怕······把握不大。”

“今日之战,你功劳很大,回去定会嘉奖你。把握确实不大,不过夏侯楙此人是个庸才,不成大器,你可有什么好的计策?”赵云问。

钟小松摇了摇头,道:“没有。”

赵云道:“曹军庞大,蜀军兵力不足,丞相与我之辈已经年迈,蜀国的未来还要靠你们,你的武艺与修养甚高,接替我辈的人非你莫属,要努力啊。”

赵云拍了拍钟小松的肩膀,道:“你回去吧。”

两日后的正午,夏侯楙亲率二十万携一众上将前来迎战赵云军,人头如蚁,密密麻麻,却整齐划一,蜀军士兵强装镇定,但看到这百倍的兵力差距,未免脚下战战兢兢。心头浮出一层冷汗。

赵云却全无惧色,大丈夫死有何惧!何况是一位在万人中七进七出,威震华夏的上将!

赵云看着庞大的魏军,一脸轻蔑的说:“来人就是那个过继给我军黄忠刀下曹贼的夏侯后生?”

夏侯楙怒,但还是装作无事,反击道:“不知你军黄关张马四位上将进来可好?”

赵云道:“哈哈哈哈,这恐怕我还要托你去来告诉我!后生,我年纪虽大,但你可敢和我决一死战!”

夏侯楙道:“大丈夫岂能逞匹夫之勇,杀鸡焉用牛刀。你们谁去为我斩下此人头颅?”

旁边无人应答,夏侯楙又问:“怎么,都被一个老匹夫吓到了?”

旁边一人驾马向前,说道:“末将愿往。”却看那将,有个三十二三的年纪,手拿一柄关刀。

上前喝到:“吾乃夏侯部下张炎,放马过来吧!”

赵云一望,对旁边的邓芝说:“这人还拿了一把云长最爱的兵器?”

邓芝一笑,道:“前日,赵云部下将领已经立下大功,我的部下们,有没有人愿意去杀了这贼人啊?”

一人出阵,道:“末将徐江愿往。”邓芝准后,徐江出阵,不及五回合,被张炎斩于马下。邓芝面上挂不住,赵云说道:“此人武艺不俗,恐怕我军中没几个人是他对手,容我去斩此人。”刚要出阵,钟小松道:“不劳将军,我去。”

钟小松还未动,身边传来一抱怨,“什么大的都让你们先去了,就让我杀小的。”钟小松赵云等人一看,却是钟小松认的弟弟代略。

邓芝问:“这是何人?怎么从未见过。”

钟小松道:“回两位将军,这是我在蛮荒之地时曾收留的弟弟,天生神力,但资质不足,只学的几招枪法,却一心想要上战场杀敌,所以小人领他过来。”

邓芝看着有趣,道:“那他怎么连匹打仗的马也没有。”

钟小松道:“这个······一是我的弟弟身体颇重,一般的马承受不了他的重量,二是他,他还不会骑马。”

邓芝刚要说话,那边张炎叫嚷道:“你们难道还要商量个什么计谋不成?还战不战了!”

邓芝对钟小松道:“此人可去?”钟小松迟疑一下,看了眼代略,点了点头。

代略倒是听不太懂邓芝说什么,只是看到了钟小松点头,让他出阵,兴奋的手舞足蹈,叫喊着:“哈哈,我可以去杀敌啦,哈哈,我可以杀大的了!”

钟小松在后面叮嘱道:“小心些!”

张炎却是看的一愣,不知道怎么派出来个个子这么高,却连马都没有的傻子。但心一想,暗道:“还是不管那些了,先杀了此人再说。”

拍马就来,代略看有人过来,也不蹦跳了,挺着长枪,瞪着眼睛看着那人。心中数着:五,四,三,二,一。数到一时,代略向前冲去,张炎马正好赶到,代略长枪一挺,喊道:“我刺!”

却说这一枪,正是钟小松教给代略的第一招,但武功,每个人使出来都是不一样的,这一枪在代略的手中变得力道十足,整整的把那长枪的一半都刺进了马的肚子里。

马上张炎,早已吓得动弹不得。代略又吼道:“我挑!”双臂用力,“啊”的一声,却是把张炎的马和张炎一同从头上挑飞过去,张炎重重摔在地上,吐血而亡。

蜀、魏两军惊呼,赵云于马上喊道:“其力真神人也!”代略哈哈大笑,道:“不过瘾不过瘾,再来,再来!”又直起长枪,向前冲去。

赵云呼道:“小松,掩护代略。众将士,给我杀!”

那被惊呆的夏侯楙哪里还敢迎战,调头撤马,魏军自相践踏无数,丢盔卸甲,四处奔逃,追了有数里,赵云才下令停止追击。

此战,赵云军又以几千人破二十万,虽没有歼灭全部敌军,但重创魏军。夏侯楙事后后悔不已。

隔日,夏侯楙又来挑战,赵云在军队前横枪道:“昨日吓破胆,今日却还敢来战,勇气真是可嘉。”

夏侯楙道:“昨日是我大意,想我堂堂二十万人,一人一口口水都把你们淹死,何惧你们?”

赵云道:“你怎知道我只有这数千人?”接着回头望了望远处的两侧,轻轻一挥长枪,两侧顿时长枪挺立,军旗招摇。赵云又道:“你可还敢派出将士决一死战?”

夏侯楙一望,暗想:“这赵云饱经沙场,十分狡猾,必要小心才行。”

正考虑之际,赵云道:“我再给你个机会,到底敢不敢派人决一死战?”

夏侯楙迟疑,身后却站出一人,道:“老匹夫,休得猖狂!”拿起手中狼牙棒杀出,蜀军这边,代略站出,笑道:“哈哈,又杀敌了!杀敌了!”

那人一愣,昨日所见让他心中突突几下,但既然出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足十秒,被代略一枪震飞狼牙棒,长枪从马脖子到自己胸口贯穿而过,代略推着这一人一马的尸首向魏军冲去。

赵云哈哈大笑,喊道:“给我杀啊!”

魏军又是奔逃,大喊“逃命啊!”或“那不是人!”

正在这时,左边却杀出百骑,领头的那个是人快马快,对着代略就是一枪,那一枪是又疾又猛,代略在长枪刺入胸口的刹那单手握住,用力一甩,那人被甩到空中,却一个翻身,又是稳稳落在马背上,代略捂住伤口,那人一枪杀死一个逃走的蜀兵,大喝:“蜀军听着,谁还敢跑,形同此人!”

声若晴天巨雷,全军镇定,无一敢动。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