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我和你隔着万人相遇(下)
我和你隔着万人相遇(下)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那段日子,每天醒来都有一种期待,期待在酒吧里与他相遇,每天下班都有一种甜蜜,甜蜜地坐着那辆破旧的摩托车让他载我回家。每天我们都会路过我家附近的植物园,于是那个植物园就成了我们的“聊天圣地”。每一次他讲述他的故事,我都会静静地倾听,每每听到他成长的艰辛,我都会隐隐地酸楚。我第一次遇到人生如此不幸、经历如此坎坷的人,他在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如同一个无助的孩子,令人心生怜悯,心疼不已。

姜哥的父亲有两个老婆,姜哥的母亲为小,没有名分,受尽委屈,父亲噬赌,家道中落,生活窘迫到读书的钱都是母亲借来的。我难以想象这样的家庭对一个孩子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也许姜哥看起来乐观坚强,然而他的内心定然是伤痕累累。姜哥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家,在这个家里只有无尽的泪水,寒暑假对其他孩子来说充满期待,对姜哥来说却是无法面对的悲哀。为了逃离这个家,姜哥只好在假期里四处打工,既能补贴家用,也可以暂得一处安宁。

如果逃得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然而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令不幸的人更加不幸。16岁那年,姜哥因为骨髓炎不得不休学一年,膝盖缝了十六针,一截骨头被切掉。我不知道那有多痛,也不敢去细想,单单听他讲述,我的心就已经隐隐作痛。然而相比身体的痛楚,和母亲的生离死别才更让人绝望。18岁那年,姜哥的母亲因为癌症去世,从此以后,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依赖和温暖也失去了。不久后来,他的父亲也过世了。每每提及此事,姜哥总是一脸落寞,因为从那时起,他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对父亲母亲的回忆。

大概每一个女孩子的内心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母爱,那一刻,仿佛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每每想到他年纪那么小就要经历这些,我就会感到莫名的心痛,我无法想象如果父母都不在了,这些年他是如何过来的。

我的经历和姜哥完全不同,父亲母亲都是十分传统的人,父亲在外面工作,母亲在家里相夫教子。我们家有十三亩田地,生活水平不错,在我的记忆中,米饭和地瓜是永远吃不完的。那时我常常在想,如果早点认识姜哥就好了,我会把米饭和地瓜分给他吃,这样他就不会挨饿了。尤其是当他告诉我说,高中毕业以后他就一个人在外讨生活,最穷困的时候一包泡面要吃两餐。我无法理解一个男孩子是如何将一包泡面分成两餐的,我也无法想象那些年他到底过的是怎样的日子,我只知道,如果我们早些相遇,我一定不会让他挨饿。

看着身边这个让人心疼的大男孩,我很想安慰他,但我知道,此时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无济于事,我只能安静地陪着他,暗暗地怜惜他,默默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保护他。

人和人之间的感觉真的很微妙,我们可能会因为很多原因爱上一个人,而我对姜哥的爱却是源于对他的同情和保护他的欲望。

他也常常给我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当年他在韩国打工的时候,因为没有钱,只能和一个同学租一个很小的榻榻米,一个月几块钱,刚好能容纳两个大男生窝在里面睡觉。那时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比他大六岁,可是他要带这个女孩子回家睡觉,怎么办呢?于是每一次他要带女孩子回家就会对那个同学说,你去外面逛三个小时再回家。他的同学只好乖乖在外面转悠三个小时,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百般无聊,反正要自己找个地方,逛足三个小时才能回家。

听到他的这些过去,连笑都是苦涩的,虽然涉及到另一个女孩,但我一定不会生气,也不可以生气。如果我追究他的过往,他就会对我有所隐瞒,岂不是得不偿失?既然有些事已经成为回忆,又何必再去计较。凡事都要向前看,一味地揪住过去不放,只会停滞不前。如果放任自己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之中,又如何能够看得到此刻的幸福和未来的希望呢?

人都是矛盾的,爱挑剔的,况且我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年轻的我也有心中的偶像,但绝不是姜哥那个样子。

那个年代,有两个人是台湾最受欢迎的偶像,那就是林青霞和秦汉,每一个男生都希望有一位像林青霞一样的女朋友,每一个女孩子都梦想找到和秦汉一样的白马王子。我也曾在心中幻想过无数次,我的白马王子一定要像秦汉那样,180公分以上,高大帅气,玉树临风,情深款款,忠贞不渝。

可现实却是我正在和一个171公分,53公斤,瘦骨伶仃,长发齐肩的男生走在看电影的路上,这个男生就是姜育恒先生。最让我感到无奈的是,姜哥是一个天蝎座,我对星座很有研究,水瓶座最怕的就是天蝎座,所以对于姜哥这个人,我还是有些害怕的。

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这个男人同女孩子拍拖也完全不注意形象,破旧不堪的摩托车只剩一个座位,身上的牛仔裤令人不忍直视,因为看完电影还要上晚班,所以必须背着那把吉他。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内心不免有些矛盾,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吗?如果被朋友看见应该会被笑话吧?不由自主地想要和他保持距离,并不宽敞的凉亭里我们各走一边,我偷偷在心底祈祷,苍天保佑,千万不要遇见熟人。

不过中国人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越是不想遇见,偏偏就遇见了,越是不想让朋友看到姜哥,偏偏就看到了,越是不想解释我们的关系,朋友偏偏就问了,越是想避开朋友的眼光,偏偏得到了一句最直白的评价,“怎么像个要饭的?”当下只觉颜面尽失,而今想来却忍俊不禁。可见当时姜育恒先生的形象有多么糟糕,同今天的姜育恒完全判若两人。这也算是我们交往中的一桩糗事吧,不知道那个朋友在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又作何感想。

人生诸事,谁也料想不到,本想和他在一起,竭尽所能地保护他,可天不遂人愿,没过多久,姜哥就出车祸了。

台湾的2、3月份是梅雨季节,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在诉说谁的心事,连续几十天的绵绵雨水不免令人心生烦躁。望着朦朦雨雾发呆,忍俊不禁,不知道姜育恒是不是和我一样,也能从雨滴中看到彼此的身影。

自我陶醉的少女情怀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打破,似乎听到有人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出去一看,原来是同我相熟的一位大哥。还未站定,大哥突然问我,小凤你没事吗?我不明所以地摇头,我没事啊!他急匆匆地问,姜育恒出车祸了你怎么会没事?你不是每天都坐他的车回家吗?

听到姜哥出车祸的那一刻,我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一般,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他后面说了什么我已听不进去,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我想不出他为什么会出车祸,我不敢去想他伤得到底有严重,我也想不通他已经遭遇过那么多变故,为什么还要他受苦?最让我后悔的是,为什么昨晚没坐他的车回家,如果我能看着他,提醒他,他应该就可以避免这场车祸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坐姜哥的车回家,因为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临时有事,于是叫他不要等我。我猜大概是因为他骑车之前喝了些酒,以前他偶尔也会喝一点酒再骑车,但从没有出过事,早就劝说他不知多少次,却一再抱有侥幸心理,这一次终于出事了,不知该气恼还是心疼。

在医院见到姜哥的时候,我的鼻子一酸,眼泪不听话地淌下来,由于缝合伤口的需要,他一头长发被剃成了光头,厚厚的纱布上沾染着血迹,消瘦的面庞越发憔悴。换药时,我看到了他头上的伤,缝了十几针的伤口令人触目惊心,我忍不住想去轻抚,想问他还痛不痛,可颤抖的手却停在半空,心疼的泪再一次决堤。

还是应该感恩上天,所幸没有伤及性命,但经此一事,姜哥的性格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许一个人要成熟起来必须经过种种磨练,也许这只是上天对姜育恒的有一次考验,然而我却他选择其它的方式,看着他受苦,我情愿代替他承受痛苦,看着他坚强,我却更加酸楚。

再回来上班时,姜哥好像变了一个人,头发长出短短一截,干净利落,十分清爽,从那以后他就不再留长发,青涩和稚嫩同他的长发一起留给了昨天,一个崭新的姜育恒回到我们身边。

因为还没有完全康复,我便顺理成章地照顾他。从那时起,我不再犹豫,不再迟疑,我想要尽我所能去保护他,照顾他,我再也不忍心让他受到一点点伤害,我希望能够像姐姐说的那样,为他带来一些福气,我希望我就是那个可以陪伴他度过一生的人。

也许是姐姐的话一语成谶,也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我们在一起没多久,姜哥的事业就迎来第一个高峰。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