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历史 -> 后三国 -> 第二十五章 女匪
第二十五章 女匪 文 / 时柒 (粉丝群)

第二十五章女匪

原是赵云看未能引诱张合,担心张合率兵追上诸葛丞相,忙调头去追赶,而这也正与回撤的张合遭遇。

张合细细一看,发现赵云军只有区区几千,虽不知道为何会迎面碰上,但还是不禁思索,想到:“我先中了埋伏,率军回撤,难免会被责罚,如今虽不知为何遭遇赵云,但如果我抓到蜀军上将赵云,一来可以推脱就说我并没有逃跑,而是去追赵云,二来又定会受到嘉奖。至于诸葛老贼,就是曹真的事情了。”

想到这,张合大喊声“杀”,数万铁骑向赵云冲了过去。赵云也不知为何突然正面遭遇,心中估量,敌我悬殊,又已经拖住张合,不如再向散关逃走。于是下令逃走。

这一路上魏军不停再追,而蜀军不停地跑,虽都为骑兵,但张合军才被埋伏,再加上奔袭较长,渐渐被甩在了后面。而赵云却丝毫不敢怠慢,一路前行。

追了半个时辰,张合看越来越远,又知道赵云也会慢下来,决定暂做休息,然后再追。

却说赵云等人,经过不知疲倦的奔驰,终于到达散关,决定在此处稍作休息,再做打算。

散关旁,渭水匆匆流下。钟小松下马撩了几口水喝,又洗了把脸,然后走向赵云,问道:“赵将军,接下来我们是继续沿河而行,还是进入陈仓山?”

赵云指了指陈仓山的方向道:“沿河行绕路而且目标太大,进山。”

钟小松道:“可我早前听说这山中土匪甚多,而我们的士兵又十分疲乏,若我们进山的话,恐怕······”

赵云望向前方,道:“我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看这张合是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了,至于山中的土匪,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以为在我国周边地区就管不到他们了,我早就想收拾他们了,这回要是不犯到我还好,若是犯到我,就顺道把他们一起收拾了。”

钟小松听完,回头望向后方,面露担心。

代略却是不管接下来该干什么的,自己听哥哥的便是了,看那水凉,便跳了下去,水花溅到在河边喝水的马匹身上,马抖动毛发,甩了代略一脸,代略也学着马的样子,飞快抖动着自己,周围的士兵纷纷逗笑,钟小松想叫代略别把自己弄病了,但一看难得大家伙和代略都这么开心,再加上代略身体瓷实,就收住了已到嘴边的话。

一刻钟后,赵云起身,对着全军喊道:“弟兄们,休息够了吧。马都休息够了,快点,上马进山,回家啦!”

士兵纷纷上马,向陈仓山进发。

马蹄在地上敲打出嗒嗒嗒的木鱼声,在这条逃亡回家的路上显得单调,又让人保持幻想。

一声嘶鸣打破了这种沉寂,拌马绳绷紧,马跌人落,“杀”声一起,两面的山坡上跳起成群的山贼,举刀吆喝着冲杀下来,阵势足有七八十人。领头的是一个独眼,头上绑着黑布,挥舞砍刀冲到最前面。

赵云一边挥舞银枪救起落马的将士,一边大喊:“小松!去抓住那个!”

钟小松道:“好!”钟小松拍马赶去,那独眼挥刀招架,仅仅两下,就被钟小松生擒了过去。钟小松拿起腰间短刀喊道:“都放下兵器!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土匪一愣,不知所措,望向钟小松。钟小松把短刀更靠近那独眼的脖子吼道:“还不放下!”

众土匪均被擒服,那独眼被扔在地上,连忙扣头道:“将军饶命啊,将军。”

赵云竖枪指向那土匪道:“我川蜀地大物博,你不去安分谋生,反在此落草为寇,如今竟敢截官军,你胆子倒是挺大啊!是大到不想活了吗!今天我就送你上路!”话音落,长枪就要挺出去。那人忙大喊饶命。

赵云长枪收势,独眼连忙磕头如捣蒜,道:“军爷,小的有苦衷啊!也是迫不得已,就饶了我们一条贱命吧。”

赵云道:“说!那你们这还有多少土匪!”

独眼道:“回大人,这进了陈仓山之后,大大小小的匪窝原有十几个。因为此地在蜀魏交界,走私商贩颇多,因为利润丰厚,所以即使是有被官军抓到杀头和被我们劫货的风险也会干,我们原来就是在这靠劫劫货物,分分小利来谋生,可两年前,我们这片最大的土匪突然病死了,那个他不知道从哪讨来的小婆娘接了他的匪窝,然后就是率着他们的弟兄先后扫平了我们大大小小十几个山头啊,不给她卖命就是人头落地啊。”说罢,竟哭了起来,只有一只眼睛流下了浑浊的泪,另一只眼罩有些脱落,只能看到结疤的边缘,想象不到中间是否很空洞,显得有些不协调。

赵云收枪问道:“你起来,你来说说那人叫什么?是她让你们劫官军的?”

独眼起身回答道:“那婆娘报号寒霜雪,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毒辣的女人!她的心就像号子一样冰冷,杀人不眨眼,几天前她带上百人袭了我们山头,杀了我三十多号弟兄,我们也是被迫听她的,她让我们下山去劫一票大的给她,可这最近打仗,走商的都猫家了,哪有什么大的啊!这才迫不得已,起了天大的胆子去劫军爷你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说罢,又叩头感谢。

赵云怒道:“竟有如此恶人在我境内作乱,今天碰到我赵子龙就让她滚出蜀国!”

那独眼猛地抬头,那一只眼睛竟突然睁得很大,嘴巴也不自觉张开,磕磕巴巴地道:“赵,赵,赵将军,您是曾经吓破曹人胆的常山赵子龙!我不长眼,我该死该死!”说罢,竟抽出腰间的剑自刎,赵云忙把他手中的剑打落,道:“你先别求死,待我收拾了她,再把你带回去处置。”

独眼又叩头拜谢。钟小松过来对赵云说道:“将军,我军现在正在被追,此时若是在此耽搁,恐怕会······”

“别恐怕了。”赵云坚定地打断了钟小松的话,接下来说道:“张合军元气已伤,再说你我已经进入蜀地,不出个三五日他是追不上来的,小小土匪,一日足可拿下。”说罢,赵云望向前方冗长的山脉,目露杀机。

钟小松道:“可是将军,我还是担心那张合会追赶上来,而且若是强攻,难免会损兵折将,不如这样,我与几十兄弟假装被俘,然后让这独眼悄悄放走我们,趁夜里悄悄打开寨门,来个理应外和,如此一夜便可攻破山寨。”

赵云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然后看向独眼,独眼忙慌张说道:“将军放心,您这几百人马,就算是强攻也能打得进去,再说我对那寒霜雪恨之入骨,我一定听您的。”

赵云又转头看向钟小松,拍了拍他的肩膀,钟小松道:“请放心。”

伴着赵云的担心,钟小松被独眼带人捆了起来,

“捆紧点儿,要像一些。”

“哎,哎。”

天空渐渐变暗,钟小松等人被押上了山,赵云与其他人马为了不被岗哨发现,静静地埋在那座山下,等待着天黑。

笑声,犬吠,灯火通明的山寨。

钟小松看那山寨,四周竟是土墙所磊,寨门十分高大,寨内被一圈圈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日,不远处的帐中传出阵阵笑声,应该是在喝酒吃肉。

想到这,钟小松也不觉咽了口口水,是啊,自己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但又很快感到自责,好像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呦呵,独眼回来了,这回又是回来求大姐饶命的吗?”一个拿着酒坛醉醺醺的男人对拍着独眼的肩膀哈哈大笑。

独眼用力地甩下了他的手,拇指向后一甩“自己看。”

那人顺着手势向后看去,受了一惊,又摇了摇头,擦了擦眼睛,又看向独眼,“你小子还不简单吗,竟抓来当兵的了。 ”这回独眼并未理他,押着钟小松等人向前走去,那醉汉不屑道:“切,神气什么,不就是几个当兵的和几匹马么,死不死还不一定呢。”

几人被押到帐中,钟小松看那帐子中央,是挂了一张硕大的白色虎皮,虎皮下坐了一位看似不大但十分彪悍的女匪头子,正叉着腿拿碗饮酒,她前面正坐着两列贼人,却是容貌大不相同,有膀大腰圆的、虬髯丛生的,也有吃的油光满面、袒胸露乳的,更有几个奇形怪状、獐头鼠目,但看那些人不管生的如何,一看就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恶徒,但看钟小松等人被独眼押上来后,不由得面露惊讶。

那女匪头子顿了一下,率先回过神来,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嘴角斜斜地笑了一下,扫了眼独眼道:“你还挺能耐的呀,怎么,带兵来抓我的么?”

独眼忙说:“不敢不敢,大王说笑了。多亏了我独眼命大,让我遇见了这几个打败了的士兵,才抓了他们,顺带三十多匹好马。”说完,独眼叫人把马牵来,女匪头子站起身,掠过独眼,径直走向一匹十分漂亮的战马,那匹马却是火红般颜色,十分光亮,长得又十分健硕,身上没有一根杂毛,虽然比不上后面的那几匹,但不得不承认是匹良驹。钟小松在心中寻思:“这女人终归是女人,无论是干了什么,她都是个喜欢漂亮东西的女人,这女匪头子也是一眼就看中这匹最漂亮的马了!”

钟小松正想到这,没想到那女匪头子突然抽出腰间短刀,顺着那红马的脖子就是一划,血猛地喷出,洒在刀上、地上,与那女匪头子的脸上,红马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血流如注。

女匪头子笑道:“哈哈哈哈,独眼,你去叫人把这匹马剁了,这马肉就赏给你了。”

独眼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磕磕巴巴地道:“谢,谢大王。”

钟小松心道:“这女人怎么如此心狠!”

女匪头子看向钟小松他们,叫住独眼:“把他们押下去。看好喽!”

接着又回到座位上喝酒去了,钟小松已经在死亡边上走过好几个来回了,已经很久没怕过了,但这次,他好像对那个女人有点怕了。

半夜,朦胧的乌云挡住了月光,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

独眼带着两个人来到了看押钟小松简易的牢前,对看守的人说:“我那还有些马肉和好酒,我带两个人替你们看守,你们去吃点儿喝点儿吧。”

那两个看守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独眼又道:“放心,我不会告诉大王的。看你们俩刚才也没吃到什么,特意为大伙儿留的。”

那两人道声谢,独眼就拉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独眼回来了,忙打开钟小松的牢门,道:“军爷,快走,快走。”

钟小松对独眼道:“你去把其他弟兄的牢门也打开,一会儿杀起来,你的人不要动藏好就行。”

钟小松带着兄弟七个人逃了出来,径直奔向寨门。

就在与寨门不到十米的地方,前方顿时冲出一票土匪,拦住去路,钟小松大惊,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大笑。回头一看,那女匪头子手拿短刀正对着他一脸笑容,玉手一招,两个人已经把独眼双臂擒住押了过来,钟小松心头一紧:不好!

刀光一闪,那独眼牙齿一紧,脖子上被开了大口子,血猛地喷出来,就像那匹红马一样。无力地倒了下去,那紧紧靠皮肉粘连着身体的脑袋经这一磕,白花花的脑浆掺着血液咕嘟嘟地流了一地。

接着一声轻轻的命令,成群的土匪向钟小松他们冲了过去,钟小松等人连忙夺刀招架,虽然这几个人都是好手,但无奈人数悬殊,顷刻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眼见就要被俘,却听“轰”的一声,三层叠加的木门竟被活活撞开了,一人也随着倒下的木门飞了进来,跌在地上。

那人起来,“呸呸”了两下,把口中的尘土吐出来,然后对着钟小松傻了道:“哥哥,我们看你没开门,就把这门给撞开了!”

说罢,一匹白马跃了进来,那人是白袍银铠,挺枪道:“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大胆山贼,还不快快投降!”蜀军纷纷冲了进来,那女匪头子却毫不害怕,大喊声杀,钟小松接过银枪,直奔女匪头子杀去。

钟小松手中有枪就如同虎有利爪,牛有尖角。

一枪刺去,女匪闪过,接着用力一挑,枪杆打在女匪的手腕上,短刀“唰”地飞了出去,钟小松又是一枪打在她的后背上,瞬间把那女匪头子打倒在地,钟小松上前一把抓住她,喊道:“这女匪头子已经被我抓住了,你们还不快快投降!”

那女匪头子却是倔强的狠,大喊:“不要听他······”话没说全,就被钟小松拿红袍塞到了嘴巴里,说不出声。

众土匪看领头的都已被抓,在赵云的几次震慑下,纷纷放下了武器,被蜀军控制住了。

钟小松这才把那女匪松开,要士兵将她绑起来,那女匪却是个硬骨头,头一用力,把嘴里的那块红袍扯了下来。恶狠狠地瞪着钟小松。

钟小松看着他那残缺一角的红袍,既心疼又无奈,那是他临行前梁如冰为他做的,若换了别人他一定会生气吧,可眼前这个人,却是个他从来也不会与之生气的女人,即使她是个凶狠的土匪。

“呸!”那女匪头子对着他吐了一口。

“小松,把那女匪带到帐子里,我有事问她。”赵云说道。

“是,将军。”

帐内,女匪被带了进去,拒绝下跪,赵云也没为难她。

“你是他们的头儿?”赵云问道。女匪扬头不答。

“哦,不说话。那你说说你是怎么上山的?”赵云又问,女匪依然不说话。

赵云倒是不愠不恼,接着很平淡地说道:“那你说你是如何杀死这原来的土匪头子?又是如何降服手下的?又是为何想让这所有的土匪都陪你去死的!”

赵云这三句话是一句比一句要语气加重,那女匪在他问第一句话时,头就转了过来,很是惊讶,在问第二句话时,瞳孔放大了一圈,微微张开了嘴巴,待第三句话说完,眼睛又瞪大了一圈!

结结巴巴地答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哼,”赵云冷笑一声,道:“我平生见过无数土匪、草寇,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心狠的!”

女匪不语,低下了头。

“让为你卖命的弟兄送死,你可真想的出来!”赵云又道。

女匪轻声地说:“杀了我吧,我该死。”

赵云平生最注重一个“义”字,早已怒不可遏,强忍着挥手道:“带她下去。”

而那女匪却以为此生已了,眼中不由流出泪水,仰天说道:“可怜我最后也未能回到我的辛家村,对不起了父亲,女儿不孝。”

赵云用力揉着额头,钟小松却突然像被什么惊到。脑海中飞快地翻动着一幅幅画面,疯狂地思索着。

······

“等等!”就在出帐门时,钟小松叫住了她。

那女匪停住脚步。

“你说辛家村?寒霜雪,寒霜······你叫什么名字?”钟小松问道

“还有必要么?”女匪未答。

“快告诉我,你真正叫什么名字!”

女匪回头,道:“辛涵双。”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