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从今天起,如果不分离
从今天起,如果不分离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姜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真的很重感情,有时候他情感细腻,能体贴地照顾别人的内心感受,有时候又粗枝大叶,竟然从没想过他这样做会伤害到我。可是他永远很清楚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是什么,所以在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他果断地和那个女孩子分手了。

但是错误被纠正了,伤害就会被抚平吗?一切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吗?他能够体会到我的痛苦吗?我纠结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备受折磨而又难以自拔。

那三个月是我极其煎熬的一段日子,我只觉得我是用一颗真心换了一抔绝情,我想不通一个人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对待爱他的人。

如果我是一个任性放纵的人,也许这段日子会更好过一些,我可以在亲人面前放声大哭,我可以在酒吧买醉夜不归宿,我也可以再去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重新来过。但我不是,我是一个情绪管理非常好的人,不管我有多么痛苦,都不会把这些情绪带给我身边的人,我更不会把情绪发泄在朋友身上,我不要他们为我担心。

自从姜哥签约做歌手开始,我就辞掉酒吧的工作,到一家贸易公司做营销。就算姜哥这件事给我带来再大的打击,我也没有因此影响到我的工作。白天,我会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和客户吃饭喝酒谈天说地,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全台湾有3万多家贸易公司,其中1万多家都是我公司的客户,我必须跟这些人交流谈事,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没有理由懈怠。我每天最怕的就是6点钟来临,因为要下班了,无事可做了,忽然一种落寞感就袭上心头。一回到家,洗了澡,我就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自己的思绪。

那时,我和我姐姐住在一起,她知道我和男朋友分手,但我从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分手,我这个人的秉性就是如此,从来不对别人提起不开心的事情。我姐姐看到我一个人,就会叫我过去一起看电视,从8点看到9点,这一档结束之后我就一个人到公园哭,哭够了,发泄好了,再回到家把脸洗一洗,出来继续陪我姐姐看电视,看看电视又嘻嘻哈哈地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那段时间每天如此,哭哭笑笑,笑笑哭哭,眼泪冲刷了委屈却无法抚平伤口,笑容掩盖了痛苦却无法治愈心灵。

我不是没有尝试过从痛苦中走出来,但是这很难,什么叫爱得深伤得深,这个时候才深有体会。我也很矛盾,因为我舍不得,一个人付出的越多就会越舍不得。我也曾经想过原谅他,和他重新来过,但是我不敢。我那时候就在想,过去的那段感情就像一个毒瘤,离开他就是把毒瘤切掉,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如果不切掉,也可以继续活下去,可是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受伤的那个人还是我,痛苦的人也还是我,我不要,所以我狠狠心想要把它彻底割掉。所以一开始,他打电话我都不接,只要看到他出现在荧幕上我就关电视,因为一看到他我就会哭,我要让自己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

有一天,姜哥的嫂嫂从韩国来到台湾找我,说太平(姜哥的小名)因为情绪低落已经回到韩国,明天喝了酒就流眼泪,他说他不知道这样做我会离开他。现在因为我离开他,他连歌都不想唱了,他想要跟我结婚。

我说以我现在的心情要我跟他结婚是不可能的,也许姜哥是很痛苦,可是我的心情谁又能了解呢?

她说姜哥和那个女孩子已经结束了,请我相信他,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不相信,要我怎么相信呢?

有一天,我在上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孩的电话。

她说你是小凤吧?

我说是的,你是哪位?

她说我是谢某某。

我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她就是和姜哥交往的女生。

我说找我有事吗?

她说我知道你是姜育恒的女朋友,我跟姜育恒认识一年多,虽然没有你久,但是我们成长的环境更相似,所以我很懂姜哥。

她这样说是因为她是是单亲家庭,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这一点我也早就知道了。

听她这样说,我的一股无名火就蹿上来,我说谢小姐,你不要跟我讲谁懂谁,我跟姜哥认识三年,你跟他认识一年,你现在跟我讲你比较懂他?我们也不要比谁的时间比较长,你今天打这个电话给我是要干嘛,要我退出?我告诉你我和姜哥没有婚姻,我也没有必要和你去竞争。我已经从那段感情走出来了,你要的话我随时送给你,有本事你拿走,没本事就不要打这种电话给我,你搞不定这个人再来给我打电话要我退出,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她听出我在发火,立即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姜育恒周旋在两个女人当中他也很痛苦。

我说好,谢小姐,以后不要跟我讲这些,我不想听这些,他所有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说完,我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任何一个人接到这种电话都会窝火吧?这已经不是气度的问题了,如果不跟她讲明白,她还以为自己才是理直气壮的那一个。

另一边,姜哥也没有放弃和我复合。他和光美唱片签了五年的合约,五年一定要出三张专辑,否则就算做违约了。所以在分手三个月以后,他的第二张专辑就要发行了。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这个时候我已经比较平复,抱着就算不能做恋人也能做朋友的心态,所以我接了他的电话。

我说你有什么事吗?

他说我的新专辑试听带出来了,希望你能听一听,告诉我你最喜欢哪一首歌,并且给我一点意见。

我看他有求于我,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后来他把试听带送到我家,那天晚上想在我家过夜。因为他还在想法设法同我复合。

我很坚决地说,不可以,请你离开,我们现在的状况你不可能留在我家。

他看得出我的决心,很清楚我的脾气,然后很听话地走了。试听带我很认真地听完了,最喜欢的是那首《最后的温柔》,大概那首歌有一点我此刻的心境,很多情况下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都会有一点伤感。

之后有一天,我住在同学家里,因为在自己家里总是忍不住想哭,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也太对不起姐姐,所以我会经常到同学家里去散散心,有时候就住在同学那里。那天刚好在同学家,她突然跟我说,小凤你要不要看看那个姜育恒,他最近变了好多,已经瘦成皮包骨头了。你怎么都不同情他一下,不原谅他呢?我说我没有办法原谅他,没有办法重头来过,再来一次也是伤害我自己,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还在疗伤呢!或许我自己永远走不出来,但是我没有办法再踏回去。我觉得我是下定了决心的,任何人都不会动摇我。

然后我同学故意打开电视,就看到姜哥抱着吉他在弹唱,我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那天姜哥会出来,那一天刚好是第二张专辑《孤独之旅》发片。我一看到姜哥的样子,整个心就瘫了,为什么他会瘦成这个样子,比我上一次见到他又瘦了一大圈,瘦到完全变形。那种心疼的感觉,想保护他的欲望再一次冲击着我的心,也让我认清了自己,无论和他分离多久,无论和他距离多遥远,那份爱始终没变,逃避只是怕伤害,结果却让彼此陷入更深的痛苦,难道这就是我要离开他的目的吗?

姜哥有一个姐姐叫姜育花,那时也住在台湾,他有时候也会住在姐姐家。为了让我们复合,他姐姐就打电话跟我说嫂嫂来台湾了,要不要到家里来吃个饭?虽然那个时候我心里还在矛盾,但我没有拒绝。

到了他姐姐家,我发现家里布置得很有气氛,这才知道姜哥帮我办了一个生日聚会,我感到有点意外,算是一个惊喜吧!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里面传来姜哥的声音,叫姐姐给他开门。可是我听得非常清楚,从门铃的扩音器里还传来另一个声音,是一个女孩子。接近着就听到姜哥一直在说,你快走,你快点走吧!可是那个女生就是拉拉扯扯不肯走。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谢小姐居然离谱到跟着姜哥一起回来了。

我当时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姐姐精心布置的气氛也被破坏了。我有些气不过,姜哥还是这样拉扯不清,这样的话让我怎么相信他呢?但这种想法只是瞬间闪过,因为我和他认识了三年,太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细腻让他不愿意去伤害别人,他也在为那个女生顾虑很多,不想太撕破脸伤害她,可就是这样的善良,却让对方缠住他不放。

想明白这一点,我就跟姜哥说,要我回头也可以,你必须让我知道你和这个女人断得干干净净。

姜哥做到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同那个女生谈的,但我知道他断干净了。因为这个女生后来写了一封信给姜哥,信的大致内容是让姜哥在某年某月带一束白色的花到哪里去看她。这是什么意思,是用自杀威胁姜哥吗?但从这一点我知道姜哥已经断干净了,所以我也遵守承诺和他重新开始了。

后来谢小姐嫁到美国去了,姜哥也和她没有任何瓜葛。他就是能做到这一点,该结束的就要结束,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会再回头,不会再多想,不再让我有任何困扰,我也是看到了这点,才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既然要放下,就要放得彻底,两个人在一起真的不容易,我愿意重新踏进爱情的泥淖,但这一次我不要再让自己痛苦。

既然要重新开始,既然他想结婚,我决定让我们的新生活按照结婚以后的模式进行。我们开始住在一起,我每天早上上班之前去买菜,中午休息时间回家做饭给他吃,下午2点钟回公司上班,就这样三点一线,来来回回,帮他把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安排得妥妥帖帖。我相信,从今以后,我们不会再分离,新的生活会是美好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