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爱是一场短暂的雨(上)
爱是一场短暂的雨(上)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姜哥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台湾的歌手都是怎样红起来的?

我打趣他说,要么有很多钱,要么长得很帅,你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红的条件哎!

话虽如此,我却不得不叹服于他对音乐的敏感度,偶尔在练歌的时候,他也会讲给我听,这首歌表达的是怎样一种情怀,情感是如何的变化,每一句应该唱出怎样的韵味等等。在认识他以前,我只知道一首歌好听或不好听,认识他以后,我才发现每一首歌都在讲述一个不平凡的故事,尤其在听姜哥唱歌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地陷入某种情绪,或哭或笑,或思念或伤感。

我感叹姜哥在音乐上的天分,更钦佩他对音乐的执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坚持梦想,为了生存放弃梦想无可非议,无所谓艰难困苦仍然坚持梦想的则更加可贵。八十年代初的台湾的确是流行音乐和众多歌手的摇篮,然而真正能够出人头地大红大紫的又有几人。现实总是残酷的,姜哥很清楚他选择的这条路到底有多么艰难,正是因为这样,他身上那股不肯屈服的执拗和锲而不舍的毅力才更加可爱。

那一年姜哥已经27岁,对于偶像明星来说年龄上完全没有优势,我从来没有奢望有朝一日他能够飞黄腾达,但我也绝不会劝说他寻一份踏实的工作,放弃不切实际的梦想,我不可以这么自私。爱他,就爱他的全部,爱他的音乐,爱他的梦想,爱他的执着,不问将来,不问结果,不问成功与否。

最让我欣赏的是姜哥的善良,他对朋友有情有义,对陌生人也是以诚相待,佛家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相信姜哥是一个有福报的人,即使不能圆梦,上天也会待他不薄。跟着这样一个男人,我心里踏实。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指针一分一秒的走,姜哥依然每日抱着那把吉他倾情弹唱,我也还是那个与世无争的小会计,回首那些日子,没有什么不好,哪怕一辈子平凡度日,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可就在我们沉溺于这种平静时,姜哥却意外地遇到一位贵人。

酒吧的老板是韩国人,所以经常会有韩国客人光顾。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酒吧里来了一位很普通的客人,可是一看到姜哥在唱歌立刻把他叫下来。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见他拉着姜哥到后面说话,想必是旧识。

那人走了以后,姜哥才告诉我,他和那位大哥在从韩国飞往台湾的航班上有过一面之缘。抵达台湾的时候,那位大哥因为携带的物品太多,需要交纳一定的税金,但是他身上的现金不够,如果不交税就没有办法入境,无奈之下,只好向萍水相逢的姜哥借钱。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不知根不知底,如果是你,你会借给他吗?

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谁也不问,偏偏问了姜哥,姜哥二话不说,拿出200美金递给他。姜哥在韩国一无所有,他是带着这些年打工的全部家当来到台湾的,而他的全部家当就是身上的300美金。考虑到自己第一次到台湾,晚上住在哪里尚且不知,所以姜哥留下100美金傍身,剩下的全部借给他。通过这件事,我再一次从新认识了姜哥,对于他的倾囊相助我钦佩不已,想到他的善良单纯我又有些担心,若不是偶遇这位大哥,姜哥不会提及此事,更不会主动讨债。初到台湾的姜哥既没有联系地址也没有联系电话,若不是韩国大哥在酒吧偶遇姜哥,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

通过韩国大哥,姜哥认识了他进入歌坛的引路人,蒋阿姨。那个年代的很多人都知道蒋阿姨,她是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持人,说话很有特点,满口的北京腔,颇受欢迎。蒋阿姨来酒吧听了几次姜哥的歌,觉得还不错,又把姜哥推荐给光美唱片的苗秀丽经理。

见到姜哥时,苗小姐不禁皱起了眉头,27岁的年纪,不知能否大器晚成,形象也不符合当时歌星的流行风气。想想那个年代的男歌星,每一个都是身材高大外形帅气,这样才会有粉丝追捧。看到站在面前的姜哥,苗小姐不禁有些为难。

然而不能拂了蒋阿姨的面子上,苗小姐决定给姜哥一个机会,她说你先试唱吧,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用你。

听她这样说,我反倒送了一口气,若说外在条件,姜哥的确差强人意,若要听姜哥唱歌,苗小姐一定找不出拒绝他的理由。果不其然,姜哥一开口,苗小姐便发现了姜哥的绝对优势,他对音乐的敏感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歌声里蕴含的情感是不可抵挡的诱惑。一曲毕,苗小姐微笑着说,你先回去等我通知吧!

两天以后,看到苗小姐出现在酒吧,我知道姜哥又向梦想踏进了一步。这些年他的坚持他的苦难终于有所回报,即使前路依然未知,至少我们看到了希望,如同在漫漫寒冬看到第一支春梅,哪怕尚未春华遍地,却已感受到一丝温暖的气息。喜悦和感动交织着我的心,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心情,也来不及去想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我只是替姜哥感到开心,看到他开心,我就无比喜悦。

迈向成功的第一步总是艰难的,无论姜哥还是我,都必须付出更多。为了捧红姜哥,唱片公司对我提出一个条件,偶像歌手是不可以有女朋友的,为了积累更多的人气,为了姜哥能够在唱歌的道路上一帆风顺,他的女朋友只能存在于幕后,当歌迷们知道他们喜爱的姜育恒竟然只身来台至今单身,同情和支持才能来得更加容易。我明白,为了捧红一个歌手,有时包装和隐瞒都是必要的,忍耐和沉默也都是值得的。那时我认识姜哥差不多一年,我知道他为了唱歌都付出了什么,既然机会就在眼前,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是我不知道这种隐形的日子要持续多久,更没有想到这会给我们的感情带来怎样的麻烦。

达成协议,苗小姐开始从内到外包装姜哥。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姜哥的普通话,由于祖籍山东的缘故,姜哥说的是一口地道的山东荣成话,要想在公众面前塑造一个良好的形象,普通话必须过关。姜哥在韩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国语学习,谁来教他国语,怎样学习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苗小姐要求的标准,我们犯了难。这时,蒋阿姨再一次向我们伸出援手,她说这样好了,你先搬到我家。所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姜哥都住在蒋阿姨的家里。蒋阿姨为他订了一份国语日报,这种报纸是专门给国小学生看的,所有汉字都标注了拼音,蒋阿姨要姜哥从头学起,把所有拼音符号都背下来。所以说姜哥真正学习国语是在台湾。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姜哥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才真正把普通话讲好。

另一方面,苗小姐也姜哥的外形塑造上也绞尽脑汁。她对姜哥的评价很直白,她说姜育恒的长相真的很一般,整张脸只有右脸可以看。为了扬长避短,在拍摄MV时,从头至尾姜哥都躺在海面上,海浪一次又一次的冲刷,恰到好处地遮挡住他瘦弱的身材,整个镜头里只能看到他右侧的脸颊。为了让姜哥看上去更加高大,公司为他定制的所有服装都是十分宽大的风衣,瘦小的姜哥被整个罩在当中,只能露出一张消瘦的脸。苗小姐在包装姜哥这件事上面煞费苦心,所幸拍摄出来的MV效果都不错。

就这样,第一张专辑《爱我,孤独之旅》拍摄完毕。姜哥常常问我,小凤,你觉得我可以吗?坦白的讲,这个我也说不好,从一开始,我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努力的,是否能大红大紫,我们心里真的没底。但机会来之不易,错过只会遗恨终身,所以我们格外珍惜,每一件事都做到精益求精,即使最后不能成功,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上天眷顾那些坚持不懈的人,有时还需要一点点运气。当时台湾有一个节目叫《综艺一百》,收视率非常好,主持人是张小燕,在台湾人气很高。这个节目有一个单元,叫《流行歌曲畅销排行榜》,姜哥的专辑刚刚发行,《综艺一百》就播放了里面的主打歌曲《爱我》。借着《综艺一百》的人气,《爱我》一炮而红,连续一个多月都是排行榜第一名,持续三个月均保持在前三名。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在讨论“姜育恒”,仿佛一夜之间,姜哥就从一个流浪歌手跃身成为歌坛新秀。这张专辑奠定了姜哥后面所有的歌路,不知从何时起,姜哥成为大家口中的“忧郁王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