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二十章 当关
第二十章 当关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二十章当关

天还微微亮,今日的晨光并没有仁慈地普照着大地,就像上苍从不会眷顾同一个人。但命运却总会不厌其烦地捉弄同一个人。

箕谷,残损的蜀军。

赵云的眉头紧锁,满头银发在此刻显得十分苍老,用手揉着额头。这位年满七十的将军头一次让人觉得他是一位老者,就像普通的老人一样,他也头一次真的觉得自己老了,往昔峥嵘,历历在目,而如今却落败被困于此,不禁叹息。

战神,那位在万人之中手舞长枪七进七出,威震三军、名满华夏的战神,败了。

他抬头望去,尽是唉声叹气的士兵,或许这次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作为疑兵的他们成功吸引了敌军的主力,在远方,诸葛亮率领的主力部队成功地攻下三郡,取得了大胜。但就像狮群取得了胜利,但不是狮王给予猎物致命一击一样,他满是失望。

在赵云的不远处,走来了一脸愁相的邓芝,问道:“赵将军,如今这般情景,您看该如何是好?”

赵云揉了揉额头,道:“我们已经无力再战,若此时逃出去,无异于送命,看来只能暂时在此地歇息了,希望魏军晚一些找到我们。”

邓芝叹了口气:“唉。”

赵云也叹气,但随即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站了起来,问身边的士兵道:“看到钟小松了吗?”

那士兵指了下不远的地方,道:“钟将军受伤,正在那边休息,那个代略也在那边。”

赵云走到钟小松旁边,看到正躺在地上咳嗽的钟小松,问道:“小松,感觉怎么样了?”

钟小松要起身回答,却身体吃痛,赵云忙示意他躺下。钟小松道:“已经上完药了,军医说没有什么大碍,多是些外伤,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赵云道:“哦,那就好,不过看你身体都动不得,这外伤也很严重吧。”

钟小松道:“不打紧的,只是些淤血,用不了几日就会好的。”

赵云道:“嗯,希望能在这个地方平安地多呆些时日吧。那个叫钟成空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钟小松不言,但眼神却突然变的坚决。

残损的士兵、暮年的英雄。对立面就像天平,有一方的落寞,也必有另一方的喜悦。

魏军城内,士兵们都一脸欢愉,尽情地品尝着胜利后的果实,夏侯楙正在与众将士把酒,中间是跳舞弹琴的歌女,夏侯楙的脸喝的红红的,一边享受着别人的奉承,一边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那些女子的姿色。

这里有很多在战场拼杀时没有见过的面孔,相反,在战场上立了大功的钟成空依然没有出现在庆功宴上,他依然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品茶,脱下了一身乌钢甲的他身着白色的布衣,正在轻轻对着茶杯吹气,如果是一个不认识他的人看到这个情景,恐怕他无论怎样都不会想到这个人就是在战场上屡立战功、杀的敌军闻风丧胆的钟成空。

“当当当”敲门声响了起来,“谁?”钟成空问道。

看门的士兵进来道:“报将军,程参军求见。”

“哦,进来吧。”钟成空道。

程武走进,拜了下钟成空道:“钟将军。”

钟成空道:“哦?参军来了。”

程武刚要开口,钟成空却又说道:“来来来,坐下喝杯茶。”程武不好推辞,走过去坐下。钟成空细细喝了口茶,道:“我来之前看过地图,战场四周可以躲避的地方共有三处,但其中二处与赵云所逃方向相悖,而且离河较近,若被攻打就无退路。赵云一定不会在那。”

程武细细倾听,生怕落下了一个字。钟成空接着道:“你回去上报给夏侯楙,明日进攻箕谷。”

第二日,箕谷,蒙蒙亮的天,有些寒气。

盔甲未解,赵云只睡了三个小时,显得有些憔悴。一阵风过,草丛轻轻的摩擦声惊醒了他,起身慌忙地看着四周,一看并不是敌军偷袭,这才坐下,旁边守卫的士兵道:“赵将军,您怎么醒了?”赵云示意他小声些,问道:“昨晚没有什么情况吧。”

那人低声道:“报将军,没有任何异常。”

赵云说:“我睡好了,我替你看着,你去睡会儿吧。”

那士兵答道:“报将军,我不困。”

赵云起身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笑道:“好小子,你的家人一定会以你为荣的。”

那士兵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痴痴地笑,说:“那我去帮那边放哨的兄弟了。”赵云点头默许,士兵干劲十足地跑了过去,赵云心中想道:“要是没有战争该多好,愿你们这群年轻人都能平平安安地回去。”

赵云在四处转转,看看那些疲惫的将士们,心中不禁有些悲凉。转到钟小松旁边,看钟小松的脸红红的,伸手一摸,果真发烧了。斜卧在钟小松身边的代略一惊,忙回头看,一看是赵云,这才放下心来。

赵云轻声道:“你怎么没睡觉啊?”

代略回答:“哦,我睡觉打的呼噜震天响,怕吵的哥哥睡不着,我不在他旁边我又不放心。”

赵云笑道:“你真是个好孩子。你去睡会儿吧,我在这看着你哥哥就行了。”

代略道:“不行不行,万一坏人来了怎么办,你这么老了打不过他们。”

赵云一怔,但心想这孩子确实是心中善良,自己也确实年迈了,道:“那你就更得睡一会儿了,你看现在太阳还没全出来呢,你要是不去睡会儿一会儿打着哈欠怎么保护你哥哥啊,你放心,坏人要是来了,我就大声喊你起来。”

代略迟疑了一下,道:“那好,你可一定得叫我,我就在那边睡。”说完就起身去了一个不是很远的地方躺了下来。

赵云坐在地上,看着睡熟的钟小松。几日未经梳洗的钟小松头发有些乱,脸上也是有点脏兮兮的,胡茬都冒了出来,让他显得有些成熟与沧桑,没有了该有的意气风发。赵云不禁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他和钟小松确实很像,都是年少时就叱咤战场,武艺高超,在万人之中策马横枪。岁月带来了数次的九死一生,这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就,让他名满九州,同时,也让他别了韶华,白了头发。

赵云替钟小松轻轻撩过挡在脸上的几缕乱发,又放眼望去,到处躺着蜀军的士兵,或打着鼾声,或又被冻得瑟瑟发抖,这些人当中有着无数和钟小松一样的年轻的战士,他们都未脱盔甲,身边放着自己的兵器。赵云心中叹道:“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年轻人的,你们终将会给未来带来和平。国家以后就靠你们了啊。”

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坚定,握紧了拳头。

晌午,蜀军众士兵已经都起来了,除了受了重伤的士兵都在忙碌着,也都在时刻警惕着。他们不能生起炊烟,怕被敌军发现,只能喝随身带的水,吃吃生的干粮来充饥。

赵云正在与守卫的士兵询问情况,赵陵走了过来,解下身边带着的酒囊,递给赵云,道:“喝一口吧,父亲。”

赵云接过,咕嘟嘟喝了一大口,酒有些烈,但此刻却恰好,赵云叹道:“好酒。”又几口喝光,他感觉自己又充满了精力。

这时,谷口的士兵喊道:“敌军来了!”

众士兵全都放下东西,拿起武器,赵云喊道:“都不要乱!拿起兵器,成锥形阵,我与赵陵在前面,受伤的在最后!”

在失利之后,躲在箕谷的蜀军仅剩下六百余人,由于战场之上,多是年轻士兵顶在前面,所以现在留下来的,足有一百多人拼杀之时在后面的负责做饭的士兵,医疗的士兵,这些人多是四十以上的老兵。

但现在成锥形阵却乱了套。年轻的士兵理应顶在前面,但现在很多老兵与他们争抢着都往前面去,其实谁的心里都明白,敌众我寡,本来生还的几率就很小,顶在前面的人等于送死。赵云看到这情形,心中感动,说道:“听好了,不要乱!怎么?你们这些小年轻看不上我们这些人了?年长的士兵在前面,你们这些年轻的乖乖站在后面就好了!我们这些老兵可都是出生入死无数次的福将!你们给我看好了,看我们如何打败曹贼!”

“对!我们杀过的人可比你们多的多!”一老兵喊道。

“我们可没有老!”

“让我们教教你们怎么打仗!哈哈哈。”

赵云转头看向前方,热泪盈眶。

来不及感伤,夏侯楙的军队已经进入谷口。夏侯楙笑道:“哈哈哈,蜀贼们,你们以为躲在这里就安全了吗?还不赶快束手就擒!”

赵云也同样笑道,笑得豪迈而又悲壮,笑得雄姿英发。“曹贼听着,当日我在当阳之时,七进七出你们也未能伤我分毫,今日我带着众弟兄,又岂会怕你!”

钟小松上马来到赵云身边,赵云轻声道:“小松,你怎么上前面来了!快去后面!”

钟小松答道:“我没事,将军。大丈夫理应马革裹尸。今日我一定为师父清理门户,和那人分出个高低!”说罢,银枪直指站在夏侯楙身旁的钟成空。

夏侯楙一声令下,上万的魏军乌泱而下,冲向山谷。由于箕谷入口极窄,所以魏军不能一齐冲下,也成了锥形与蜀军交战在一起。那冲在最前面的,正是身穿乌钢战甲,身披蓝黑色斗篷,手拿黑色钢枪的钟成空。

钟小松看钟成空冲杀过来,立马挺枪迎敌,厮杀在一起。

钟小松本就不敌钟成空,此时伤势未好,身体使不上力,就更加不是对手,仅仅十回合,就落了下风。赵云一看钟小松战得吃力,喊道:“小松,看我来杀他!”

只见赵云手持龙胆,接连刺了钟成空十余枪,钟成空叹道:“好枪法!”这十余枪正是赵云平生所学,是根据师父童渊的“百鸟朝凤枪”又进行改良的一套枪法,名曰:“七探蛇盘枪。”千变万化,枪枪要害,就是赵陵等天资聪颖之辈也只是学了皮毛。

又是相斗十余回合,赵云观测四方,对邓芝喊道:“邓芝将军,你带后面的部队先撤,我来断后!”

后面的年轻将士虽然不肯,但军令不可违,也只能随着邓芝撤离,赵云对还在战斗的钟小松喊道:“小松,你身上有伤,也随邓芝将军一起撤退!”

可钟小松哪里肯撤退,道:“我没事!我答应师父和你共战,要撤一起撤!”

赵云心中无奈,知道什么军纪对于钟小松来说根本就无所谓,钟小松只是为了段飞雪的遗愿才来参军,只道:“好!那我们一起来战!”

赵云与那钟成空又战得十余回合,魏军上的越来越多,也不时突施冷枪,但赵云从容应战,毫无惊慌之色。

场上的蜀军士兵也都奋勇战斗,他们把生还的机会留给了年轻人,留给了希望。他们多撑一分钟,那些年轻士兵们就多了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狭窄的山谷中刹那间堆起了层层尸体,士兵们就站在这尸体上拼杀。杀得一阵,钟小松被团团围住,身体伤痛,行动未免迟缓,来不及躲开背后袭来的刀刃,赵云看到,连忙伸出长枪帮忙挡住,可高手过招哪容得半点分心。

钟成空抓住间隙,一枪向赵云刺来,钟小松瞄到,连忙也替赵云横枪阻挡,钟成空手臂一挥,长枪横向扫到钟小松的胸口,钟小松旧伤复发,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赵云一把扶住钟小松,牵住座下缰绳,使马头调转方向,用力一拍马屁股,喊道:“快跑!”那马是段飞雪留下来的,极有灵性,载着钟小松向后逃去。

赵云回头,向钟成空道:“来!我再与你战个三百回合!”两人又交战在一起。

站在高处的夏侯楙看到身着红袍银铠的钟小松就要被拉走,下令道:“给我放箭!”程武道:“将军不可,我军正在交战,此时放箭恐会伤及自己人啊。”

夏侯楙不听,喊道:“不要放跑了钟小松,放箭!快放箭!”

程武阻拦道:“可钟明将军还在场上啊!”

夏侯楙怒道:“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把这程武拿下!杀死钟小松与赵云在此一举,给我放箭!”

手下士兵按住程武,弓箭齐发,上百支箭在天空中划出美丽的抛物线,如骤雨般落下。砸在蜀、魏两军的身上。

钟成空与赵云战得正酣,只见空中箭雨落下,破口怒骂,勒马回撤,赵云舞枪挡箭,回头遥望,只见后面军队已就要出谷,却被箭射死一片,心中伤痛,痛化为怒,舞枪接连刺死十几人。

魏军也都乱了阵脚,被箭射死的人要比蜀军还多,有的人破口大骂,有的人亡命逃哭,哪里还有心战,很多魏军都向回跑去。

夏侯楙看军队回撤,大怒。喊道:“给我回去!回撤者死!”接着下令士兵向后排放箭,封了自己军队的退路,魏兵战也不是,退也不是,大乱阵脚。

正在此时,钟成空拍马赶到,喊道:“谁让放的箭!”眼角一瞥,看到被按下的程武。怒目而视,道:“你让放的箭?给我收回命令,停止射箭!”

夏侯楙心中虽然对钟成空有些惧色,但心想论官职自己还是要大一些,且在战场之上,被人威胁收回命令,岂不是颜面尽失?

于是说道:“我是总将,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下出的命令又岂有收回的道理?”

钟成空冷冷地道:“我叫你给我收回命令。”他的眼神变得凶狠,像狼的眼神一样寒冷彻骨,又带着杀气。

夏侯楙心里害怕,但还是心想钟成空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硬着头皮说道:“你再扰乱军心,我可不客气了!”说完,拔尖向钟成空脖子挥去,钟成空扬起左手,一把握住剑刃,直握出血来,夏侯楙想抽出长剑,用力抽了两下,那长剑却像被压在万斤的石下一样,丝毫不动。

钟成空的眼神变得更加凶狠,简直要活活把人杀死。右手用力,握得长枪微微颤抖,像是潜在水下的黑色蛟龙正在苏醒。

夏侯楙的心怦怦直跳,终于掩盖不住自己的恐惧,声音发颤,磕磕巴巴地说道:“好,好,停,停止放箭。”

钟成空喊道:“停止放箭!”

漫天的箭雨戛然而止,魏军又冲了上去,但此时,邓芝率领的主力军队已经几乎全部撤离,右肩中了一箭的钟小松也离开了箕谷,只剩下且战且退的赵云带领的士兵。

钟成空左手松力,夏侯楙用力抽出长剑,又害怕又愤怒地说道:“战······战场抗命,放跑了钟小松。来,来人啊,把这钟明给我拿下。”

钟成空不反抗,被几人卸下长枪按在地上,夏侯楙虽然拿下钟成空,但也被吓得丢了魂,还在马上颤抖不止。

就在谷内,只见白袍银铠的赵云如天神一般,肆意驰骋,银枪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那魏军士兵,竟都变成了一具具尸体。但在这尸体成堆的战场上,上万的魏军还是源源不断的涌来,好似饥饿的狼群。

······

半个月后的一天正午,祁山,诸葛军中。

伤势渐好的钟小松正在遥望远处,好像等着何人归来。正在这时,一士兵匆匆到诸葛帐中,大喊“报!报!”

钟小松随声而去,只见诸葛亮问道:“何事?”

那士兵喘着粗气,“赵,赵将军回来了!”

······

此役,赵云率领一百余老兵亲自断后,留下了主力部队。身上刀伤三处,箭伤一处,算赵云在内的一百余人,只剩十五。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