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二十一章 迷局
第二十一章 迷局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二十一章 迷局

明媚的日子,阳光铺洒在大地上,闪耀着遍地都是充满生机的绿色。盎然而又勃发,微风阵阵,朝廷中的公子王孙会在猎场弯弓搭箭,驭马飞驰;没有什么钱财的风流书生会手拿折扇,为旁边笑靥如花的女子题词作赋;脱了俗世的文人骚客会站在楼阁之上,饮一杯清茶,读一本好书。没人会不喜欢这样美丽的初夏。

但就真的有这么一群人,丝毫感受不到这份惬意。

那是一个道不出名字的地方,距离陈仓大约有着不到三十里的山谷。

大概有五百蜀军在那里,每个人都是满脸的不悦。一士兵对旁边的人说道:“你说我们这样来这不是送死么,赵将军这么做不是太冲动了么。”

旁边的士兵忙叫他小点声,低声说道:“也不能这么说,赵云将军虽然战败,但敌众我寡,况且将军凭一己之力保留了大部分力量,怎么说也不至于被贬三级吧,要换作是我,我也恐怕会难以接受。”

那士兵叹了一声,随手拔了根草,放在嘴里含着,看向无边的远方,充满了绝望。

后几日,消息传到了夏侯楙的耳朵里,夏侯楙听后大惊,同时又很欣喜,问道:“此话可当真?”

那士兵答道:“回都督,千真万确,我的好友是蜀中士兵,自幼和我相交,他带着三五人冒死前来投于我军,带来了这个消息,千真万确。”

夏侯楙高兴地说道:“好,好!重重有赏,你的朋友也重重有赏!”

那士兵拜谢退下。

夏侯楙喊道:“来人啊!让程武过来!”

程武匆忙赶到,作揖道:“请问都督找我来所为何事?”(程武由于攻破赵云有功,被升为总都督,并增派五万精兵,由于钟成空阻止放箭,放跑了赵云等人,在众人力谏下功过相抵,没有上报,未受处罚。)

夏侯楙道:“自上次放跑赵云我心中一直不快,但我刚刚听到了一个重大消息。”

程武道:“哦?是什么消息?”

夏侯楙接着说道:“赵云回去之后,那诸葛亮说赵云为败将,应贬官三级,赵云心中赌气,于是自己带着五百兵马离队了。”

程武一惊,道:“哦?此话当真?那倒是追杀他的大好时机,都督这消息是从哪听来?又可知道他所在何处?”

夏侯楙拿出地图,平铺在桌案上,道:“赵云心高自傲,但属下不想白白送死,于是便有人偷跑了出来,投奔于我军,应该不假。”说罢,用手指了一处距陈仓不远的山谷,道:“喏,就是这里。”

程武道:“如果消息为实,那再好不过。可以出兵一举击溃赵云!”

夏侯楙道:“正合我意!事不宜迟,我派兵乔装打探一下,若情况属实,就马上出兵,事不宜迟!”

程武道:“那我现在就去通知钟明将军!”

夏侯楙道:“他这人事情颇多,若通知他恐怕他会阻挠,误了战机,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

程武迟疑了一下,道:“都督,这······恐怕是不太好吧,钟明将军毕竟是司马军师钦点的将领,又破赵云有功,不通知他恐怕是······”

夏侯楙思虑一下,道:“那好,你去告诉他,就说是从蜀军内部得到的消息,千真万确。千万记得要这么说,否则耽搁几日,一定又会放跑了赵云。”

程武点头后退下,去找钟成空。

程武来到钟成空住处,敲门进入,钟成空穿着一袭白衣,在那擦拭长枪。他的生活永远都是由两部分组成,单调而又闲适——喝茶和擦枪。

程武躬身道:“钟将军。”

钟成空抬头,笑道:“哦,你来了,所为何事?”

程武道:“夏侯都督得到确切消息,称赵云因为战败被官降三级,心中受气,自己带着五百精兵脱离了队伍。”

钟成空放下手中长枪,道:“有这种事?这消息是从哪来的?”

程武道:“夏侯都督说是从蜀军内部听来的,千真万确,不能有假。”

钟成空思考道:“战争之时降主将之职乃兵家大忌,诸葛亮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不过,若是说那个阿斗下令降职,还是有可能的。”

程武道:“依我之见,应该就是那个没用的阿斗下令降职吧,赵云将军一生心高气傲,此次战败主要原因又是我军人数多所致,他可能心中不悦,才私自带五百兵马出来想再与我军一决雌雄。”

钟成空沉思数秒,道:“这倒是可以说的通了,只是这消息可一定要是真的,诸葛亮向来狡诈,连司马军师都畏他三分,千万不能中计了。”程武点头称是、

钟成空有道:“这样吧,你去回报夏侯楙,就说一定要确保消息属实,调查明白才好。千万不能贸然行事。”

之后程武向下夏侯楙转达了钟成空的意思,夏侯楙怒道:“竖子之见!如此机会不可丧失,乃是天要亡赵云,我这就派人打探虚实,一旦确定,立马出兵。回去让他做好准备!”

两日后,夏侯楙得到属下消息,打探的人称赵云与钟小松等人躲在山谷之中,准备突袭魏军,与情报属实,遂下令派出十万兵马,剩下的士兵由程武所带留下守城,提防诸葛亮偷袭。钟成空与夏侯楙二人各带五万前后夹击,准备一举击破赵云。

却说另一边,赵云军内还是一片死气沉沉,属下都没了活力。钟小松走到赵云身边低声说道:“将军,您看现在我们士兵全都没了士气,这些日子,逃跑的士兵已经十几人了,您看是不是加以阻止一下,您说,魏军真的会来么?”

赵云笑了两下,身上的箭伤没有痊愈,笑时有些阵痛,赵云轻柔了两下,压低声音说:“逃跑的人也不是没有理由,这样的情形,谁都会觉得没有希望,人家自寻生路,我又何必阻挠,况且,这些没有离我而去的人,若有一战,他们定会拼尽全力。至于魏军么,那个草包夏侯楙只会纸上谈兵,又鲁莽寡断,不出几日,一定会来袭击我。”

说罢赵云望向远方。

正午十分,青草微动,钟小松正在看着远方,像在迫切等待着什么消息,心中充满了焦虑。

未过半刻,魏军到达,钟成空在后,夏侯楙在前。钟成空遥望地势,看那山谷甚低,而两侧十分高耸,恐有埋伏,故派人上去细细查看。

夏侯楙于正面进入,远远看到赵云军队,只见赵云士兵数量甚少,与情况属实,只有不到五百人,且个个显露疲态,煮饭的、望天的,或在那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晒太阳的,不在少数。

夏侯楙大喜,催促士兵道:“快!快!立功的机会在此一举!”

钟小松先是看到一点,星星两两的几个人,像是宣纸上不经意甩出的墨点,瞬间拿枪站起身,那几点却变得越来越多,好像墨洒在了纸上,乌压压的一大片伴着嘈杂的声音冲了过来。

蜀军大乱,士兵们没想到魏军来得这么突然,都慌了起来。有的向后逃去,有的望向赵云。

只见赵云神情自若,在马上大声喝到:“都不要乱!成锥形阵御敌。”蜀军变阵,准备迎敌。

钟成空派出打探的士兵还未归来,但他看到夏侯楙已经行动,恐怕夏侯楙敌不过赵云,若死了主帅,恐怕魏军会大乱阵脚,故下令道:“众位将士们!大丈夫立功名、取富贵就在今日,赵云就在下面,大家跟我杀啊!”

又是五万兵马从谷后浩浩荡荡杀了过来,蜀军士兵们彻底乱了阵脚,前有追兵,后又围堵,敌众我寡,无论是怎样都没有生还的可能,当兵的确实都有着马革裹尸的准备,但真正面对这充满绝望的死亡时,人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他们像一群关在玻璃瓶里的苍蝇,在四处乱撞,好寻求生路。

钟成空看那些蜀军士兵慌乱不堪,那种恐惧是不可能假装出来的,心中的最后一层疑虑也被打消。遂快马加鞭,瞬间就厮杀到了战场。

钟成空远远就看到了红袍银枪的钟小松,直奔他而去,“平平”两声,钟成空笑道:“钟小松,已被你逃了两次,这次你是插翅也难飞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钟小松不言语,眉毛一竖,挺枪刺了过来。

大部分魏军都已经加入战场,这十万魏兵如狼入羊圈,不可阻挡,肆意杀戮,蜀军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四处逃窜,但又哪里有逃窜的地方?只是换个地方留下尸体而已。

转眼之间,魏军已经几乎全部进入谷内,正在这时,又是一片杀声喊了起来,那声音从四周传来,只见前后左右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蜀军,从高处冲杀下来,如山崩,似水流,像一张巨大的网逐渐收缩。

赵云于军中喊道:“夏侯楙!你中了我丞相之计也!还不快快投降!”

刚才有如狼群的魏军变成了被捕的鱼,不知如何才好,哪里还有什么厮杀的勇气?

钟成空遥望四周,看到处都有蜀军身影,只见东方山坡之上,几人持枪立于两侧,中间一人安坐于椅上,手摇羽扇。

心道:“果真是计!”但随即喊道:“都不要慌!大家一起向南冲!撕开蜀军!”魏军这才又镇定下来,一起朝着赵云所在的正南方冲了过去。而钟成空自己也未有惧色,又朝着钟小松冲了过去。

山坡之上,手拿羽扇的诸葛亮轻轻指挥,军旗摆动,只见硕大的网变成了水滴形状,向着正南方聚集。

钟成空发现之时,已经晚了,向着正南方突去的魏军正与蜀军包围圈主力碰面,心中一惊,部分人发现中了诸葛亮之计,发出了绝望的喊叫,有的士兵却还是对这条路能突破出去深信不疑,自欺欺人地硬着头皮战斗。

却说夏侯楙,当发现自己陷入层层包围时,吓得不成样子,迫切寻找出口逃脱,听到钟成空说向南方突破后便冲到了最前面,发现中计,想向后调头却已经晚了,被冲杀下来的魏延捉了个正着,一把生擒到马背上,蜀军顿时大振。

魏延横刀立于马上,瞪眼怒道:“你们都督已经被我擒住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这一句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已经接近濒近绝望的魏军被压垮了残存的斗志,纷纷放下手中武器,束手就擒。

钟成空却毫无投降之意,反而更加勇猛拼杀。钟小松对他说道:“钟成空!你们大势已去,还不投降!”

钟成空道:“自古战场上有断头之士,哪里有投降之人!叫我投降万万不可能,少废话!看枪!”

钟成空又是一枪刺了过来,钟小松看劝说无用,挥枪招架。

此时的魏军已经投降大半,未降之人还在做着无畏的挣扎,顷刻之间,狭小而又平静的山谷在短短几刻钟内变得尸横遍野,碧绿的杂草被血染成了刺眼的红色,散发出浓烈的腥味。

成片的草地会在某一天里再次发芽,再次翠绿,但在战争中死去的生命再也不会重来。

钟成空一边与钟小松交战,一边应付着周围层层的蜀军,但全无慌乱,和钟小松依然战得不相上下。

两人的枪法一旦斗个平局,便会绵绵不绝一招一招相互拆解。两条长枪如同两条蛟龙,宛若天罡地煞相撞,激烈异常。

诸葛亮在远处观望,羽扇一挥,指道:“那是何人?”

旁边马谡躬身道:“回丞相,那红袍银铠者是我军少将钟小松。”

诸葛亮摇了摇羽扇,说道:“不是说那人,我是说那位和钟将军斗在一起的魏将。”

马谡道:“回丞相,我还不知,我这就去打探。”诸葛亮挥扇,示意让他去。

不过一会儿,马谡回来禀报:“丞相,我已打听明白了,那魏将是魏军少将钟明,此人来历无人知晓,只是这几年履历战功,在魏军很有名气。”

诸葛亮道:“哦?这人原来就是钟明。我曾听赵将军说,他门下将领钟小松武艺高超,南征之时,我也曾注意过此人,确实武艺不凡,气势像极了年轻时的赵将军,今日那钟明竟然能一边与我军缠斗,一边和钟将军斗个平手,看来这魏将也真是名不虚传。”

说罢,诸葛亮叹了口气。

马谡领会,道:“丞相不必担忧,虽然吴魏两国多有人才,但我军也不乏英杰少将,况此次北伐定会全胜而归,到时定会聚天下大贤于一地,拢天下豪杰于一国,丞相为巴蜀鞠躬尽瘁,定会留名青史,万人传颂。”

诸葛亮道:“留名青史都不重要,此次北伐无论成功与否,只要不愧先帝之托就好。”

马谡称是。

诸葛亮又对马谡道:“你自幼博学,饱读兵书,将来定会成为我国栋梁之臣,若我有生之年大业未成,你一定要继续下去。”

马谡听到诸葛亮的话有些凄凉,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才好,只能称是,定不负丞相,不负巴蜀。

战场之上,蜀军还在吞噬着零星的敌兵,魏延抬眼一望,蜀军大获全胜,自己又擒的敌将,心中大喜,指着远处的钟成空道:“听好了!谁杀了那个敌将,记大功一件!重重有赏!”

周围的士兵举起刀高呼,纷纷喊叫着冲向钟成空。

这些杀红了眼的士兵其中还有着与赵云共当了诱饵的人,他们已经忘掉了当时的自己有多么的畏惧,有多么的懦弱。

人性?无论蜀魏,面对死亡的时候都像是一只吓得忘记挣扎、等待宰杀的兔子,而现在,他们又像是争抢食物的饿狼,人到底还是动物,人的本性就是兽性。

那群发了疯一样的士兵们踏着敌人或自己人的尸体,向钟成空扑了过去,钟成空钢枪一转,一圈蜀军纷纷倒下,但另一边却又扑了上来,纵然钟成空枪法称神,也不能一边与高手对决,一边顾及周围无尽的蜀军。

眨眼之间,钟成空身上就被划出了两三道口子,身下的战马也被砍断马腿,躺在血泊里无力地嘶鸣。

钟小松一心想把钟成空刺死,所以也不顾了那些道义,跳下马来,抓住空档就是一枪,但奇怪地是,钟成空身上都是刀伤所致,钟小松无论抓住多么好的机会,用多快的枪法,钟成空都能拦下。

纵使敌我,钟小松也忍不住叹息:若是眼前这个人遵循了师父的嘱托,没有投靠魏军,必定比我出色,定会帮助赵云将军成就一番大事。

周围的蜀军一圈圈躺下来,后面的人也在面对死亡时,渐渐失去了这份取下钟成空人头的信心,但信心是减少的,欲望却是永恒的,杀了那个人就能扬名立万,就能赏金封侯,野心在诱惑面前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近战不行,就用远攻。此时周围的人已经减少,钟小松正在与钟成空颤抖,远处一士兵看准钟成空,“嗖”的一声,就是一箭。钟成空全无防备这突施冷箭,不偏不倚,射中了钟成空的右臂,钟小松看准时机,一枪刺向胸膛,钟成空侧身闪过,长枪在背后两手相交,转到左手,从背后反击刺向钟小松。

钟小松闪过,一枪刺向钟成空。钟成空微微一闪,眼角一瞄,却发现又是一发冷箭射了过来,原来那士兵看没有射杀成功,又是抬手一箭,不成想,这一箭钟成空却能刚好闪过,一旦未中目标,便会射在来不及收回长枪的钟小松。

钟小松心道不好,连忙卸力,却已经来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属下士兵射死,刹那之间,这一箭却没有射死自己,反而是把钟成空的胸膛射穿了,原来是钟成空又转回身去,这一箭就恰好射在了他的身上,钟小松的长枪由于来不及收回,一枪刺穿了钟成空。

钟小松看着眼前被自己刺穿的人,说不出话。他平生经历了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却也没有今天这么吃惊。

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叛了师父的敌人,还是同门的师兄?他为什么为我挡下这一箭?为什么在死亡来临时微笑?

周围想起了山呼海啸的叫喊声,高呼着钟小松的名字,可钟小松却听不见了。

在那杂乱的声响中,钟小松并没有耳朵聋掉,他听见了钟成空笑着,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说的一句微乎其微的话。

“小松,我终于可以去见师父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