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左右键(← →)双击鼠标自动滚屏,再单击恢复。
切换全屏加入书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频道 -> 都市 -> 遇恒·牵情 -> 女人的选择,完美又绝对(下)
女人的选择,完美又绝对(下) 文 / 李凤凰 (粉丝群)

对于我来说,我的话已经说出口,不管他做了什么,不管他将来怎样,这都是我的命。所以姜哥那些绯闻我统统都不让我父母知道,我认定了一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回来投诉他,我也不会离家出走,我绝对不会告诉我的父母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我不要他们担心这些,也不要姜哥给他们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有些事我们自己能够放得下,父母却未必,让他们知道这些不但于事无补,有时候反而会雪上加霜。

所以直到现在,我妈妈以及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都说姜哥是个好男人。老公在他人心中是什么形象和他的老婆有很大关系,反之亦是如此,所以中国人有句话叫家丑不可外扬,如果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要在外面抹黑自己的另一半,他(她)的形象有损,难道你不会受到影响吗?

因为我的坚持,我妈妈终于松口了,她说你们要交往可以,除非他有房子,要不然我不可能让你嫁给他。我不是要你们的房子,我要的是你们两个的安定,否则他拿什么给我女儿一个稳定的生活,难道要我女儿跟着他一直到处搬家吗?

所以在我们交往的第四年,《驿动的心》即将发行之际,公司给了姜哥一笔钱,我在香港的一个干妈把她在台北松江的房子卖给我,我们终于住进了自己的家。我妈妈说买了房子就要订婚,没有订婚怎么住在一起,于是我们两个在同年订了婚,那是属于我们的1987年。

生活中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阻碍,你可以选择挺过去,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条件下,也可以选择被困难所摆布,距离你想要的越来越远。前提是你真的想清楚什么是你想要的,那么为了这个目标,一切阻碍就都不是问题,即使前路荆棘,执着就是你手中最锋利的刀。

到这里,也许你在为我感到高兴,我和姜哥终于订婚了,也算有了自己的家,接下来的日子应该风平浪静了吧?可是生活就是世间最精彩的剧本,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驿动的心》发行之后再一次红遍台湾,《再回首》家喻户晓,就在这个时候,姜哥和一个韩国女明星又出现一段小插曲。

这位韩国女星姜小姐到台湾拍摄电影,因为这个女孩子只会讲韩国话不会讲中国话,片场的人没办法和她沟通,恰好其中有一个人认识姜哥,所以就把姜哥找去,介绍这个女孩子和姜哥认识。

我个人觉得这个女孩子可能在利用姜哥,因为她在台湾人生地不熟没有能跟她进行语言沟通,这个时候姜哥的出现就可以为她提供很多便利。姜小姐拍摄完毕离开台湾之后,一些绯闻就出来,我依然还是那个态度,不会去过问。

过了没多久,姜小姐回到台湾做电影宣传,让姜哥去她所在的酒店见她。我没有阻止,但我心里有过挣扎,因为我不知道绯闻是真的还是假的,亦或是宣传要用。那天晚上姜哥很晚回到家,我心里已经生出芥蒂,当我听到他说第二天要去一趟高雄,我的火气噌地窜上来,因为敏锐的直觉告诉我,他是要陪那个女生一起去。

第二天,行李收拾好,我并没有把行李交给他。

我说,你先不要走,你要走可以,先跟我聊完天,聊完了以后你要走我让你走。

他坐在沙发里,一声不吭听我讲话。

我说,今天外面风风雨雨,我从来都不去管,也从来不去问,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要陪她去南部的原因是什么。

他矢口否认,说没有啊,我哪有要陪她去。

我说,没有吗?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没有吗?

我希望听到他亲口回答,所以我只会问他,不会去臆测或者直接说出结论,不管姜哥说什么,只要是他说的,我都会相信,因为我知道他不会撒谎。

他窝在沙发那头怀里抱着枕头,一言不发。

我说,你真的要去也可以,今天我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你依然坚持要从这个门走出去,那我就从阳台出去,看谁先到一楼。

我们新买的那个房子在五楼。我并不是用死来威胁他,我只是让他清醒一点,新闻都已经出来了,你难道没有顾虑到我的感受吗?我已经忍你忍到这个地步,话也说到这个地步,你还要坚持陪她去南部吗?我心里委屈,忍不住开始流泪。

姜哥不知道我会因为这个哭,他不敢去拿行李,也不敢回答我,就那样一直窝在沙发,直到傍晚都不敢出门。我说话算话,你既然没有出门,我也就不再追问。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他也懂得点到为止,看到我为这件事发脾气,立马跟那边一刀两断。

你要问我为什么能够一次又一次原谅他,除了我个人的一些想法,还因为姜哥是一个认家的男人。不管他和朋友出去喝酒喝到多醉,他从来不会不回家。即使喝道烂醉如泥,他也能支撑到家门口,门铃一按,他知道我会出来接他,他就放心大胆地躺在地上睡过去,不管我怎么拖怎么拽他都不动弹,因为他知道自己到家了。

我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所以我会对他一再放手,让他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因为我知道不管他在外面做了什么,最终还是要回家的。如果我当初自私一点,将他强行绑在身边,可能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今天。这就是女人要扮演的角色,很多时候该争取的你要去争取,不该你去争取的东西你绝对不要去强求,强求来的东西永远不会长久。

姜小姐这件事过去了一年,姜哥又做了一件很天真的事情。他出了一张韩国歌,有人提醒他说,你不是和韩国那个姜小姐很熟吗?不如去韩国找她拍MV。姜哥就问我,我可以去韩国吗?我说可以呀!他说那我会去找这个女孩子。我说没有关系,只要你告诉我的我一定相信你。我想得很透彻,只要你把感情斩断,只作为朋友来往我是可以接受的。

每个人心里要有一个尺度,那把尺在你心里,要怎么去衡量是你个人的问题,可是我永远选择相信他。但是一旦让我知道他说了谎,这层信任的关系就会被打破,那种感觉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所以我会告诉姜哥,你可以不说,但是不要对我撒谎,那么我也会选择继续相信你。你若想打破这种关系,我们两个到此为止,若希望永远保持这样子,我们就各自遵守约定。

他就这样去了韩国,可是临行前我告诉他一句话,我说你一定会扫兴而归。等他从韩国回来之后,我问他,谈的怎么样?他说,没有见到她。我说为什么?他说她找经纪公司出来跟我们谈,还开了一个天价。我说你现在知道了吧,这个女孩子很现实吧?你以为你曾经是她的朋友,就以为她会给你一个薄面,可是谈到钱的时候她就把经纪人抬出来,连面都见不到。因为价钱谈不拢,这件事不了了之,这张专辑也没有再拍MV,虽然在台湾发行了,但是没有做宣传,从这时候起,他和那个女孩子再也没有半点联系了。

我可以告诉你们,姜小姐不是最后一个,现在谈起这些事,我会觉得很好玩,但在事情发生的当下,会让人感觉颇为无奈。人只有从一些事情走过来再回头看,才会觉得那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还好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都选择让他留下,如果当初放弃了他,我很难想象他今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因为我觉得这个世上除了我,很难再有一个人能比我更用心地待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当真不放心让他离我而去。

是因为我死脑筋不知变通?还是我自身条件很差,除了姜哥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都不是,我只是在尽一个女人的本分,用心守护这份感情而已。记得看相的老师曾经对我说,你有三段姻缘,两个是来还你的债,一个是来向你讨债,你偏偏选择了那个讨债的。这只是算命的说法,我自己知道,缘分摆在那里,牵谁的手是上天注定的,既然我已经先选择了那个讨债的,我就有责任守护这段感情。

他说的这两个还债的,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他就像我的保护伞,一通电话他就出现,永远都会站在我身边,但是他为人木讷,不太会表达,我和姜哥确定关系以后他才说喜欢我。我拒绝了他,他说为什么姜育恒可以当你的男朋友我不行?我说首先,我们认识在先,你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的话,现在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着急了才向我表白,这算什么呢?其次,我已经在和他交往,你现在跟我表白让我离开他再接受你这个绝对不可能,如果我这样做了,那就叫背叛。后来我和姜哥分手那三个月,他一直守在我身边怕我想不开,连过马路的时候都会牵着我的手怕我会出事。那时他在部队当兵,每个假日都会回来找我,他6点钟从部队出发,花两个小时到我家,在我家楼梯口从8点一直等到10点,等我醒来才按门铃。最离谱的是他居然跑到我们家去跟我父母提亲。可是我一直就把他当做朋友,我告诉他,我一开始没有选择你,如果在我和男朋友分手以后才去找你,那你算什么呢?那样的话就是我对你的不尊重。就算我们在一起了,将来吵架的时候,保不齐你会拿以前的事情出来说,那样对彼此的伤害会更大。与其这样,我们不如保持现状,还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另一个来还债的是我在贸易公司上班的客户,他在意大利留学回来,为人非常绅士。他每天把早餐送到我公司的门卫室,有时还会带我去吃中饭,每次都要帮我开车门,细致周到贴心的很。他父亲是银行的经理,母亲是大学的教授,他是家里的独子。听起来条件还不错吧?可是我已经有姜哥了,但是又不能说,感觉有点欺骗人家的感情,最后为了弥补他就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

结果有一天,关于电影的事我不小心说漏了嘴。那天我和姜哥在聊天,我说这个电影不是看过了吗?姜哥说我哪有看过。我说不是我们一起看的吗?说完这句话我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件事提醒了我,不可以继续这样,我应该调整一下状态,无论如何都要和那个男孩子说清楚。

一天,我把他带到姜哥姐姐开的餐厅去吃饭。我说这家餐厅是一个歌星的姐姐开的,那个歌星就是姜育恒。他很惊讶,说真的吗?你跟他很熟吗?我说我的确跟他很熟,今天我之所以带你过来吃饭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姜育恒是我的男朋友,我认识很多年了。

他立刻傻眼了,他说你在开玩笑的吗?我说这是真的,因为我答应了唱片公司,不可以公开我的身份,但是我不想你继续为我做什么,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在欺骗你。我把这件事告诉你,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你还是我的客户,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影响到我们两个生意的往来。我也不想你认为我要跟你做生意才欺骗你的感情,所以我想把这样的感情结束。

他立刻明白了,之后我们也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往。而且从那以后,他常常去那家餐厅吃饭,事情的结局比我想象中圆满。

同这两个人相较而言,姜哥属于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家里的事情从来都不管,统统放心交给我。但爱人是不可以拿来跟别人比较的,也没有必要比较。如果当初这三个人同时向我表白,也许我还有选择的权利,但是我已经先选择了姜哥,那么无论其他人有多好,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女人必须要有的认知,对于三心二意的人,永远也得不到别人的一心一意。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010-52939030 加入书签 举报