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你可以留下,日子一样陪你过(下)
你可以留下,日子一样陪你过(下)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我当时就觉得他实在太可爱了,连个谎也不会撒,你说你慌什么,如果你们两个没有特殊的关系你心虚什么呢?然后我就对他说,你也不用想怎么办了,到时候随机应变吧!他已经完全慌了,只好我来帮他想办法。我们到达秀场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车停在门口,秀场在二楼。我对姜哥说,你先上去吧,我有个熟人在这里,我去和他打个招呼。姜哥应该也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是我在这边拖延时间,你赶快去交代一下,不要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大家都会很尴尬。姜哥便匆匆上楼“处理”问题去了。

我确实有个熟人在那里,是谁呢?台湾有个主持人叫芳芳,她有个弟弟在这个秀场一楼卖卡带。就这样,我和芳芳的弟弟聊天聊了二十分钟,估计姜哥那边应该已经交代好了,我才上去。结果一上去,就被两个朋友挡在门口,跟我闲扯寒暄,说你来啦,最近怎么样云云。我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就知道姜哥还没有处理好,那我也配合一下,又在门口拖延了一会儿。

闲聊了一下感觉后台没什么动静了,大家心照不宣各自忙各自的去了。我一个人往里走,一走进去却发现姜哥和林小姐正站在化妆室最里面的角落讲话。我立刻在门口站住,心说怎么办才好,就这样见面的话,姜哥大概会很难处理。刚好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过来,跟我也很熟,我灵机一动,超大声地跟她打招呼说,张阿姨很久不见啦!

姜哥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像看到鬼一样,从化妆室那一头嗖的一声在我面前窜了过去,因为他要出去必须经过我前面,可是他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我心里觉得好笑,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心虚,他完全没有办法去处理这种感情的危机。瞧他那个样子,我心说算了,不要讲什么,也没有必要生气。所以直到这个时候,就算林小姐有一些猜疑,也还没有确定我和姜哥的关系。

当天晚上,林小姐做了一件事,让我忍无可忍,也迫使姜哥让她知道了我的存在。

辛苦一天,我们回到酒店休息。11点钟,酒店房间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电话一响我就猜到应该是林小姐打过来的。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水瓶座,A型血,很多人应该都有同感吧?

这一次依旧是我接电话,我说您好,找哪位?

对方一言不发,沉默了很久,这就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想。可是她又不说话,我只好把电话放下。

过了没多久,电话再次响起,我接起电话,依旧没有人讲话。

就这样,一直到凌晨1点钟,她一共打来五通电话,而且每一次都不说话,这让我有些恼火。既然知道有人在,就可以不要再打来了呀!或者你确实有话要讲,可是接了电话又一言不发,我很不喜欢人家这个样子。于是我沉了一口气,指名道姓地说,林小姐,如果你要打这个电话请你出声音,否则请你不要再打电话来。

她听到我已经叫出她的名字了,才支支吾吾地说,你是姜大姐吗?

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她一直以为我是姜哥的姐姐,第一次打电话就听出是我的声音,她大概在想他姐姐怎么到现在还在他的房间里?因为从她的角度去考虑,她觉得她就是姜哥的女朋友,所以姜哥不可能带其他女人回酒店。所以我应该就是姜哥的姐姐没错。

可是我已经很恼火了,于是说了一声“我不是”,就把电话交给了姜哥。

其实姜哥老早就猜到了,但是他一点应对措施都没有。从第一声电话铃声响起,他就已经神色不安,我猜他心里一直在想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但是他不敢去抢电话,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去抢这个电话,我一定会发觉有问题。他听到我已经这样讲了,只好接过电话,但仍旧什么也不敢说,只是“恩”“恩”地答应着。我都能想到他们在说什么,无非就是她问那是姜大姐吗,他说恩是啊,她说她怎么还没休息啊,他说恩是啊,除了这个他什么话都不敢讲。

当他在讲这些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整理行李,电话一挂,我立刻表明态度,我说到此为止吧!我要坐夜车回家。

姜哥听了以后就跳起来,说,我又没有怎么样,她要打电话过来我能怎么样?

我说姜先生,哪一个神经病会一直给一个人打电话,她为什么不去打洪荣宏的电话,为什么不去打费玉清的电话,偏偏要打你的电话?我已经忍让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我装聋作哑。现在凌晨一点多,这个女生打你的电话是要干嘛?现在是我在这里,如果我不在呢?

说完这番话,我也对他下了最后的通牒,我说如果你不处理,那我一定会放手。

所以我之前对大家说了,不是要你忍气吞声,而是不要因为捕风捉影的事情就质问对方,逼迫对方给你一个交待,因为还不是质问的时机。此刻才是应该表明立场的时候,让他看到这个女生已经对我造成了困扰,他和这个女生的关系不清,对我会造成伤害,只要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他一定会有决断。

隔了几天,我们从台中回到台北,姜哥就对林小姐表明了态度,他说对不起,我有一个交往了很多年的女朋友,她是我未来结婚的对象,所以我们不可以继续在一起。他跟林小姐坦白了之后,林小姐当天的录影泪洒摄影棚,一边唱歌一边哭。制作人不明所以地问她,你到底为什么要哭啊?两个人吵架而已,不用这么伤心吧!可见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

之后,这个女孩子做了一个举动,她在台湾的民生报上连载七天她和姜哥的故事。在她的故事里,我反而成了第三者。按理说,我应该火冒三丈吧,但是我又要说了,人需要有智慧。在她连载完之后,我只有一个心情,一切已经过去了,该放下的就都放下吧!如果我还纠结于过去的事情,怎么可能和姜哥继续走下去,一直走到今天呢?如果不走到今天,回头看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智慧呢?

这并不是说我有多聪明,而是我懂得读史使人明智。我喜欢看别人的故事,别人的故事于我都是“史”,我能从中吸取教训获得经验,才能让自己更加智慧少走弯路。

而我对“放下”的领悟是来自林青霞的师父圣严法师,圣严法师有一句话,“凡是碰到的问题,必须要面对它,处理它,接受它,放下它。”因为我记住了这句话,所以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我是真的“放下”了,所以在姜哥的这些事情过去以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些人,因为我已经将她们通通放下了。后来谢小姐嫁去美国,离了婚又回到台湾,那时候我已经不在贸易公司工作,和姜哥开了一个韩国烤肉店。她来烤肉店找姜哥,那是我们第一次正式会面,我跟她打招呼,还泡了茶让他们两个单独聊天,我自己则去孙中山纪念馆转了一大圈,转到店里要开始工作了才回来。所以这个女孩子在认识我之后再也没有找过姜哥。

姜哥呢,也是一个天生就会“放下”的人,林小姐的新闻连载以后我还问过他,我说你有没有看到林小姐连载的那篇文章,他很茫然地说有吗?我怎么都不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事情过去了他就不会再想。谢小姐是这样,林小姐也是这样,大概是因为这些人从来没有走进他心里吧!

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因为你愿意只为我留下,我便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为你放下,无论是什么样的日子,我都一样陪你过!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