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二十三章 智降
第二十三章 智降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二十三章 智降

蜀军被夜袭,诸葛亮无奈只好暂时回撤,另作打算。

第二日,诸葛营中。众将士吃了败仗,都面色沉重,纷纷站好,准备听附调遣,好趁早拿下天水。

诸葛亮却毫无愁苦之色,和往日一样的悠然神情,好像昨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坐在正中,摇了摇羽扇,说道:“昨日我已打听清楚,这天水关中,虽太守马遵心无大计,但有一小将,名唤作姜维,武艺甚高,又有谋略,昨日我军被夜袭,领头的那人便是了。”

座下的人顿时议论纷纷,魏延站出来道:“丞相,不如我们在门前点名叫阵,待他出来,我定斩他于马下,再一举拿下天水。”

诸葛亮笑了笑,没有作答。却说道:“攻下天水容易,但攻得人心很难,此人只要稍加点拨,日后必成大器。我有意收服此人,你们意下如何啊?”

魏延面露不悦,赵云起身道:“昨日我与他交手二十余合,此人全无惧色,且越战越勇。若能收来为我军效力,确实极好。可不知丞相有何妙计?”

诸葛亮笑了笑,说道:“此人智勇双全,但魏国不识人才,只让他做了小小的牙将,太守马遵头脑简单,只需稍稍用计,必能离间他们。且姜维为人极孝,家中有一老母,居在冀县。我等先分攻冀县、上邽两处,烧毁冀县残粮,维必先去解救冀县,故我军可先占魏军粮仓上邽,然后再使反间之计,派一人假扮作他叫阵天水,使得姜维失信于马遵。而冀县无粮,姜维必然出城去解救上邽,如此便可趁虚而入,劝其老母,他无处可去,自然会归降我军了。”

赵云道:“丞相果然妙计!那么请您吩咐吧。”

诸葛亮道:“众将听令。张苞率一千骑兵攻打冀县,先派人进去烧其粮草,再与之大军交战。记住,若姜维赶到,勿要恋战,回撤即可。”

张苞道:“得令。”

诸葛亮又说:“关兴,你率两千兵马占领上邽,速度要快。”

关兴道:“得令。”

诸葛亮接着下令:“钟小松,你率五百人在天水与上邽的路上伏击来支援的魏军,拖延时间即可,不要恋战。”

钟小松道:“得令。”

诸葛亮说道:“好,一刻钟以后,准时出兵。”

三人齐声道:“是!”

众人纷纷退下后,赵云上前悄声问道:“丞相,我有一事不明。”

诸葛亮道:“哦?赵老将军,何事不明?但说无妨。”

赵云道:“您此次用兵,都为少将,我恐怕他们经验不足,恐误大事啊。”

诸葛亮道:“赵老将军,我先问你两个问题。此次北伐,你可有保证大获全胜,凯旋而归啊?”

赵云迟疑一下,道:“没有。”

诸葛亮又说道:“那你说你我寿命还有几何?我等能否活过百岁?”

赵云又迟疑了一下,道:“寿命乃是天定,我不知晓,但俗话说人不过百,七十便为古稀了,恐怕是活不过百岁的。”

诸葛亮解释道:“五虎上将,当年何其英勇!但如今也只剩你一人。你我断然都是活不过百岁的,北伐大业甚为艰巨,若你我有生之年未能成功,蜀国的未来就拜托他们这些后辈了啊,此时若不让他们亲自带兵上战场,日后怎能担起大任?”

赵云道:“丞相,我懂了。”

诸葛亮用羽扇指着帐外,说:“姜维,此人才思敏捷,且胆量超群,若能传其衣钵,日后为我军效力,又有钟小松少将辅佐,我也放心的下了。”

说罢,诸葛亮对旁边的士兵说道:“把夏侯楙押上来。”

······

天水关中,马遵正在观看地图,思索着如何再次阻击诸葛亮。不时挠头,不时自言自语,又不时走来走去。就这样思索了几个钟头,也什么好办法都没想出来,但在下属面前又要装作想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于是就时不时发出若有所思的声音。

姜维几次想要进言都被打断,自身也明白,身为一名小小牙将,不管立了如何的功绩,也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

思索之际,一士兵匆忙来报。

“报!”

“何事?快讲!”马遵问道。

“报太守,上邽受到蜀军袭击,足有上千人!”那士兵答道。

“什么!”马遵喊道:“快!快!秦德,你率两千人马火速救援上邽!不得延误,万万不可失了上邽。”

命令才下,外面又传来一声响亮又延绵的“报!”

马遵怒道:“又是何事!”

那士兵慌张地说:“报······报太守,冀县传信,受到蜀军的袭击,足有千人啊!”

马遵向后退了两步,咬着牙,自言自语道:“管不了冀县了,管不了了。”

“不可啊!。”一声传来,说话的人正是姜维。姜维接着说道:“太守,我愿领五百人去保护冀县!如若失败,甘愿受罚!”

“糊涂!”马遵骂道,“这是诸葛亮的调虎离山之计!他看重的是冀县、上邽吗!他是想夺天水!上邽是我军粮草所在,必要守住,如此一来,天水关内只剩三千人,哪里还有人给你去守冀县!”

“可是,可是······”姜维说的有些磕磕巴巴,旁边的谋士张勤说道:“太守,冀县是姜牙将的母亲所在。”

马遵冷哼道:“原来是为了自己的妈!不行不行,若少了五百兵马,天水关的危险就多了五分。”

姜维“碰”的跪下,哭道:“末将求求太守了,我不要五百兵马了,只三百就够,我定能解救冀县,再去支援秦将军,解救上邽!”

马遵本想放弃冀县,但三百兵马确实不多,心想道:若是姜维母亲在冀县之中,他必会拼命,若是真胜了,还能帮助秦德来解救上邽,岂不好极!

但腔还是要装的,马遵无奈道:“哎,谁让我也是一个孝子!可天水的兵马不多,只能给你一百骑兵,且只准胜不准败,你可答应?”

姜维听到只给一百人马,确实心中没底,但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救母亲要紧。咬牙应允道:“谢太守。”

率兵而去,前往冀县。

另一边,蜀军营帐。丞相帐内,诸葛亮手摇羽扇,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夏侯楙。

说道:“夏侯楙,你可想活着回去?”

夏侯楙心中只求别死,听这话竟然还有机会回去,忙说:“想,想,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诸葛亮道:“我给你只条明路,姜维已经投我蜀国了,你回去告诉马遵,快快开门投降,可免的一死。”

夏侯楙在被俘中,听到过姜维的事情,希望这姜维可以打败蜀军,救自己出去,听到这话,心中半信半疑,但活命要紧,忙磕头道:“知道,知道。会的,会的。”

诸葛亮道:“给夏侯都督松绑,放他回去。”

夏侯楙又是连忙磕头,刚被送出蜀军,就连忙奔跑,生怕诸葛亮改了主意。但他生来处优,没跑几步,就已经气喘吁吁,又走了好久。艳阳的天,他是又累又渴。

过不多时,看到沿路几个担水的农民,心想去讨口水喝。

上前问道:“老乡,可不可以给口水喝?”

一农民给他盛了一瓢,道:“喏,给你。”

夏侯楙咕嘟咕嘟先喝了两瓢,喝的甚急,都顺着脖子流到的衣服里。虽解了渴,但心想还要走一段路,难免又渴,再来一瓢慢慢来喝。

那个农民对旁边的人说:“哎,真想不到姜维竟会投了蜀,看来这天水以后就要姓刘了。”

夏侯楙一听,连忙抬头。

另一农民道:“说的可不是,这马遵哪有那么两下子,投降算了,我儿子还在当兵,可千万别打仗了。”说着竟哭了起来。另一人也摇头叹息。

夏侯楙问道:“老乡,这姜维真的投奔了蜀国?”

哭着的农民用衣服擦了下眼泪,道:“这还有假?这儿的百姓都知道了,恐怕这太守马遵还被蒙在鼓里呢。”

夏侯楙心中生气,把那剩下的水一口气喝完,骂道:“这狗崽子!”气哼哼地向天水走去。

这时,姜维已经赶到冀县,两军正在城外交战。

魏延看一手拿三尖枪的少将赶到,旗子上写了个“姜”字,心想这就是姜维了。但却不想按诸葛亮说的且战且退。他知道诸葛亮十分看好这小将,赵云又说与之战平,心中未免不服气。

暗暗思道:“丞相虽然多智,但看人不准,赵云虽然艺高,但已年老。这姜维哪会有那么神,容我去会会他。”

于是问道:“你可是天水姜伯约?”

姜维心中着急,怒道:“正是!拿命来!”挺枪便刺。魏延躲过,挥刀砍去。两人这般斗了十几回合,不分上下。又斗了十几回合,魏延竟慢慢落了下风。

心中惊道:“赵将军话果真不假。这少年确实好武艺。”虽然还想再来几回合,但还是以大局为重,率队渐渐撤离,姜维也不追赶,率队进城。连忙去看望母亲,看到母亲安然无恙,这才放下了一口气,问身边的士兵道:“我们的士兵死伤多少?”

那士兵答道:“冀县本来士兵就仅有三百,现在只剩下不足一百了。”

姜维叹息。那士兵又道:“而且,而且。”

姜维忙问:“而且什么?”

那士兵回答:“而且,冀县的粮食被烧了!”

“什么!”姜维惊讶。遂决定在魏延撤远之后,向上邽出发,守护粮草。

而此时的上邽,早就已经被蜀军占领,赶去救援的韩德也在半路受到了钟小松的埋伏。兵力损失足有一半。等秦德赶到上邽之时,看这上邽城上已经飘起了蜀军的旗子,心中暗暗叫苦,尝试了两次冲锋,都被打退。眼看士兵已经只剩几百,心想若是蜀军出击,自己难免会全军覆没,不如暂回天水,再做打算。

另一边,夏侯楙已经赶到天水城内,向马遵讲了姜维投蜀之事。

马遵怒道:“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说什么先守冀县,再救上邽!”

夏侯楙问道:“我听说姜维前些日子还差点捉住赵云,怎么突然就投蜀了?”

马遵心想这只给一百兵马的事是万万不能告诉夏侯楙,解释道:“都督,估计是这狗崽子看蜀军来袭,我军失势,他自己已经无力去救,于是就投了蜀国吧。”

这时,马遵身边谋士张勤说道:“都督,员外。诸葛亮多有计谋,我看姜维不会轻易投蜀,这不会是诸葛亮的离间之计吧?”

夏侯楙摇头道:“不会,不会。我沿途听附近的农民也这么说,附近的百姓都知道了。你们两个草包竟然还蒙在鼓里!”

张勤不语。夏侯楙生气,接着问马遵道:“你现在可有什么计策来对付蜀军?”

马遵道:“都督放心,我已经派秦德率两千兵马火速救援上邽了,秦德自幼跟着我,情同手足,此人有勇有谋,必然能击退蜀军,此时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至于冀县嘛,弹丸之地,又无战略意义,蜀军攻打它只为了调虎离山,好进攻天水罢了。如今我军兵少,也只能舍小留大了。”

夏侯楙点头,“哦,那确实无妨。那你可派人去求救援了?”

正在这时,有兵来报。

“报都督、太守,那姜维投了蜀军,正在城下叫阵!”夏侯楙拍案,瞪着张勤道:“我说什么来着!这么快就来了!”张勤害怕,不语。

夏侯楙和马遵登上城楼,此时正是傍晚,看不太清,但看那下面果真是一身着银铠手拿三尖枪的人在叫阵。

夏侯楙问道:“马遵,你这天水城中可有人能敌地过他?”

马遵迟疑,道:“我兄弟秦德可拿下这姜维,但他还未归来。”

夏侯楙想了一下,说道:“你之前说这秦德自幼便能追随于你,若是秦德可挡住这姜维,那么太守你也可以吧?”

马遵心中一惊,道:“报都督,若是往日,我拿下这叛将不成问题,只是近些日子,我有些受风,力不从心,所以······”

“哈哈哈!”夏侯楙讥笑道,“想不到太守身体却如女子般娇弱。”

马遵心中愤怒,但不敢多语。

姜维在下面并未说话,只是看这魏军之内无人出城,拈弓搭箭,看准马遵,一箭射过去,马遵连忙躲闪,一箭把头盔上的缨子射了下去,马遵急忙回去,夏侯楙也心中一震,躲了回去。

姜维看叫阵无用,退了回去。马遵惊魂未定,自言自语道:“好你个姜维,箭法真他娘的准。”

夏侯楙这回却未曾讥笑,反而是暗暗庆幸着:“幸亏射的人不是我。”

未过半刻,前往上邽救援的秦德回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受到埋伏及失利的消息。马遵大骂:“你个废物!给你两千兵马连上邽都守不住!”

夏侯楙道:“马遵,你的保证可真是自信啊。”

······

此时,姜维在安顿好冀县后到达了上邽,却看到上邽城墙之上飘着蜀军的旗子,遍地都是魏军的尸体,心想这秦德是失败了,自己的几十兵马不足以攻打上邽,遂决定暂回天水,请求增兵,好卷土重来,夺回上邽。

但当姜维到达天水之时,城门却依然禁闭,马遵骂骂咧咧地到了城墙之上,小心探出头去,看那人果真是手拿三尖枪的姜维。

听姜维喊道:“太守!我已经击退蜀军,守住了冀县,太守开门啊!”

马遵连忙低头,喊道:“你个狗崽子!投了蜀军,一次来攻不够,却又再来骗我!”

姜维道:“投蜀?太守莫要中了那诸葛亮的计了!”

马遵一听这话,站起身骂道:“中计?给你开门我才是中计了!把我的弓箭拿来。让你射我,今天我必杀了你!”

拉弓射箭,姜维一枪挡开,看那马遵完全是中计了,不听解释,只能调头先回到冀县,再做打算。

却未曾想,到冀县之时,冀县也被蜀军占领,原是姜维走后,蜀军便来攻占冀县,冀县县令看敌众我寡,并未抵抗,就投降了。

冀县城门打开,火光先行,士兵出动,姜维虽然想与之决一死战,但敌我悬殊,不能拿的士兵的性命作赌注,只能率队逃跑。

树林中,月色正朦胧。

士兵们都已经困乏,他们是没有权利做出想因果的,或许他们已经累到没有精力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背上的姜维感到无比的绝望,几年前,他像很多有着宏图远志的青年一样参军,却未受重用,空有一身本领的自己只当了一名小小的牙将,也罢,英雄不重名利,只求为国献出一生。

但他的国却抛弃了他。

有家不能回,只盼着有蜀军真的并未伤其老母,使她得到善终。身后的追兵声近了,毕生的志向就这么破碎了。

刹那间,火光照耀了整片树林,茫茫多的蜀军举着火把冲了出来,渐渐把姜维围住。

士可杀不可辱,无望的姜维抽出腰间宝剑,横剑自刎。

“乒”的一声,宝剑被打飞在空中,原来是钟小松及时赶到,一枪挑出。

姜维大怒,提起三尖枪,看着钟小松便刺了过去。

“吾儿休刺!”一声传来。三尖枪停在空中,姜维一看,是自己的老母亲坐着木椅被抬了出来,身边正是蜀军的丞相诸葛亮。

姜维放下兵器,跑过去半跪在母亲面前,哭道:“母亲!孩儿不孝!让您老受罪了!”

“儿啊,我没有受罪,诸葛丞相都告诉我了,蜀军爱民如子,儿啊,你就降了吧。”姜维的母亲劝道。

诸葛亮道:“我欲收你为徒,传我毕生学谋,你意下如何?”

姜维抬起了头,看着远方的夜空,他明白了一切,蜀军若是要打天水,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收服自己。

他看了看自己年迈的母亲,又看了看微笑着的诸葛亮。

······

那是个多变的日子,自此以后,没有了魏国不得志的牙将,多了一个在未来的三十余载叱咤风云的蜀军英雄。

那晚的月色散着青色的光芒,显得很明朗,那晚的声音带着哭诉,但却很响亮。

“丞相,姜伯约自今日起,发誓效忠蜀国,不死不休。”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