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二十四章 街亭
第二十四章 街亭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二十四章 街亭

炎热的夏,天刚刚亮,这时还很早,绝大多数的人都留恋着短暂的休息,还在沉沉地睡着,在这样的早晨,除了担心庄稼的农夫以外,醒着的人寥寥无几,而在这其中,就有身处洛阳的魏明帝——曹睿。

或许他根本就没有睡,这一夜都在榻上翻来覆去,看着窗外的世界,从月光到清晨。曹睿起身,喊声来人,一个太监匆忙地碎步赶来,为他披上外套,“皇上怎么这么早就起了?”下人问道。

“醒早些好,可以早点办事。给我拿杯茶来。”

太监把茶送来后被吩咐退下了,曹睿一个人走到雕花镂空的窗前,外面是他的城池,外面是他的子民,是他父亲留给他的江山。

时间一点一点在过去,门外的太监敲门说是该用膳了,曹睿并无胃口,直接去上朝。这是他第一次去那么早,比大臣来的都早。

两刻钟后,大臣渐渐来齐,才来的大臣抬眼一望,发现皇上已坐在那里,心中一慌,忙快走两步,像之前来的所有大臣一样。

曹睿睁开眼睛,透过指缝看到大臣已经到齐,揉了揉额头,说道:“各位终于来了。”

众位大臣看看周围又看看皇上,低头默不作声。曹睿又淡淡地说:“孤想各位大臣都已经知道前线的战况了,.自诸葛逆贼率兵侵我北魏,我军损兵折将已有几十万,依此情形来看,国破之日不远矣。不知众位大臣,有何高见啊?”

曹睿这几句话看似语气平淡,却当真让人不寒而栗,对众位大臣这一问,在征询意见的背后又包含了指责大臣无能。众位皆不言语,生怕触动圣怒,引来杀头之祸,几人偷偷看向了正在捋着胡须的司马懿。

曹睿看众人不语,看着司马懿道:“抚军大将军。您一向足智多谋。不知有何高见?”

司马懿沉思数秒。面向曹睿道:“明帝,那诸葛亮确实不好对付,武皇帝之时便多次与吾军交手,如今川蜀兵马已足,再次犯我北魏。”司马懿看曹睿不语,接着说道:“如今形势已对我军十分不利,但也并无解决办法。依老臣之见,我军先前失利,是因为用人与布军问题,只要对此合理改变,必能将蜀军赶回川蜀。”

曹睿道:“哦?那依您之见,是该如何布军与用人?”

司马懿道:“此次抵御诸葛,关键之地在于两处,一是长安,便于发号施令,并有助于鼓舞士气,需有一德高望重的上将把守。第二个地方是街亭,此地进可攻退可守,是诸葛必争之地,如今我军已慢一步,街亭之地必为诸葛所占,所以必要派一上将,率精兵夺回街亭。如此一来,诸葛亮失去重地,进攻不得,必会撤军。到时可乘胜追击,必能大破蜀军。”

曹睿沉思数秒,接着又看向司马懿问道:“那依您所看,哪两人可胜此任?”

司马懿缓缓答道:“能破街亭之人非左将军张合莫属。”曹睿点头,司马懿接着说:“至于这镇守长安之人······”司马懿话音停顿,台下一人道:“这人非司马大将军不可!”众人称是,司马懿笑而不语。

没想到曹睿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着手道:“非也非也,你们这些大臣好没良心,抚军大将军必然能当此任,但此去长安路途遥远,且要赶时间,大将军年岁已高,你们怎么忍心让他前去呢,你们这些大臣啊,真是没安好心啊。”曹睿指着那些大臣捧腹大笑。

众大臣一看,都傻了眼,但也有机灵的,率先跟着曹睿笑了起来,接着都笑了起来,道:“这都让皇上看出来了,真是英明啊。”“皇上所言极是,我们开玩笑呢,哈哈哈。”

司马懿听完曹睿说话,脸色一沉,但马上又恢复往日,站起来躬身道:“皇上日理万机,还为老臣着想,不胜感激,不胜感激。可不知道那由谁来担当此任呢?”

曹睿道:“司马将军言过了,您司马一家劳苦功高,为我大魏立下汗马功劳,孤在心里早就已经视您如父了。孤看军中除司马将军一人之外,也没有什么将领可以前往长安,掌控大局了,所以还是孤亲自去好了,你们不必劝阻,这片江山是先皇留下来的,只有孤亲自去,才能让诸葛那老贼知道,这里,是姓曹的!”

众大臣无言。司马懿忙说:“皇上勇略雄才,普天之下,无人出您之右!这是我大魏之幸啊!祝皇上凯旋归来!”

众大臣跟道:“皇上英明,祝皇上凯旋归来!”

曹睿抬眼,看了一眼笑得很别扭的司马懿,又看了一眼众位大臣,冷笑了一声。

司马懿回到家中,坐下来心神未定,猛喝了两口茶,司马师走了过来,道:“父亲,是,上朝发生了什么事么?”司马懿没有回答,用手抚着胸口顺气。

司马师看父亲不语,转睛一想,又问道:“莫非皇帝没让父亲前往长安镇守?”司马懿看了司马师一眼,说道:“皇帝说自己会亲自前往长安。子元,你说这曹睿是不是已经开始有意针对我司马家?”

司马师道:“父亲,您一生为曹家效力,先皇在时也对您礼让三分,这曹睿怎敢对您不恭,针对我司马家。依儿看来,是您功高盖主,危害到了他的地位吧。”

司马懿沉思,看了看四周,让司马师把门关上道:“嗯,儿啊,如今天下已经离统一不远,曹氏逐渐衰落,为父想问你,你可有······?”

司马懿的话停住了,司马师反问:“那请问,父亲您可有那心?”

司马懿道:“先皇临终将他托孤于我,就算对我再有不公,我也不可生那心。”

司马师低头不语,司马懿接着说道:“不过,你不一样。”司马师猛地抬头,不过数秒,又低下头去,对司马懿说道:“父亲,我想过此事,但我想,就是有那么一天,也只能是我儿之辈了。”

司马懿喝了口茶,二人皆不语。

当日晚,诸葛军中,诸葛亮把马谡叫到营帐内,让马谡坐后,说:“幼常啊,你可知道我来找你所为何事?”

马谡道:“丞相想让我带兵先行?”

诸葛亮笑道:“那你说,我该派你前往何地?”

马谡略微思索下,对诸葛亮道:“街亭。”

诸葛亮摇扇大笑,道:“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啊,咳咳。”诸葛亮这一笑让他咳嗽了起来。马谡连忙为诸葛亮递水,“丞相,丞相。”

“无事无事。”诸葛亮摇扇说道,“我身体越来越差, 也不知道能不能对得起先主托孤于我。”

马谡忙安慰:“丞相万万不可这么说,丞相定会长命百岁。”

诸葛亮道:“自古又有几个百岁之人呢?只愿不负先主就好。我川蜀将领之中,我最看重的便是你了。所以这镇守街亭的事情,非你不可。街亭,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进可攻关中,退可守陇右,若守住此地,我军便可攻入曹魏腹地,若没能守住,那我军,便只能告败撤退了。”

马谡道:“臣知道了,必不辜负丞相之托。”

诸葛亮欣慰地笑道:“嗯,那就好,此地易守难攻,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明日你做先锋,王平为副将,率五万兵马前往此地。”

“何须五万?五千足够。”马谡道。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大意啊。”诸葛亮嘱托道。马谡答是,二人又交谈甚欢,直至深夜,才迟迟各自睡去。

第二日,马谡等人先行前往街亭驻扎,同时,曹睿亲自前往长安督阵,张合率军也向着街亭赶来。

马谡来到街亭,一望此地,笑道:“果然和书中所说无异。”在细细看来,此地甚为偏僻,附近并无丝缕人烟,轻轻一笑,想道:“诸葛丞相果然多虑,此地虽然重要,但如此偏僻,魏兵怎么敢来!”

又仔细看看四周,对身边士兵道:“看,那里有一山坡,我们可上山扎寨,驻守这里。”

王平连忙阻拦:“先锋,来时诸葛丞相交代应该屯兵当道,守住路口,曹军自然攻不过来,若上山扎寨,恐怕······”

马谡打断王平说话,道:“什么恐怕恐怕的,那是诸葛丞相多虑了。”接着拍了王平两下笑道:“王副将,此话真女子之见也。此地易守难攻,我们在山上安营扎寨,曹军来了,从下攻上,必定难以攻下,而相反,我军到时趁他们疲惫之时,从山坡攻下来,必定势如破竹。这点兵家常识都不懂,王副将,日后你可要多看些兵书啊。”

王平又说:“可若是曹军切断水源······”

“什么切断!”马谡怒道:“就是丞相,也在行兵之事上多次请教于我,你只不过是一介武夫,又懂得什么兵法!不要说了!”

王平看劝说无用,只能道:“那先锋,请给在下一千士兵,我守在山下。”

马谡不屑。王平又再次请求。

马谡不耐烦道:“可以给你一千士兵,但你给我记住了。你若是被曹军打败,休要求我救你,自己带你那一千兵马逃走。”王平应允,马谡留给她一千士兵后,自己带其余士兵上山驻守。

却说另一边,赵云与钟小松已经整顿好兵马,准备绕路出征,只要街亭守住,便可以与大军双路进军汉中,便能攻入曹军腹地,战败司马懿,捉拿曹睿。但前提是,作为两条路中间的支点街亭,要守住。

街亭,率一千兵马在后方占道守护的王平忧心忡忡,不由得望向马谡那边,心里默默祈祷着,真如马谡所说那样,是诸葛丞相多虑,魏军并不敢来。

但祈祷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往往都只是对自我的心里安慰而已,事实是张合率五万精兵已经向街亭赶来。

张合将至街亭,抬眼远望,看街亭占道并无重兵,反而在街亭侧面的山上驻扎着上万蜀兵。张合大笑,旁边人不解,问所为何笑,张合道:“那诸葛亮高明一世,没想到如今却如此糊涂。我原想街亭之地异常重要,他定会派一大将把守,诸如魏延之类,此地易守难攻,若占道把守,我此役非败不可,但这把守之人,不占道反而占山,无异于把街亭白白送给我。哈哈哈哈。”

张合又对旁边士兵道:“你,去打听打听,此地是何人把守。”

片刻,那探子回报道:“是马谡。”张合又笑,指着蜀营道:“此人我曾听司马大将军说过,说是此人自幼熟读兵书,自负得很,但没打过仗,只会照搬兵法,如今看来,果真是如此。“

接着张合下令道:“传令下去,全军包围山坡,切断他们水源,守个两天两夜,我看他们怎么办,哈哈哈。”

另一边,马谡接到哨兵来报,说是已经被包围,并被断水。各大将领们都慌了神,马谡也突然醒悟,自己只想到兵法有云该驻扎高处,没想到还有水源这一码事。看周围的人慌了,马谡又想到兵法云大将不能自乱,连忙故作镇定道:“不要乱了!我们······我们处在高处,何惧魏军!等到夜深,我们来个夜袭曹营,从上而下,一举击垮曹军。”

可如此雕虫小技怎能打败身经百战的张合。果不其然,当蜀军偷袭时,落入了魏军早就设好的埋伏圈。偷袭的上千人几乎全军覆没。张合所带士兵都为精兵,并在山腰上布了陷阱,蜀军是打也打不过,守也守不住。如今断水已经两天了。

人在面临生存危机时什么忠义往往都会被抛在脑后,何况大部分人在那时当兵只是生活所迫,何来忠义?

当日,蜀军内乱,马谡逃跑,张合趁势攻了上来,蜀军死伤无数四散奔逃,至此,街亭失守。

而张合本打算乘胜追击,但王平在后聚集了四散逃脱的蜀军,鸣鼓自守,张合一惊,怀疑有伏兵,心中思量,反正任务已经完成,先守住街亭再说,所以不再追。

而王平率残军也赶了回去,向诸葛亮禀明了前线战况。诸葛亮这才懊悔不已,不多时,马谡也逃了回来,诸葛亮大怒,下令将他带下去。

这一怒并不是因为马谡只会纸上谈兵,失了街亭,而是对自己。待所有人都退下后,诸葛亮拿着羽扇拍打着自己的头,然后用颤抖的手拿着羽扇指着前方道:“主公临终时曾对我说,马谡言过其实,不可重用,我如今不听,酿成大错,此次北伐大业,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亮之过,亮之过啊。”像是自语,又像是对已逝的主公的道歉。

街亭失守,诸葛亮只能下令全军撤回川蜀,但曹军岂能善罢甘休,曹睿亲令张合与曹真大将军、督军刺史徐邈共同追击蜀军,准备一举歼灭蜀军主力。兵贵神速,蜀军撤得快,魏军追得更快。

本来在最前方准备作为先锋的赵云军队变成了最后面,于是自然的,殿后的任务交给了他与钟小松。

张合率上万骑兵率先出动,追击蜀军,诸葛亮率大军顺祁山之路返回,而赵云却在上邦设下埋伏,准备阻击张合,拖延时间。

张合率军来到上邦城下已是傍晚,他看城上空旷,连个火把都没有,城下还留着大片马蹄印迹,心中思量这蜀军肯定已经逃走了,想要去追,但看军队已经人困马乏,决定今晚先休息下,顺便派人打听蜀军逃走方向,然后明日再追。

夜深。能听到士兵的呼噜声与蛐蛐的叫声。

奔波了一天的魏军正在熟睡,只有贪食的马还在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马料。

只看墨染的天空中嗖嗖飞入成片的火箭,在天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扎进上邦城内,瞬间,上邦城内燃起了大火,张合被吵醒,大叫声有埋伏,连忙下令灭火,自己领兵到城外捉拿蜀军,幸好这箭只有那么一轮,且射不到城中心,所以并未造成什么兵力损伤,但还是让奔波的魏军更添了几分疲惫,待张合赶到城外查看之时,城外的蜀军早已逃去,只留下了向着散关的马蹄印。

张合大怒,刚要下令追赶,但转念一想,并未追赶,只下令加强守卫,自己回城中睡觉去了。

第二日清晨,天还是蒙蒙亮,打着哈欠的魏军已经集结,张合下令全军向祁山出发。

刚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只听一声惨叫,一名士兵中箭从马上摔了下来,张合大叫不好,连忙下令快速前行,两侧的箭雨从天而降,纷纷射下,魏军在这箭雨下急忙前行。

前行不过数十米,最前面的马匹一声长嘶,坠入坑中,把上面的张合等人摔了出去。只见前方出现数百兵马,为首二将,均威风凛凛,一人手执长刀,一人手执长矛,那二人正是蜀军少将——关兴、张苞。

只见关兴振臂一呼,上千骑兵冲杀了过来,魏军主将落马,魏军大乱,张合忙上马下令全线立即撤退,虽然蜀军并未追赶,但还是损失了千余士兵。

原是诸葛亮虽然已派赵云拖住张合,但仍放不下心。特意派这二将在此埋伏,好吓回张合。

张合率兵欲回上邦处,而此时,曹真也赶向诸葛军方向赶去。张合心想,既有曹真追赶,不如自己就此回撤,但未至上邦,迎面却又看到一批蜀军。

张合心中大惊,以为蜀军有夹击之意,但看身后并无追兵,心中疑虑,望向前方,只见那浩荡兵马中间,为首之人骑着白马,神气凛然。旁边高高飘起的将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赵”字!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