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我和你隔着万人相遇(上)
我和你隔着万人相遇(上)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跟着姜哥这些年,我养成了听歌的习惯,且每每都能从音乐中找到自己的故事,不经意中勾起些许伤感。弹指间,和姜哥已经走过三十二个年头,从怜惜到爱上,有甜蜜有伤心,经历过人生巅峰,也曾跌入无尽深渊,又在遥遥不知归期的日子里等待了十三年,人生的酸甜苦辣悲喜离合我们都经历过了,而今携手同行,坐看云起云舒,过往如同一夕梦境。回首时,伤痛也是快乐,苦涩亦是甜美,一切的心酸全部化为感恩,感谢苍天让我们两个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感谢你在千万人中选择了我,感谢你几十年来紧紧相牵,感谢你为了我一点一滴的改变。

当你自韩国远赴台湾时,你可曾料到会遇见我?当我们在同一家酒吧工作时,你可曾想到会爱上我?当你为我写歌作为生日的礼物时,你可曾预见我们这一次的携手竟是一生?人生中遇到千千万万的人,偏偏只深爱这一个,寻寻觅觅许多年,原来只是在等你。也许你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我最爱的,哪怕你穷困潦倒,哪怕你一无所有,我依然爱你,什么时候爱上的,谁又能说得清楚。这大概就是所谓缘分吧!

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1982年,21岁是多好的年纪,那时的我还在一家韩国人的酒吧做会计。一天,店里来了一个背吉他的男生,他个子不高,非常清瘦,一头及肩长发,破旧的牛仔裤诉说着他的落魄。他沉静地落座,轻拨琴弦,美妙的旋律在指间流淌,忧郁的歌声令人心灵悸动,那一刻,时间的轮盘戛然而止,只有音符依然在跳动。这个有些特别男人,连同这触动心灵的音乐,悄然拓印在我的心上。

他叫姜育恒,韩国籍华裔,祖籍山东,只身赴台是因为此时正是台湾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对于一个执着于音乐的人来说,这也许是一个机遇。在我遇到他时,他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四处奔走讨生活,那一天,凭着一曲《牵不到你的手》,他被老板留了下来。

我承认这个男人的歌令人震撼,但一见钟情这种事,我从来不相信。相貌平凡的我也没有得到他过多的关注,没多久,他喜欢店里另一个女生的事就不再是秘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丽的容貌是上天的恩赐,漂亮的女人总是可以得到男人更多的关注,然而当一个女人沉浸于自己的美貌之中,忘记修炼内心的涵养,那么男人的爱就只能是昙花一现。这是我的认知,也正是因为自知相貌并不出众,所以我更加注重修身养性。也许我无法让一个男人对我一见倾心,但如果他愿意了解我,我的言谈举止可以令他刮目相看。

只是此刻我和姜哥还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他喜欢的人不是我,我对他也没有任何想法。也许人生就是要百转千回才会比较深刻,所以才会安排我们戏剧性的牵手。

1982年12月,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每逢这个时候,大家都会举办一些Party,邀请朋友们到家中小聚。直到今天,我仍然怀疑姜哥举办那场Party的真实目的,那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聚会,姜哥一共邀请了三位女生,除了他喜欢的女孩,还有我和另一个女生。聚会上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可是不久以后,姜哥却突然向我浪漫告白。

次年1月23号,在那场Party过后的一个月,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我很诧异,因为我们平时很少通电话,我不知道他是有意选在今天打电话给我,还是完全只是一个巧合,因为这一天正是我的生辰。电话那头传来他磁性的声音,你在家做什么?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他,家人在为我庆祝生日呢?我可不想到处宣扬自己的生辰,可我又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只好含糊地说,没有什么,我们在庆祝生日。谁知他却追根问底道,谁生日?颇为无奈,我只好坦诚相告,今天是我的生日。

姜哥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如果他知道朋友过生日,不可能两手空空只道一声生辰快乐,之所以不愿意告诉他也是不想增加他的负担。那时,他一天只有300块台币的收入,生活本就拮据,我不想让他破费,也并不抱任何期待。然而姜哥的这份礼物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任何可以用金钱买到的礼物在它面前全部黯然失色。

时隔一天,他突然凑过来,轻描淡写地说,小凤,我写了一首歌送给你。他温柔的声音仿佛钻进了我的心,双眸中的光彩似乎在传达着某种信息。我很惊讶,因为没有期待,所以变得惊喜。

记得那天,他潇洒地抱着吉他,漫不经心地拨动琴弦。不经意的对视令人怦然心动,似有若无的浅笑令人情不自禁。我很迷恋,迷恋他一身忧郁气质,却唱出最温情的词曲。

记得那天,他旁若无人地对着我唱道,当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只是个小女孩,当我爱上你的时候,你是个小女人……我很意外,恍惚如梦,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却又猜不透他的心思。

那一刻,世界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甚至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时间似乎不再流转,嘈杂也被隔绝于外,静谧的空气中弥漫着浪漫的味道,青涩的爱情正在我心中迅速发酵。

事隔许久,我忍不住好奇问他,为什么突然选中了我?他的解释实在令人哭笑不得,那场浪漫的表白顿时大打折扣。原来在圣诞节Party过后,姜哥曾试探着问他姐姐,你觉得这几个女生哪一个最适合我?

姐姐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生,她说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丰满一些的女孩子比较好生养。这几个女生,我最中意小凤,将来小凤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福气。

这就是姜哥选择我的原委,听着有些泄气,又忍俊不禁,这个男人太可爱了,为什么不编造一个更加罗曼蒂克的理由哄哄我?不过相比不尽不实的甜言蜜语,他的诚实又令我倍感珍惜。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

我和姜哥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聊天”,天南地北,无所不谈,没有隐瞒也无需顾虑。三十几年来,这个习惯从没有改变,从最初的相互了解,到后来的各种危机,我们都是通过“聊天”来处理的,这就是我们的沟通方式。我们互诉衷肠,我们也用心聆听,了解我所了解的,感受你所感受的,我们才能彼此融合成为一体,我们才能彼此信任没有猜忌,我们才能拉近彼此的心没有距离。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