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女人的选择,完美又绝对(上)
女人的选择,完美又绝对(上)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在这里,我并不想说女人应该如何去选择一个好男人,因为我们已经选择了,思考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我想说的是,当你面对生活中的阻碍和诱惑时,你要如何选择。

林小姐这件事过去以后,他突然我说,小凤,我不想做秀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觉得我每天在欺骗观众。可能你们不太了解那个年代“做秀”是个怎样的概念,其实就是每天同一个时段在歌厅里做一些一层不变的展示自己的“表演”,这一套秀一天表演三场,每一场都如出一辙,还要连续做一个星期,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是固定的,只要照着答案去说就可以了。姜哥是山东人,骨子里有一种个性,率直且真实,做秀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到后来他跟我说,小凤,我做秀做到想吐。

我对他说,可是我们的生活需要做秀去赚钱,如果你真的不想去做了,那我们就不要做了。我是很想支持他,但是我必须告诉他生活是现实的,剩下的就让他自己去考虑,只要他决定的事情,我一定会支持他。一直到他很明确地跟我说他不要做了,我便果断地答应他说好,以后我们不做了。然后他说他想做生意,那我也很乐意支持他。这就是我在这个问题上做出的选择。

每个人都会在某些选择上遇到阻碍,家人的不支持,朋友的不理解,但是当一个人经过深思熟虑最终做出决定以后,这些劝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即使以责任进行束缚成功劝服了他,对于他来说,这也会是一生的遗憾。所以作为他的伴侣,我唯有支持他,以免让他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而他则会从心底里记住我的好,只是他从来都不会表达。

他有做生意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一来他的歌唱事业已经到达巅峰,他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加丰满,另一个原因,他想让我过上更好的日子。因为我的父母一直很不看好我和姜哥这段感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姜哥一无所有,无依无靠,他们担心女儿嫁给这样的一个人会吃苦。但是我最初和姜哥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想得很清楚,如果真的要吃苦,那也是我的命。

认命并不是迷信,而是一种认知。其实曾经有一位老师帮我看过手相,我说我找了一个男朋友,你可不可以帮我看一下。他说你这个男朋友是做什么的?我怎么看不出来他的职业。我说他是自由业,因为姜哥那个时候已经比较有名气了,我不敢说的太直接。他说这个男孩子财帛宫是空的,他只要做事就有钱,不做事就是空的,而且这个男人也留不住钱,他的造化要自己一手去打拼。我心说真准,他一来台湾,三百美金就借出去两百,当然我也不尽然相信他。可是从后面姜哥做生意来看,确实如此,他不再唱歌以后,我们就一直在亏空,直到他复出,我们的日子才慢慢好起来。虽然如此,我依然跟着他坚持做了十二年的生意,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想要这样做。

姜哥一直说想要让我过上好日子,因为我们能够在一起真的不容易,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到一起的。

我认识姜哥以后的第一个新年就让他送我回家过年,我要告诉我妈妈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但是我妈非常反对,姜哥那个时候还没当歌星,我妈就觉得奇怪,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哪里好,韩国来的,没有家,没有钱,没有财产,问我为什么要跟这样一个人。除了钱,我妈更担心另一个问题,我家隔壁有个姐姐,她大学毕业就嫁去美国了,7年没有回来过,我妈就担心万一我和姜哥结婚以后,他把我带到韩国去,她是不是就看不到我了。虽然我一直跟她讲不会不会,可是她就是不信,还到处找人给我安排相亲。

我们交往的第三年,姜哥发了第一张专辑,赚到一点钱,他就花了几万块买了一部二十几年的二手老爷车送我回家,这样面子上也好过一点。

其实这部车也很破,破到什么程度呢?买这部车的第一天姜哥就带我出去玩,结果开到一半,档杆居然断了,但是他还坚持开,那只手都磨破了皮。因为他之前都是骑着破摩托车代步的,好不容易有了一辆车就打算带我整个台北好好逛一逛,我们便聊天便兜风,逛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最后为什么停下来了呢?因为我们发现整个车都在冒烟,然后才知道水箱里忘记加水。

这一年姜哥开车送我回家过年,在台湾,我们都是晚上6点钟吃团圆饭的,吃过团圆饭,姜哥再回去和姐姐过年,他们继承了老家的传统,晚上十二点钟吃饺子。姜哥离开以后,我妈又开始碎碎念,她说你看他走路飘飘的,看起来好像有问题。她总是把姜哥形容得一文不值,令我很生气。这一次更离谱,对姜哥诸多挑剔没完没了,我也懒得争辩,要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我说过我是农家女儿,那时候我家还住在乡下,需要劈柴烧火,我一回到家就会帮我妈妈劈柴。我妈就站在我身边滔滔不绝,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把柴刀往地上一摔,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我自己的人生我知道应该怎么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会发脾气,但是我不敢骂她,因为我们家的家教很严,我家是典型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我们几个小孩都是我妈一手教育出来的。我妈妈每天会给我们讲述很多人生的道理,应该怎么对待别人,应该怎样处理事情,人要有恻隐之心等等,我所坚信的许多东西都是从她那里继承来的,所以我很感激她,也很理解她,她今天之所以会这么啰嗦,也是出于对我的爱,可我当时真的气急了,手里的东西一扔扭头就走。

走出一段距离,我弟弟骑着摩托车从后面追上我,他说你这样很不孝哎,你这样一走了之,妈妈这个年还要怎么过。他说你要嫁给谁我们都不反对,你要自己去争取,妈妈也是为我们好。你和小姜要怎么样我也不去管,可是你不能让妈妈不去管你,去提醒你,等你们结婚以后就来不及了。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确实不是办法,于是坐上弟弟的摩托车回家和我妈妈谈一谈。我要告诉她我为什么要跟这个男人,如果她不能支持我,我和姜哥不会幸福。我想来想去对我妈讲了一句话,我说这个男人没有了父母,他需要我照顾,我愿意付出,愿意照顾他,今天不管我有没有嫁给他,我这一辈子都放不下他了。我妈说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万一他有钱以后离你而去怎么办?我说那是我的命,我的命该如此我不会怪别人。我妈没有再说什么,她既不说反对,可是也没有说同意。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